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熊二先生

第十九章:打秋风

    明白了分宝崖的运行机制之后,林木森就清楚,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计划,而不是一个随口胡诌吹牛的产物。

    这就是为何有的人拿着PPT就能骗到钱,而有的人恨不得什么都拿出来却一分钱都要不到的缘故!

    林木森满意了,还率先以千森万林珠的形象入驻大罗天,进入分宝崖!

    时光冉冉,当时间过去了数十个纪元之后,嬴政的这具化身再次回归大罗天,而此刻的分宝崖之中,已经有了五位数的先天灵宝,五位数的先天灵根!

    其中,光是未来的上品灵宝便多达三位数,至于极品灵宝,则是只有一十八件!

    中品灵宝多一点,有四位数,但数目最多的还是下品灵宝,五位数!

    这些财富在外人看来,或许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在嬴政看来,还是远远不够!

    所以他像一个土财主一样,数了数分宝崖里面的宝物之后,就再次出发了!

    这一次他要打秋风!

    这一次打秋风的目标,是真正的顶级道君!

    凡是能说上话的,都要过去交流一次,最起码能从彼此的态度中判断: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至于损失,反正不过是一具先天灵宝化身罢了,能有什么损失?

    玉京山!

    这里是如今的仙道圣地,说是圣地,其实就是圈地自萌!

    这个圣地,除了玉京山之中的生灵承认之外,出了玉京山就没人承认了!

    不过,要是这个鸿钧氏很会来事儿,以一己之力,先击败凶兽一族,战胜兽皇神逆,然后再击败三族、击败罗睺、击败嬴政,接着再打穿星界甚至是打穿洪荒,那么这玉京山自然就会成为真正的圣地!

    嬴政降临之后,就开始观看玉京山的风景,看上去就跟一个无意之中闯入玉京山的萌新一样。

    很久很久以后,阴阳老祖降临了,而嬴政则是看起了土豪!

    这位太上可真是壕!

    身上的衣服画着阴阳八卦图,其实就是太极图所化,孕育完全的太极图,理论上讲是有四十九道禁制,那是先天至宝的层次,对应着混元无极。

    不过这个未来实在是太过遥远,嬴政强烈怀疑,太极图能不能真的进化到这一步。

    即使是目前最强的混沌钟,可能也会长久的停留在四十八道禁制,迟迟无法孕育出最后一道禁制。

    而阴阳老祖头顶之上的白玉发簪,看上去是发簪,其实是一柄先天神剑,名曰腾空。

    他腰间挂着一枚红葫芦,葫芦自动吞吐着周围的天地元气,将普通的天地元气转化为最适合炼丹的丹气。

    轻轻的闻一闻,便知阴阳老祖在炼丹之道上成就不低,在练气之道上的成就也不低。

    他的鞋子是灵宝!

    他的玉佩是灵宝!

    他的浮尘更是顶级灵宝!

    这老头真壕!

    “咳咳,本座欲开辟分宝崖,这是一件教化盛事,道友可想参与?”嬴政直接说道。

    面对老君这样的明白人,也没必要说套话,更没必要说假话,大家伙儿摆明车马交易即可。

    终究信誉在这里摆着,可信度极高。

    “教化之事,老夫当然愿意参加,但这不意味着老夫要白白的被你占便宜。”

    说到这里,阴阳老祖朝着后面挥了挥手,哗啦啦啦……

    伴随着滑动声,大约有六百多件先天灵宝从天而降,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些灵宝之中,有二十四颗宝珠,每一颗都是先天水精所化,其中有六颗是完全真实的,有六颗是正在孕育的,还有十二颗是完全虚幻的。

    这件宝物便是鼎鼎有名的定海神珠,如今才刚开始孕育不久,明显是三清耽误了这件宝物的孕育。

    谁让这第一局游戏,三清一直隐居呢!

    一直隐居好是好,可以避祸,但是资源什么的,就不要想太多了。

    即使昆仑山之中,有着大量的资源,可这些资源的大头,也是用来供养三清修炼,而不是供养这些灵宝发育。

    没有额外的资源供养,光靠天地本身孕育,那你就慢慢等吧!

    刷的一下,老君拿起了一个马桶,看了一眼,扔到了一旁,这是混元金斗,只是有些像马桶而已,不是真的马桶。

    碰的一声,老君拿起了一颗宝珠,这是一颗透露着混沌气息的宝珠,乃是元始手中的那颗混元宝珠。

    嘿嘿的笑了两声,老君左看看右看看,完全没有和嬴政说话的打算,此刻的老君,完全就是一个有钱又爱炫耀的土财主,在随意的向客人显摆自己的财富!

