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八章:政治人物不是人

    群山之中,悬崖峭壁之下,绝谷之内有着一个秘密基地。

    周围并没有路,想要进入此地要么暗道过来,要么从悬崖之上借助着轻功飞下来。

    而在并不知晓空气动力学原理的情况下,也唯有炼神的宗师高手,才可以借助天地之力从悬崖上安全降落。

    而此地的暗道究竟在哪里也只有掌门才能知道,故此虽然此刻到来的人不多,但却大都是宗师高手。

    在阴葵派之中,也唯有宗师高手才能算得上是高层。其他的不过是打手、重要的打手罢了。

    按照规矩,阴葵派之人有着天地人三个级别。也就是天白、地黑、人黄三级,其中唯有最高的天白才有资格观看门派至高典籍天魔功。

    就像边不负等高层,也都参悟过天魔功的前十五层。但也仅限于前十五层了,后面三层非掌门一脉不传。

    理论上讲,阴葵派全盛时期拥有九位炼神宗师。然而实际上,天白级别的人数却往往凑不够九位,但也不可因此小觑他们。

    在皇宫之中卧底的大太监韦怜香、阴后本人、魔隐边不负、四媚之首的旦梅、门中前辈辟守玄、远避海外的东溟夫人,这就是至少六位炼神宗师。

    虽然像边不负、旦梅这样的都是凑数的宗师,比起真正的高人而言,往往都是被吊打的货色。

    但即使是被吊打的宗师,也可以完美的欺负绝大多数的先天高手。除非碰到双龙这种身怀主角气运的先天高手,不然即使是边不负这样的水货宗师,也足以威慑一方。

    这六名宗师,以及遍布天下的情报网络和大量的先天高手,便是阴葵派威震天下的底蕴。

    而今天则是高层们一年一次开会的日子,站在最中央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身材极为成熟的美熟妇。

    她的头发还是黑色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皱纹,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都是第一流的美人。然而她的实际年纪至少已经六十岁了,是奶奶级人物。

    返老还童也是此界的一个特色,只要你成就炼神宗师就可以保持容貌不衰,成就宗师的那一刻,你的容貌就会固定下来。即使衰老,也可以随便调整,再次恢复年轻。

    所以六十多岁的祝奶奶,却保持着二十岁的样貌三十岁的身材,女王一样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一大群舔狗。

    其中最有名的实力最强的就是某位号称和宁道奇斗到了百招开外,不得不拿出散手八扑才拿下的宗师高人。

    一刻钟之后,阴后抬头望天心情很不好。

    一年一度的阴葵派高层大会之上,东溟夫人已经十好几年没来了,至于原因大家都知道。

    韦怜香是杨广身边的太监总管,位高权重,身份很重要,不能轻易暴露,所以他不来也是情理之中,大家都习惯了。

    前辈高人辟守玄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是为了避嫌,表示自己不贪恋权势,这也可以理解。

    旦梅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小妹,一切都听自己的,一直和自己共进退,今天来了。

    师弟边不负,往年这个时候应该早早的来了才是,可今天却仍旧未到。至少六位宗师的阴葵派,此刻却只来了两位。

    而在阴后的身边,则是一个赤足白衣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精灵少女。今日阴后本想向高层展示绾绾的存在,这就是未来的阴葵派掌门了,你们都过来见一见。

    然而此刻这种情况,给谁展示?

    忽然间,阴后便抬头看向了天空。

    百丈高空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头奇怪的机关兽,一个人头也被扔向了这里,在人头落下的瞬间还有一人从天而降。

    借助着轻功,操控着天地之力东溟夫人下落的速度很慢。而人头下落的速度则越来越快,碰的一声就砸在了地上。

    哗啦一下,人头上面血肉横飞,连长相都看不清了。不过阴后却早就在下落途中就看清了人头的身份。

    这是边不负,也是自己的师弟。他死了临死之前满脸惶恐,就好像是被吓死的一样。很难想象,他生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虽然他的宗师实力是使用秘法突破而来,终生无法继续提升实力,但也开辟了识海,对于痛苦的抵抗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而且这本身就很奇怪,阴后奇怪的不是边不负的死。

    这个师弟无恶不作,得罪的人这么多,哪天横死在外面阴后都不奇怪,但是谁又能杀了他呢?

    唯有那些真正的大势力,不逊色于阴葵派的大势力才能杀了他。可是他们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好人啊?杀了边不负图啥呢?

    然而下一瞬,当阴后看清了天上那人的长相之时,一切都明白了。

    “美仙,是你。”

    阴后略一思考接着道:“恭喜你得偿所愿,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接手他的势力,过来帮娘一把。至于东溟派,哪里比得上我们阴葵派。今后为娘不在了,这阴葵派都是你的。”

    “哈哈哈……”

    一声声的大笑,充满了整个峡谷引起了大量的回音。东溟夫人整个人更是直接冯虚御风,借助着天地之力保持着浮空状态。

    “当年你是如此,今日你仍旧如此。既然我已经不是处子,天魔功永远不可能突破十八层,那么也就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所以对于他的行为,你不再追究。为了大局,牺牲了也就牺牲了。”

    “今日我杀了他,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了阴葵派的大局,你也毫不在乎,只能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还得高高兴兴的请我回来。”

    “仍旧是大局,这些年来你的心中只有阴葵派和天魔功第十八层吧?以往之时我还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心狠,可如今我清楚了,不要把你当做普通母亲看待,要把你当做政治人物看待。”

    这一刻东溟夫人便回想起了和嬴政学习秦语之时,嬴政的说法:“阴后既是你娘,也是一位政治人物。政治人物不是人,你不能把他们当人看。为了大局,为了目标他们可以牺牲一切,甚至有的政治人物连自己都能牺牲。”

    “而考虑到阴葵派的体量、势力,你娘可以调动的资源甚至比当朝丞相都要多。即使是丞相也要受到无数限制,下面有大臣牵制他,上面有皇帝提防他,你娘可没有。”

    为了权势,丞相可以怎么做?参考明朝的徐阁老,主动跪舔严嵩……

    为了权势,皇子可以怎么做?参考李二,杀兄杀弟囚父。

    为了阴葵派的大业,不就是女儿的贞洁吗?何况还是已经失去了贞洁的女儿,有什么不能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