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密战无痕 长风

第726章:议

    “我暴露身份之后,万盛和就对我穷追猛打,要不是有你接应,我可能早就落入76号手中了。”郑嘉元咬牙说道。

    “所以,就算他不找你,你也会找他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郑嘉元道。

    陈淼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他的性格,其实郑嘉元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起码现在这个沉稳和谨慎的性格有不少是受了他的影响。

    “经过我的撮合,万盛和已经加入了池内樱子的计划。”

    “哦,他们两个联手,岂不是更难对付?”郑嘉元微微一皱眉。

    “不是还有我吗?”

    “你这么做应该有你的理由。”

    “万盛和为了查吴馨跟你的关系,调阅了陈明初一案的卷宗。”陈淼解释道。

    “你是怕他看出什么来?”

    “是的,万盛和此人不容小觑,心智和能力都属一流,池内樱子或许因为当局者迷,或者是对自己的推断的自信,不会在怀疑我,可他是局外人,看问题会非常客观,容易发现问题所在。”陈淼点了点头。

    “所以,你出于这个目的,把他拉进来。”

    “对,我跟池内樱子亲自跟他讲明一切,他就没有必要再去调阅卷宗了,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发现问题。”陈淼点了点头。

    “万一他已经发现了呢?”

    “这么短的时间,他只怕连卷宗里面的关系都还理清楚呢,怎么可能发现?”陈淼道,“而现在,一个天大的立功机会在眼前,我有把他介绍给池内樱子,你觉得,他还会有耐心去看卷宗吗?”

    “这倒是,不过,万盛和的加入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影响?”

    “据我目前估算,应该还不会,而且,你回到上海,76号要是无动于衷,反而不太正常。”陈淼道,“你说呢?”

    “嗯,这倒是我疏忽了。”郑嘉元点了点头,“下一步,我该去找寻那个池内樱子为我准备的诱饵了吧?”

    “你找到可以替代吴馨的人了吗?”

    “嗯,如果没有把握,我也不会亲自涉嫌来上海了。”郑嘉元点了点头。

    “可靠吗?”

    “当然,而且身手非常敏捷,只怕对上小七都有一战之力。”郑嘉元瞥了一眼站在门口警戒的小七说道。

    “能够跟小七一战,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当然不简单了,死在他手里的日军军官和汉奸以及咱们军统的叛徒有数十人,剩下的就不多说了。”郑嘉元嘿嘿一笑。

    “你这么一说,我想要知道她是谁那就太简单了。”陈淼笑道。

    “我就算告诉你又何妨,她就是……”郑嘉元对陈淼那是无比信任,正要开口说出名字,却被陈淼抬手阻止了。

    “还是留点悬念,让我回去动动脑子吧。”陈淼呵呵一笑道。

    “也好,反正你猜出来,只是时间问题。”郑嘉元也是哈哈一笑,这一点儿他是一点儿都不怀疑。

    “小七叫了酒菜,我们边吃边聊。”

    “好。”

    “关于日本方面暗中跟重庆方面的秘密和谈,汪氏内部意见分歧比较大,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不过据我的观察,反对者还是占大多数的,日方到现在都没有正式承认汪氏的新政府,这让汪氏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抛弃,这种感觉,最近一段时间对他们内部的影响很大。”

    “你还有这一类的情报来源?”

    “呵呵,我不是救过马铭元一命嘛,他现在调去南京担任警政部特种警察总署署长了,虽然官不大,可接触面比我广多了,我跟经常通电话,对南京汪氏上层的动向还是知道一些的。”陈淼解释道。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情报来源,你要维持好跟这个马铭元的关系,以后说不定能用得上。”

    “我知道。”

    “接下来世界局势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德国对英国人动武只是时间问题,而日本自从近卫文磨第二次组阁,政策全面倒向德国,目前日本跟德、意两国签署战略同盟协议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而一旦协议签署,日本的对外政策将会发生变化,重庆高层的战略是:以拖待变。”

    “以拖待变,什么意思?”

