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六格神装 阳君

第300章:老子的初吻啊!

    “他来了?”

    言语中透着几分难掩的喜悦,一身红衣的药母转身便要离去。

    “烟罗。”

    开口叫住那道红色的倩影,空老表情严肃,沉声说道:

    “你当真想好了?此事可没有回头路能走。

    这次你若失败了,可就再无机会了。”

    绣着鸳鸯戏水的花鞋没有片刻迟疑停留,药母的背影很快没入了那幽幽的黑暗深处。

    没有听到希望中的回答,空老摇了摇头。

    “唉……”

    悠长叹息于黑暗之中回荡不绝,透着半分无奈,半分可惜……

    ……

    南吴王宫

    被血染红的白毛猿首砰的落地,狰狞的面孔上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一代魔国国主,就此收场。

    缓缓收回边缘滴血的手掌,向渊面无表情的看着轰隆倒下巨大妖魔尸体。

    百里代与年轻人王的战斗,几乎将整个南吴国都中心区域全部毁掉。

    原先的王宫之地,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深达百米的大坑。

    就像是遭到了一个巨大陨石的撞击一般。

    杀了南吴国主,毁了南吴国都。

    向渊漠然转身,背后龙翼一展便要冲天离去。

    可就在他微微屈膝准备一跃而起的时候,废墟的尽头,一道鲜红色的倩影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

    金眸微凝,向渊表情微动。

    她怎么在这?

    也对,这件事本就是白银教在后面推波助澜……

    看到药母的出现,年轻人王念头一动,背后龙翼缓缓收起,静等着那道身穿红色嫁衣的窈窕身姿走来。

    轻轻趟过年轻人王霸道睥睨力量毁掉的废墟,药母那鲜红盖头下似乎传出了一声温柔的轻笑。

    “真是没想到,十多年不见,当年的傻小子,居然成了当今人族的天。”

    驻足在向渊面前,身形不过一米七左右的药母,面对身形五米多高的魁梧人王,巨大的反差散发着诡异的美感。

    垂眸看着眼前的“故人”,向渊眼神无波无澜,沉声开口道:“南吴的事,有你的份?”

    轻轻摇头,脚边的裙摆被微风掠起几分,药母道:“此事,由空老负责。”

    听到药母的回答,向渊缓缓点了点头:“没你的份最好。

    白银教恶贯满盈,灭亡不远。

    你曾经对我多有帮助,我可以帮你洗掉一身阴邪力量,让你重归人族。”

    人族气血不单有着强大的镇压力量,同时也有着神奇的净化效果。

    十多年前,药母曾经给向渊提供给不少帮助。

    正好这次的事情她也没有参与,所以向渊才提出可以帮她洗掉一身阴邪力量,让她脱离白银教。

    面对向渊的好意,药母嗬嗬一笑,声音苏苏软软,不娇媚、不艳俗,声如莺啼,动听至极。

    “妾与君别离十余载,今日重见,乃天定、命定、缘定。

    阴侣衾椁,万世同修。”

    轻撩右腕衣袖,露出白皙腕颈上鲜红的绳丝,药母慢颂歌诀,袅袅余音竟引得整片天地晃动不停。

    漫天之下,嫣红潺潺。

    突觉手腕一紧,向渊蹙眉低头一看,眼神倏然一凝。

    只见他的左手手腕上,赫然也浮现了一条与药母手上一模一样的红绳丝线!

    轻挪莲步,药母一步跨出,直接来到了向渊面前。

    两人面对面,距离之近,几乎能听见对方的鼻息。

    “这情丝咒能让你我同命共存,跳出生死循环,永生永世互为阴侣,再不分开。”

    檀口轻启,幽兰气息透过盖头幽幽传递,化作一缕异香送入向渊的鼻间。

    爱绵息。

    这是用九千九百九十九对至爱之人临死分别的灵魂练成的奇香。

    闻了此香,哪怕对方是自己血海深仇的大仇人,也会放下一切,全心全意的爱上对方。

    仰望面前雄武无双的男子金眸上缓缓笼罩了一层粉红色的迷障,药母盖头下的红唇微微一扬。

    白皙光洁的素手抬起,朝着年轻人王的心口按下。

    咔

    地面猛然一颤,已经被药母的爱意绵息惑住的年轻人王双眼突然变回了清明。

    居高临下望着药母探出的玉手,向渊目露极怒之色:

    “放肆!

