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十一章:喜:帝国发老婆吗?政哥:发!

    “你有什么愿望吗?或者说,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想要获得铜钱、金子,或者是某本功法,亦或者升官发财?还是有关大秦的某个政策,你觉得不合适,需要修改的,现在都可以说一说。”

    “大王就在这里,无须担心。此地也只有我们三人,不会有其他人知晓,更不会有人嘲笑。”

    陈喜看着嬴政鼓励的朝他点了点头,想了想也就直说了:“我想要一个漂亮妻子,要身材丰满屁股大好生养的!如果她还能跳舞的话,那就更好了。”

    回想起当年的往事,喜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那个时候大王还很年轻,那个时候征伐司还是第一次培养人员前往异界,那个时候自己还以为加入之后,就要执行一些极为危险的任务,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亡。

    那个时候,自己懵懵懂懂,甚至还提前写下了遗书,交代了后事,离开之时父亲母亲哭的稀里哗啦的。

    可是谁能想到,征伐司的任务竟然是前往异界,征服其他世界!前期收集情报,制定计划,中期实行计划。

    如果一切顺利,连朝廷军队都不需要,光靠征伐司自己便可征服一个世界。如果不顺利,那么就会从朝廷那里申请军队,调集军队,武力征服异界。

    如今回过头来,喜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整整二十二年!

    当年的自己还是一个单身汉,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八个孩子的爹了!朝廷也真的给自己发了一个漂亮老婆,不过被自己拒绝了,因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另一半,如今她已经是八个孩子的妈了。

    想到这里,喜就看向了睡在一旁的妻子。

    妻子出生于大明,原本是一名武林人士,出身于神针山庄,姓薛名冰,是喜在对羊城地下势力渗透之时救下的。

    当时薛冰已经被迷晕了,正在送给金九龄的路上,然后被喜发现并救了下来,后来一系列的机缘巧合之下就在一起了。

    由于薛冰早早投靠帝国的缘故,使得神针山庄也得以幸免,甚至还得到了大秦的扶持,越发的壮大起来。

    而喜也因为薛冰娘家的支持,越走越远。

    他在陆小凤世界呆了十年,十年之中修炼易经锻骨篇,一身修为臻至先天圆满,这些年间在吕不韦的带领下,征伐司大明分部的成员,更是将整个东南亚都占据了!

    至于土著是什么下场?

    这里没有土著啊?

    这里之前根本就没人!

    没有人类生存的痕迹!

    你有证据吗?

    你说这里有人这里就有人?证据呢?没有证据乱说话,小心我们征伐司告你诽谤!

    十二年之前,喜带着大着肚子的薛冰还有三个孩子一起回到了大秦,在大秦深造学习了两年,成为了宗师便又前往了大唐世界。

    这一次他的任务仍然是征伐海外!

    像他这种有征伐海外经验的,很受欢迎!

    如今又是十年了,在帝国的培养下,喜的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宗师极限。虽然和那些天才没法比,但是喜也算是一步一个脚印,不断前进了。

    虽然生了八个孩子,可由于武功的缘故,妻子的身材还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有魅力,看了一会儿喜就动心了,他冲了上去……

    一个时辰之后,薛冰白了喜一眼,都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搞得跟新婚少年少女一样,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起床,这要是传出去,还要不要名声了?

    “嗨,你这就是被儒教毒害太深!”吃着碗里的稀饭鸡蛋就着咸菜,喜开始了日常说教。

    “你可是江湖儿女,按理说应该是很向往自由,很讨厌规矩才是。可是即使是你,也深受儒教影响。这个儒教,真是毒瘤一样的存在,流毒无穷说的就是它!”

    “在我大秦没必要注意这些虚礼,实用才是第一位!只要不违反秦法,你干啥都没事!至于白日宣银,那都是儒家虚伪读书人的说法,看看大明的读书人,他们白天倒是不敢公开这样,可是晚上呢?秦淮河之上,那些恩客们都是谁?”

    “用老丞相的话说,这儒家啊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当年的孔子是干什么的?其实就是讲礼的,专门负责礼仪,就是搞面子工程的。”

    “所以儒家根子就不正,根子就有问题,后代更是只会干表面工程,不会做实事,讲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个个都是大师,一动手就是废物!一说都会,一干就废!”还不等喜接着说,薛冰就把他想说的说出来了。

    这些话这些年来,喜已经说过了不知道多少次。作为一个坚定的法家,每次喜看到后来的历史,在看看儒家读书人的表现,就发自内心的讨厌儒家。

    就是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成了天下间最厉害的教派?这后世的皇帝都是猪脑子吗?

    “对了,我们这是要回咸阳了?”薛冰并不想吵架,便主动换了个话题。

    “对,这一次可能在咸阳待上两年,学习两年,然后就会去往新的世界,也不知道孩子他们如今怎么样了。”

    夫妻二人在异界为帝国效力,而孩子则是寄居在爷爷奶奶家里,享受着咸阳的教育。作为征伐司的骨干,他的孩子理所应当的有着咸阳皇家系列学校的入学名额,这也是帝国对他们的补偿。

    ……

    眼睛一睁一闭,喜便穿过了传送门,回到了大秦。如今大唐和大秦之间早就建立了固定的传送门,每月开启两次,一次运输货物,一次人来人往。

    来自大唐的原材料以极低的价格源源不断的被送到大秦,在大秦进行高端精加工之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各种成品、产品,之后在反过来销售给大唐世界的百姓。

    也算是经济上进行沟通,形成一个圈子,互相促进。而不是单纯的掠夺单纯的抢劫。

    “按照规矩,隔离三天,三日之后方可离开此地,前往大秦。”一名脸上戴着口罩头盔眼睛的家伙冷冷的道。

    这是为了防止某些人丧心病狂,想要报复大秦。所以就有了隔离三日的规矩,甚至连异界带回来的东西,都要仔细检查一遍。

    除了一定级别以上的,连异界的东西都不让带!

