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密战无痕 长风

第789章:天气转凉

    天气转凉。

    陈淼工作的重心从督察处转向政治警察总署,督察处的工作则基本上交给了吴天霖,甚至连督察处的印信都交给了他。

    他的这种放权行为,连傅叶文和唐克明都不理解。

    虽然督察处交给吴天霖是时间问题,但陈淼还在督察处处长的位置上,就把印信交给吴天霖保管,这是不是太过了。

    陈淼不以为然。

    督察处琐碎的事情不少,印信放在他那里,每次用到的时候,都要过来取,太麻烦了,还不如索性放到吴天霖那边。

    至于督察处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可能知道的比吴天霖还早,担心什么呢?

    76号那边。

    林世群虽然还是主任,但陆续的抽掉一些人去警政部任职后,明显是生面孔多了不少,提拔了不少新人。

    陈淼偶尔过去,一眼望去,年轻的生面孔多了很多。

    林世群不在的时候,主持工作的人变成胡云鹤,傅叶文虽然还占据要位,但在现在的76号,明显地位有所下降。

    包括唐克明也一样。

    胡云鹤上位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快的多,76号内很多人都那他跟当初的陈淼作比较。

    当然陈淼现在地位要比胡云鹤高一个级别了,而且未来很可能会从76号淡出,转向警政系统。

    这是很多从事特工的人希望的。

    低层小特工没有这种迫切的想法,做到处长级别的,都要考虑,在76号,处长基本上是升到头了,而且升到处长,哪一个不是满手沾满了重庆和抗日分子的鲜血的?被公认的汉奸卖国贼。

    要是总待在76号,一辈子就局限在特务人员的圈子里,现在年轻问题不大,等哪一天体力不济了,就会被手下的年轻人给顶下去了,到时候没权没势,会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能坐到这个位置的,哪一个不想着自己的退路和未来。

    要是能够有一个跳板,去其他轻松不危险又有实权的部门,洗掉身上特务的身份印记,这是许多人心中的想法。

    76号副主任的位置空悬了很长时间了,林世群似乎并不想再安排一个副主任了,所有人都明白了。

    副主任这个职位变成一个存在于76号章程上的符号。

    陈淼是从来没想过。

    但是,他不想并不等于别人不想,其实很多人都觊觎这个位置的,这个位置可以是一个上升的跳板。

    一不定非要掌握实权,但能上升一个级别,那不管是平调还是外调,那都不可同日而语。

    陈淼已经不需要这个位置来给自己增加一份资历了,但其他人想要,比如唐克明,胡云鹤这些人。

    如果他们不进一步的话,那就算想办法调离76号,也很难获得一个相对较好的位置,除非他们自愿外放做一个地方实权派。

    但是习惯了上海花花世界的生活,谁都不想离开。

    林世群与周福海的关系越来也差,这一点陈淼收到了不少相关的消息,林世群在很多方面与周福海展开竞争。

    当然,林世群背后有梅机关,有栗原小三郎,身边一下子聚拢了不少人,这些过去失意的政客们,一看投靠林世群有机会再一次飞黄腾达,作威作福,那自然是趋之如骛。

    林世群已经开始飘了!

    甚至在某些不太公开的场合,说了一些对周福海不太恭敬的话语,在汪伪高层圈子里流传着。

    在陈淼看来,玩特工那一套,周福海玩不过林世群这种专业人士,但玩政治,林世群未必是周福海的对手。

    ……

    海思棋社。

    陈淼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过来,今天到不是西林龙夫相约,而是他自己忽然想到,自己许久没过来了。

    周五的下午,就让小七开车把自己送了过来。

    “文先生,好久没见到你了。”西林龙夫见到陈淼,颇为惊喜的一声。

    “我太太刚刚为我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段时间我都没时间。”陈淼微微一笑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恭喜了。”

    “谢谢。”陈淼也是许久没有下棋了,稍微的有些生疏了。

    “日本,意大利,还有德国可能要在本月底签署一份军事同盟协定,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已经秘密的率领一直谈判代表团奔赴柏林……”

    “这样绝密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放心吧,我的消息绝对可靠。”西林龙夫道,“自从我被监视之后,我跟尾崎君的联系仅限于同学之间相互的问候了,其他的什么都不涉及。”

    “那就好。”陈淼点了点头,这条情报渠道对老家来说,十分重要。

    “最近他们对我的监视好像松懈了不少……”

    “千万不可大意,池内樱子这个女人,非常狡猾,善于利用人的心理弱点,你不要有任何松懈。”陈淼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西林龙夫点了点头。

    ……

    跟西林龙夫见面,陈淼给池内樱子打电话汇报了一下,自然是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有价值的话也不会告诉她。

    但汇报是必须的,不然又要被这个女人怀疑上了。

    很快时间就到了月底,这一天,陈淼上班,平田秀一兴冲冲的来找自己,说是找到了那辆改装的发报用的汽车。

    陈淼吓了一跳,直问是“真的还是假的?”

