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密战无痕 长风

第413章:天生穷命

    这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关于‘Queen’的案子,陈淼内心是有些矛盾的,参与多了,固然可以得到更多内幕的消息,但是也会愈陷愈深,最后甚至无法收场。

    这要是过分的拒绝,那必然会让池内樱子更加怀疑自己。

    这其中的度是很难掌握的,陈淼感觉自己现在宛若走在了钢丝绳上,不但不好走,左右都还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跌一个粉身碎骨。

    “三水君,这个‘华姐’可曾听说过?”

    “自然,她过去在蓝衣社的地位就非同一般,戴雨农不光信任她,还对她十分尊敬,许多事情对她都是言听计从的。”陈淼点了点头,作为军统过去的老人,自然是知晓的,他若是说不知道,才叫人怀疑呢,何况他的履历中还有在洪公祠特训班培训的经历,这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

    “三水君可曾见过?”

    “见过,她还给我们上过课,印象不是很深,不过,她给我们上的是伪装和易容,所以,我也不敢确定那是她的真容。”陈淼点了点头。

    “那你看照片上的这个女子,跟你见过的有差异吗?”池内樱子问道。

    “个头差不多,眉毛和眼睛很像,就是下巴略尖了一些,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现在什么样子,我也不好说。”陈淼回答的很模棱两可。

    “我们怀疑Queen可能是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而且我们也没有发现这个‘华姐’的任何消息和踪迹。”

    “樱子小姐,我倒是觉得,这个‘华姐’就未必在上海,我们会不会陷入一个认识误区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怀疑和侦查方向错了?”

    “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一种直觉吧。”陈淼将手中的文件资料全部递还给了池内樱子。

    “不管是不是她,三水君能够协助我们把她找出来吗?”

    “这……”

    “有困难吗?”

    “首先我加入军统的时候,只是一个很低的小特务,而‘华姐’已经是特务处的高层了,所以,我跟她除了在洪公祠特训的时候见过一次,其他的也都是听别人口中说的,而且在上海,她接触的都是大人物,我一个底层做冷板凳的,还曾经的罪过戴老板,凭她们的关系,我就算想攀附,人家也未必愿意搭理我,您找我来。”陈淼讪讪一笑,“我觉得樱子小姐有些找错人了。”

    池内樱子沉吟一声:“那谁对她比较了解?”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也许过去在上海区工作过的军统高层会对她比较了解,他们因为工作关系,肯定是有过接触的。”

    “凌之江熟悉吗?”

    “不知道,他当时在上海警备司令部,应该可能比我知道的更多一些。”陈淼思索了一下道。

    “其他人,比如陈明初,王天桓还有万盛和?”

    “不知道,我就跟陈明初较为熟悉一些,我们在一起工作过,桓长官一直活动在华北,后来才调上海来的,万盛和过去一直都是外勤,我们没有任何接触,所以,不清楚。”陈淼道,“不过,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的多一些。”

    “哦,是谁?”

    “丁默涵,丁主任,哦,现在应该叫他丁部长了。”陈淼道,“他曾经是三处的处长,跟戴雨农是平级,而且他在上海的时间比较长,可能会知道的多一些。”

    “丁默涵我们已经问过了,他说,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他对这个‘华姐’所知也不是很多。”池内樱子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道。

    “那我就帮不了樱子小姐了。”陈淼一摊手。

    “三水君,我希望以你的专业技能帮我们将这个人找出来,不管她是或者不是。”池内樱子说道。

    陈淼想了一下道:“樱子小姐,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能保证我一定能做到,毕竟,在上海这个数百万人口的城市,找一个人那是很困难的事情,如果,这个人还不在上海的话,那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无用功。”

    “放心,三水君,我们会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一切便利,你想怎么找都可以。”池内樱子许诺道。

    “这样呀……”陈淼道,“好吧,我可以试一试。”

    “行,那这份资料三水君带回去慢慢研究吧,需要什么,你可以找酒井副官,或者直接来找我,我办公室和寓所的电话,你都知道的。”

    “好吧。”陈淼重新拿回了资料,他很清楚,池内樱子今天把他找过来,给他看了自己的无线电监听,这是让他明白,她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只要是潜伏在上海的任何一部重庆地下的秘密电台,她都能找出来。

    还有就是告诉他,Queen对外联络通讯已经被她监控了,只是目前还未能破译电文的密码,对内容所知不多。

    当然,截获的密电通讯越多,破译的难度自然会降低,没有一部密码是永远不能被破译的,只是投入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的多寡而已。

