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第382章:完美大结局!(下)

    (发现上一章才算是真正的大结局,这章更像是后记了)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一种地方,非常非常偏僻,仿若世外桃源,仿佛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它没有关系。

    有些人就生活在这个地方。

    比如,苏芒夫妻。

    还记得苏芒吗?就是那个无双国士,科举考场上的天煞孤星。

    当时他明明才是乡试的第一名,结果因为云中鹤从半途中杀了出来,夺走了苏芒的第一名。

    但等到别人要苏芒去陷害云中鹤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选择站在了正义这一方,帮助云中鹤反杀了月旦评组织。

    之后,云中鹤为了救他,让袁天邪将他送去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当时云中鹤说得很好,等到合适的时候,一定让他出来,并且大放光彩,成为真正的国士。

    然而,这个合适的时机也一拖再拖。

    本以为三五年时间,苏芒这个大才子就能再一次出山了、

    结果万允皇帝死了,天衍太上皇登基上位,苏芒没有被接出来。

    天祚神皇完蛋,大周帝国灭亡了,苏芒还是没有接出来。

    对于他来说,真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整整三十年左右时间。

    一直等到攻陷了魔京,救出了袁天邪之后,苏芒才被接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他已经五十几岁了。

    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敖心曾经的义子,敖器。

    他曾经是南境土人的领袖之一,当时南境叛乱,云中鹤让敖器带着土人的铁杆分子离开南境,一直往西,前往原始森林国度。

    当时,或许对他应该抱有巨大的期待。

    敖器能够带领着土人在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开疆拓土,最终能够成就霸业。在关键时刻,从原始丛林中杀出来,成为云中鹤的臂助。

    但……这件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敖器没有成就霸业,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一个雄心壮志之人,也不是一个狠人。

    他没有统治这片原始森林,反而被这片森林同化。

    整整三十年时间过去了。

    敖器率领的土人,又成为了原始森林部落,人口增长不多,战斗力依旧很彪悍,过得还不如在南境的时候好。

    原始森林,本就不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和霸业的地方。

    敖器,也不是一个能够创造霸业的人。

    但不管是苏芒,还是敖器,因为住的地方实在太偏僻了,大咸魔国扩张的时候,竟然也没有波及到他们。

    一直到云中鹤派人将他们接出来。

    敖器,直接退休,不问世事。

    苏芒,终于真正大展宏图。

    ……………………………………

    某年。

    前大赢帝国皇宫,如今的东炎宫内。

    东炎王国的内阁首相敖鸣,外交大臣苏芒眉头紧锁。

    敖鸣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变故后,自己竟然还能成为内阁首相?

    虽然只是一个王国,但国土完全相当于之前四大帝国的总和了,也差不多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了。

    归来之后的苏芒,仅仅用了不到五年时间,就成为了东炎王国的外交大臣。

    袁天邪,也成为了工部大臣,但他是过渡的,大约几年后就要退休。

    澹台镜,也成为了东炎王国的枢密院第二元帅,赢佉本来应该成为第一元帅的,但是他放弃了,如今成为了一个闲散的亲王。

    还有一个人,曾经的周离太子,他如今是云州方面的重臣,而且没有任何要回归故土的仪式。

    鲜血女王被册封为公爵,成为了东炎王国的海军副帅。

    很多人为井无霜惋惜,如果她还活着,并且投降的话,绝对会成为陆军元帅的。

    而燕蹁跹,绝对是爆发了事业的第二春,成为了东炎王国情报部门的绝对头子。

    海军副帅鲜血女王冷道:“首先要搞清楚,黄金大陆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属于我们东方的。在大咸魔国时期,他都是东方的直属领土。后来皇帝陛下是为了打击大咸魔国,才派遣大炎帝国军团攻占了黄金大陆。但是现在白云王国,西炎王国什么意思?直接霸占着不走了,整个黄金大陆的探矿权,也两家瓜分了,完全不理会东炎王国的述求?”

    敖鸣道:“袁大人,黄金大陆对我们真就这么重要吗?我们东炎王国,疆域超过两千多万平方公里,地大物博,难道就没有足够的矿藏吗?”

    袁天邪道:“我们矿藏很多,尤其是石油,不计其数。但是金属矿藏,我们国土上至少目前探明的,品位不高,远不如黄金大陆。”

    苏芒道:“白云和西炎,想要完全撇开我们,瓜分黄金大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鲜血女王道:“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去圣都,求见皇帝陛下啊?”

