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男人都是孩子 何常在

第三十八章 女人的绝情

    “一定得离!”江边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太丢人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古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我的脸面都被他丢光了。这一次绝对不能饶过他,盛晨,你一定得支持我。”

    刚才在方山木面前气势汹汹的盛晨,现在换了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她揉了揉太阳穴:“江边,其实你早就知道古浩的为人,他给人的感觉是好色了一些,但也不是坏到无可救药,也就是过过嘴瘾……那篇文章明显是有人故意黑他和方山木,朝他们身上泼脏水,你不能上当,人家要的就是挑拨离间你们的夫妻关系。”

    “我不管,我就要和他离婚!”江边气得胸脯起伏不定,“以前他坏一点色一点,只限于有限的几人知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和他一起出去,别人知道他是我的丈夫,会怎么看待我?我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就是我的家里也会看不起我!刚才爸妈发来微信,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质问我为什么当初非要嫁给古浩?明明他们给我介绍了更好的门当户对的优质男人。”

    江边当初嫁给古浩,家里一致反对,她顶了巨大的家族压力。婚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父母和她断绝了往来。直到女儿出生后,才慢慢恢复了关系。文章发出后,江边是在别人的朋友圈中先看到的,顿时火冒三丈,但她最先想到的不是质问古浩,而是如何想方设法不让家人知道。

    现在媒体的传播速度无法控制,父母很快就得知了消息,一个发来微信,一个打来电话,二人的态度一致,指责江边当初不听他们的话,嫁给了一个穷小子,现在知道门不当户不对的后果了吧?他们委婉却坚决地要求江边和古浩划清界限,不要影响到家族的声誉。

    江边本来就无比气愤,父母的指责更是火上浇油。等古浩来到公司后,她没见他,晾了他半天。表面上她还在接待客户,其实内心乱成一团糟,在考虑怎样应对眼下的局面。

    江边和父母一样,特别看重面子。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在家庭内部可以解决的事情,就算打碎牙齿也可以和着血吞咽下去。但事情一旦成为公众事件,就没法收场了。思前想后一番,她决定和古浩摊牌。

    盛晨也是心乱如麻,文章中列举的事实,她强迫自己不相信,因为有些事情明显可以看出是生编乱造,但她做不到完全不信。有些似是而非的结论,她也不好判断真假,比如文中说到方山木和成芃芃的感情,她就信了几分。

    任谁也不会百分百相信方山木和成芃芃真的只是工作关系,只要是女人,都会怀疑二人合作的背后是不是有某些感情上的因素。毕竟成芃芃年轻漂亮优秀,又有钱,哪个男人不喜欢一个方方面面都可以满足自己对异性完美幻想的女人?

    接触过成芃芃许多次的盛晨,以她的经验和女人的敏感性观察,相信她的亲眼所见,成芃芃和方山木并没有暧昧,他们的对话和举止熟悉而克制,就是同事加好友式的互动,而不是恋人之间的亲昵。只是文章一出,盛晨又不免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也许是成芃芃太会演戏和伪装了,她毕竟是90届的女生,比她小了十几岁。

    她的判断还是基于70届女人的出发点,或许并不适用于90届的一代。

    又也许是成芃芃对方山木有意,而方山木对她无心。但男人都靠不住,如果成芃芃一再主动,方山木能坚持多久?以她对男人的了解,面对成芃芃的攻势,基本上没有几个男人可以坚持一年半载。

    不,顶多三个月就都会投降。

    盛晨决定好好敲打敲打方山木,如果方山木不拿出姿态的话。

    不过即使自己再生气,盛晨还是希望江边能够冷静一下:“婚姻是不是幸福,只有自己知道。就像周逍和杨湄,在外人看来是多么美满的一对,但事实上却是橱窗夫妻,连同床异梦都不如。为什么非要在意外人的看法?”

    “你不懂,盛晨,我从小在京城长大,家族在京城的生意和亲戚特别多,我怎么可能不在乎?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少女了。”江边叹息一声,摆了摆手,“你别劝我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你呢,要不要和方山木离?”

