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三十七章:为尊者讳

    牧野

    战争仍旧在继续,广成子拿出元始亲传的混元宝珠,小心的躲过了金灵圣母的斩仙飞刀,然后抽空瞄了一眼天上的姬发和帝辛。

    此刻的姬发,光看外貌是六十五岁的老头子,满头白发,额头上也出现了一条又一条弯曲的皱纹,不过身材依然很壮实,哪怕是老头,这也是一个强壮的老头。

    而他对面的帝辛,就要年轻得多,看起来竟然只有五十岁的样子!

    二人交手之前,姬发外貌是四十岁,帝辛的外貌也是四十岁。

    交手至今,姬发已经六十五了,可帝辛才五十!

    差距太大了!

    在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姬发就会寿命耗尽而死,或者直接被帝辛斩杀。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广成子都无法接受。不过稍微感受了一下双方交手的余威,广成子还是很从心的选择继续留在底下,继续和截教之人战斗。

    广成子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姬发当然也清楚了,可奈何帝辛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姬发根本就没有找到正面击败帝辛的机会。

    不过既然证明战场无法击败帝辛,那么就只能寄希望于阴谋诡计了,也不知道这一次的计谋,能否成功。也幸亏如今天机混乱,连祖传的后天八卦都没用了,那么帝辛肯定也算不出来。

    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微子启!

    我可是亲口允诺了一个宋公国给你!

    在姬发的战后世界规划之中,他是至高无上的周王,周天子,仅次于当年的三皇五帝。

    在周王的下面,爵位最高的就是公,公爵的地位就相当于如今的四大伯侯,下面的侯爵,则是给八百诸侯之中的强者,伯爵对应大多数八百诸侯。

    宋公国的国君,宋公!

    宋公!

    我要当宋公!

    安阳

    朝歌成为大商的首都,是从帝乙时代才开始的,在此之前,大商的首都是安阳!

    帝乙为了进一步打压大贵族,进一步打压大祭司一脉,所以才迁都朝歌。

    可即使如此,为了安抚国内的大贵族、祭祀一脉,安阳也仍旧保留了国都的位置。

    就跟后世有的朝廷,有两都甚至是数个都城一样,如今的大商也是两个首都。

    一个是历史悠久,传承久远的安阳,也就是殷墟,另一个则是帝辛他爹帝乙时代才刚刚成为都城的朝歌!

    而此刻安阳城中,王宫之内,微子启带着殷郊殷洪,带着国内传承久远与国同休,还没有被帝辛干掉的大贵族,以及被打压了足足三代国君,但是还没有彻底灭绝的大祭司一脉剩余的祭祀们,来到了这里!

    正前方是祖宗排位,历代以来的祖宗排位,三十余代商王的排位,这里一个都没有!

    因为商王的牌位,都被帝乙迁都朝歌之时给带走了。不过没关系,微子启拿了几块木头,临时雕刻了好几个牌位。

    先祖武丁

    先祖商汤

    先祖妇好

    先祖……

    “王伯,我真的要登基吗?”殷郊有些不安的道。

    此刻的殷郊,穿着符合礼制的商王礼服,有些激动也有些不适,还有些担心。

    “当然了,你也看到了,这是全体大商贵族的期望。不仅仅是贵族,还有古老的祭祀一脉,也都支持你登基。”

    “如果单纯的是伯伯我支持你登基,还有可能是伯伯因为个人私心而造反,可是当这些传承久远与国同休的大贵族都支持你登基的时候,就不是伯伯的问题了,而是大王的问题。”

    “你看穿红衣服的这家,他家有祝融血脉,每当家族之人有人觉醒血脉之后,都可以利用祝融真火,当年这家的祖宗可是跟着先祖一起打下大商的江山,然后被封为伯,你说这样的忠臣,能是反贼吗?”

    “再看看这位,乃是如今的大祭司,大祭司一脉对我大商的贡献,自不必多说,可是就是因为功高盖主,然后就开始被打压,可是哪怕朝廷一直在打压大祭司一脉,可是大家伙儿内心中都清楚,这不过是帝辛他为了一己之私罢了!”

