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李古丁

227,这么漂亮优雅的一个仙女,居然用大锤打她的脸

    见许明远被陆昔颜怼得说不出话来,倪坤哈哈一笑,打起了圆场:

    “许兄勿怪,我这同伴,前两日刚被人用大锤怼脸,伤了脑袋,到今天脑子都还有点儿糊涂,说起话来不知分寸,还望许兄多多担待。”

    “陆姑娘竟被大锤打脸,伤了脑袋?”

    许明远先是释然,看了一眼陆昔颜那倾世容颜,心中不禁又满是愤然:

    “谁这么残忍?居然狠心用锤子打陆姑娘的脸?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倪坤眼角微微一跳,但还是从容一笑:

    “那人倒也是一位儒雅随和、风度翩翩、潇洒俊朗、温文如玉的真君子。至于用锤子砸到陆姑娘脸,倒也不是故意。

    “一来双方乃是比武切磋,不慎失手在所难免。二来陆姑娘擅使头锤,以头锤硬接大锤,方才不慎受伤。”

    “……”

    许明远嘴角抽搐两下,看着陆昔颜那美丽的容颜,那慢条斯理磕瓜子的优雅动作,实在难以想象,这么漂亮优雅的一个女仙,居然会“擅使头锤”……一时不禁无言以对。

    这时,餐厅之中,忽地响起一道严肃的男声:

    “位诸道友注意,已经抵达目的地,即将驶入天君洞天……”

    刚说到这里,战舰轰然一震,外面传来一声沙哑的咆哮。

    接着又是一阵炮声响起。

    那严肃的男声继续说道:

    “众位道友勿慌,只是一头魔化蛟龙,跑出洞天之外阻道,现在已经被诛杀。战舰已驶入天君洞天,即将择地降落……”

    正说时,又有阵阵唳啸嘶吼传来,炮声亦不间断地响起,战舰也开始连续震动。

    “众位道友勿慌,不过是一群被魔化的灵禽,被战舰吸引,群起来攻而已。以我战舰之强大火力,很快就能将之全部剿灭……”

    嘭!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自舰首方向传来,战舰随之剧烈震动,旋即开始快速下坠。

    那严肃的男声说道:

    “众位道友勿慌。只是有真魔隐匿于魔化灵禽之中,暴起突袭而已。虽然战舰主炮已被摧毁,动力法阵失效,但那真魔已经逃走,我们会尽量让战舰平稳落地……”

    话音未落,又有好几声爆炸声,自战舰各处传来。

    爆炸声后,一阵阵钢铁被撕裂的尖锐巨响,连续不断地传来。

    众仙所在的餐厅之外,亦响起一阵凄厉的钢铁撕裂声。

    那严肃男声说道:

    “有数头强力真魔同时发动远程法术,战舰即将解体。不过诸位道友不必惊慌,我们会尽可能在战舰彻底解体前着陆……”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餐厅三面舱壁轰然爆裂,汹涌的火浪,潮水般涌入餐厅,席卷餐厅每一寸角落。所有的物件,几乎瞬间汽化,钢铁亦在飞快融化。

    “诸位道友勿慌,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

    已化作火海的餐厅之中,几十个仙人站在融化成铁水的地板上,面面相觑,好一阵无语。

    最后这艘体积缩小了七成,剩余的三成舰体,亦燃烧成一团巨大火球,融化得面目全非的残舰,还真的“成功”着陆了。

    虽然着陆时,直接将一座大山劈成两半,还夷平了方圆百里的树林,并在地上撞出一个数百丈深的大坑,最后又在一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连最后那点残存的舰体,亦粉碎得一干二净,碎片溅满方圆几百里……

    但不管怎么说,战舰终究是“着陆”了。

    大坑底部,熊熊火海、遍地融化的钢铁碎片当中。

    一位神情肃穆,身着战甲的中年男子,看着一脸无语的众仙,严肃道:“战舰着陆圆满成功,总算不负使命。那么接下来,祝众位道友猎魔愉快,马到功成!”

    说完,这中年男子拱手一揖,身化流光,带着一群船员冲霄而起,消失地无影无踪。

    “……”众仙无话可说。

    这时,大坑周围,传来阵阵咆哮,天空之中,亦出现大群妖魔身影。

    “那么……在下就先行一步,猎魔去也!”

