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男人都是孩子 何常在

第四十九章 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自信和乐观

    周逍一愣,脸色大变:“你都告诉他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早就告诉了。”孙小照很欣赏周逍的震惊和惶恐,一拢头发淡淡一笑,“古浩也知道。”

    古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冲周逍做了一个剪刀手的姿势,吐了吐舌头:“我真不是故意的,周总,您别介意。我是口花花,就是嘴上色一些,喜欢撩骚,光说不做。您是行动派,不说光做。您比我强,是埋头苦干的实干家。”

    周逍脸色不善,冷冷地瞪了孙小照一眼:“孙小照,你是不想给自己留活路了?”

    “一个大男人,威胁一个小女孩真不应该,也太失身份,是吧周总?”方山木云淡风轻地一笑,举起咖啡朝周逍示意,“不管是社会阅历还是职务,你都高了小照太多,更不用说还大了十几岁。拿出你一个成功人士应有的风度和雅量,有什么就冲我来。”

    周逍脸色一寒:“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和孙小照一起对付我了?你从她身上能得到什么好处?哦,我明白了,她甘心当你的情人,你喜欢她,对吧?”

    古浩脸色变了,忍不住冷笑一声:“周总,以前我一直很崇拜你,你从小穷孩子出身,没有任何背景,全凭自己的努力才爬到了现在的位置,真的很厉害很励志。但是现在,我真的很鄙视你很看不起你。不说你以前对蓝心、向文和孙小照的感情欺骗和伤害,就说你现在以己度人,胡乱猜测老方和小照的关系,就特别无耻和混蛋,你知道不?不要以为自己下流别人就和你一样下流,连我这么好色的人都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和我一样好色!我比你境界都高!”

    (感谢盟主书友2020011611071)

    “跟了方山木一段时间,也学得假正经了?”周逍讥笑连连,余光一瞄看着孙小照对他怒目而视,笑得更轻松开心了,“你们别被方山木迷惑了,他表面上有多正经,暗地里就有多下流多肮脏!他也许可以骗过你们,但骗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周逍,你混蛋!”孙小照一杯咖啡全泼在了周逍的头上,又拿过古浩的咖啡,想再为周逍续杯,却被方山木夺了过去,她气得都止不住颤抖了,“我真痛恨自己当年怎么就瞎了眼会看上你,我太蠢太傻了,你就是恶魔。”

    方山木却丝毫没有流露出生气的表情,甚至还淡淡的一笑,尽管他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一拳打塌周逍的鹰钩鼻,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再清楚不过,和周逍斗法,比拼的不是力气,而是智慧和耐心。

    打了周逍固然解气,也会被以故意伤人罪抓进去,得不偿失不说,说不定还会被周逍大肆宣扬,然后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他们明明有理却会处于被动的局面。

    江赋雨始终一副疏落的表情,漠然、事不关己,直到周逍被泼了咖啡,她才慌乱几分,拿纸巾帮周逍擦了起来,却被周逍推到了一边。

    周逍不再是往常方山木和古浩所见的镇静自若的大将风范,而是一脸狰狞的嘲笑,他推开江赋雨的手,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任由咖啡将他的脸变得五颜六色:“你们真以为方山木是个好人?哈哈,你们太天真太幼稚了。方山木被公司解雇,不是只因为花团收购案一件事情,背后还有许多你们不知道的内幕。你们级别不够,没有资格知道方山木到底做了什么。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伪君子?哈哈,和方山木相比,我在虚伪和阴谋上面,才刚刚入门。”

    江赋雨轻描淡写地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余光扫了成芃芃、古浩和孙小照一眼,对周逍以一敌三还丝毫没有乱了阵脚并且还能不断反击大感满意,她最喜欢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保持足够克制和还击手段的男人,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只要立于不败之地就是胜利。

    不过对于孙小照浇了周逍一身咖啡之事,她心是极度不爽,目光如箭,狠狠地挖了孙小照几眼。孙小照正被周逍气得不知所以,没有顾及江赋雨的挑衅。

    成芃芃一直没有说话,坐在一边安静得像个旁观者,突然就嘻嘻一笑,瞬间破坏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周总周总,你说方叔比你还虚伪还有阴谋诡计,快,说说看,他到底坏在哪里?不瞒你说,我就是不喜欢他的正经,太没情趣了,所以虽然对他有点动心,却始终不敢下手。你也知道,不是一路人,下手的话,怕没有轻重伤了他。他要真是一个渣男的话,我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拿下他了。”

