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神宠兽店 古羲

第六百零一章 真正的峰塔

    “我们留在这里看守,你们先回,顺便替我问问苏兄弟,我们林家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诞生出什么卓越的封号。”

    有人留在此地,继续负责看守这处峡谷。

    有他的好友笑着答应下来,跟随其他人一同簇拥着苏平,返回据点。

    苏平听到周围七嘴八舌的询问,心中有些怪异,问道:“你们镇守在这里,峰塔没跟你们联络么?”

    虽说这些传奇常年驻守在深渊,无法掌握外面的情况,但有峰塔在中间做桥梁,至少不会消息闭塞才对。

    “这深渊中环境恶劣,峰塔也没法经常跟我们联络,只能传递一些重要讯息,我们也不好因为自己家族里的一些小事,我耽误这么宝贵的联络机会。”一个中年传奇笑着说道,他一条胳膊不见,也没再生出来,应该是受到某种无法治疗的攻击。

    另一个老者说道:“我来这里已经三百多年了,还算是进来晚的,之前铁衣兄弟进来时,是一百多年前,当时他说我们莫家情况还好,诞生出了几个不错的封号,不知道现在百年过去,情况如何?”

    “外面的基地市,还是那些么?”有传奇插嘴进来问道。

    苏平看了眼那位老者,有些奇怪,道:“你在这里服役了三百年?不是说传奇镇守五十年就行了么?”

    旁边的云万里听到苏平的话,脸色微变,有些紧张。

    那老者摇头一笑,道:“上面虽然说是五十年就行,当初我也只准备来这里待五十年就回去,但后来进来了,发生太多事,前面第一年我就有些待不下去,后来慢慢待了十年,然后是二十年……然后,一位故人为拯救我而倒在了这里,这深渊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妖兽极多,杀都杀不完!”

    “来这的传奇就已经够少了,诞生一位传奇也不容易,我们再走掉的话,那这里谁来镇守呢?”

    “如果没人镇守,整个陆地都将遭殃,到时我们所守护的家族,也会面临灾难!”

    旁边另一个青年也是点头,声音却颇显沧桑,道:“小莫说的没错,这里的妖兽杀不完,峰塔每年输送进来的传奇,已经在逐年减少了,我们再走掉的话,这里必定要出大事,我来这里已经五百年了,五百年的厮杀和镇压,有好多前辈倒在了我面前,是他们的帮助,我才活到了现在。”

    “所以我不会离开,我要守在这里,守在这里,就是守护那些前辈的家族后辈!”

    “没错,这里只能进,不能出!”另一个光头传奇说道,声音有些浑厚,看上去极其干脆。

    其他传奇都没说话,但表情都已经代表了他们的心思。

    苏平不禁怔住。

    这跟他之前看到的峰塔传奇,完全不同。

    已经超过了服役期,却依然镇守在这里,搏命厮杀?

    苏平相信,这些人没说谎。

    那只能说明,他们是真的心甘情愿,在这里全心全意地付出!

    为地面上的安宁而付出!

    看到他们一个个身上或多或少的伤疤,苏平忽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那你们进来的这些传奇里,没有服役结束出去的么?”

    先前被称小莫的老者摇头道:“当然有,总会有那么一些人要走,但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有自己珍视的东西,而且在这里厮杀,完全是搏命,谁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明天,就像今天如果没苏兄弟的支援,也许我们当中,会再次出现伤亡也不一定。”

    “没错。”

    “有人服役结束,要走是他们的自由。”

    “我们留下,也是我们的选择。”

    “这种事情强求不来,我们也不会怪那些离开的人。”

    其他人都开口道。

    苏平看了他们一圈,微微沉默,道:“你们都是刚加入峰塔,就送到这来服役了么?”

