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蜀汉之庄稼汉 甲青

第0913章 客串

    “我打算把南乡学堂改成皇家学院。”

    虽然丞相目光如炬,但冯刺史稳如老狗,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实际上,以天子的名义招镇守边疆的大将回来,就算是这是天子的意思,也要通知丞相府。

    “此事尚不足以说明为何你从凉州回来,我却没有得到消息。”

    大汉丞相加重了敲扶手的力道,目光越发地锐利起来:“此事不合规矩!”

    冯刺史拿着茶杯的手微不可见的一抖。

    “嗯,哦,这个啊,前些日子丞相你不是病重不能理事吗?会不会是宫里怕丞相太过劳累,所以特意压了下来?”

    张星忆和张星彩两姐妹的默契还是有的。

    昨天吃宫里的,昨夜睡宫里的,冯刺史拖了一天一夜才过来见丞相,该补的漏洞早就补齐了。

    很多人认为,阿斗在诸葛老妖的时代,没有一点权利,这其实是个误解。

    原历史上,丞相的最后几年一直呆在汉中,一心北伐。

    作为大后方的锦城,则是由交给阿斗留守。

    阿斗能下令诛杀刘琰这个元老大臣,就足以说明他手里有不小的权利。

    并不是仅仅是他自称的祭祀吉祥物那样简单。

    当然,在杀刘琰之前,阿斗可能会先问过相父的意见。

    又比如说,丞相在病危时,阿斗派了尚书仆射李福前去问丞相继承人。

    尚书仆射,是尚书台的副主官,有掌录文书之权。

    在后汉时期,尚书台已经是实际的权力中心。

    朝中的执政重臣,都要加上录尚书事的头衔﹐才能过问机密。

    李福身为尚书仆射,直接受命于阿斗,也同样说明阿斗有一定的权利。

    冯永劝诸葛亮让阿斗独立处理一些事情,是因为小胖子在处理事情时,往往会习惯性地去询问相父的意思。

    特别是天子和丞相同在南郑,两人又不自觉地回到了锦城时的模式。

    再加上诸葛老妖“事无大小,悉亲决之”的性子,无形中就会加重了自己的负担。

    冯刺史身为边疆重将,奉天子诏回汉中。

    按规矩天子也要通过尚书台,知会丞相府。

    所以张小四在他出发前,就已经提前找好了一个背锅侠。

    这个人就是尚书台的尚书仆和射李福。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李福是地道的蜀地豪族出身,同时又是最早投靠先帝的那一批蜀地人士。

    以世人的眼光看来,未来数十年天下格局差不多已经确定了。

    如果大汉能吃下关中的话,成为强秦之势,那就更不必说。

    蜀地世家除了那些押错了注没法回头的,剩下都知道怎么做。

    没法回头的李家宗房,被打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押中了宝的六房,又有跑出蜀地自立门户的意思。

    蜀地剩下的李家人,急需一个新的利益代言人。

    李福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为了能和冯鬼王打好关系,李尚书仆射别说是背这点黑锅。

    就是送几个嫡女或者嫡孙女到冯府跟六房的李慕讲讲姐妹情深,那也是欢喜得很。

    可惜的是冯鬼王似乎不太好女色的亚子。

    前些年还有人说冯鬼王喜欢定过亲的女子,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造的谣言,呸!

    李家像是缺定过亲的女郎的样子吗?

    可惜了,可惜了啊!

    同时也由此可见,张小四的政治天分,是多么的朴实无华,大工不巧。

    “反正皇家学院这个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丞相病重期间,特意不让丞相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

    冯刺史轻描淡写地说道,“再说了,这不是快到年底了吗?我也正好回来述职。”

    大汉对地方官员的考核称为上计制度。

    定期向上级呈报上计文书,报告地方治理状况。

    冯永身为凉州刺史,按规矩是不用亲自回来,但若是真有什么事回来,顺便参与上计,那也说得过去。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大汉丞相重病未愈,精力实是不济。

    对冯刺史的话倒也没有往深处想。

    本着对天子和冯将军的信任,大汉丞相最多也就是想着到时候让人把文书拿来一观便是。

    更重要的是,他很快被冯永所说的事转移了注意力:

    “南乡学堂改皇家学院?”