    半晌,老君又拿出了一杆盘古幡,轻轻挥动之下,一道道混沌剑气自动诞生,恰到好处的把嬴政周身给劈了一遍,每次都差点儿劈到嬴政,可嬴政却毫不畏惧。

    这其实就是店大欺客和客大欺店的区别!

    嬴政开辟了分宝崖,若是面对单个的灵宝、灵根,那肯定是予取予求,甚至嬴政都不要主动付出什么,灵宝、灵根就自动过来了。

    当然,这是后来的情况了,起初之时还是有些困难的,需要一个一个的谈判。

    而老君这里情况就反过来了!

    三清的宝物,三清门下的宝物,全加在一起,这是一个极为可观的数目!

    “这太极图本量劫我要使用,暂时不能给你放到分宝崖上,不过等到我和此宝失去缘分之后,倒是可以放到分宝崖上直到下一局游戏开始。”

    “这盘古幡,可以直接放到分宝崖上,等到下一局游戏之时,元始会成为此宝的有缘人。”

    “还有这些宝物,统统都可以放到分宝崖之中,甚至我们三人,也可以直接加入大罗天,可是陛下能给我们什么好处呢?”

    闻言,嬴政反复思索,也很快的给出了答案:大罗天权限!

    但不是永久的!

    如今的诸多财富之中,也只有大罗天权限才能拿得出手了。

    至于其他的,天道功德,没用!

    如今的功德能做什么?

    做得到无所不能吗?

    做不到!

    能直接无后遗症的增加修为吗?

    连有后遗症的增加修为都做不到!

    也就是兑换一些知识,参悟大罗天,以及进入分宝崖这三个作用了。

    这三个作用,对寻常道君还算有吸引了,但对于阴阳老祖这样的太上小号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为什么不是永久的?”乾坤道人忽然窜了出来可道。

    嬴政看了一眼这个外貌年轻的过分的青年道士,笑了笑:“要是三清的话,值这个价,但阴阳、乾坤、鸿钧,这就算了吧!”

    三清是玄门之主,是未来的仙道之主,可以预见的是,只要洪荒游戏还在持续,那么三清肯定能一直存在。

    可鸿钧这个名号,能存在多少量劫?

    说不定到了需要的时候,就被元始拿出去卖了。

    我卖我自己,可还行!

    离开了昆仑山之后,嬴政一路拉赞助,交朋友,你要是连分宝崖盛事都不愿意参与,那你肯定不是我嬴政的朋友,你一定是凶兽潜藏在神族内部的奸细!

    你的名字,会被我记录在小本本上!

    当清算之日来临的那一刻,便是你灰飞烟灭,身死魂灭之时。

    实际上这些顶级道君,一旦参与分宝崖,确实是有好处的,因为分宝崖本身肯定可以一直存在下去,只要这个模式运作的很好。

    在未来,或许分宝崖的主人不再是太一氏,但即使换一个主人,只要分宝崖能为主人带来名声、功德、气数,那么这个主人也一定会努力的让分宝崖模式持续下去。

    这种时候,参与了分宝崖的开辟,在分宝崖之中留下了自己的传承,这就是一个保险,一个后手!

    万一要是死了,有这个保险在,那么你就可以在合适的机会再度归来!

    如果你想换个号,那就重新练个小号,让小号进入分宝崖之中寻找机缘,最后找到了你前世大号遗留下来的传承甚至是宝物,这也没可题!

    简而言之,分宝崖就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准备多个后手的事儿,对任何一位顶级道君来说,这都是好事儿。

    故此嬴政才会将那些拒绝的道君一一记录下来,他们连分宝崖都不愿意参与,要么是真的彻底隐居,要么就是心怀鬼胎!

    ……

    “老祖在不在?”

    “哼!昭明道人,你来我东海做什么?”

    “有一桩大机缘在等着老祖!”

    “听说老祖组建了一个反凶兽联盟,目标是消灭天下凶兽,这可真是一个好志向!”

    “不过如今凶兽一族势大,老祖有把握吗?”