    “当然,这是峰塔的规矩。”

    “来这的,都是刚加入峰塔的,偶尔也会有一些峰塔里的老前辈愿意来这里,比如之前就有一位云前辈,已经是虚洞境了,很早就加入峰塔,在这里服役结束离开后,又回来了这里,只可惜,在四百年前时,他不幸战亡了。”

    “苏兄弟,有些事情,要慎言。”

    人群中,一个单耳老者忽然上前,别有深意地看着苏平。

    苏平听到这老者的话,微愣一下,发现这老者是先前一直没开口的人,他看到这老者的眼神,忽然间,他似乎读懂了他眼中的意思。

    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也忽然间明白了很多。

    峰塔的规矩,是传奇必须到深渊洞窟服役。

    有的传奇为了避免服役,明明晋升成传奇,却隐藏修为,不加入峰塔,低调苟活,就是不愿来深渊洞窟冒险服役。

    比如那位在王下联赛中,被他斩杀的青家老祖就是这种。

    还有的传奇,虽然加入峰塔,想要得到峰塔里的资源,但来深渊洞窟服役结束后,就马上离开了,就像完成任务。

    而剩下的传奇,就是眼前这些。

    来这里服役之后,却一发不可收拾,一直留了下来。

    或许。

    他们留在这里,就是等待直到战死为止!

    人分三六九等,不曾想传奇亦是如此。

    人善被人欺,善良的人总是承受最多的人,而传奇同样如此。

    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面貌吧。

    只是……

    想到在峰塔里那些悠闲喝酒享乐,观看宠兽搏斗的脸孔,苏平忽然觉得实在太过讽刺和嘲弄。

    “苏逆王……”云万里看向苏平,微微张口,欲言又止,眼中也露出担忧之色。

    苏平看了他一眼,立刻就读懂了云万里的意思,想要让他慎言。

    他不禁一笑,有些嘲弄,道:“峰塔里不缺传奇,那些传奇躲在那里享乐,让甘愿付出的传奇在这里搏命,他们配让我替他们隐瞒?”

    云万里脸色变了,看了看周围,有些难堪。

    那单耳老者的脸色也阴沉了几分,凝视了苏平两眼,随即收回了目光,轻叹着摇了摇头。

    周围先前热情洋溢的传奇,听到苏平这话,都是愣住。

    等注意到云万里的神色时,很快,众人都明白了苏平这话的意思。

    在场都是传奇,虽然在这深渊厮杀搏斗,相互都是生死之交的战友,彼此不耍心计,但也不是完全的单纯傻白甜。

    短暂的沉默之后,姓莫的老者开口道:“苏兄弟,我知道你说的意思,这一点,其实我们都知晓。”

    “知晓?”苏平看向他,又看了看周围,发现其他人都没说话,但脸上并没有太大意外和愤怒,这让他有些怔住。

    “我们毕竟在这待了这么多年,后面来了那么多传奇,那些传奇是什么货色,我们知道,他们巴不得马上离开,而事实上,等他们的服役期结束,他们的确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莫姓老者说着,忽然轻轻一笑,道:“但就像我们先前说的,他们离开,我们不怪他们,我们留下,是我们的选择。”

    “没错。”另一个黑发青年低声道:“我愿意留下,是李老,他是我们这里待了最久的人,他在这服役了八百年,从刚成为传奇,一直在这里待到如今,成为虚洞境中的强者,是李老让我知道,什么叫大义,什么叫真正的传奇!”

    “没错。”

    另一个中年人开口道:“传奇不光是一个称呼,也是一种荣誉和贡献!我们留在这里,是我们甘愿的,不管外面有多少人不愿意进来,但那是他们的事,如果人人都像他们那样,那人类就该完蛋了。”

    “是啊,总该有些人付出,我们愿意当留下的人。”

    “我愿意留下,是因为大家伙儿,说实在,我当初也想服役结束,就赶紧离开这鬼地方,但是,看到他们都在坚守,像莫老,他守了三百年,像老周,守了五百年,李哥,守了八百年……”

    “而我只守区区五十年?我才不会输给他们呢!”

    “你们这些家伙,我早说了,我守这八百年,是在陆地上待烦了,这里比较刺激,让你们该滚蛋就滚蛋,别老提我了行不。”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没好气地说道,他就是大家口中的那位守了八百年的李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