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极限巨星 吴常道

第181章 砍冰阶,挺进6900!(求订阅,求月票!)

    国登队。

    休息室内。

    一众登山队员,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一幕!

    对于经常借助于上升器来一级冰壁的他们,实在难以想象,为什么这个人只用一些较为的基础装备,就能很流畅地冰壁上行走!

    不可思议!

    太不可思议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太厉害了!”

    “这个陆羽到底什么来头?”

    “不晓得,但是真的牛!”

    “我去……”

    前一世,法式攀冰技术,算是比较先进的现代攀冰技术。

    它可以最大程度减轻攀登者的劳累。

    提高攀登效率。

    全套技术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行进方式。

    一种是平步式。

    一种是前踢式。

    眼下,经过一段时间的上升,冰壁的坡度超过45度,冰层也在逐渐变硬,所以陆羽放弃了法攀的平步式。

    而是改用了“前踢式”在冰壁上行进!

    前踢式,顾名思义,就是用脚尖踢在冰壁上,利用冰爪的前端,咬住冰层。

    相比于平步式,前踢式更难掌控重心。

    不过,因为掌握了登山技能,攀爬的过程中,陆羽还是可以让冰爪尖恰到好处地咬紧冰面。

    转移重心时,脚下也能保持平稳。

    这些细节,看上去倒没什么。

    但在失去登山绳和上升器帮助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过硬的体能打底,这种行进方式,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向前爬了一会儿,陆羽半匍匐在冰壁上,喘了口气道:

    “这是我自创的一套攀冰技法,可以适应各种坡度的冰层,既省时又省力。”

    “一共有两种方式,一个平步式,一个前踢式。”

    “这是攀登很多冰壁,都会利用到两种基本技巧,具体用哪种,要视斜度的陡缓程度、冰面状况、技术能力以及自己信心高低而定。”

    “除了行进方式,需要注意的是,运用冰雪的时候,一定要果敢,尽量让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攀登本身。当然,果敢并不等于莽撞。它是一种自信、一种技艺,只有通过长期磨炼,不断增加训练长度与难度才能得来。”

    “攀冰,需要不倦的热情!”

    不倦的热情!

    没错。

    攀冰运动,需要热情!

    因为它是一项很振奋人心的运动,结合了时时变化的攀爬对象和对你身心全方位挑战的寒冷环境!

    唯有如此,攀登者才能征服一座又一座冰川,站在那个渴望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随着海拔的稳步提升,四周围的温度已经逼近零下15度。

    风雪也是越来越大。

    脚下的冰层更是越来越硬。

    需要非常用力,冰爪和冰镐才能嵌入适用于攀爬的冰点。

    一来二去,体力消耗很大。

    就目前的这个速度,想爬到7000米,至少还需近两个小时。

    前提是中间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否则时间还要再翻上一倍。

    因为冰层太硬,冰爪的作用开始受限,为了不让自己从6800米的高度坠落下去,陆羽不得不停下脚步!

    顶着风雪,他面对镜头,喘气道:“这里的冰层特别硬,简直难以想象!”

    呼哧呼哧地伏下身子,陆羽抬起脚尖,狠狠踢向冰壁,稳住了重心:“需要比平时更加用力,冰爪才能咬进去。”

    “短时间内倒没什么,但如果时间一长,冰爪的锯齿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断裂。要是在攀爬的过程中突然失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所以,我得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最早期的高山攀登者来说,砍冰阶是攀登陡峭冰面和坚硬雪地时,唯一可用的技巧。

    装备简单,操作方便,在没有冰爪的远古时代,砍冰阶是人类攀冰时最为常用的原始技术。

    挥了挥手上的冰镐,陆羽不停地用它敲击着冰面上,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儿还不错。”

    选好了位置,他一边跪在地上猛砸冰面,一边道:

    “冰爪发明之后,很多登山者几乎不怎么用‘砍冰阶’的技术了,但在某些时候,砍冰阶依旧是很实用的技巧。”

    “尤其是在碰到坚硬的冰层时,或是冰爪失效时候!”

    “现在,我要在这里砍出一个步阶,给我的冰爪减轻负担。”

    砍冰阶的方法大致有两种。

    第一种是与地面相平行的冰阶。

    利用冰镐的扁头进行横向挥砍即可。

    多用于雪地。

    第二种要复杂一点,是在与冰面垂直方向上。

    利用冰镐的鹤嘴,挖出犹如小格子的步阶。

    为了保证安全,在陡峭的冰面上,最好使用第二种方法,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保证冰爪的锯齿,完全深入。

    有了打算后,陆羽先用登山绳,套住一块暴露感极强的黑褐色岩石,末端穿入八字环,使其拽住身体。

    随后,他又把冰镐用腕带系在了手腕上。

    这样做,既有助于支撑出力的那只手,又可避免失手的时候把冰镐给丢了。

    “这时候,腕带就派上用场了,它可以很有效地避免砍冰阶时,把冰镐挥出去,千万别觉得这是细枝末节,真要把冰镐搞丢了,你会被永远留在这面冰壁上。”

    重新找到前进的节奏,陆羽在冰壁砍出冰阶,缓缓上升。

    约莫半个小时后,海拔再创新高,终于挺到6900米。

    黑暗中,北坳冰壁的顶峰,也总算是出现在了眼前。

    那是一面巨大的,足足有90度垂直的冰壁!

    “继续向上,就是北坳冰壁的最后一段路了。”

    “风雪越来越大,能见度也越来越低,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清。这段路真的非常陡,几乎接近于90度,就算在有路绳的情况下,也会劝退大部分的登山者。”

    挥起冰镐,陆羽在自己的手边,凿了两处小凹陷。

    然后用手抠住,贴在冰面上,疯狂地呼吸着。

    冰壁如镜,几乎可以看清自己的脸。

    抬起头,陆羽又向上看了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上面是珠峰的环境分界线,7000米下和7000米上,是有着巨大的差别的,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风会变大,温度会突破零下20度,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目不转睛地盯着顶峰,陆羽调整了一下心态,准备继续出发。

    可就在下一秒。

    冰壁的顶端,却像是突然间沸腾了一般!

    紧接着,无数的积雪,便发了疯似的,从上面喷薄而出,涌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