    平田秀一当然说是“真的”,他来找陈淼的目的是借人,特高课的特务都是日本人,在租界内的行动不太方便,76号的人就方便多了,还容易隐藏身份。

    陈淼当然同意了。

    让谭文斌亲自带了一个行动组配合平田秀一抓人。

    抓捕行动很成功,车行的老板以及伙计一共是抓了十七个人,车行当然有问题,收购偷盗的汽车,予以改装,喷涂,再通过黑市渠道出售,谋取暴利。

    还有就是替某些人或者势力改装车了,加装防弹钢板等等,前一阵子租界抢劫和绑架案频发,许多有钱的富豪,都希望提高自己的安全系数,买不起专业防弹轿车的,就通过加装钢板的方式,给汽车增加防护力。

    这家车行能弄到不错的防弹的钢板,改装的技术和能力也相当不错,生意自然是相当不错了。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就是大半年前的一次小改装,老板和车行吃了牢狱之灾。

    “黄老板,抓你跟你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啥关系,但是如果你不好好的合作的话,那就有关系了。”

    审讯室内,车行老板黄德发被带了进来,谭文斌亲自审讯。

    “您问,我一定好好合作。”

    “今年的1月份,你们车行是不是接到一个改装汽车大单子?”谭文斌点了点头,沉声问道,黄德发这样的生意人,一般不会有什么顽抗的念头,审问起来比较容易。

    “1月份,让我想想,想想……”这都过去大半年了,对于业务繁忙的汽修厂来说,一辆微不足道的改装实在是太难了。

    “你好好想想,最好是记得,否则的话,你的麻烦可就大了。”谭文斌冷哼一声,对于黄德发这种生意人,好好说话是不行的,这种人见惯了,对付平头老百姓那一套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用处。

    “我,我想起来,是有这一么一单改装,他让我把一辆卡车改成箱式的,说是用于运输一些需要冷藏的货物,另外,还要增加一个蓄电瓶,前前后后,前前后后花了我好几天才弄好呢。”

    “什么人让你改装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有些事情不能多问,对方给钱我们就干活……”黄德发讪讪一笑。

    嘭!

    谭文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黄德发,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给你安一个重庆分子的身份,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长官,这冤枉呀,我怎么就成了重庆分子了?”黄德发叫屈道。

    “我们说你是,你就是,如果你配合的话?”

    “长官,我配合,我配合还不行吗?”黄德发道,“那单生意是从黑市上接的,价钱比较高,利润几乎一倍,我一想不是什么太难的改装,就答应了下来,这都大半年过去了,怎么还是出事儿了……”

    “谁从黑市上给你介绍的?”

    “癞头贾四。”

    “雇主见过吗?”

    “车是贾四开过来的,钱也是贾四付的,车也是他开走的。”黄德发说道。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话,否则,我这里的好多玩具很久没有人用过了。”谭文斌嘿嘿冷笑一声,“带下去。”

    ……

    抓捕癞头贾四,这比抓黄德发要多了一点儿波折,这家伙毕竟知道自己做到是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见到陌生人或者情况不对劲就跑,但76号想要抓他,他还真跑不了,否则,他甭想在上海滩混了。

    “贾四,今年1月,你找汽修厂老板黄德发改装一辆卡车,你可有印象?”把人抓来后,立即展开审讯。

    “长官,我这么多业务,哪里还记得?”贾四耷拉着脑袋说道。

    “不说是吧,那就给你点儿厉害尝尝?”

    “别,今年1月份,让我好好想想,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就是一个把卡车改装成箱式货车的活儿,没什么特别的,怎么了?”

    “委托你的人是谁?”

    “那我哪儿知道……”

    “找死是不是?”

    “长官,我跟你们吴爷关系不错,要是让吴爷知道你们把我抓了,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还挺嚣张的,你倒说说,是哪个吴爷呀?”谭文斌笑了。

    “你们76号警卫总队长吴云甫吴大队长!”癞头贾四哼哼一声。

    “哈哈……”谭文斌大笑,要是落到其他部门,吴云甫的名头抬出来还可能有用,但督察处,那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76号呀?”

    “76号是没错,但这里是督察处。”谭文斌道,“我们督察处跟警卫总队的关系,吴爷没跟你讲过吧?”

    “什么关系,你们不都一家的吗?”癞头贾四糊涂了。

    “告诉你也不要紧,我们督察处跟警卫总队是冤家对头,你还敢提什么吴云甫,来人,好好伺候一下咱们这位贾四爷!”

    “是,谭科长。”周围轰然应诺。

    “别,长官,我说,我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