    这除了炫耀之外,也是给他一种心理暗示,特高课在上海的情报力量是很强大的,76号看似厉害,其实真正比起来,根本不如特高课。

    “樱子小姐,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告辞了,晚了,一会儿过关卡就麻烦多了。”陈淼也不想多待了,起身道。

    “好,那这件事就拜托三水君了。”池内樱子微微一弯腰道。

    “樱子小姐客气了。”陈淼忙躬身回礼。

    “樱子小姐,请留步!”池内樱子将陈淼送出百老汇大厦,陈淼道了一声,迅速钻进了汽车。

    ……

    “平田君,你怎么看?”池内樱子回到办公室,平田秀一已经等候一会儿了。

    “刚才我一直都在观察这个陈三水,他对情绪的控制极为精准,我完全看不到破绽。”平田秀一认真的道。

    池内樱子点了点头:“嗯,这可能跟他过去多年的在底层历练有关,养成了这种宠辱不惊的处世风格。”

    “此人如果是伪装的话,那真是一个可怕的高手。”

    “平田君觉得他是在伪装?”

    “这个倒不一定,今天的参观和谈话,只有我们知道,他并没有任何准备,在那种情况下,只要稍微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那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平田秀一自信满满的一声道。

    “嗯,看来,我们对他的怀疑有些偏颇了。”池内樱子道。

    “小林队长刚刚打过电话来,说他在沪西那边有了一些突破,对方接收电台的位置范围又缩小了一圈儿。”平田秀一道。

    “哦,小林君还需要多久能锁定对方接收电台的位置?”

    “按照现在的进展,大概还需要一个星期左右,但如果对方再一次连续数日静默的话,那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平田秀一解释道。

    “嗯,通知小林君,不要着急,找准了,再动手!”池内樱子命令道。

    “哈伊!”

    “樱子小姐,我知道一家刚开的海鲜酒楼,晚上不如我们……”

    “好了,平田君,我现在没兴致陪你吃饭,以后再说吧。”池内樱子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

    “三哥,有麻烦?”小七开着车行驶在马路上,路边灯火通明,这里是虹口区,日本侨民集中居住区,原本就相当繁华,如今虽然旅沪的日本人增多,这里就更加繁华了,战争催生了畸形的经济模式。

    灯红酒绿,一切都是虚假的繁荣。

    陈淼揉了一下眉心,何止是麻烦,那是相当的麻烦。

    不过他潜入76号本来就不是去过安生日子的,今天的局面,他还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想要不做事儿,那干脆表现的平庸一些,但是平庸的话,能接触的自然少,如果仅仅需要在76号内又一个内应的话,那无妨,鹰隼就是这样一个位置。

    陈淼需要一个独立的,随时又能够在76号内帮他的人,鹰隼的位置不大不小,不上不下,还不会被人特别关注,但又能接触到一定信息。

    不过陈淼从一开始就没这个机会,因为他被林世群给关注上了,想要用他,如果他表现平庸的话,那很可能被踢下去当炮灰,所以,他只能逆流而上。

    虽然党的地下工作是有一定原则的,可原则也不是一成不变,不能变通的,不同人的情况不同,硬要套用原则做事,那恐怕也失去了规定“原则”的初衷了。

    “回去联系一下Queen,我要跟她面谈,这一次换个地方,我不是天主教徒,总去教堂不合适。”陈淼吩咐道。

    “嗯。”

    “那现在咱们回家?”通过关卡检查,日本兵挥手放行,他们有宪兵司令部的派司,还有特高课签发的通行证,设卡检查的日本兵也不敢揩油。

    “去找老范,这事儿我也得跟他先合计合计。”陈淼需要一个人商量一下,这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老范除了小气之外,其他方面还是很不错的,这是一个很理想,也很存粹的人,不像他,有时候杂念太多了。

    “要不然,打个电话约他出来?”

    “也行,你知道哪儿的小馆子不错,咱们去喝一杯?”陈淼问道,这点儿,刚好是吃晚饭的时间,不过老百姓家的,应该是早就吃完上.床准备睡觉了。

    老范肯定没睡,这一点他还是了解的,指不定晚饭就是两个冷馒头加一碗稀饭,这人不光对别人扣,对自己也扣,他都怀疑,要是没有他的话,这家伙肚子里估计连一点儿油水儿都没有。

    没办法,天生穷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