    一个外域仙人哈哈一笑,冲天而起,剑光闪烁间,天空中那些魔化灵禽,转眼之间就被扫荡一空。

    干掉这些刚被魔化的低阶妖魔,那外域仙人左右环顾一番,朝南面御剑而去。

    其余众仙,也或单人只剑,或两人结伴,或三五成群,飞出大坑,四散开来,猎杀妖魔去了。

    转眼之间,大坑里面,只剩倪坤、陆昔颜、许明远三人。

    “倪兄,陆姑娘……”

    许明远正要说话,脚下那满是铁水的地面忽然裂开,一只遍生鳞甲、骨刺狰狞的爪子倏地探出,一把抓住他脚踝,就要把他拖到地下。

    不过许明远虽然言辞浮夸了点,但好歹也是圆满人仙,一身经历也算传奇,自不会如此轻易地被偷袭干掉。

    只见他叱咤一声,未被抓住的那只脚猛一跺地,地面轰然一震,铁水土石倒卷之际,一头巨大的穿山甲,被震得飞出地面,尚未落地,就被许明远一剑枭首。

    “区区一头半仙实力的魔化灵兽,也想打我的主意?”

    许明远手握一口三尺长剑,潇洒地挽了剑花,同时不无得意地看了陆昔颜一眼秒杀半仙实力的魔化灵兽,即使对人仙来说,也是非常优秀的战绩了。

    然而这一眼看过去,许明远就是一阵心塞。

    因为陆昔颜压根儿就没有看他一眼,正一手搭着倪坤肩膀,一手捂嘴打着哈欠……

    倪坤倒是好奇地打量着那已被魔化得面目全非,浑身鳞甲化作漆黑,遍体支楞着狰狞骨刺的穿山甲,说道:

    “半仙实力的灵兽?我这还是头回见着呢。说起来,实力都这么强了,怎还没有成妖?”

    许明远强笑道:

    “古天君擅长养殖灵禽异兽,洞天之中,有亿万灵禽异兽生活。不过天君自有妙法,可令灵禽异兽空有实力,没有境界,亦无类人灵智。

    “没有境界,没有灵智,便好驾驭,不会生出异心。对外售卖,以及宰杀食用之时,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当然,没有境界、灵智,不能成妖的话,实力也会比同境界的仙人、妖修弱上许多。不过以眼下的局面,这对我们倒是好事。

    “否则亿万既有实力,又有境界、灵智的妖物魔化……那我们也不用来这里猎魔了。”

    倪坤点点头:“许兄言之有理。那么,古天君洞府之中,最强的灵兽,有什么样的实力?”

    许明远道:“据我所知,天君殒落之前,其洞府之中,有上千头拥有地仙实力的灵禽异兽。虽然那些灵禽异兽,与真正的地仙相比弱了许多,最多只能相当于垫底的初阶地仙,但比我等人仙还是强出不少的,且魔化之后,或会生出诡异变化,我们须得万分小心。”

    这时,陆昔颜终于开口:“天上那只,便是有地仙实力的灵禽吧?”

    许明远一怔,蓦然仰首,就见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翼展百丈的灵禽,正在大坑上空缓缓盘旋,投下巨大的阴影。

    观那灵禽外形,当是一头有着“天鹏”血脉的鹏鸟。

    不过这类鹏鸟的羽翼,本该是天青之色,可是现在,却变得灰黑斑驳、凌乱无比。其眼珠亦变成了血红色,闪烁着诡异狰狞的凶光。

    与那鹏鸟双眼一对,许明远顿时脊背一冷,头皮发麻,骇然道:“那正是地仙实力的鹏鸟!不好,它已经盯上我们了!”

    话未说完,那鹏鸟蓦地一拍翅膀,向着地面俯冲而下。

    “天鹏飞遁神速,同境界之下无人能与天鹏竞速。即使只是有天鹏血脉的普通鹏鸟,飞遁之速亦远远快过同境界仙人!此鹏鸟乃地仙实力,我们无法逃遁,只能全力一搏,设法伤其羽翼,再觅机逃走!”