    “伯伯这样的宗室支持你,与国同休的大贵族支持你,传承久远的大祭司一脉也支持你,郊儿,你还在担心什么?”微子启笑着道。

    “可是我这么做,会不会影响父王和姬发的对决?万一父王败了怎么办?大商不就完了?那我这个商王做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殷郊脑袋一转,还是很快就搞清楚了问题的关键。

    商王有价值的前提是大商还在,大商要是不在了,还有啥用啊?

    “郊儿,你想想如今的帝辛,有谁支持他?有哪个大贵族愿意拿出底蕴帮助他吗?”

    “而如果你登基了,便可拨乱反正,只要到时候你颁布一份诏书,同意恢复贵族们的封地,恢复贵族们的子民,将朝廷从贵族那里掠夺走的财富在还回去,贵族们还会不支持你吗?”

    “至于姬发,其实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如今周军可谓是孤军深入,即使打下了朝歌又能如何?此地才是大商真正的都城!”

    “到那时,郊儿你只需将诏书明发天下,表示对那些反叛西岐的贵族们既往不咎,同时归还封地,我相信,那姬发很快就会树倒猢狲散。”

    “以我大商的底蕴、实力,如果国内的贵族都支持你,国内的祭祀一脉全都支持你,你还担心什么?区区姬发小儿,不过是一巴掌就能拍死的蝼蚁罢了。如今帝辛之所以显得很艰难,那是因为帝辛不得人心,全天下的贵族、诸侯都不愿意继续支持他了!”

    “可是我这么做了之后,底下的祖先会原谅我吗?”

    “会的,因为他们只有原谅你,支持你,才能保证大商的国祚,保证大商的传承!”

    “我还是有些担心……”

    “大哥你担心什么?你也不想想,我们的母后可是王后,你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可是呢?你今年都多大了?为什么父王还是不愿意立你为储君?为什么你这个嫡长子连太子都不是?为什么你这个嫡长子手里连一支靠得住的军队都没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殷洪近乎咆哮。

    “你不想说,我告诉你,为了苏妲己那个妖妃,为了苏妲己和父亲的儿子武庚!”

    “不,父王不是贪恋女色之人!”殷郊反驳道。

    “不错,父王确实不是贪恋女色之人,他的心里充满了天下,充满了人族,所以他要改革,所以他要革了这些贵族的命,所以这些贵族们才会联合起来反对他。也正是因此,大哥你才会当不了太子!”

    说到这里,殷洪更加愤怒了:“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大哥你无能,而是因为大哥你体内流淌着母后的血液,流淌着八大家族之一姜家的血液!”

    “所以一旦你成为下一任商王,那么贵族们就会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一旦贵族们卷土重来,那父王耗尽一辈子的努力才实施的改革不就成了笑话?”

    “以父王的性格,你觉得是一个嫡子重要,还是自己的改革大业更重要?所以此战一旦父王获胜,那么母后一定会被废除,成为王后的只会是苏妲己那个妖妃!”

    “到了那时,武庚也具有嫡长子的身份,然后那小子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嫡长子继承制,谁也说不出个什么!”

    “大哥,不要在犹豫了,难道你想要看到母后被废甚至是被处死?”

    “更何况我可不想像伯伯这样,一大把年纪了,结果连一块像样的封地都没有,名为王兄,结果却这么穷,这么没有地位。要是大哥你继位了,我怎么也能有一块不下于八百诸侯的地盘才是。”

    这一刻微子启只感觉自己受到了亿万重暴击!

    庶子得罪你了?

    嫡子了不起啊?

    “好,我这就登基!”殷郊犹豫良久之后,最终还是做出了决断!

    ……

    朝歌

    天空之上,正在激战之中的帝辛,身上的大商国运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郊儿?郊儿!”

    什么是坑爹?

    这就是坑爹!

    这一刻新的商王已经诞生,哪怕帝辛不承认也没用!

    因为这是大商贵族、祭祀、诸侯、大夫、领主们共同认可的结果!

    简而言之,就是正在前线大战的帝辛,遭到了国内贵族们联手的背叛,他们不要这个大王了!

    你这个大王,不把我们贵族当自己人,那我们贵族也就不把你当自己人了!

    帝辛,你有罪!