    本王好心渡你出苦海,你却想暗害我。

    你们这些信奉异族的东西,果然都是狼子野心!”

    周身霸极阳火轰然爆发,宛如金色神明威严降世。

    啪的一声!

    向渊扬手将药母伸向自己心口的玉手打落,五指展开,仿佛封神大锁,要将其锁住扣押!

    没想到向渊居然能无视爱意绵息的效果,药母猝不及防之下,阳火燎烧,竟将那红盖头烧烂破碎。

    盖头灰飞烟灭,药母那神秘的容貌,顿时暴露在了向渊的眼中。

    肤白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而最让人迷恋的还是那张红唇。

    唇珠晶莹,饱满柔软,一眼望去,一亲芳泽的念头就忍不住冒出来,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面容暴露,药母下意识抬手抚摸着自己细腻光滑的脸颊。

    “也罢,反正日后也要永世作伴,此时见,与将来见,倒也无甚差别。”

    “谁要和你永世作伴,有夫之妇,还敢垂涎本王,找死!”

    看到药母的真面目,向渊确有几分诧异,但很快便将其无视。

    擎天大手携万道纯阳霸威落下,一掌就要轰杀这个不知好歹的白银主教!

    身形缥缈,如云雾摇曳躲开了向渊那恐怖的一掌,药母轻声低语:

    “这可是长生不死的机会,多少人都梦寐以求,如今摆在你面前,你为何弃之如履。”

    身上厚重的黑金重甲缝隙中,阳火汹涌,宛如黄金神明的向渊,一步跨出,脚下大地倏然蜷缩,瞬间拉近了和药母的距离。

    气机锁定,阳刚之威在空气中摩擦出黄金电火,噼里啪啦,声势骇人。

    “长生不死?这等狗屁话也想蒙骗本王!”

    面容冷峻,向渊脚下重踏,轰隆巨响,百米大地暴烈破碎,汹涌金光迸发数十米,形成一片黄金国度!

    被这极阳之力包围,药母身上黑烟腾腾,体内的阴邪力量正被迅速净空镇压!

    “看来只能日后慢慢调教你了。”眼波流转,药母微微摇头,面对强势霸道的向渊,她突然屈指轻弹了一下手腕上的孽缘情丝!

    情丝颤动!

    向渊顿感手腕剧痛,低头一看,只见那红绳已经深勒入骨,缕缕妖异的红色,正顺着手腕向上攀附。

    眼中戾色一闪,向渊一把抓住肩膀,用力一扯!

    噗嗤

    血溅三丈高,染红五尺地。

    “没用的,这孽缘情丝入肉生根,扎根灵魂之上,除非你能把灵魂切开一半。”

    看到向渊将手臂活活扯下,药母微微摇头,告诉了年轻人王,这是无用功。

    听到药母的话,向渊念头一动,观看灵魂,果然在灵魂上发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红绳。

    “冤家,你还是乖乖随了我的意吧。”

    望着向渊杀意涌动的面孔,药母抿唇一笑,彻底启动了孽缘情丝咒!

    嗡

    耳边嗡鸣,无数不知名的低语将向渊彻底包围。

    低语呢喃,软糯甜香,缓慢的渗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乃至血肉皮肤之中。

    浑身难以抑制的开始发软,向渊眼底深处凶光一闪,一杆青铜大旗轰然竖立!

    背后光影扭动,向王旗猎猎作响。

    强横的武道真意贯通上下!

    凭借着如钢似铁的武道真意,那酥软跗骨的感觉立刻消失不见!