    许明远虽然惊骇,但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散仙,神念震荡间,一瞬间传递来大量讯息,同时并指一点,手中仙剑化作百丈流光冲天而起,直斩那魔化鹏鸟左翼翅根。

    但面对那快比闪电的仙剑一击,鹏鸟尖喙只是轻轻一啄,便将那百丈流光一击啄崩。仙剑本体亦遭啄击轻创,嗡嗡震颤着倒卷而回。

    许明远闷哼一声,脸色一白,召回仙剑,又取出一只金色圆环,同时神念传讯:“倪兄、陆姑娘速速出手!合力伤其羽翼,我们方有逃遁之机!”

    正要将金环祭起,许明远眼前忽然一花,就见一条人影迎着那俯冲而下的鹏鸟高高飞起。

    那人影冲飞之际,身形飞快膨胀,转眼就化成一尊百丈巨人。然后一抬手,巨大手掌如抓小鸡,轻松掐住那鹏鸟长颈,再轻轻一拗,咔嚓一声,鸟颈便应声而断。

    轰!

    鹏鸟巨大的尸身跌入坑底,溅起大片铁水。

    那百丈巨人随之落下,一脚踏出,将死而不僵的鹏鸟头颅踩得稀烂,接着俯瞰下来,发出雷鸣般的话声:“许兄勿慌,区区小魔,不值一提。”

    “……”许明远抬首望着那百丈高的巨人,嘴巴大张,额角冷汗涔涔,已是彻底失声。

    怔忡半晌,许明远方才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涩声道:“倪兄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倪坤笑道:“我也就只是一个中阶人仙而已。”

    这倒不是他谦虚。

    他不久前才刚刚修成百丈巨人变身,并开始修炼“变化篇”第二境“身化外身”,按照他的境界对应标准,还真就是区区一个“中阶人仙”。

    “倪兄你……还真是爱开玩笑。”

    许明远干笑着说道,总算是明白为何陆昔颜总对他爱搭不理了身边有倪坤这么一个“中阶人仙”,他许明远区区一个圆满人仙,又哪里入得了陆姑娘的法眼?

    同时他心中万般庆幸:幸好他是散修出身,能一路艰辛修成人仙,固然也是有天资、有奇遇,但更多还是靠着他的谨慎小心。

    即使面对看上去比自己境界低、实力弱的人,他也从不会轻易树敌。

    所以方才尽管他自我感觉颇为良好,对陆昔颜眼里只有倪坤那个“中阶人仙”,对他爱搭不理颇为不服,却始终还是彬彬有礼,并未盛气凌人、恃强压弱。

    如若不然,他感觉自己现在恐怕也如那鹏鸟一般,被倪坤一把扭断脖子,再一脚踩烂脑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正是因为许明远虽然言辞浮夸,但心态还算摆得比较端正,倪坤才会与他相谈甚欢。

    若他心中稍有敌意、恶意,以倪坤的超强感知,又岂会容他?

    早在众仙离开之后,就已手起锤落,给许明远一个痛快了。

    这时,倪坤以臂作刀,斩下了鹏鸟双腿、双翅,收进了乾坤葫芦。

    许明远见状,忍不住说道:“魔化妖物,并不在悬赏之列。只有半仙境以上的真魔,才能换得赏格。倪兄为何要割取这鹏鸟的双腿双翅?”

    倪坤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做烤鸡腿、炸鸡翅了。”

    说话间,总算变回了原形,令许明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倪坤那庞大的体型、恐怖的气息,给他的压迫感实在太大了。

    同时许明远又颇为不解:

    “灵禽鹏鸟虽是极品珍馐,食之对修为大有裨益。但这只鹏鸟,它已经魔化了啊!食之不但无益,反有剧毒。以这只鹏鸟生前的实力,其毒性必极其猛烈,即使我等仙人,也会被剧毒伤害……”

    倪坤笑了笑,也不解释,只说一句:“无妨,魔化了,也有魔化的吃法。”

    之后便岔开话题:“许兄既然熟悉这天君洞天,那你说说接下来,咱们该往哪里去?”