    不过好在帝辛终究当了这么久的商王,所以即使新的商王已经登基,可帝辛仍旧可以调动一部分大商国运。

    但问题的关键是,调动的数目变少了!

    调动大商国运的权限,也变小了。

    最直观的结果就是,战况逆转了,帝辛竟然打不过姬发了。为了维持战局,他只能尽可能多的消耗寿元,所以他衰老的比姬发还要快!

    不久之后,帝辛寿元耗尽,魂归幽冥之地,进入了大商龙庭之中。

    姬发是胜利者,不过姬发也没好到哪里去,因为当姬发熬死帝辛的时候,他的外貌也已经差不多是六十八九岁的模样。

    离死不远了!!

    这一刻的姬发,真的是离死不远了!

    但毕竟还没死,所以姬发才是这一战的胜利者!

    不过哪怕胜利了,姬发也不愿意在动用一丝一毫的西岐国运了,因为他不想死的这么早!

    尽管他承诺了微子启一个宋公国,可是谁知道微子启到底是怎么想的?

    万一微子启愿意辅佐殷郊,然后殷郊在团结全部贵族,那这一战还有的打!

    所以此刻的姬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孔宣带着武庚带着朝歌城内的,那些仍旧忠诚于帝辛的嫡系离开朝歌。

    不是不能击败孔宣,九州结界之内,人道气数才是无敌的存在,这就是地利。

    就像星空之中,周天星力天下第一,九地之下,地脉灵力最强一样,在九州之内,人道气数才是最强的。

    可是胜利的代价呢?

    万一耗尽了这最后一年寿命,才把孔宣打死怎么办?

    我不能死!

    我要是死了,局势就难以预料了!

    况且,武庚不活着离开,大商又怎么会进一步分裂呢?

    唯有武庚活着离开,他才能以帝辛之子的身份,再次继承商王之位,然后号召那些仍旧忠于帝辛的无种之人继续战斗。

    到那时便是大商内部的无种之人大战贵族,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便是自己彻底消灭殷商之时。

    这么一想,姬发还挺开心的!

    姬发的想法挺好的,不过武庚却没有像姬发想的那样去做,而是遵循了帝辛的遗命,来到了大秦,来到了南京,来到了嬴政面前。

    “先父临死之时,并没有太过抱怨,只是感慨自己不识人心,识人不明,所以才身死当场。”

    “先父说若秦侯有逐鹿之心,并愿意替他报仇,那就让我投靠秦侯。”

    说到这里,叹息一声接着道:“我乃是父王的儿子,在国内有着一大批支持者。此次父王失败,不是因为父王力量不足,也不是因为国内没有忠臣。而是因为忠臣们地位都还太低,根本来不及反应。”

    “这一战败的太快了,父王又不愿意逃走,否则父王大可以离开朝歌,从容召集忠臣,废除逆子殷郊的王位,重拾天下。”

    “在国内,还有着大量的国人、中小贵族、普通百姓忠于父王,在父王的改革之中,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只可惜他们的力量太过分散,比不上那些贵族,才有了此次失败。”

    “如若秦侯愿意替父王报仇,我就以武庚的身份投靠秦国!”一口气强撑着说了这么多,说完之后武庚就抹了抹眼泪。

    帝辛刚死,苏妲己也死在了摘星楼之上!

    苏妲己利用摘星楼,利用朝歌城,再加上自己的生命,布下了一道陷阱,成功的坑死了姜子牙一次。

    之所以是一次,那是因为姜子牙乃是天命封神之人,此刻还不是死的时候,所以姜子牙活了下来,但是和姜子牙一起进城的将领、大夫们,却都死在了朝歌城内。

    父母都死了,国仇家恨重叠在一起,武庚能不伤心吗?

    而在很久很久以后,也有好事者将此事称之为哭秦廷,他们说武庚通过很有诚意的痛哭,连哭了七天七夜,哭的双眼都流出了血泪,才让秦国答应出兵。

    这么一包装,武庚成了天下闻名的大孝子。

    秦国和武庚之间的交易,也变成了秦国上下被武庚的孝心所感动才出兵。

    这才是正能量!

    这才是和谐!

    这才是充满了爱的人间!

    至于武庚是提出条件,让秦国为帝辛报仇,然后才愿意投靠秦国的事儿,就被为尊者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