    “你逃不脱的。”感受到向渊的顽强,药母吃吃一笑。

    情丝咒一旦启动,便无法逆转。

    向渊与她的命缘有九分相合,情丝咒启动的瞬间,两人的命缘就已经开始融合。

    这股力量乃是天地命运转轮之力,不是个人的力量能够阻止和挣脱的。

    一幅吃定你的表情,药母含笑看着疯狂爆发武道真意,意图驱逐情丝咒力量的向渊。

    快了,等到我们命缘相合,到时候你自会心甘情愿的和我结成阴侣,永世同好。

    ……

    双眉紧皱,屹立向王旗下,向渊紧握铁拳,运转气血与武道真意共同抵御情丝咒的力量。

    冥冥之中,两条相靠甚近的命缘之线被一条红绳牢牢的拴在一起。

    红绳洋溢诡异的光华,将两条命缘之线一点一点的粘连在一起。

    看那幅样子,似乎很快就能将两份命缘彻底融合在一起。

    钢牙暗咬,向渊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药母,胸中怒火狂烧,眼中的恨意却在不自觉的消退。

    命缘相合开始起作用了。

    感受到向渊眼神的变化,药母开始漫步朝他走去。

    两人的距离每近一分,孽缘情丝的效力就会浓烈一度。

    一步、两步、十步、二十步……

    当药母重新走到了向渊面前时,两人手腕上的孽缘情丝已经红的刺眼起来。

    “不要再坚持了,这是天意命运的力量,你抗拒不了的。”

    轻踮起脚,药母嫣然一笑,透着软香气息的唇瓣凑向向渊。

    “先给你一点甜头好了。”

    那一抹柔软印在嘴上,向渊猛地瞪大双眼!

    尼玛的,这可是老子的初吻啊!

    唇瓣相印,一股冰冷的灵魂力量顿时顺着这处联系咻的冲向向渊的灵魂空间。

    感受到灵魂之力的汹涌,向渊心头一喜。

    你完了,你完了,这回你是撞枪口上了。

    灵魂是向渊最安全的地方,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的最大外挂,最强后盾装备栏就在灵魂空间深处。

    任何胆敢侵入他灵魂空间的力量,都会被其强力镇压炼化!

    冷笑看着药母的灵魂进入他的灵魂空间,向渊坐等装备栏出现。

    然而,药母的灵魂不断靠近灵魂空间的中央区域。

    早就应该出现的装备栏,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似乎是感受到向渊灵魂上散发出的微妙波动变化,药母微微一笑。

    “不要再等了,还记得之前我给你用来增强灵魂强度的阴祭法吗。

    其实那道阴祭法并不能沟通阴神,换取提升灵魂强度的力量。

    你吸收的那些灵魂之力,都是我的。

    所以你我的灵魂气息几乎一模一样,你的灵魂中就算有什么防御性的力量,也不会对我有任何反应的。”

    听着药母道出了装备栏为何没有出现的原因,向渊脸色一沉。

    “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算计我了?”

    “不是算计,只是提前准备的一记后手而已。”

    没有过多解释,药母继续逼近向渊的灵魂,两人灵魂相触,就能让孽缘情丝的效力发挥到最强。

    到时候,一切就尘埃落定,再无改变的可能了!

    嗡

    一声轻颤,药母的灵魂与向渊的灵魂相触,鲜红的孽缘情丝瞬间将向渊和药母的灵魂包裹起来。

    双眼一黑,昏昏欲睡的沉沦感,让向渊感觉自己像是沉入了一片温暖的液体之中,仿佛回到了先天母体一样安详舒服。

    睡吧,就这样歇下来吧。

    管他什么天下大势,管他什么妖魔阴神。

    日后种种,哪有长生快活来的美妙。

    缭绕低语回荡耳边,让向渊被孽缘情丝包裹的灵魂愈发黯淡起来。

    永世相伴,长生不死。

    与这大自在相比,人族算什么,不过蝼蚁微尘而已……

    孽缘情丝细语继续呢喃,用最引人堕落的话语,消化着那钢铁般的意志。

    可这一次,它算错了一点。

    沉沦黯淡的灵魂猛然睁眼,刺目金光爆射出情丝的纠缠。

    “你说谁是蝼蚁微尘?!”

    压抑的嘶吼情丝茧中传出,迷蒙意识彻底清醒的向渊奋力撕扯情丝。

    方才的那诡异迷惑的低语,触及到了他最不能忍的底线。

    他是人王!

    是人族的天!

    谁敢说人族是蝼蚁,是微尘!

    谁他妈就是在找死!

    怒吼震天,向渊的灵魂迸发出无限金光,就要崩断身上的孽缘情丝。

    铮铮铮

    孽缘情丝被金光强行撑起,发出几欲断裂的声音。

    然而这时天穹之上却有一道神秘莫测的光芒突然照在了向渊的身上。

    天意!命运!

