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神宠兽店 古羲

第五百十八章 传奇之路,绝望之焰!

    “你跑不掉的。”

    彼岸的声音在苏平脑海响起,淡漠说道。

    下一刻,在苏平周围的空间骤然变得紧密、沉重,苏平感觉像是忽然撞到一堵厚实无比的墙壁上,速度立刻就缓慢下来。

    空间禁锢?!

    苏平瞳孔紧缩,这种感觉,不像是先前那植物系王兽施展的重力领域,而是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空间力量!

    他在半神陨地待了不少时日,跟天命境的天神有不少交流,对传奇领域的三个境界所具备的能力,颇为熟悉,寻常瀚海境传奇,星力是九阶极限的十倍,能凭星力直接镇压扼杀九阶!

    而虚洞境,则是能够掌握空间瞬移秘术。

    到了天命境,星力越发浩瀚,对空间的领悟也更深,能够禁锢一方空间!

    眼下这空间禁锢,便是天命境所独有的能力!

    不过,极少数惊才艳艳的虚洞境传奇,也能掌握,就像少数瀚海境传奇,也能掌握瞬移秘术一样。

    天才永远是打破常规的。

    只是,这种惊艳的天才,百年难遇,极其罕见。

    眼前这彼岸,是悟性奇高的虚洞境妖兽,还是天命境?

    苏平有些心颤,很快,他注意到这彼岸的空间禁锢范围,大得可怕!

    在半神陨地里的那些天神,都是天命境的精英神族,但禁锢的范围,也只是自身本体百米内的领域!

    而此刻,他跟这彼岸相隔的距离,少说有数千米之上!

    修为越高,禁锢的空间越大,但这也大得太不可思议了!

    嗖嗖!

    这时,几道从地面蹿出的血红荆棘藤蔓,飞速缠来,苏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接近,拼命想要躲闪,但身体周围的空间紧密无比,他爆发全力,也慢得像在小跑一样,在这快如闪电的藤蔓面前,毫无躲闪余地。

    嘭地一声,他的身体被击中,体外金光浮现,是老龙王的秘宝替他抵挡住了冲击力。

    但苏平的身体依然被藤蔓拍打到地上,陷入地底,与此同时,在地面周围忽然出现大量细小血藤,手腕粗,像一条条血蟒攀爬缠来,很快便将苏平的身体团团缠绕。

    在他体外金光浮现,抵挡住这些藤蔓,没让它们对苏平造成伤害,但这只是防御秘宝,没法让他挣脱开这些藤蔓。

    “这些血藤……”

    苏平看着地面周围的血藤,脸色陡然难看起来,他明白了为什么彼岸能够相隔数千米,也能用空间禁锢影响到他身体周围的空间。

    原来它早就在战场地下,铺满了自己的肢体。

    这些藤蔓,就是它身躯的延伸!

    空间禁锢一般都是自身百米左右,甚至更少,而彼岸却利用自己的庞大体积,延伸了这个领域的范围!

    他飞在空中,虽然距离地面有些距离,但也只是几百米的高度,跟外墙高度持平。

    他先前所受到的空间禁锢,是不完整的,完整的空间禁锢,会让他的身体毫无动弹之力,连眨眼都办不到!

    因距离限制,刚刚他遭受的只是空间压迫,是弱化的空间禁锢,但这也足以影响到他,让彼岸将他抓住。

    “破!”

    明白了原因,但苏平的一颗心却在不停下沉,他猛力挥拳,神化的镇魔神拳暴砸而出,立刻将身体周围的数条血藤给击断,从里面喷射出鲜红色的浆液,跟人类的鲜血颜色一样,还有极浓的腥味。

    几条血藤被轰断,立刻又有新的血藤延伸过来。

    破破破!

