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二十七章:为了天下苍生,我不能死!(加更七)(求月票)

    追追逃逃,兜兜转转,荆轲还是在日落时分就被太子丹发现了。到了此刻,跟随太子丹一起过来的数十名先天级数的杀手,已经在不经意间被荆轲杀掉了足足六人。

    在燕丹这位高手的眼皮子底下,荆轲还能杀死六人,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刺杀之术已经技近乎道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太子丹也很忌惮他。

    他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被荆轲一剑带走。这里并不是秦国大朝会,也不会有人喊着王负剑,更不会有太医直接拿着药袋,哐当一声砸到荆轲脑袋上。

    心怀忌惮之下,便只好让杀手们冲上去当做诱饵。即使荆轲精通杀人之术,但这么多名杀手一个个的杀过来,对于他的精气神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

    这一战稳了!燕丹认真的想到。

    这一战稳了,荆轲也很认真的想到。

    “最后一次问你,荆轲兄弟可愿意随我回归蓟城,参与刺秦大业,为天下苍生除去嬴政这个暴君!”

    看着满口道德仁义的太子丹,荆轲冷冷一笑:“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还真信了。”

    “可是这几年来在雪女和班大师他们的提点之下,我可是看了不少大秦旬报的,也算是读了些书。说到底不还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权势,为了你的地位。”

    “如果你实话实说,即使我不同意但也不会直接逃走。可你遮遮掩掩,打着天下苍生的幌子,谋图一己私利,我荆轲羞与你为伍!”

    “哼,这就是你的遗言吗?”说到这里,太子丹摆了摆手,周围的杀手们便悄悄的围了上去。

    忽然间荆轲长啸一声:“哈哈哈……”

    “你以为我死在这里,你就能落得好吗?刚好我的孩子即将出生,就以你的项上人头作为他出生之后的礼物好了。”

    “我这个做爹的,没读过多少书,如今的下场就是吃了读书少的亏。愿我儿长大之后可以多读书,就以你的脑袋,换取我儿进入讲武堂的名额好了!”

    这一刻的荆轲嘴上放着狠话,可面容之中却毫无一丝杀机,所有的杀机都被他收敛了起来。

    明明站在一棵野草之上,灵觉却完全感应不到他。甚至就连肉眼,看着他的时候也感觉整个人在左右摇摆,随风飘扬,位置根本就无法确定!

    “世人总以为盗跖的轻功是墨家第一,是天下间第一流的存在。可是我一直都知道,即使是他静距离内也没有我快!”

    快字刚说出口,荆轲的身影就消失了。看着这一幕,燕丹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右手握剑也握的更紧了。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位先天好手便死在了这里,死在了众人面前。听着这凄厉的叫声,燕丹忽然开始了反思,自己是不是把荆轲逼得太紧了?

    如果让他立下誓言,不向其他人说出这件事的话,能不能放他一马呢?

    下一瞬燕丹便猛地摇了摇头,不行,信不过他!即使立下誓言,也信不过他,因为他燕丹就是一个只要需要,就可以把誓言当放屁的人。

    宗师高手已经开始开发识海,精气神合一,随时随地都可以神合天地,做到生生不息。

    如果这里没有燕丹只有这几十名杀手的话,荆轲甚至有把握一个人把这几十个人杀光,如果他们不逃跑的话。

    但这只是如果,燕丹就在这里,而且单论实力燕丹还在荆轲之上。只不过实力是实力,刺杀之术是刺杀之术,这是两个概念。

    一名心怀死志的宗师级杀手,所能够造成的破坏极其惊人。没多久燕丹就后悔了,属下死的实在是太多了!

    可事到如今,他和荆轲早已不死不休。他不会放过荆轲,也不会信任荆轲。想到这里燕丹终于放下了层层戒备,亲自下场与之一战。

    然而没多久,他就皱起了眉毛。或许是荆轲的刺杀之术又有所提升,即使是他此刻也很难找到荆轲的身影。

    忽然间,燕丹哈哈一笑:“他为何忽然现身?因为丽姬就在附近!分散开来,给我寻找丽姬!找到之后……”

    话还没说完,燕丹耳朵一动右手的宝剑便直接出鞘,就在刚才,就在他说道丽姬二字的瞬间,荆轲的心脏跳动速度忽然快了一拍。

    就是这轻微的变动,使得荆轲与周围的环境脱离,不再是完美的天人合一,而这一丝丝的破阵对于燕丹而言,已经够了!

    片刻后,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刻钟,战斗就到了最激烈的时刻。几十名属下,几乎已经死光了。

    彻底抛弃一切的荆轲,就如同鬼差一样,他手里的短剑就像是黑白无常的锁魂链一样,所过之处,一条性命就没有了。每一剑都直指人体致命部位,出一剑死一人,毫无例外。

    当然燕丹也不是吃素的,他利用这些属下,成功的消耗了荆轲绝大多数的精气神。等到荆轲利用地形、天气等因素,杀光了这群属下之后,他自己也被燕丹刺了三剑,如今两条腿废了,一只胳膊废了,甚至就连额头也被削去了一块头皮。

    此刻荆轲靠在树上,大口喘着粗气,鲜血一滴一滴的留在地上,看上去就跟要死了一样,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死死的盯着燕丹。

    而燕丹身上除了胸前这一划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伤势。回想起这一剑,燕丹直到此刻仍旧心有余悸。

    刚才的那一刻,他和死亡的距离是如此接近。如果不是荆轲气力不济,此刻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故此虽然如今的荆轲躺在地上,近乎一动不动,看上去就跟要死了一样,可燕丹还是不敢动。

    他既不敢直接冲上去杀掉荆轲,也不敢掉头离开。因为一旦他掉头离开,荆轲一定会认为他是去寻找丽姬了。

    这肯定会刺激到荆轲,他或许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一定很在乎丽姬的安全,怕就怕荆轲临死之前搏命一击。

    进退两难之下,燕丹反而很是头疼,甚至隐约之间还有一丝后悔。以荆轲的性格,如果不是自己追得太紧,兴许可以让他立下誓言,是值得信任的。

    夫子说过,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多么有道理的话语,自己怎么就忘了呢?我要是死在这里,燕国就完了!

    为了燕国的百姓,我不能死!

    为了天下的未来,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的如此没有价值,在击败嬴政那个暴君之前,我不能死!

    看着燕丹神色数变的模样,荆轲很快就弄清楚了他的想法,不过这样也好,拖下去,至少要拖到朱雀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