    孽缘情丝将向渊和药母的命缘融为一体,现在向渊想要抗拒情丝的力量,就等于是在和天意抗衡!

    这就是药母为什么说,情丝咒一旦启动,就无法逆转。

    因为只要情丝咒受到干扰终止,天意命运就会直接插手,强行继续。

    天意命运,无物可逆!

    果不其然,有了天意命运的插手,向渊好不容易撑开的情丝再次降下。

    不甘怒吼,向渊疯狂激发着所有的力量。

    想让我屈服?!

    妄想!

    一刹那,向渊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在夏王留下的考验中。

    历经百战,屹立尸山血海,纵死也不肯倒下的执拗身影。

    嗡嗡

    最后关头,向渊的灵魂深处两枚散发着无穷王道威严的金色大字浩然浮现。

    人王!

    这是当年夏王在人王殿传承给向渊的人王印记。

    人王印记浮现,无数人族虚影伴随着这浩大的金光开始浮现在向渊的灵魂空间之中。

    这些虚影有贩夫走卒、儒士文生,有将军兵士,有妇孺孩童。

    浮现在向渊灵魂空间之中,这些虚影齐齐朝着中央的向渊灵魂跪伏作揖。

    万民意志!

    砰

    万民意志加入的瞬间,一根孽缘情丝应声而断!

    然而这个举动却激怒了插手的天意。

    轰

    外界,如有实质的天意命运之光强行灌溉下来,似乎是势必要将既定的命运执行下去!

    天意力量加大,开始与万民意志不断碰撞。

    有着源源不断力量供给的天意开始压制万民意志,崩断的孽缘情丝也重新愈合。

    向渊的灵魂空间中,浓郁的天意凝聚成了一枚冰冷的眼眸,漠然注视一切,并散发着一道若有若无的讯息。

    天意,大过一切!

    天意,绝不可违!

    感受着自己的灵魂空间内浩大的天意,向渊怒极反笑:

    “天意?!老子从来就不信什么天意!

    今天老子就让你看看。

    什么叫人定胜天!”

    轰

    璀璨至极的金色火焰轰然在向渊的灵魂上烧起。

    他在燃烧灵魂!

    灵魂之力大把燃烧发挥出全部的力量,悉数注入了人王印记之中。

    一瞬间,人王印记光芒大涨,宛如煌煌大日,遍照整个灵魂空间,连天意化作的眼眸都被压制了下来!

    ……

    数亿万里之遥,人族祭兵城。

    这座人族的大本营中,无数正在按照生活轨迹忙碌的人族突然齐齐一楞。

    一种难言的感觉让他们同时望向了东方的位置。

    在冥冥之中的带领下,这些人族面朝东方跪伏倒地,以最虔诚的姿态朝拜着一位为他们抗下所有风雨,宁死不倒的巍然身影!

    万民朝拜,海量的愿力从这些看似孱弱不堪的人族身上飘荡起来!

    大量的虔诚愿力穿透宇璧,化作一道奔腾不息的愿力长河瞬息间来到了南吴王宫上空。

    轰

    不可听闻的巨响之中,天地剧烈摇晃!

    人族愿力长河就如那怒撞天柱的古老神明一般,在出现的一刹那,就毫不停留的重重撞在了那天意力量化作的光柱上。

    咔嚓

    不可置信的一声脆响。

    愿力长河竟将那天意光柱拦腰撞断!

    天意光柱崩断,愿力长河余势不减,滚滚涌入肉身傲然屹立的向渊体内。

    天意崩断,而人族愿力却有了补充。

    灵魂空间中,原本的情势瞬息翻转。

    有了人族愿力的补充,那万民虚影瞬间变得清晰无比,朝拜歌颂声也变得浩大轰鸣。

    就如向渊寄托死志的最后怒吼。

    人定胜天!

    万民朝拜的力量仿佛一尊巨人,一把揪住了那些孽缘情丝用力一扯!

    砰砰砰砰砰

    连串如闷雷般的巨响,孽缘情丝被万民之力全部崩断!

    这一局!

    终究还是他向渊,胜了!

    终究还是人族!

    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