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日每一万神成

第七百六十九章 有内鬼!快走!

    刹那之间,白昼变成黑夜。

    七鼎城的所有人,猛地齐刷刷抬头,才发现,天空之上,不知何时,昊日已经不见了踪影。

    紧接着,让人毕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一双金色,巨大如山的利爪,好似黄金浇铸而成,锋利无比,抓破撕裂黑暗,出现在众人的瞳孔中。

    下一刻,狂风席卷天地,一双展开千丈余长的翅膀,挥扇之间,撕裂了空间,掀起阵阵空间风暴乱流。

    最后,是九颗庞大无比的鸟头,尖喙如天剑,锐目如日月,扫射天地之间。

    浩瀚恐怖的威压,轰然镇压下来,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恐惧之感。

    就如同被太古巨蟒盯上的兔子,肝胆俱颤,浑身都要发软,发抖。

    “啊!是十大邪修之中的九头元圣!它要吃人了!快跑啊!”

    突然,人群之中爆出一声凄厉惨叫。

    此话一出,不知多少人脸色剧变,浑身闪起罡气光芒,就欲遁逃离去,免得被九头元圣吞掉。

    轰。

    就在这时,九头元圣从天而降,身形飞速缩小,落在白石高台之上,随之而落的,还有他背上站着的英伟男子,身穿玄黑九龙帝皇袍,脚踏白玉七星薛,身形挺拔如巍峨巨山,气概非凡,傲视天地。

    此人不是陆乾又是谁?

    “诸位莫慌,这只是朕的坐骑而已。”

    陆乾身形飘落下来,淡然道了一句,清朗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到众人耳中。

    这让想要逃跑的武者身形一顿。

    坐骑?

    他们齐刷刷的回头,猛地瞳孔一缩,发现九头元圣的脖颈上,有一根金色牵绳连在陆乾的右手。

    轰!

    下一刻,一阵骚动狂潮,轰然暴起,无数人震惊脱口而出道:

    “不可能吧?九头元圣当宠物?”

    “这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十大邪修之中的九头元圣,竟然被大乾陛下降伏,当了坐骑!那可是人仙巅峰的存在啊!”

    “可怕!可怕!可啪!”

    “嘻嘻,要是大乾陛下愿意,奴家也想给他当坐骑,喊他主人。”

    ……

    无数人,紧盯着陆乾的身影,尽皆难以置信的神色,不做多少人眼睛都要弹出眼眶了。

    人仙巅峰当坐骑,那是做梦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偏偏有人做到了!

    这个出场方式,还真是让人始料不及,也是让人震撼无比,永生难忘!不愧是大乾陛下!

    就在众人的震惊声中,天空异象再生,那被九头元圣撕裂,投下人间的昊日光芒,再度消失。

    天地重回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这又是怎么回事?”

    人群再次骚动起来。

    “没事,这也是朕的坐骑,哮天犬,下来吧。”这时,陆乾抬头道了一句。

    汪。

    一声狗吠,天空之上,所有的黑暗往中间收缩,最终凝聚个一团黑色影子,猛地坠落下来,以星辰陨石的速度,砸在高台之上,落在陆乾的脚旁,显露出一只大黑狗,龇牙咧嘴,看上去凶恶无比。

    同样,在它身上,也有强大人仙威压散发出来,震慑心神。

    天空上,昊日再度浮现。

    “这……这是十大邪修之中的天狗王?!”百花谷谷主猛地站起身来,眼眸瞪大,花容失色道。

    此话一出,再度震翻全场。

    无数道震惊目光,投射在陆乾身上,看着他左手牵着天狗王,右手牵着九头元圣,心头是翻江倒海,震骇不已。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堂堂十大邪修,人仙巅峰,纵横一方的存在,居然真的被陆乾收做坐骑,他是怎么做到的?

    “服了!服了!段某以后喝醉酒不扶墙,就服这位大乾陛下!大丈夫当是如此也!坐镇万里江山,镇压当世豪杰,服气了!”

    在风鸢的身旁,一个武圣中年男子,神色激动,满脸兴奋道。

    “不可能啊。怎么什么都没有?”

    这时,风鸢柳眉紧蹙着,眸中金色晶芒闪烁到极致,死死盯着高台上的陆乾,仿佛要看穿陆乾的前世今生。

    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

    反而,陆乾感应到了,猛地一转头,威严如山的目光,锐利如剑,轰然冲入风鸢的眼中。

    “嗯哼。”

    风鸢娇躯颤抖了一下,眸中金色晶芒碎裂开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不过,她倒也没慌张,害怕,朝着陆乾笑了笑,做了一个口型,仿佛在说:“你好。我是风鸢。”

    “嗯?”