    “姓名?”

    “喜是我的名字,没有姓。”

    “你还没有给自己取姓?”

    “等我成了彻侯之后,将以侯爵为姓。这是我的目标,也一直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怎么?不行吗?”

    刷的一下,工作人员就取下了自己的头套,喜一看原来还是个认识的人,这家伙自己有些印象。他是大隋本地人,还是大家族的。

    崔耿来自于大隋,是清河崔氏的旁系子弟,如今崔氏已经完了,被拆分了,他这种旁系子弟也理所应当的有了出头之日。

    “我是崔耿,将军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印象深刻的很,可是你怎么到大秦来了?”

    当年崔耿是崔家第一个响应帝国号召的,当时的崔家在帝国眼中真的是很过分,家族之中光是佃户便有上万户,这些佃户都是崔家的财产,连朝廷都不能征税。

    “我记得你们崔家还私设刑堂,使用家规治理这上万户佃户以及大量的旁系子弟,这样的存在帝国怎么可能容忍!”喜严肃的道。

    在他看来秦法高于一切,家族之中私设刑堂的举动,本质上就是在分裂秦法,是在挖帝国的墙角。

    “感谢陛下,感谢帝国,如果不是科举制,如果不是帝国和陛下,我如今还在为主家效力,即使干的再好,最多也就是临死之后,能够将坟墓迁进主坟,然后在族志之中留上一句话罢了。”

    “后来帝国来了我先是考了科举,然后诚诚恳恳,努力的为大秦效力,如今更是早在六年前就全家搬到了大秦。”

    “对了,如今帝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南洋已经全部被占领了,西牛贺洲正在开发之中,北俱芦洲……”

    聊了片刻,崔耿继续登记。

    “这回是将军和夫人两位?”

    “对。”

    “是暂时回来还是以月甚至是以年为单位?”

    “可能会住上两年,学**国最新的秦法,跟上帝国的脚步。”

    “这次回来的原因或者说目的是什么?”

    “帝国复苏在即,灵气潮汐即将到来,这是一次大机缘,我是征伐司大隋分部的高层,受到了高层的邀请,这次回来看看能否抓住机会,成就无上大宗师,更进一步。”

    崔耿点了点头,刷刷刷的记录在纸上:“最近一段时间回来的挺多的,不仅仅有征伐司的中高层,还有很多其他世界的精英都回来了。”

    “看来即使在外边,帝国也没有忘记你们,而是及时的通知了你们,不愧是帝国啊。这一次帝国估计会整体各个层次都有进步,这就是世界复苏,陛下壮哉!”

    喜认真的点了点头:“陛下当然足够伟大,心胸也足够宽广,即使我在大唐却也清楚,只要遵守秦法,那么你就是大秦的子民!无论出身,无论男女,秦法就是唯一的原则!”

    登记完毕之后,喜拿着崔耿发下的证件,开始在附近乱转,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眼前的传送阵外表看起来竟然是长城!

    一座长长的城墙,结合城、障、亭、标所构建的防御体系,这不是长城是什么?

    似乎看出了喜的疑惑,一旁崔耿便开始了解释:“长城只是外表,本质上是利用草原的地脉之力作为传送阵法的动力源泉。”

    “每一里长城,都对应着一个黄级世界,如今长城已经有了一百三十二里长,迟早有一天,这里会出现万里长城!”

    隔离的三天之中,喜和崔耿聊着大隋的变化。崔耿则是向他介绍大秦的变化,二人聊的都很开心,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

    坐在前往咸阳的火车上,看着窗外迅速消失的大树、草原,喜又一次沉默了,帝国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每一次回到帝国,帝国几乎都是一个全新的模样。

    “当年我加入征伐司的时候,只是一位材官,论爵位也不过是第五级的大夫。如今我已经是将军了,立下大小无数功劳,在南洋更是消灭了无数部落,爵位已经是第十九级关内侯了。”

    “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地位也越来越高,可是在我的心里咸阳二字也越来越重要,你说我是不是老了?”一抹陌生感袭上心头,看着周围也没有外人,喜忽然就感慨了起来。

    “老什么老?昨晚上你不还挺凶的吗?现在就老了?你今年才多大?不过四十出头罢了,按照你的修为,保养得当再精神抖擞的活上一百年都不是问题。”

    “况且你是大秦国人,又是征伐司第一批成员,和老丞相共事了十年,你还和当年尚未发迹的萧司长认识,人脉关系不敢说手眼通天,但也不是常人可比。”

    “你在大秦的权限足够高,甚至连不老泉泉水这样的珍贵物资都有兑现额度,要是其他人,哪怕再有本事都兑换不了这种宝物。”

    “要我说啊,这次你肯定能突破,只要一心一意跟着帝国,哪怕是上古真人说不定也能在临死之前达到。”

    “况且如今的帝国可谓是日新月异,每天都在进步,每天都在变化!如果是二十年前,你能想象到今日的景象吗?”

    看着比自己还要热爱帝国的妻子,喜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夜晚之时,喜终于回到了咸阳,看着眼前的房屋,一股熟悉感顿时涌上心头。然后就见到了精神很好,身体倍儿棒的老父亲老母亲。还见到了五个儿子两个女儿,老大没来,因为他已经参军了,不是假期所以才没有回来。

    洗漱完毕之后,看着一旁的妻子,喜搂着她静静的看着月亮,夫妻二人什么也没说,就这样静静的过了一夜。

    虽然一夜没睡,可喜却很精神,看着父母看着儿女看着妻子,在想想充满光明充满希望的未来,他真的很满足。

    忽然间,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咚

    咚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