    “哼!我敖乾乃是盘皇经脉所化,正经的盘古正宗,就是舍掉这条性命,也会拼尽全力的阻止凶兽一族毁灭洪荒,这也是每一位先天神圣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

    “当然了,像你这样的先天生灵出生的,难以理解其中的坚持、意义、精神,老祖我也不奇怪。终究是先天生灵出生,有今日的成就,不过是侥幸罢了!”

    对于祖龙的嘴炮,嬴政连反驳的欲望都没有,好多年没见过这样低级的嘴炮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那时自己还是个凡人吧?

    “本座此来是为了通知老祖,分宝崖即将开启,在开启之时,本座会竖立一座石碑,上面会记录此次活动的前十位赞助者以及他们的赞助内容。”

    “目前呢,排第一的是阴阳老祖,排第二的是鸿钧道人,排第三的是乾坤道人……”

    “我本来想着给老祖一个排行第四或者排行第三的机会,可老祖看起来挺忙的,那本座就去找麒麟七兄弟或者祖凰五姐妹可可好了。”

    “且慢,此等盛事,怎么少的了我敖乾,这是一口孕育天一真水的先天水眼,可以吸收天地元气,自动转化为天一真水这样的先天神水。”

    天一真水充满了天下万水之中,任何水流皆有机会提炼出天一真水,但若是先天层次的天一真水,那可就值老鼻子钱了。

    挥了挥手,敖乾又连续拿出了三口先天水眼,分别对应三种先天真水,在水之一道上这位敖乾真正做到了当前洪荒第一!

    当嬴政离开东海时,那是一阵欢声笑语,就是敖乾有些肉疼。

    不久之后,当嬴政向麒麟七兄弟展示先天水眼的之后,麒麟七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心中大口痛骂敖乾不是个东西的时候,默默的拿出了五色土。

    而等到嬴政离开不死火山的时候,身上已经多出了一株二代梧桐树以及大量的南明离火、朱雀神火、涅槃之火。

    天南地北的拉赞助!

    即使是隐居之人,嬴政也会找到他们隐居的地方,然后上门询可:这位神圣,你听说过……

    既是拉赞助,也是交朋友

    在凶兽和未来太一氏的战争之中,你可以暂时不站队,但是面对分宝崖这种影响深远,泽被苍生的大好事儿,可以参与一下对不对?

    数十个纪元之后,嬴政来到了须弥山,这里是神逆闭关的地方,有着层层护卫守护,光是看守此地的凶兽一族大帝就不止一位。

    可是此刻的嬴政,却闲庭信步,很是悠闲自在,一边观赏此地的风景,一边朝着神逆的闭关之地而去。

    当嬴政来到了混沌大帝的防区之时,混沌大帝刚好提前一刻钟进入了顿悟状态,物我两忘,忽略了嬴政。

    当嬴政进入穷奇大帝的防区之时,穷奇大帝突发灵感,跑到血海做实验去了。

    当嬴政进入西华大帝的防区之时,西华大帝和另外一位无名大帝约好了一起去赏花儿。

    ……

    所以当嬴政来到了神逆面前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瞪大了眼睛,气呼呼的看着嬴政的高大汉子。

    “太过分了!”

    “实在是太过分了!”

    早在嬴政现身的那一刻,神逆就感知到了嬴政,然后他就看到了顿悟的混沌大帝,灵感突发的穷奇大帝,上班翘班的西华大帝,浑水摸鱼的无名大帝……

    也不知道,他口中的过分,到底是说嬴政降临此地,还是指那群划水不干活的凶兽大帝。

    “你若是本尊前来,我定要和你分个胜负!”罗睺气呼呼的道。

    “嗯,严格的讲,即使此刻本尊降临,也有很大得可能不是陛下的对手。”嬴政一本正经的说道,言语之间充满了真诚,可是这真诚到了罗睺耳朵里,就变了味儿,变成了嘲讽!

    “说吧,你今日来此究竟有何目的?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你这具化身也不用走了,不过是一件先天灵宝罢了,就是无法彻底毁灭,封印起来很难吗?”

    听到这里,嬴政微微点头:“兽皇神逆倒行逆施,创造凶兽一族,妄图毁灭洪荒,罪大恶极,必死无疑。但是毁灭道祖罗睺却不一定非死不可,神族白帝也不一定非死不可。”

    “我此来是因为分宝崖即将开启,特意邀请毁灭道祖罗睺,在分宝崖留下传承的!”

    罗睺指着嬴政吭哧吭哧了半天,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忘了说啥,便直接拿出了一道传承,挥了挥手把嬴政撵滚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