    “对。”

    冯永点头,又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把吊到嗓门的心送回肚子里。

    但见大汉丞相面有深思之色,沉吟了好一会,这才突然问了一句:

    “凉州考课选才,有进展了?”

    虽然明知大汉丞相有些妖,但冯刺史还是被吓了一跳:

    “丞相如何知道?”

    平常人不是应该问“为什么”吗?

    “身为大汉丞相,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岂非是失职?”

    诸葛亮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冯永,“现在谁不知道想要参与凉州考课,南乡学堂就是最好的路子?”

    “若是南乡学堂真成了朝廷选才之地,你不交出来的话,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冯刺史撇撇嘴:“我这不是冒着冬寒回来了吗?”

    “所以我以前就说过了,不拘外头怎么说你,但在大节大义上,我相信你是不亏的。”

    诸葛亮满意地笑了笑,不知是满意自己的眼光,还是满意冯永: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才推断凉州考课有进展了。”

    冯永竖起大拇指:“还是丞相厉害。”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叠纸,递给诸葛亮:

    “马幼常也去凉州了,还特意换了个名,现在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呢!”

    冯刺史说着,恶作剧般地笑了起来:“这是他送上来的策论。”

    “哦?”诸葛亮一听,接了过去,颇有兴趣地打开,“在南中几年没有让他失了志向,倒也是件好事。”

    粗略地看了一遍,赞许地点了点头:“比起以前来,似乎务实了不少。”

    他与马谡本是情同父子,又精心培养了马谡那么多年,谁知陇右一战,马谡的表现让诸葛既伤心透顶,又失望至极。

    幸好出了个冯永,让大汉丞相心里稍有安慰。

    现在看到自己以前的徒弟能重新振作,心里自然也是为他高兴。

    “马幼常其实也算是才智之士,若是能改掉以前的毛病,你可以试着用一用。但只能徐徐试之,不可骤给重任。”

    诸葛亮叹息道,“陇右之战时,我就是犯了此错,差点令北伐功归一篑。”

    不讳言自己之失,大汉丞相的胸怀一向坦荡。

    冯永嘻嘻一笑:

    “凉州考课选才,才高与不高,考一考就知道了。”

    虽然说这并不完全的公平,但能做到相对公平。

    反正这世上也没有绝对的公平。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诸葛亮点了点头:“若是当真能以此选出良才,对朝廷也是大好事。”

    然后他就看到冯明文又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茶,再伸手去拿茶壶,要给自己倒茶。

    心头顿是大怒,伸手往冯刺史后脑勺就是一拍:

    “都是三个孩子的大人了,还没半点礼教?光知道自己喝,不知道给老夫倒?眼里还没有老夫这个丞相?”

    冯刺史等的就是这一句呢!

    他非但没有给诸葛亮倒茶,反而是把自己的茶杯放得远一些,然后转过身子,定定地看着丞相:

    “丞相,其实我此次回来,还有一事。”

    “说。”

    “丞相的病情。”

    比起方才的有些散漫,冯刺史这一次,显然郑重很多。

    大汉丞相知道这才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当下亦是坐直了身子:

    “你想说什么?”

    冯永斟酌了一下语言,这才缓缓地说道:

    “过来之前,其实我已经在宫中问过侍医了,丞相这个病,乃是陈年旧疾。”

    “这一次病情加重,伴有呕血,饮食难进,我想问丞相,这等症状,以前究竟有没有?还是仅是这一次?”

    “你的所学倒还真杂,难不成连医学都懂?”

    诸葛亮笑了笑,问了一句。

    冯永没有回答丞相这个玩笑似的问题,仍是认真地说道:

    “丞相,你的身体状况,你比谁都清楚,若是你不想治,谁也没办法。”

    “但丞相秉承先帝遗志,欲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现在关中魏贼大军云集,长安已然在望,却仍在贼人之手。”

    “不知丞相有把握在病情失控以前收复关中否?若是不能,先帝在地下与丞相相见,问起旧都,那丞相又想好如何作答了没有?”

