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男人都是孩子 何常在

第二十八章 只待寒风过,与你赴山河

    江边下意识看了盛晨一眼,心中闪过一丝不悦,盛晨特意叫来郑远东和蒙威,让两家投资公司同时和方山木会谈,要的就是造成哄抢的局面,好让无限关爱漫天要价。

    “哼,当年古浩提出拿300万投资无限关爱,可以拿10的股份时,我没同意。现在应该涨到1000万10的股份了吧?说来还是我没有魄力和眼光,错过了当年最佳的投资时机。”江边有意压价,“不过无限关爱从头到尾的过程我都清楚,方山木前后投入应该没有超过500万吧?500万的投入,到现在公司估值一个亿,只用了三年时间,可以,升值迅速。”

    方山木哈哈一笑,听出了江边的言外之意,还价是正常的商业策略,但是在他还没有报价的前提下,江边就想当然为无限关爱估值一个亿,就有些可笑了,说明她压根就没有真正了解无限关爱现在的市场地位。

    蒙威呵呵一笑,语气有几分轻蔑:“倒退两年多,江总你的报价还算有点诚意,现在的无限关爱上升的势头这么好,你估值一个亿,既暴露了你的无知,又透露出你资金不够雄厚的事实。我建议江总可以将目光放在初创公司上面,无限关爱不缺你的1000万,也不需要财务投资……”

    “看不起我?觉得我没钱是吧?”江边鼻孔中哼了一声,下一句却气势迅速转弱,“也确实没钱,我的基金公司只有3000万。我也不会去投九死一生的初创公司,虽然投中一个收益会翻上数十倍,但却是在失败十几个的前提之下,我没那么多精力和时间。”

    江边停顿片刻,冲盛晨说:“反正有盛晨在,你们先聊,聊出一个结果来,你们主投,我跟投就行了。不当大股东,小股东也可以。”

    别看江边有时挺傲慢不讲理,但在绝对实力面前,她也会低头。

    “来,喝茶,喝茶。”方山木依次为众人倒上茶,“今天的聚会,先明确一个意向,我代表无限关爱欢迎各位的投资。但具体融资多少释放多少股权公司估值多少,我还得和其他股东商量一下,不能一个人做主。”

    “别呀,今天就定下来多好。你是控股股东,你说了就算。”江边唯恐夜长梦多。

    郑远东和蒙威对视一眼,二人会心地一笑。

    “行,就这么着了,听老方的。我可有言在先,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融资,我和蒙威必须第一个知道,并且在同等条件下,我们有优先投资权。”

    “我替山木答应了。”盛晨一口应下。

    回家的路上,方山木开车,盛晨微有几分困意,闭目养神。车行一半,她忽然睁开眼睛:“山木,你今天拒绝了江边的投资,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拒绝郑远东和蒙威呢?”

    “现在还不是融资的最佳时机,在收购了好花常开之后再融资,可以拿到更好的条件。”方山木认真开车,“还有一点,不管是江边还是远东,他们的投资只是财务投资,而不是战略投资,以现在公司的现况,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人脉和资源,所以,我更需要行业内的战略投资。”

    “明白了。”盛晨一点就透,“你更需要行业内互联网巨头的投资,对吧?比如阿里、腾讯、百度,或者是联合网络?”

    “知我者,盛晨也。”方山木点头笑了,“所以如果你有关系,可以为无限关爱牵线行业内的互联网巨头,不过你现在主要的任务是以休养为主,毕竟女儿更重要。”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盛晨很不服气,“我还希望再是一个儿子。”

    “有一个臭小子了,还是再来一个女儿更好,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方山木一脸向往之意,“拜托,一定要是女儿,拜托了!”

    “去你的,生儿生女我说了算,你现在已经没用了。”盛晨被方山木的傻样逗乐了,“你真讨厌,我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生孩子的话,就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一耽误就是好几年。”

    “我已经想好了,你在好景常在的工作,由胡盼和蓝心分担了,反正你股份还在,大股东的身份又跑不了。等无限关爱成功收购了好花常开后,我会多出时间来照顾家里。”

    “你说得好听,你会什么?现在又是儿子高中的关键时期,我事业的上升期,你公司的决战局,偏偏这个时候怀孕,不是气人吗?”盛晨眼泪都下来了,“以前总是想要二胎,现在来了,却又放不下太多事情。我总算明白了你以前的状态,事情做多了,真的没有办法停下来。”

    方山木完全可以理解盛晨的心情,她既是高龄产妇,又是事业有成的职业精英,还是好景常在的大股东和主要负责人,要她一下放下手中的一切安心在家生孩子,对她来说既是折磨也是打击。

    但孩子来了,总不能放弃不是?方山木安慰盛晨:“困难来了,总要想办法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是?这一次,我一定全程参与进来,不让你一个人承受生孩子的困扰、痛苦还有心理上的压力。只待寒风过,与你赴山河!”