    苏平心中愤怒,接连挥拳。

    他知道自己绝不能被彼岸抓住,这老龙王的秘宝能够保护他不受血藤攻击,但不影响他的攻击释放,此刻周围的血藤接连被轰断,鲜血飞溅。

    这血藤跟苏平想的一样,不是彼岸的核心身体,防御力没那么坚韧,他的神化镇魔神拳只是瀚海境王兽的攻击力,也能将其摧毁。

    “汝找死!”

    “滚!!”

    彼岸的声音刚响起,苏平便在识海中发出怒吼,同时一道他偷学的老龙王咆哮在识海震荡而出。

    龙吟嘹亮,苍莽,将彼岸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驱散!

    远处,那彼岸的竖瞳中骤然闪出红光,从先前的淡漠之色,变得阴寒起来。

    嗖!

    从竖瞳下的血莲中,骤然暴射出两道数米直径的粗壮肢体,乍一看也是两条血藤,但不同的是,这肢体表面附带着尖锐的骨刃,在最顶部,有十字裂开的缝隙,此刻微微舒展,显露出里面的狰狞獠牙。

    两条血红肢体横跨战场,朝远处被按倒在地上的苏平扑杀过来!

    苏平一拳轰开眼前的血藤,看到了这暴射而来的肢体,立刻想要躲闪,但他周围的血藤似乎无穷无尽,任凭他如何轰杀,都能马上填补过来。

    “破!!”

    苏平怒吼,浑身星力狂暴涌动,倾注到拳头中,双拳疯狂挥舞,每一拳都是神化的镇魔神拳。

    他在半神陨地里,浸泡在神泉中积蓄的磅礴神力,此刻如流水般疯狂宣泄。

    嘭嘭嘭!

    连续的疯狂挥拳下,血藤被大片的轰碎打掉,苏平立刻便要转身逃命,但周围的空间依然黏稠,紧密,甚至比先前还要沉重,虽然不是真正的空间禁锢,但苏平却毫无破开的办法。

    对付空间禁锢,只有用更强的空间禁锢!

    但他不会!

    苏平只能狂奔,但他的双腿像灌铅般,连抬起都无比吃力,上面还缠绕着几条血藤在拉扯。

    在周围,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血藤飞速涌来,与此同时,背后那道呼啸声扩大,犹如千百里外射来的神箭,带着毁灭的冲击力。

    没法跑,没法躲!

    苏平也感到绝望。

    在绝望面前,才知道自己有多弱小,多么的无能为力!

    “苏老板,我来帮你!!”

    陡然,一道怒吼声响起,从旁边呼啸冲来。

    苏平转头望去,便看到是一个中年封号,面貌粗犷,此刻对苏平高声叫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浑身也爆发出璀璨的星力,配合他身边的一头奇异的元素战宠,朝那两道血色肢体冲撞而去。

    那战宠凝聚出一道巨大风刃,压缩到极致的风元素在里面颤动,瞬间斩出。

    嘭地一声,风刃掠过,空间都微微扭曲,浮现出淡黑色的划痕。

    但下一刻,那从彼岸独眼下延伸出的两条血色肢体,蓦然摇摆,上面渗透出更多的骨刃,竟将这巨大风刃给撞散,而后从上面骤然弹射出几道骨刃,噗地一声,直接切割了那元素战宠的脑袋。

    另一道骨刃,则掠过了那中年封号,一颗脑袋飞扬而起!

    这赶忙帮忙的中年封号,瞬间身死!

    苏平看得怔住。

    两条血色肢体斩杀这中年封号后,依旧笔直朝苏平袭来。

    “还有我!”

    “苏老板,我们来帮你了!”

    远处,又是几道咆哮声响起,紧接着,几道封号身影飞掠而来,一个个驾驭着各自的战宠,都是九阶战宠,疯狂朝那两条血色肢体冲去,一道道九阶技能轰出,混乱的元素笼罩住两条血色肢体。

    与此同时,几发导弹也飞射过来,轰炸在这血色肢体上。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火花将血色肢体掩盖。

    苏平不禁望向外墙的窟窿,只见那里的妖兽数量已经很少,窟窿被将士们给镇守住了!

