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二十五章:诛暴秦,伐无道!

    就在道门全体投向大秦的时候,他们的老对手佛门也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北地某处寺庙之内,在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的组织下,一场级别较高的会议直接就开始了。

    明面上参与这场会议的有北地各大寺庙的主持,这些主持各个膀大腰圆,拥有至少先天级别的修为,各个都聪明的很。

    每一位主持麾下都有着至少五百武僧,也只有这种级别的主持,今天才有座位。少于这个的,只能站在外边竖起耳朵了。

    除了这些主持之外,北地各大世家家主也都被请了过来。关陇集团来了,山东世家也来了。

    主持这场会议的,当然是天下白道公认的白莲花梵清惠。

    今日的梵清惠,满头青丝不在。

    原本她是有头发的,可是后来当大秦印刷的慈航静斋系列传播天下之后,她就主动剃了。剃了个光头的她只好带上一个大大的帽子,将光头遮掩住。

    可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老东西在看到她的瞬间,欢呼雀跃。舔狗遍天下之说,可不是大秦的污蔑!

    慈航静斋的女神,最不缺的就是舔狗、备胎!

    而每一代慈航静斋培养的女弟子,远远不止一位。只不过最终当上寨主的只有一位而已,至于其他的女弟子则是选择有潜力的白道豪杰,中小世家家主作为夫婿。

    一代代下来,这就是遍布天下的关系网。

    你想要出头?

    很简单,娶一个来自慈航静斋的美人儿,咱们就有共同话题了,然后你就是自己人了。这就是一个和西方共济会类似的组织,只不过比较高端,入会条件是迎娶静斋之女。

    “妖邪自号祖龙,建立大秦,妄图奴役众生,想要让天下人都当他的奴隶……”

    一开口梵清惠就定下了调子,今日的会议主题是除魔卫道。

    魔指的当然是自号祖龙,自称嬴政的大魔头。

    不过由于不知道这个大魔头原本的名字叫什么,所以便用暴君、魔主来称呼他。

    “暴君之下,百姓民不聊生,许多遵纪守法的良家子也纷纷被抄家灭族,甚至有的时候仅仅只是因为一个眼神,就把人抓入大狱,严刑拷打逼问家产所在,邪恶到了极致。”

    骂了足足一刻钟,梵清惠才停了下来,很显然在大秦南方的第一波严打过程中,慈航静斋损失不小,甚至是颇为肉疼。

    自从风逸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整理成文书上传之后,很多来自大秦的官员们便有样学样,一门门早已落伍的五大夫炮被他们拉了过来。

    轰隆隆!

    一声声炮响之下,一个个传承了上百年的世家豪强,纷纷主动投降。至于头铁的,也在这隆隆炮声之中灰飞烟灭。

    大量原本寄托在寺庙名下,可以免税的土地更是直接被大秦当做是寺庙的土地,然后给没收了,还是无偿的。

    不知多少上了年纪吃的头大耳朵宽的世家子,直接心痛的抽抽了过去,多好的老头子啊,原本都已经八十岁了,是货真价实的人瑞,结果就这么抽过去了,一睡不醒,不仅损失了大量财物,还需要举办丧事。

    你们暴秦,还有没有人性?

    啊?

    你们还是人吗?

    很快,便有一个身上满是伤药,绑了一层又一层绑带的世家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如今的这个世家子,和潇洒二字完全不搭边。

    他的头发有一半都被没了,头皮也破损了很大一块儿,指着自己的头皮他就开口了:“这是一刀斩下的结果,当时如果我稍微慢一点,如今的我就已经见不到诸位了。”

    “我是……”

    “啊?是你啊贤侄!”

    “去年见你之时,贤侄也是一表人才,如今怎么落得了这样的境地?”

    闻言,世家子声泪俱下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我家三代以来耕读传家,家祖还活着的时候,更是时刻教育我们,读书最重要,名声最重要。”

    “一直以来,家里也是这么做的。修路补桥就不说了,十里八乡的如果哪一家遇到了急事,家里也会主动的帮一把。”

    “可谁知暴秦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抓了起来,还污蔑我强抢民女。我明明已经赔了钱的,她父亲也收了钱!”

    这事儿能细说吗?

    不能啊!

    世家子睡佃户的老婆也能算问题?

    你的田都是我家的,你种我家的田,当我家的佃户,老婆给我睡一睡怎么了?

    我看上你老婆,那是你的荣幸!

    敢反抗?那就先那啥再杀!

    至于人命,贱民的命不值钱,哪怕是闹到衙门里,也最多就是赔点儿钱,赔几匹粗布罢了。

    这就是如今的世道,这是一个穷苦人没有奔头,辛辛苦苦一辈子都不一定有好下场的时代。

    对于世家子的强盗逻辑,在场的却都感觉很正常。

    你家闺女死了,可是他已经赔钱了啊?

    你家闺女被玩死了,这是意外,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他已经赔钱了!

    都已经赔了你好几千铜钱,怎么看这事儿都算是过去了,你们大秦怎么还能翻案啊?这不合规矩!你们不讲道理!

    “不错,确实是暴秦不对。不过是低贱的黔首罢了,他们也能和我们这些高贵的世家子相提并论?”独孤阀的某位少爷理所应当的道。

    闻言李二却不满的瞟了他一眼,不满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不赞成这位独孤阀少爷的话,而是因为这位少爷太白痴了。

    独孤阀的嫡系少爷,就这种智商?你就不能装一装?

    “哪里有用现在的法,审查过去之事的道理?简直荒谬!”某位儒家读书人大声喊道。

    看了一下场下的氛围,这位世家子便在梵清惠的暗示之下下去了,紧接着上来的是一位大和尚。

    这个大和尚看起来人挺高的,接近两米,可是此刻却完全是皮包骨头,瘦的好像风儿一吹就要摔倒一样。

    整个人看起来也黑了不少,一双眼睛之中更是充满了怨恨,杀机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以至于很多养尊处优久了的贵人都感到了不满。

    你们慈航静斋搞啥呢?

    怎么什么人都往上面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