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蜀汉之庄稼汉 甲青

第1143章 都该死

    翻开本子,第一篇讲的就是讲棉花究竟是何物。

    第二篇,便是利用棉花制作的衣物有何优点,主要是拿麻衣和绵衣做了比较。

    很明显,棉衣对标的,就是这两个层次的衣物。

    第三篇,是棉花适宜种植的地点。

    “关东?”

    “正是关东,特别是河南、兖、豫、青、徐一带,沿大河一带,最是适合。”

    王晨嘴角一抽,忍不住地抬头看了一眼郭配。

    你还不如直接就说是魏国现在的核心之地。

    大概也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郭配咳了一声:

    “当然,凉州一带,也是适合的,不过那里咱们插不上手。”

    原本已经有些意动的众人,顿时又是哗然:

    “既然合适种棉花的地方在中原一带,那关我们并州何事?”

    “这冯鬼王,就算是骗人,也不用心骗,都把吾等当成傻子不成?”

    郭配又是呵呵一笑,第四次弯腰,从脚下的箱子里再拿出几张纸票,弹了几下,咔咔作响。

    王晨的目光,忍不住地看了一眼那个箱子,有些好奇,箱子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

    但见郭配举着票子说道:

    “这是大汉联合储备署准备推出来的棉地票样本,以后大伙只要买了这个票子,就可以与朝廷签红白双契。”

    “日后大汉取得了关东之地,可以拿票子在关东换种棉之地。”

    在众人眼里,这就更扯淡了。

    “莫说这季汉最终能不能拿下东边,就算是拿下,这地岂是说有就有?难道他们还真想抢地?”

    听到这个话,郭配却是冷笑一声:

    “迁富户实京师之地,前汉可是干了百余年呢……”

    此话一出,就连捧着本子的王晨手里都是一个哆嗦!

    “朝廷打算重行陵邑制?!”

    所谓陵邑制,就是由高祖皇帝创建的守陵制度:

    在关中皇陵附近设陵城,迁关东富户到此居住。

    前前后后,共实行了百余年。

    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皆因此设邑建县,故名“五陵邑”。

    所谓五陵年少,指的便是京都富豪子弟。

    陵邑制,既可削弱关东豪强,起到“强本弱枝”的作用。

    同时也可以充实关中,防御北边的胡人。

    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有巨大作用。

    这种影响,会一直持续到隋唐。

    屋里的人当然不知道这种影响会持续这么久远。

    但他们只要想想现在的季汉,与前汉建国之初,多有相似之处,就足以感觉到心惊胆战。

    所以在现在的人看来,若是季汉真要重新实施陵邑制,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之事。

    恐惧之下,便是愤怒:

    “朝廷当真要如此?”

    “冯鬼王何其毒也!”

    岂料郭配再次摇头:

    “不是冯都护,而是裴公打算上书,建议朝廷复前汉的陵邑之制。”

    裴潜?

    什么鬼?

    裴家好歹也是河东大族,裴潜这是疯了?

    这个事真要传出去,不管此议成与不成,恐怕都会有不少人想要一刀捅死裴潜这个老匹夫。

    郭配却是没有管众人在想什么,他环视了一下,肃容道:

    “诸位,棉衣棉布之事,可不是仅仅是我们知道,河东那边也有消息啊!”

    说到这里,他又加重了语气:

    “前两年,河东也没什么地,但这两年,为什么官府有地分给百姓?”

    河东有民乱,凭什么关东就不能有民乱?

    话不用说得太明显,但已经让众人面有惊骇之色。

    王晨更在意的,是裴潜的想法:

    “裴文行此举,图个什么?”

    裴潜身为河东裴家家主,居然想要弄死关东世家,这与疯子可异?

    要么是嫌命太长了?

    郭配神秘一笑,指了指他手里的本子:

    “答案就在这个本子的最后面。”

    第四篇:种植棉花的前景。

    还没有等王晨细加琢磨,光是看到几个数据,他就猛地瞪大了双眼。

    此时的他,已经明白过来,为何裴潜如同一条疯狗,想要咬死关东大族。

    但见王晨突然“啪”地合上本子,不可置信地看向郭配,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这上面所书,可是当真?”