    沉默了好一会,诸葛亮这才长叹一声:

    “吾愧对先帝……”

    “那丞相为何不好好医治,即使不能看到克复中原那天,至少也要等到还于旧都那天,这样才不致无颜面对先帝。”

    诸葛亮苦笑摇头:

    “你方才也说了,老夫的身体,老夫比谁都清楚。这等陈年旧疾,这些年来,一日比一日严重。”

    “事实上,两年前,吾就已经有呕血丝的情况出现,不过是瞒着不让他人知晓罢了。”

    冯永继续问道:

    “除了丞相跟医工所说的那些状况,常会进食半个时辰后腹部有灼痛,还有其他吗?”

    “比如说胃里经常返喛气,出恭时拉出的矢是不是黑色,甚至暗红色之类的……”

    大汉丞相听到后头这番话,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拉矢你都要问?

    但冯永越是这样,大汉丞相就越是怀疑起来:莫不成当真学过医术?

    “你说的这些情况,确实也是有……”

    “我素知丞相一直过于操劳,是不是还经常熬夜?”

    “政务繁多……”

    冯永不管大汉丞相的借口,又敲了敲远离丞相的茶杯:

    “丞相熬夜时,是不是经常喝茶提神?”

    当年刚做出茶叶时,冯永就拿浓茶坑过赵广一次,让那家伙在夜里喝了一大壶茶。

    然后第二天时,这家伙因为睡眠不足,被黄月英误认是酒色过度……

    所以茶能提神,这个事并不是什么秘密。

    再加上方才故意不给丞相斟茶,丞相所做出的反应,冯永完全有理由相信,丞相可能已经是饮茶上瘾。

    看到冯永连番问到点子上,诸葛亮不由地也跟着郑重起来。

    “没错,这清茶汤既能修身养性,又能提神,乃是上等佳饮,吾一向喜饮之。”

    冯永神情严肃地问道:

    “丞相能不能好好想一想,从喜欢饮清茶汤,或者喜欢在熬夜时用清茶汤提神开始,身上的陈年旧疾是不是越发作地频繁了?”

    诸葛亮神色一变:“什么意思?”

    “丞相,先好好想一想!”冯刺史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若是丞相能详尽地回答我的问题,说不定我能想想法子。”

    樊阿和李当之,可没这样的胆量,敢对大汉丞相详尽询问。

    有些问题,还是要冯永亲自过问,才能弄明白。

    医生最讨厌患者啰哩啰嗦讲了一堆都讲不到要点上。

    因为那样根本没有办法有效地找出病症。

    “你这样说起来,我才发现确实如此,我还道是这两年我的旧疾拖得太久,越发严重了。”

    诸葛亮边回忆边说,然后竟是眼中有希冀之色地看向冯永:

    “你竟然还通医术?”

    冯永摇了摇头:“丞相,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哪知道什么医术?”

    诸葛亮一听,如有一盆冷水浇头而下。

    苦笑道:“是我想多了,唉,苍天若是能多给我几年,那该多好……”

    冯刺史终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这才瞟了有些悲怆的大汉丞相一眼,慢吞吞地说道:

    “我是不懂医术,但我见过一人,患了和丞相同样的病症。”

    “嗯?”

    “这个人,是我师门里面的人,他有个外号,叫酒爷。”

    “酒爷?”

    冯永点头:“对。饮太多浓茶,喝酒过量,经常熬夜,饮食不当,思绪过重,都是引起这个病症的原因。”

    “后来那位酒爷怎么样了?”

    “被治好了。”冯刺史悠悠地吹了一口茶沫子,说道。

    大汉丞相的眼睛一亮,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你说什么?!”

    “我说酒爷被治好了啊,不出意外的话,他差不多能长命百岁。”

    “怎……怎么治的?”

    “不饮茶,不喝酒,不熬夜,不操劳,不多思,饮食适当。”

    冯刺史一脸认真地回答。

    大汉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