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日每一万神成

第六百六十七章 皇帝日记

    自从当了皇帝以来,陆乾是兢兢业业,没有片刻的懈怠。

    整个人,简直就是一部不知疲倦的工作机器,天天上朝,批阅奏折不说,还要跟正一道盟的人勾心斗角,忙得恨不得揪一把头发下来,吹一口气,分出三千个分身帮忙。

    如此辛苦劳累,武圣也吃不消!

    于是,陆乾就想偷懒摸鱼几天,出宫去逛逛,去拿净莲业火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陛下,你想出宫,去抢那净莲业火?你这一走,恐怕大乾会出乱子。”

    一旁的云罗眸中有几分担忧。

    陆乾笑了笑:“这倒不会。现在大乾如日中天,声势浩大,谁敢跳出来,那就是自寻死路,顶多是耍些不入流的阴谋诡计,影响不了大局。正好,我也借这个机会,看看大乾里边有没有内鬼。”

    他可以断定,一定有太上魔宗的卧底,已经潜入大乾。

    但这些人藏得很好,一时之间也找不出来。

    陆乾索性趁着这次离开大乾的契机,来一招引蛇出洞,将这些魔宗卧底引出来。

    见他信心十足,云罗也不再说些什么,伸出秀手替陆乾整理衣襟,嫣然笑道:“你的实力虽然很强,九蝉不灭金身劲也很是厉害,只不过雷霆电光乃是天地之间最为阳刚,猛烈的毁灭力量,若是你遇上御使真雷的武圣高手,恐怕还是打不过。我现在传你神霄御雷真诀里的一门炼体之法。”

    “咦,这名字有点耳熟?”

    陆乾楞了一下,恍惚之间似乎在哪里听过。

    “是么?”云罗酥声浅笑道:“这是你从长生殿拿回来的武道本源,神霄御雷真诀就是里边的无上神功。”

    原来如此!

    陆乾点点头,拱手恭敬一拜:“那劳烦云罗师傅教弟子御雷真诀。”

    见他如此作怪,云罗不禁嗔笑一声,葱葱玉指轻点陆乾额头:“你这徒弟,油嘴滑舌,欺师灭祖,我可不敢收你当徒弟。”

    这一句话荡着几分媚意,风情万种,动人心魄。

    陆乾差点把持不住,但神功当前,岂能分心,便肃然道:“徒儿不敢,请师傅指教。”

    云罗双眸盈盈,浅笑道:“这炼体之法名为‘神雷淬体’,引九天煌煌神雷,轰入人体,刺激肉身穴窍,激发潜能。这天地雷电蕴含阴阳,毁灭死亡,造化生机的玄奥神秘力量。神雷巨大的力量轰入体内,筋骨死亡新生,肉身深处潜能激发,筋骨经过雷电淬炼,会变得更加坚硬,金刚不坏。”

    瞬间,陆乾想起了一招无上剑法,天外飞仙,点点头道:“简而言之,就是要朕去被雷劈,了解。请云罗师傅继续。”

    “你可是九五之尊,万金之躯,我怎敢让你冒险,又怎会舍得让雷劈你。”

    云罗温柔一笑:“这引下来的神霄真雷威力太大,须经由我神功炼化,分解,虚弱,提纯,炼出一丝丝雷霆电光,再引到你的身上,这时,才可以刺激你的肉身窍穴,强化筋骨肉身。不然,恐怕会被神霄震雷直接劈得肉身烧焦,神魂泯灭,当场暴毙而亡。”

    听到这话,陆乾暗暗点头。

    “看,这便是一丝经过弱化的神霄真雷电光。”

    这时,云罗抬起葱葱玉指。

    轰。

    一声雷霆低鸣,黑色电弧晶芒在指尖迸现,闪耀,向四周散发出丝丝强大电流,让人感觉浑身酥麻。

    云罗一弹指,电弧激射而出,打在陆乾眉心。

    陆乾只觉得浑身猛地一颤,庞大凶猛的电流从眉心处冲刷下来,在刹那之间涌遍周身。

    在这雷光之下,血气麻痹,罡气竟然运转迟滞,根本抵挡不住。

    砰的一声,脑后九重七彩光圈猛烈闪烁,居然似一面镜子碎裂般,直接崩溃,散开。

    九蝉不灭金身劲被破了!

    但下一刻,陆乾皮肤之下,密密麻麻的黑色梵文浮起,隐隐之间有魔神之声传开,金光一闪而过,浑身酥麻立刻退去。

    是梵魔真圣功!

    这门神功自动激发,驱散吞噬了体内的雷电。

    但在此刻,陆乾竟是感觉到一阵阵酥风入体般的舒服。

    细细感应一番,体内的筋骨,甚至穴窍,都微微产生异变,一些杂志被淬炼出来,长久积累下来,肉身产生质变,恐怕真的强横无比。

    陆乾算是明白了。

    这神雷淬体是小幅提升肉身防御,大幅提升肉身抗性,梵魔真圣功是极大程度地提升防御。

    “咦,神雷淬体,梵魔真圣功,药师琉璃宝鼎身,再加上那一门不死经,若是都修炼了,肉身防御会达到何等境界?不过,向来是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以后该不会天天被打吧?”