    郭配似是早就料到有此一问,他再暗示般地拍了一下棉衣:

    “衣物都已经做出来了,难不成还有假?”

    说着,他环视了一下众人,继续说道:“明年长安那边,会种三十亩棉花,以作示范。”

    “冯都护说了,棉花开花,白洁如雪,可谓美极,但凡有意者,皆可前去观赏。”

    实物就在眼前,再加上冯都护的邀请,也就是说,这十有八九是真的?

    王晨看向棉衣,呼吸粗重无比。

    倘若如此,那么仲南说得没错。

    这哪是种桑麻?

    这简直就是在种钱!

    但见王晨猛地站起来,掷地有声地说道:

    “兴复汉室,乃是吾辈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原的世家大族,为一己之私,支持魏贼,实是罪不可赦!”

    众人皆是大惊!

    这是又疯一个?

    这个话说得,好像你们王家跟关东世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出身雍凉豪族一样!

    再说了,雍凉那帮家伙,就是再对季汉死心塌地,也没对关东这么狠吧?

    王晨大约也是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不由地轻咳一下,抖了抖本子:

    “大伙都过来看看吧。”

    不用他说,所有人早就想知道,王家的人究竟从本子上看到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东西,导致他对关东大族如此咬牙切齿。

    手快的从王晨手里接过本子,手慢的只好凑过去看。

    不一会儿,只听得有人忍不住地惊叫一声:“十亿钱!”

    挤在一起的人顿时就骚动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小心碰到拿着本子的人,还是拿着本子的人太过激动。

    “嘶啦!”

    最关键的一页竟是因为用力过大,被扯成了两半。

    “入你阿母!”

    当场就有人急了:“你要作甚!看完就撕?不想让吾等知晓是不是?”

    “我没有!”

    “给我看看!”

    “别挤别挤!”

    这一挤之下,这一页的一半彻底被撕了下来。

    抢到本子的人顿时大怒:“做什么!”

    方才他看到的是十亿钱这个数字,现在就剩下个十。

    曹!

    亿没了!

    这边还在吵闹,郭配那边更急:

    “你们看就看,撕本子做什么!这可是密本,冯都护就给了两份,一份在我们这,另一份在裴公手里……”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还没有看清楚内容的人,就更是火大。

    怎么回事?

    老子就听了个十亿,还没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就被撕了?

    真真是败家玩意!

    看着一群人如同狗抢屎,王晨看不过眼了,气得一拍案几:

    “争什么?念出来让大伙一起听不就好了!”

    刚才最后一篇他也没有细看,光记得那十个亿了,让人再读一遍,正好可以听个仔细。

    众人闻言,这才停了下来,各自讪讪。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十亿钱啊!

    而且还只是最低估算。

    最重要的,是这个钱只是第一批。

    后面虽然没有那么多,但胜在源源不断。

    毕竟华夏大地种桑麻种了几千几百年了,到现在还是一样在种。

    这白叠子要当真既能当麻又能当絮,那可不就是永继不断的财源?

    换成别的事,可能就当是个笑话。

    但当人家连棉衣都拿出来的时候,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任换了是谁过来,就算是皇帝,听到这十亿钱,恐怕也会无比失态。

    就算实际上没有十亿,折个半,那也有五个亿。

    五个亿再打个折,也还有两个多亿。

    两个多亿,真要换成以前大汉没过来之前,并州有一家算一家,出卖魏贼几十回都够了。

    不要说出卖魏贼,就算是要他们卖族中嫡女,那也是毫不犹豫打包卖出去。

    冯都护想要哪个,直接点名,他们负责装扮,直接送货上门,不满意包退!

    想到这里,所有人包括王晨郭配都冒出一个念头:

    怪不得关张两家作为大汉最顶尖的权贵,都争着要把女子塞给冯都护,甚至连并立左右夫人都愿意,果然是有原因的。

    还有,中原那些占据了适宜种棉田地的世家大族,居然敢支持魏贼,果然统统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