    高台上,陆乾眉头微微一挑,点点头。

    “大乾陛下果然是相貌堂堂,气势非凡,这出场的方式,惊天动地,真是叫人震撼,惊叹。那么,请陛下入座吧。”

    这时,白衣女子强颜欢笑,清声道。

    她虽然是武圣巅峰,但是对上九头元圣,还有哮天犬,还不够它们一口吞的,刚才又见过二妖的气势,心中自然是恐惧。

    “放心,有朕在,它们不敢作乱。”

    陆乾似乎看穿她的恐惧,微微一笑,转身牵着九头元圣,哮天犬,坐到自己的玉椅中。

    他的左边,是大罗圣地的丹仙,黑衣少女。

    右边则是正一道盟的丹老。

    二人俱是盯着陆乾,神色有些震撼,其他的丹道宗师亦是如此,显然是被陆乾震慑住了。

    就连一开始狂到没边,目空一切的魔鼎,也是感觉到极大的威胁。

    他原以为自己的出场方式够霸道,够彰显魔宗气势了,没想到,陆乾一出场,就直接把他压了下去。

    关键,他是输得心服口服,毕竟,他也降伏不了两个人仙巅峰的妖怪给自己当坐骑。

    “哼!这小子,还真是嚣张!猖狂!这显然是他故意为之的,就是要彰显他的霸气,震慑群雄!”

    百里之外的高楼中,张骜看到这一切,冷哼一声,拂袖道。

    萧然倒是很淡定:“陆乾当然是有心机,有手段的,他会这么出场,本座倒不意外,准备吧,等下丹会第一环节结束后,立刻请陆乾过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一切已经准备妥当,蒋师弟也已经在大乾潜伏好,只等这边陆乾一死,他就会带人动手。”

    一旁的山石道人轻甩拂尘,眸中透出丝丝寒光。

    话落,高楼再度恢复一片寂静。

    这时候,白石高台上,白衣女子盈盈浅笑道:“诸位,十位评委都已经到齐,那么妾身也不阻碍大家的时间,丹会正式开始!还是跟以往一样,第一环节,是诸位的福利环节!鉴丹!诸位有什么灵丹妙药,或者是奇珍异草,都可以拿到台上来,请十位评委鉴定。当然,诸位若是有什么头疼发热,疑难杂症的,也可以前来问询。”

    这也是为什么丹会每年都如此热闹的原因。

    能免费看病!

    这也是丹会的初衷,医者父母心,纵使是高高在上的人仙,当上评委的这一刻,也没有丝毫怨言。

    话音刚落,四周的坐席中飞出一片片的木牌,如天女散花般,投向高台之下的十个石缸里。

    这些木牌都是进场之后分发的,如此之多的人,若是哄然争抢,定然是乱作一团,索性每人给个牌子,抽到谁就是谁。

    下一刻,正一道盟的弟子在石缸中胡乱抓了几把木牌,放在玉盘上,送到台上陆乾等人的面前。

    陆乾倒也不怵,明眼人都知道他不是丹师,一般不会有人来找他看病,随便坐上半天就行。

    想着,他将白苏苏和蛛儿叫醒,开始撸狐狸撸蜘蛛。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石缸在十个人之中居然是木牌子最多的。

    “丁末八六三。”

    一个侍女站在陆乾身旁,拿起一块木牌,看了一眼,开始叫号。

    “啊,是我是我!”

    顿时,一声惊喜响起,东南边,一个白衣少女浑身闪起红色罡光,唰的一下飞射到高台上,落到陆乾面前。

    她一步窜射过来,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含情脉脉地望着陆乾:“陛下,奴家有病。”

    “哦?什么病?”

    陆乾神色一正。

    白衣少女万分娇羞地偷瞄了陆乾一眼,脸红耳赤,含羞低头:“相思病。”

    “相思病?没救了,等死吧,下一个。”

    陆乾一手抱着白虎,一手逗弄着蛛儿,头也不抬道。

    “啊!陛下真狠心!”

    白衣少女泪洒高台,掩面而去。

    瞬间解决了一个,效率快得惊人,同样震惊全场。

    “甲葵九五二七。”

    侍女又叫了一个号。

    下一刻,一个黑衣男子,愁眉满面地飞射过来,拱手一拜,叹道:“陛下,我也有病。我怀疑我得了不治之症。”

    “什么病?”陆乾专心撸着狐狸,头也不抬。

    “唉,在下已有妻室,但是,在下走在街上,看到别人家的美貌娘子,还是会一见钟情,心生爱慕,情不自禁攀谈,并将她变自己的娘子。这八十年来,家中的妻妾已经娶到三百六十房,但在下的病情仍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重了,请问陛下,在下还有救么?”

    黑衣男子忧心忡忡问道。

    这句话,让众人侧目。

    就连陆乾也不禁抬起来头,看了一眼男子的相貌,神色微微一凛。

    此人确实有惊世之容貌!就连他如今全盛时期,也要避其锋芒!

    沉吟片刻,陆乾点点头道,道:“你这病……有救!”

    “嗯?求陛下救我!”

    黑衣男子神色大喜,连忙拱手一拜。

    陆乾淡然道:“很简单,切了,入宫,给朕当太监,汝妻子朕养之,汝勿虑也。”

    神医啊!

    其余的九位丹道宗师顿时刮目相看。

    黑衣男子脸上笑容僵住,尴尬一笑:“咳咳,陛下之医术高超,在下佩服,告辞了。”

    说完,转身就走,直接离开丹会广场,好像迟一步就要被陆乾拉进宫里当太监。

    下一刻,又一个黑衣大汉上场。

    “陛下,请你帮我鉴定一下这颗丹药。”黑衣大汉说着,递了一个玉盒。

    陆乾扫描一开,没有察觉到危险,便直接打开玉盒。

    玉盒里除了一个黄色丹药,还有一张纸条,上边写着无比细小的一行字:“有内鬼!要害你!快走!”

    下一刻,纸条凭空自燃,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