    周逍愣了一愣,原本以为他的话可以在方山木的追随者心中留下伏笔,没想到成芃芃的出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让他还真有几分无所适从。不过片刻之后他又冷静下来,毕竟他身经百战,成芃芃的招数再新奇,在他丰富的经验面前,也不过是小小伎俩。

    就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技巧都是花招一样。

    周逍对付成芃芃的手法就是不接招,他懒得在成芃芃身上浪费时间,话题一转:“你们都太年轻,不知道一个经历丰富在职场上身居高位的成熟男人有多复杂多有故事,闲话不提,说正事,方山木,听说你和古浩联合成立了一家公司,要开发一款叫成长游戏的app?创意不错,是不是想要纪念自己错过的青春和爱情,想要重新选择人生路?”

    成芃芃对周逍的不理不睬很是恼火,抢先说:“你弄错了,老周,方叔是和我联合成立了一家公司,不是和古浩,古浩只是普通员工。我才是唯一的联合创始人!”

    对于自己从周总变成老周,周逍不以为意,依然不理成芃芃,看向了古浩:“古浩,你也隐藏得够深的,甘愿为方山木打工?别谦虚了,以你的能力,在许多方面不比方山木差,甚至超过他许多,你会甘愿为他服务?古浩,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你的真实想法,你是不是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一口吞并无限关爱?毕竟,江边那么有钱,她最近不断地在调动资金,就等时机成熟时,和你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无限关爱,对吧?哈哈。”

    不得不说,周逍太了解在座几人了,他的挑拨离间的手法虽然简单粗暴,但却行之有效,至少成芃芃听了一脸震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紧盯着古浩不放。

    古浩在美女面前夸夸其谈,在方山木面前侃侃而谈,在周逍面前,就有几分怯场和不自然,正尴尬和不知所措时,方山木就及时出面替他解围了。

    “周总说得很对,古浩确实有想要吞并无限关爱的野心,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加入无限关爱,他就有不安分的想法。说实话,我欣赏的就是他的野心和不安分,一个男人,如果就想安稳地上个小班过个小日子,不能说是没理想没追求,至少不是我需要的人才。”

    “你真的不怕以后无限关爱会落入古浩和江边的手中?”周逍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脸上的咖啡还在,笑容就有几分诡异和不真实。

    方山木知道周逍是祸水东引,是想借机在他和古浩之间埋下钉子,也是为了报复他对孙小照的照顾,不过话又说回来,古浩吞并无限关爱的野心,他确实有过猜测并且有所防范。他在职场多年,又是在行业巨头联合网络京城分公司担任副总,是名符其实的职场精英,现在自己创业,怎会没有规划和提防之心?

    方山木从来不担心有野心的人,相反,他比较抵触胸无大志的人。野心才是成就事业的根本动力之一,甘于现状和平庸者,永远没有可能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因为他们从来不去创造机会,就算机会来临,也抓不住。

    “你错了,周逍,一家公司就像一个家庭一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对经常吵架发生分歧的夫妻,通常会比从不吵架也不红脸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夫妻更长久,原因很简单,吵架和分歧可以促进感情,保持婚姻活力。而相敬如宾看似美好,时间一久就变成了一滩死水,稍有风吹草动,家庭就会解体。”方山木看出了成芃芃对周逍的话信了几分,就举例说明,以便成芃芃能够明辨是非,“创业公司如果没有内忧外患,就会失去前进和创新的动力,很容易成为失败的大多数的分母,而不是成功的少数的分子。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在公司的股权架构以及人事构成上,布局很完善,古浩想要拿下无限关爱,也没那么容易,除非无限关爱自己分崩离析,又或者是撑不下去了。如果真到了撑不下去的地步,卖掉不也是不错的选择吗?”

    “挺会安慰自己,方山木,你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自信和乐观。”周逍见方山木识破了他的计谋,并且反驳得很充分,不由有几分恼怒,“但是你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你就算可以在内部完全掌控无限关爱,但在外面的竞争环境中,无限关爱也未必可以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