    说来,天下人把天祚皇帝给恨死了,绝对咬牙切齿。

    本来以云中鹤的功业,已经不能称之为皇帝了,一定要加圣皇,或者神皇之类的,证明他的功绩远远超过旧大炎帝国的皇帝。

    但是,天祚早早把自己加封为神皇,然后什么神皇啊,圣皇啊,名声全部都臭了。

    王座上的东炎王云尧摇了摇头,道:“这事不能找父皇。”

    敖鸣道:“对,不能找陛下,对于他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我们东炎失去黄金大陆的主动权,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海军太弱,这是耻辱,但知耻而后勇。若非西炎,我们国土还在大咸魔国的黑暗统治之下,他们对我们有恩。”

    鲜血女王道:“恩情是恩情,利益是利益,国家利益至上。”

    敖鸣冷道:“是吗?看看现在王国之内,保守派横行,不管什么新政,推下去如此之难。本来就落后于别人,还这么保守固执,只会越来越落后。这件事情挺好,让整个王国的人看看清楚,落后是要挨打的。近些年还好,姬焰亲王对我们还算亲近,终究不会真的有军事摩擦。但是下一代西炎王呢?下下一代呢?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再落后下去的话,只怕真的有战争之祸。陛下将最大的故土,册封给他的长子,大王这一系,是陛下最器重的。若是输得太狠,陛下也颜面无光。”

    鲜血女王道:“要不然,大王您去和姬焰亲王谈谈?”

    云尧摇了摇头。

    敖鸣道:“不能去,我们是大炎故土,陛下故乡。大王的身份,凌驾于其他二王之上,不可屈尊降贵,求于他人。”

    苏芒朝着云尧行礼道:“大王,我马上要去黄金大陆,参加三大王国的外交大臣谈判,您有何指示?”

    云尧道:“斗而不破。另外你去黄金大陆的时候,中途会经过白京对吗?我有一封亲笔信,请你面交给白古大王,不……交给白奇亲王,但是要当着白古大王的面。”

    苏芒道:“是。”

    敖鸣道:“大王,秩序会那边,会派遣谁人参加这次的黄金大陆谈判?”

    云尧道:“不是吾弟,是武正大人。另外不管任何谈判,都不要私下结交秩序会的任何人,这是帝国大忌。三大王国,不得结交秩序会,不得让秩序会失去超然地位。”

    敖鸣道:“大王,这种规矩今日不打破,几十年后,百年之后,或许有人会打破的。”

    云尧道:“那就要看秩序会自己了,如果规矩被打破了,它的金身也就破了,就辜负了父皇的期待。”

    ………………………………………………

    这个世界上,想要彻彻底底的太平,实在太难了。

    大咸魔国灭亡仅仅不到十年时间,整个大炎帝国就矛盾横生。

    三大王国之间的矛盾。

    这三大王国中,论领土,东炎和西炎不相上下,但论人口,东炎远远超过。

    而论国力,西炎是碾压性的优势。

    但是……西炎王国自己内部也是矛盾愈演愈烈。

    首先是种族矛盾,其次是阶层矛盾。

    之前的新大炎帝国是有大量奴隶的,尽管后来为了攻打大咸魔国,许多奴隶都有了公民身份。

    但还是区分得清清楚楚,一等公民,二等公民,三等公民。

    当然,法律上是说一缕平等。但是在社会中,还是非常自然地划分三六九等。

    最早的帝国公民,区区一千多万,如今是一等公民。

    原来新大炎帝国本土的几千万奴隶,如今是二等公民。而原来广阔殖民地的人,就是三等公民了。

    不仅仅有阶层矛盾,西炎王国还有一定的裂变风险。

    因为当时云中鹤把云州册封给了西炎王国,而云州距离东方本土只有几千公里,但是距离西炎王国,却足足有几万公里,相当于一片飞地了。

    而偏偏云州足足有几百万平方公里,所以此时云州的人都想着渐渐脱离西炎王国,自成体系。

    如今云州的文武官员们,纷纷盯着井中月的第三个儿子,千方百计想要把他弄到云州来,然后成为大炎帝国的第四封疆亲王。

    总之,这种内外矛盾,愈演愈烈。

    但是,云中鹤却完全不管,几乎从不露面,也没有下达任何旨意。

    甚至西炎王国内部,曾经发生了几次军事冲突,他都没有任何理会。

    甚至,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

    某种炎热而又美丽的小岛。

    这里风景如画,沙滩如棉,花团锦簇。

    云中鹤在这里修建了码头,花园,果园,还有一大片别墅庄园。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里种葡萄不太好,无法酿酒。

    他和妻子们,还有一大家人,包括井无边等等一家子,都生活在这里。

    一大早,他就和敖玉,敖心,井无边几人乘坐游艇出海钓鱼了。

    这些年他过得很幸福,但是也谈不上很安宁。

    一群女人,经常吵架。

    井中月和白飞飞吵架。

    姬卿和每一个人吵架。

    香香和谁都不吵架,但是和谁都冷冷清清的。

    不仅井中月、杜莎王后、白飞飞等人都忘记香香是怒帝,连香香自己都忘记自己是怒帝了。

    关键是她接连生了三个孩子,让人妒忌,觉得云中鹤太过于宠爱香香了,太偏心了。

    所以当这些女人闹得厉害的时候,云中鹤就驾船出海。

    这也是幸福的烦恼啊,而且争争吵吵,才有烟火气息。

    把游船停靠一片海域,这里水几乎都是清澈见底的。

    然后,四个男人抛竿垂钓。

    “弟弟,他们闹得这么厉害,都快要打起来了,你不管管?”敖玉问道。

    云中鹤道:“何止要打起来?这次云州要脱离西炎,想要运作井傲来云州,而且还想要该云州为南炎王国,知道是谁的大手笔吗?”