    “苏老板,我来帮你!”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苏平看到,是牧北海冲了过来。

    他驾驭的是一头九阶极限幽冥烈凤雀,此刻披头散发,浑身盔甲上沾满鲜血,但似乎都是妖兽的血,没受多大伤害。

    此刻这幽冥烈凤雀一声唳鸣,喷射出大片暗黑色幽冥之火。

    火焰是植物的克星。

    然而,当这杀伤力可怕的幽冥之火席卷过后,地面的血藤却依然完好无损!

    看到这一幕,牧北海双眼一缩,满脸震惊。

    这可是幽冥烈凤雀的核心能力,也是让其它同阶妖兽忌惮害怕的技能,此刻居然对这血藤无法造成伤害?!

    先前他看苏平不停轰碎这些血藤,以为只是碍事难缠,没想到居然如此诡异恐怖!

    苏平也是脸色一变,看到他快要靠近,急忙道:“别过来!”

    然而,话还是说晚,幽冥烈凤雀身体陡然一抖,向下坠去,好在它反应极快,很快又稳住了身体,但挥舞翅膀的双翼,明显速度变慢了。

    而在幽冥烈凤雀背上的牧北海,也是脸色大变,他感觉四面八方的空气,都在挤压着他的身体,竟有种难以喘息的感觉。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有些惊恐,再看一眼被血藤缠得无法脱身的苏平,终于明白为什么苏平无法奈何这东西。

    不光是数量多啊!

    单单是一根血藤,估计就能要了九阶妖兽的命!

    这就是彼岸的恐怖么?

    他眼中恐惧,瞬间萌生退意,但下一刻,他眼中的退缩之意又忽然消失,他咬牙道:“苏老板,我会把你拉出来的!”

    他驾驭幽冥烈凤雀俯冲而下,浑身爆发出炽烈的星力,将体内的星力全都同调倾注到幽冥烈凤雀的体内,使得后者的速度大大增加。

    嗖嗖嗖!

    似乎感觉到牧北海有些碍事,一些外缘的血藤忽然转向,朝牧北海冲去。

    唳!!

    幽冥烈凤雀发出愤怒鸣叫,低空飞舞,吸引不少血色藤蔓的注意。

    苏平怔住,他看了出来,牧北海想要帮他吸引火力。

    这个一向冷静,处事考虑利弊的牧家族长,此刻居然会为他舍身犯险!

    就在这时,陡然一阵惨叫声传来。

    苏平抬头望去,眼眶顿时微微泛红,只见先前来帮忙的那些封号,此刻有两人和他们的战宠都被斩杀。

    那彼岸的血色肢体,在先前的导弹轰炸和众多技能下,没有受伤,而是调转了方向,朝他们杀了过去!

    “苏老板,我们来牵制住他!”

    嗖!

    又是一道呼啸声从头顶上空掠过,是一个从外墙窟窿处赶来的封号,径直朝那血色肢体冲去。

    “你们不是它的对手,不要去啊!!”

    苏平忍不住大吼道。

    “苏老板,你别管,你赶紧冲出来,只有你能想办法对付这彼岸。”旁边驾驭幽冥烈凤雀的牧北海,忍不住焦急大叫道。

    他坐下的幽冥烈凤雀快被血藤追上,岌岌可危。

    苏平微微张口,喉咙却像被堵住。

    他也没办法,他无法承载这样的希望!

    “啊啊啊!!”

    苏平爆发怒吼,疯狂挥拳轰杀,在他周围的血藤迅速溃散,一条条血拳砸镇魔神拳下断裂掉落。

    看到苏平瞬间清空了不少血藤,牧北海有些震惊,眼中顿时露出惊喜的希望,苏平果然比他想象的强,或者说,超出他想象的强!