    许明远沉吟一阵,说道:“古天君居住在洞天极东之地。他带着天地灵根同时殒落之后,妖魔渊侵蚀的最初节点,当是天君居所。所以,越往东去,真魔越多。咱们想猎杀更多的真魔,就得向东而行。不过……”

    陆昔颜不悦道:“不过什么?痛快一点,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许明远摇摇头,苦笑道:“不过真魔越多,危险越大。半仙、人仙境的真魔还好说,地仙境的真魔就非常可怕了,比那魔化鹏鸟绝对要厉害不知多少倍。洞天极东之地,甚至可能还有天仙境的真魔,亲自坐镇妖魔渊侵蚀的节点……我们若是东行,恐会遇上极大的危险。”

    倪坤哈哈一笑:“无妨,我只愁真魔不够多。”

    陆昔颜亦撇撇嘴,说道:“你若是害怕,便朝别的方向去。我们反正是要往东去的。”

    说罢再不废话,直接跃出大坑,往东行去。

    倪坤朝许明远点点头:“多谢许兄指点,那我与陆姑娘便往东去了。”也一跃出了大坑,赶上了陆昔颜。

    见二人往东而行,许明远犹豫一阵,咬了咬牙,也飞身跟了过去。

    见他跟来,倪坤笑道:“许兄还是决定继续与我们同行了?”

    许明远强撑道:“你们初来乍到,不熟地理,恐会吃亏。我毕竟熟悉这天君洞天,若遇难以抵御的危险,也可为你们引路,带你们暂避一二。”

    倪坤哈哈一笑,“那就多谢许兄了。”

    其实以他“天人合一”的感应之能,转眼之间,就可以将洞天地形感知得一清二楚,压根儿不存在“不熟地理”一说。

    许明远纵然曾经游历过天君洞天,许多地方肯定也是没有去过的。真比起对地理的熟悉,他还比不上倪坤。

    不过倪坤素来心软,总是与人为善,许明远既然一片好意,他也不忍拂了他的心意,便带着他同行就是。

    就算对倪坤与陆昔颜来说,许明远只是累赘,但斩妖除魔之时,有人在旁边震惊感慨,那也是很提神的。

    一边东行,倪坤一边询问许明远:“对了许兄,不知道最近这八通界,可有什么上档次的拍卖会吗?”

    “拍卖会?”许明远精神一振:“这个我熟啊……”

    身为散修,不参加拍卖会那是不可能的。

    许明远从初入道时的炼气境开始,一生之中,也不知参加过多少次拍卖会。

    明的暗的,白的黑的,他统统都有参加过。对于各种拍卖会的套路,早已了然于心。

    见倪坤对拍卖会很感兴趣的样子,当下就一边赶路,一边给倪坤介绍起来:

    “八通界遭此大劫,无可挽回,绝大多数本土仙人,都已经准备移民跑路。那离开之前,自然是要清仓一波的。所以最近八通界,天天都有拍卖会。

    “但有一些拍卖会,压根儿就是某些居心不良的仙人,试图在离开之前,混水摸鱼、趁火打劫捞上一把,以丰富行囊。这就需要仔细辨别了……”

    正说时,前方大地裂开,一头土龙裂地而出,硕大的龙头几有小山般巨大,气息亦是强横得令许明一阵窒息,话音戛然而止。

    但还不等他大叫不好,又是一头地仙实力的魔化龙兽,走在最前的陆昔颜已然飞身跃起,修长右手一抓,掌中平空出现一口三丈长的黑色石刀,然后抡着石刀,划出一道平平无奇的圆弧,砰地一声斩在那土龙头上。

    只一击,小山般巨大的龙头,就已爆成粉碎。三百多丈长的龙身还没来得及完全出土,就已经抽搐着失去了生命气息。

    “龙肝凤髓,无上美味!”

    倪坤哈哈一笑,脚一跺地,就把龙身震出地面,然后取出诛仙剑,一剑剖开龙腹,挖肝取心,小心收藏起来。

    “……”

    看着正挥舞着三丈石刀,剔龙鳞、剐龙皮,抽龙筋的陆昔颜,许明远张大嘴巴,眼珠子都快突了出来,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直到两人处理好了战利品,许明远才结结巴巴地问道:“陆姑娘,你,你究竟什么修为?”

    “哦,我境界很高的。”陆昔颜淡淡道:“地仙第二境圆满,马上就要第三境了。”

    “……”许明远怔忡半晌,干巴巴说道:“那,那我是不是该叫你陆前辈?”

    陆昔颜眼皮一翻:“管我叫爹都可以啊!我无所谓的。”

    “……”许明远风中凌乱。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