    “别以为念几句诗说几句好话就能哄好我,我现在脾气比以前大,没那么好骗了,哼!”盛晨确实有几分烦躁,一想起要放下现在刚刚打开局面的一切,她几乎不敢想象自己将要面临在家休养的悲惨生活。

    “你也别过分强调困难,至少从现在起,你还可以继续工作半年以上。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每天坚持开车接送你上下班。”方山木知道他必须做出表率,不能只让盛晨一个人牺牲,“再请一个保姆负责做饭和卫生。”

    盛晨心中的烦躁之意消减了不少,不过她还是不肯放过方山木:“如果我反应激烈不能上班怎么办?我还是挺恨你的,方山木。”

    方山木嘿嘿直笑,恨就是爱,他就当盛晨对他是的生气是深爱的原因。

    回家后,盛晨有些疲倦,睡下了。方山木用了一下午时间修理花园、路灯,并且还在院子里为平安和喜乐各打造了一个窝。冬天时,它们都住在室内。春夏时,平安和喜乐却喜欢在院子里住。一来透气,二来方便撒欢。

    方山木在院子里干活,平安和喜乐就围绕在他身边。平安还好,可以帮他叨水管拿扳手,喜乐就纯粹是捣乱,不时地过来求抱抱求安慰。过了一会儿见方山木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自己躲到一边晒太阳去了。

    下午五点多,成芃芃的电话打了进来。

    “方叔,两个好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方山木正忙着炒菜:“赶紧说,我正忙呢。”

    “听上去像是炒菜的声音,方叔,别告诉我你在忙着做饭!”成芃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会炒菜?天啊,听上去像是我会做饭一样神奇。”

    “我在炒土豆炒鸡蛋、鸡蛋炒馒头……”

    “从未听过!”成芃芃乐了一气才说,“见到了胡盼,和她沟通了一下最新情况,并且她还和连想确定了恋爱关系。”

    “最新情况是?”方山木关了火,唯恐炒糊。

    “一切顺利,江赋雨确实是想和周逍切割关系,但由于绑得过紧,又没有办法一刀两断。我的想法是,让胡盼继续以闺蜜的身份在精神上支持她,让林三岁以合作伙伴的身份为她出出主意,并且说服她接受被无限关爱的收购。必要时,牺牲一下恋爱体验也在所不惜。”

    “还有,周逍也在争取胡盼,想要胡盼为他办事,还许诺了不少。胡盼现在假意应承周逍,真心帮助江赋雨,并且还向周逍传递假消息。”

    “你故意的是不是?恶趣味,林三岁又没得罪你。”方山木笑骂,“现在看来,胡盼已经成为了关键的支点人物,没有辜负我对她的一番培养。希望她能通过这件事情快速成长起来,到时可挑起好景常在的重担。”

    “她和连想这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方山木微有几分惊讶,胡盼也是一个在感情上比较挑剔的姑娘,居然在她身上发生了一见钟情。

    成芃芃兴致勃勃地向方山木转述了当时的情景。

    胡盼在见到连想的第一眼就对他心生好感,连想仿佛是一道光,点亮了她内心的平静。有时一个人并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什么类型,只有见到时才会相信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更让成芃芃意料不到的是,连想第一眼也相中了胡盼。他甚至还小声对她说,胡盼比她还要好看还要有魅力,气得她差点要和连想绝交。

    不过后来一想,闺蜜比自己好看也是自己的荣光,虽然连想眼睛有问题看不清人,她也得原谅他不是?谁让他是她的同学。

    连想和胡盼一见面就聊得火热,越聊越投机,二人有许多共同的爱好,从美剧到韩剧再到国产剧,二人喜欢的类型都一样。最后二人拿出手机要加微信时,才发现居然也是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