    “日本一旦倒向德国,那势必会遭到欧美列强的抵制和制裁,日本是个岛国,资源不能自给,尤其是钢铁,石油,橡胶,有色金属等重要的战略物资,全部都是靠进口,只要断了日本进口物资的路径,我们就可以迎来转机。”郑嘉元道。

    “就算这样,日军军力也远胜于我们,想要将他们赶出中国,也是极为困难的。”

    “慢慢来嘛,眼下国内战场上,日军因为战线和兵力的不足,后劲乏力,枣宜会战后,他们已经很难再发动大规模的战役了,而且我们得到情报,日军有意减少派遣军的规模,甚至还暗中与我们接触,这说明打消耗战,他们也有些吃不消了。”

    “嗯。”陈淼虽然没有打过仗,但是战报看了不少,时间拉得越长的,日军的短板就暴露的越明显。

    兵员,武器装备,弹药物资等等,战争期间的消耗远远超过平时。

    日本虽然是东亚强国,可毕竟国土就那么大,中国相对来说,太大了,就算把日本全国可战之兵都征召了,也未必能够占领中国。

    何况,他们现在还有更大的野心。

    “现在在华北和冀中平原,日本人最大的敌人不是我们,是共产党八路军,而共产党也是我们的敌人,这个敌人甚至比日本人更加可怕,所以,你在76号,可以把精力更多的用在对付共产党身上。”郑嘉元道。

    “对付共产党,那是二处的职责,而且林世群现在交给一个叫胡云鹤来负责,这个人过去是共产党那边的叛徒,二处的人过去也基本都是中统的,他们可是这方面的老手,我要是冒然插手,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陈淼微微一皱眉,021号说的没错,重庆方面是狗改不了吃屎,这外患未除,自己到先内斗起来了。

    “这样呀……”

    “老郑,我在督察处挺好的,不用亲手出面对付军统,林世群也不会轻易把我撤换的。”陈淼道。

    “好吧。”郑嘉元点了点头,陈淼处在这个位置,他也不是万能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逼他没用。

    “万盛和收买的这个内线可寻找的范围并不难,这个人有一定资历,而且跟万过去是相熟的,身上至少有一到两个坏毛病,也可能什么坏毛病都有,万盛和能拿出手的就是金钱收买了,军统在上海的日子很苦,以他们过去大手大脚惯了的,这种清苦日子只怕是很难捱,尤其是过去的老人,他们什么德行,你很清楚。”

    “嗯,说实话,军统沪一区内我能相信的人不多,而且,我现在的身份也拿不到沪一区的名单,帮我找个人问题不大,但我要去说你们当中有一个内鬼被76号收买了,只怕他们也不见的会相信。”郑嘉元道。

    “那就只能我这里想办法……”

    “嗯,如果你能查到这个内鬼是谁,通知我,我来解决。”郑嘉元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陈淼心里盘算着,就算查到这个内鬼,现在也不能动他,毕竟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就那么几个,内鬼一死,万盛和必然会从知情.人中寻找泄露消息的目标。

    池内樱子肯定不会,她是日本人,那么只有他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除非,一处还有人知道这个内鬼存在。

    但万盛和是个谨慎的人,这个内鬼一定是他亲自掌握,绝不会轻易的交给他人,也就是说,现在知道的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不行,就算知道这个内鬼是谁,现在也不能动手,还能装作不知道。”陈淼提醒郑嘉元一声。

    郑嘉元略微一思索,马上就明白陈淼的意思了。

    “留着他,或许可以给万盛和做一个套儿,让他上钩也说不定。”

    “下面,你跟小七联络,我不适宜再出来跟你直接见面了。”陈淼点了点头,交代一声。

    “嗯。”

    与郑嘉元分开后,陈淼乘车直接去了76号特工总部。

    新“霖”记大楼落成搬迁在即,总得弄一个庆祝的仪式,陈淼过来,是跟林世群商量汇报这件事的。

    汪伪新政府都已经成立了,那有些机构总不能还继续偷偷摸摸的了,这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嘛。

    名义上林世群还是新‘霖’记的最高负责人,庆祝仪式上,请那些客人,怎么安排,这都得他亲自拟定。

    陈淼最多弄一个方案供他参考。

    除了庆祝新‘霖’大楼和政治警察总署挂牌之外,还有要宣布新的一批任命以及嘉奖和晋升的命令。

    要办的隆重而严肃,热烈!

    首先是确定时间,肯定是要放在八月份了,具体还需要考虑到能出席的汪伪高层的情况。

    当然,重点是周,陈二人,汪就不用考虑了,这种级别太低,而且他也轻易的不敢公开露面。

    陈智博就在上海,周是财政外交一把抓,还是军事委员会的副委员长,汪伪中央秘书长,当过几天的警政部长,中执委特务委员会的主任委员,那是76号的顶头上司。

    他是肯定要请的,能不能来就另说了。

    至于上海地方上的新政府官员,主要是隶属警政部系统的,要不要请,都请谁,还有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梅机关,海军经理部等等。

    陈淼倒是并不想大搞,这不符合他的一贯工作作风,但是林世群认为这是一个对外展示76号和警政部机会。

    当然,还有显示领导能力和以及向世人展示和夸耀自己汪伪政府内部的权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