    陆乾不禁眉头一皱。

    同时,他也对创造出这门神霄御雷真诀的人仙敬佩不已。

    神霄真雷,乃是煌煌天威,代表着天地的意志,灭杀一切生灵,人的肉身脆弱无比,引神雷淬炼肉身,稍有不慎,就是灰飞烟灭。

    但这为人仙居然真的成功了!佩服佩服!

    这时,云罗又道:“神雷淬体,窍穴越多,激发的潜能也就越多,这门淬体之法,应该是最为适合你的。只可惜,我只参悟到这门神霄御雷真诀的第三层,无法传授给你。不然,你就可以自己修炼,自己引动雷霆电光,淬炼肉身了。”

    “这无所谓的。”

    陆乾似笑非笑道:“再说了,这门神功一个人修炼,太过苦闷,哪有两个人一起修炼那么轻松愉快。云罗师傅,请你电我吧!”

    扑哧。

    云罗笑出声,指尖黑色雷光浮现:“那么,我不客气了。”

    话落,噼里啪啦,雷弧击打出去,直接轰在陆乾身上。

    霎时之间,御书房里电光闪耀,雷鸣不止。

    ……

    就这样,十天时间,一晃而过。

    很快就到了十二月二十八,腊月二十九。

    玉京内外,银装素裹,漫天飞雪。

    皇宫东南角,太监张驹大清早便起床,看着镜子里那个白面无须中年人,正了正衣冠,拿起册子和墨笔,神色肃然地走出国史殿。

    沿途路上,所有宫女,太监见到他,俱是恭敬地躬身行礼,退到一旁。

    他官职不高,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近侍太监,但他却身担要职,是记录陛下言行起居的起居郎。

    简而言之,就是帮陛下写日记的。

    踏着寒风狂雪,太监张驹来到了皇后寝宫之外,等待着陛下起床。

    这应该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张驹翻开手中的起居注,开始一页一页的查看内容,查阅是否有误。

    十二月十九日。

    陛下上完早朝,下午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晚上与皇后,姬贵妃在御花园烧烤,顺便打牌消遣,后宿于皇后寝宫。

    十二月二十日。

    天降大雪,陛下出宫巡城,查看城中百姓乞丐,忙至晚上,在御书房与大内总管一起修炼。

    十二月二十一日。

    陛下处理朝政,招揽长生界八名散修武圣,龙颜大悦,与皇后贵妃,御猫沈紫霜、苏宰相之女苏璎珞等人在御花园赏月,饮酒作乐,顺便打牌,输了三百两白银。

    同日,玄黄学府教习先生,叶蒹葭,若水书局掌柜若水入宫,陪侍皇宫,贵妃。

    陛下输钱后闷闷不乐,去养心殿歇息去了。

    另注,养心殿年久失修,残破不堪,陛下传旨翻新修葺。

    十二月二十二日。

    陛下上完早朝,下午与皇后打牌,晚上继续去养心殿修炼。

    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

    陛下前往碧月星辰,与丹书候,玄丘侯商量玄黄宗建造,灵药种植等事,回来之后回皇后寝宫,与皇后,姬贵妃一起打牌,修炼。

    十二月二十六日。

    早朝之后,陛下批阅奏折,一直到下午,本想回寝宫的,半路上突然自省道:“朕乃九五之尊,身系天下黎民百姓,怎能如此地堕落!大乾之中,还有不知多少贫苦百姓,还有多少捱饥受饿,水深火热的苦命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于是,陛下折返回御书房,批阅奏折到深夜。

    后云罗总管出现,一起修炼。

    十二月二十七日。

    早朝,打牌,修炼(养心殿)。

    十二月二十八日。

    打牌,修炼(皇后,姬贵妃,云罗总管)。

    ……

    “陛下昨日心胸烦闷,去看太医,太医让陛下休息一会,没有去上早朝,今日应该会去的吧。”

    张驹合起起居注,喃喃道。

    然而,他心中却隐隐有几分不安。

    “参见陛下。”

    这时,寝宫之内传出宫女们娇滴滴的声音。

    陛下起床了!

    张驹神色一正,肃然而立。

    果然,眼前光芒一闪,一身玄黑龙袍,身形挺拔伟岸的陛下龙行虎步,走出寝宫大门。

    “微臣拜见陛下。”

    张驹连忙拱手行礼参拜。

    “免礼,走吧。”

    陆乾摆摆手,一步踏出,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帝皇气度威严。

    居养体移养气。

    眼前的帝皇再也不见一丝青涩,稚嫩,任谁看到,都会感觉到那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霸道而睥睨。

    大乾之福啊!

    张驹心中欣喜,连忙跟上。

    然而,走着走着,却发现并不是去乾元殿上朝的路,而是出宫的路。

    张驹眸中闪过一抹惊疑。

    难道陛下今天又不上朝了?

    就在这时,陆乾眉头一皱,惊疑一声,身形一闪出去,人便到了御书房,龙骧虎步走进去,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微臣见过陛下!”

    御书房里,镇抚司司主,一身黑袍的黑脸老者,澹台宫拱手行礼,肃然道:“陛下,有人在传谣言污蔑大乾!甚至污蔑陛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