    就在这时,忽然他身体一抖。

    在他坐下的幽冥烈凤雀发出悲鸣,它的双脚上被缠绕住血藤。

    它浑身爆发幽冥烈焰,灼烧这血藤,但没有丝毫影响,血藤像是对火焰免疫一样。

    在血藤的拉扯下,其它的血藤越来越多的缠绕过来,很快就将翅膀也束缚住,幽冥烈凤雀挣扎坠落。

    牧北海脸色苍白无血,他拔出利剑秘宝,帮忙砍杀,但他这柄珍爱的无坚不摧的利剑,砍在血藤上,却像迟钝的刀子砍在牛皮上,没能造成半点伤口!

    “不,不!”

    牧北海眼中露出绝望和恐惧,还有对生的眷恋。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长鸣爆发。

    在他脚下的幽冥烈凤雀蓦然浑身火焰暴涨,与此同时,在它背上的牧北海身上也涌现出强烈无比的星力。

    “这是……”

    牧北海呆住。

    他能感觉到有星力,在源源不断地涌入到体内!

    是通过契约,通过能量同调转换过来的!

    这是幽冥烈凤雀的星力!

    这星力之浩瀚,超出他的想象,将他先前消耗得几乎干涸的星海,瞬间倾注满载,并且在满载的情况下,还溢出到体外。

    恍惚中,牧北海忽然有种顿悟。

    他感悟到了传奇的契机!

    那种冥冥间天地中的力量,似乎唾手可得!

    但下一刻,一道悲鸣响起,充满无尽眷恋,让牧北海回过神来。

    牧北海猛然低头望去,却看见幽冥烈凤雀浑身燃烧着不同寻常的火焰,这是冥王之焰,幽冥烈凤雀的最强能力,一生只能释放一次!

    一旦释放,必死无疑!

    而在释放时,会焚烧一切,包括自身的**,精神,灵魂,全都燃烧!

    先前那股磅礴雄厚的星力,正是幽冥烈凤雀燃烧自身得来,没有经过牧北海的同意,它主动反哺给了牧北海。

    在契约之下,在多年的战斗默契下,牧北海瞬间就明白了幽冥烈凤雀的想法和心意。

    燃烧自身一切,只为将力量输送给他,让他有希望逃脱!

    他的双眼顿时发红。

    “停,停下啊!!”

    他发出冲天怒吼,响彻半个战场,但冥王之焰无法逆转,一旦燃烧,无法阻挡。

    在牧北海的脑海中,他跟幽冥烈凤雀的那道契约,忽然间裂开了,断掉了,那一刻,幽冥烈凤雀跟他的契约彻底消失。

    他再也无法在脑海中,直接感受到幽冥烈凤雀的情绪和意念,像是忽然缺失了一大块东西。

    在他身下,幽冥烈凤雀抬头,眼中有片刻的迷茫,但很快便露出清明之色,它眷恋地看了一眼牧北海,那是看待多年老友的目光,温柔至极。

    下一刻,它蓦然振翅,即便有血藤缠绕,依然高高振荡出翅翼,带着无以伦比的骄傲。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它身上爆发,将牧北海的身体掀飞,送上了高空。

    而它的身体在反震之下,坠向了地面的血藤丛林中,立刻就被无数血藤爬满缠绕。

    “不!!!”

    牧北海的咆哮,充满绝望。

    嘭地一声,幽冥烈凤雀的身体爆裂,化作浓黑至极的烈焰,席卷开来,将先前缠绕它身躯的血藤全都焚烧。

    这冥王之焰已经超出九阶强度,即便是王兽都会被击伤!

    血藤被黑焱灼烧,扭曲起来,烧成了灰烬!

    正在不停轰杀血藤的苏平,听到牧北海悲伤至极的怒吼,才注意到另一边的情况,等看到那幽冥烈凤雀燃烧的身体,不禁脸色微变,他咬紧牙,越发疯狂暴力,很快,缠绕在他身体各处的血藤都被砸碎。

    其余的血藤继续扑来,但先前被牧北海引开一部分,剩下的这些,苏平没等它们再次缠绕过来,便双膝深蹲,猛地弹跳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