    “我……”盛晨眼神迷茫而无奈,“我不知道,还没想好。”

    “别想了,赶紧离了清净。你又不是没人要,离了后,马上就可以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怕什么?”江边忽然来了兴趣,“到时我们一起举办婚礼,把以前缺失的遗憾都弥补回来。”

    “称心如意?哪有那么容易。”盛晨摇了摇头,她对未来的期待远不如江边乐观,“江边,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像我们这样的年龄,习惯和三观都已经固定了,再找一个,还需要适应和磨合,你以为真的那么容易?和我们同龄的,他肯定不愿意改变而希望我们迁就他。比我们大的,我们觉得委屈了自己。比我们小的,又没有安全感。”

    “就找比我们小的,凭什么都是男人找小十几岁的,我们女人就不能?现在是男女平等的时代。”江边一脸坚定和自信,“你等着盛晨,我一定可以再找一个90届的男人。”

    盛晨张了张嘴,有一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不劝江边了,江边做出的决定有时很难更改,她的固执和强势,和她的成长环境有关。她以为所有男人都和古浩一样会适应被她的管教,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残酷的事实,找一个90届的男人,十年后,她50多岁,人老色衰,而90届男人才30多岁出差40岁不到,他会甘心守着一个老太婆而不对外面的花花草草动心?

    怎么可能!

    “可以进来吗?”门外响起了古浩的声音,怯生生的,有一丝紧张和不安。

    “进来!”江边冷冷地扔了一句,“赶紧的,没时间了。”

    门一响,古浩和方山木一前一后进来了。和古浩的担惊受怕相比,方山木一脸坦然,走路的姿势也比古浩更派头,他虽然在古浩身后,进门后却抢先一步,拉开椅子坐在了盛晨的旁边。

    江边微一皱眉,意识到了什么,起身来到盛晨身边:“方山木,你坐对面去,和古浩一起。”

    方山木一扬眉,正要说话反对,盛晨轻轻咳嗽一声:“坐过去也好,面对面谈,更好交流。”

    方山木就忍了一忍,坐在了盛晨的对面。古浩一脸局促,不停地搓手。

    “说吧,你们两个到底想怎么解决,先说说你们的想法。”江边摆出了高高在上的姿态。

    方山木不动声色地看了盛晨一眼:“从感情上讲,我们应该立场一致,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有错,相信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不会背叛自己。从大局来说,加强合作,联手对付周逍,打赢这场艰苦卓绝的战争,最后分享胜利果实。”

    “你呢,古浩?”江边对方山木的说法不置可否,目光炯炯地直视古浩。

    “我……”古浩心乱如麻,已经慌了,“首先我向你认个错,江边,以前不该太轻浮太肤浅,才被人抓了把柄,才有了今天的事情。其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老方可以作证,我这一年多来,一心扑在创业上,别说有行动了,连思想上的跑偏都没有!文章中的事情,都是胡说八道都是造谣,我们已经决定起诉他们了……”

    “别说了。”江边硬生生在打断了古浩,“我没有问你思想上的认识和行动上的改变,我只想知道,你想怎么解决眼下的麻烦?”

    “没、没想好。”古浩低下头,像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都认了。我有错在先,现在被人拿以前的把柄大做文章,我也无话可说,但可以向你保证,我真的已经改邪归正了,没有犯过一次同样的错误……”

    “离婚!”江边愈加对古浩畏缩的表情和毫无勇气的表态不耐加厌恶,却对方山木的泰然和不动声色有几分赞赏,古浩越是退让,她越觉得古浩心里有鬼,而方山木的表现明显是问心无愧,她无法想象以后如果还和古浩生活在一起,会受到家族以前亲朋好友怎样的异样目光以及指指点点,“离婚,没得商量。财产怎么分割,你可以提,孩子归我,你想都不用想。”

    “我不想离婚……”古浩还想继续示弱以博取江边的同情,却被方山木碰了碰胳膊,他瞬间清醒了几分,“你真的想好了?没有办法挽回了?”

    方山木看了出来江边已经下定了决心,古浩越哀求,越会激发江边的逆反心理。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真的决定一件事情后,比男人心狠。尤其是在感情上面,男人越是求饶服软,越会让女人鄙夷。

    男人有时可能会被女人的示弱打动,但女人绝情起来,哪怕男人死了,她也不会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