    敖玉道:“谁?”

    云中鹤道:“燕蹁跹,这个东炎王国的情报部长,往西炎,云州,派遣了上千名间谍了。而且还在重点策反西炎王国的特殊专家,就是超级炸弹的专家。”

    敖玉道:“以东炎王国的基础,根本造不出来那大杀器吧?”

    云中鹤道:“他们认为有备无患。”

    敖玉道:“按照这样下去,说不定几十年后,就会打仗啊。”

    云中鹤道:“这一代不会,下一代就难讲了。”

    敖玉道:“你不管啊?就任由同室操戈?”

    云中鹤道:“管不了那么多,只要不是互相毁灭作死,我是不会出来管的。管得多了,我和圣庙又有什么区别?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吧,什么时候要作死了,我去拦一下。当然或许未来有一天,他们会强大到我也拦不住的地步。但……我也巴不得这一天到来。”

    “圣庙,圣庙……”敖玉叹息一声道:“弟弟,我以为那一天你不会回来的。”

    这话一出。

    敖心在边上道:“困了,我去舱房内睡一会。”

    井无边道:“那我该不该困啊?算了,我还是困吧。”

    然后,井无边也去后舱睡觉了。

    ……………………

    从圣庙归来之后,云中鹤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敖玉道:“我害怕你回不来,并不是说你不够强大,而是害怕你过于强大,又或者是计较得太深。”

    敖玉这话的含义,就有些复杂了。

    害怕云中鹤过于强大,那就是说担心云中鹤会替代圣庙,走上作为的神祇之路,成为世界的命运之手。

    害怕云中鹤计较得太深,就是担心云中鹤会继续深入探究圣庙的真相,这个世界文明真相,这个世界人类的真相。

    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世界?外星球,其他位面,灭亡之后的地球?又或者是更加深邃的答案。

    云中鹤道:“真相很宝贵,但有些时候并不完全适合。你曾经说过,你很胆怯,不敢面对最终的真相,所以到了某个程度,你就停下来了。当我东征之后,你就休息了,不再继续探寻,不再继续冒险了。这当然一种胆怯,但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明智。”

    敖玉道:“对于你来说,就更加是一种勇敢。”

    真相?终极真相是什么?

    地球上的人类也经常问这个答案。

    比如,人类是从哪里来的?人类究竟有没有自由意志?

    关于这个课题,很多人写出了非常深奥而又专业的著作,BBC的纪录片《宇宙的时空之旅》就曾经探讨过,人类的自由意志是否是真的自由意志?

    人类的意识和意志,究竟是真正自我的,还是程序式的?

    对于真相,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

    当不畏惧真相的时候,或许才是揭露真相的最好时刻。

    当然,如果人类完全不在乎真相杀伤力的时候,那就更好了。

    云中鹤笑道:“哥,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当一个人的使命完成了之后,那么该休息休息,该享受生活就享受生活。若是在执着下去,反而有害无益了,在恰当的时候消失,或许才是最高的智慧。”

    敖玉道:“况且,消失并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换一种方式,在关爱这个世界。”

    云中鹤道:“辛苦了这么多年,应该好好享受生活才是。”

    敖玉道:“对,享受生活。”

    云中鹤道:“从前有一些童话故事,都有一个统一的结尾,那就是从今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后面就没有故事了,你知道啥原因吗?”

    敖玉道:“因为幸福的生活,自己很幸福。但是在别人眼中,却是枯燥单调的。”

    云中鹤叹息道:“唉,我们的生活就是如此幸福,朴实无华,切枯燥。”

    敖玉道:“太枯燥了。”

    ………………………………

    别墅庄园之内。

    井中月依旧在练武,杜莎依旧在画画,白飞飞依旧在生气,许安蜓在厨房忙碌,宁清在看书,姬卿在做实验。

    母亲柳氏在做宝宝的鞋子,妹妹敖宁宁百无聊赖,准备过两天就离开这里。

    井无边的妻子澹台无盐忧心忡忡,也不知道她在云州的点心铺怎么了,想要回去看看,但又舍不得离开这里。

    香香早就忘记了自己是怒帝,手忙脚乱地带娃。

    幸福的生活,果然是单调而又枯燥的。

    (全书完)

    ………………………………

    注:新书大概三个月后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