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第438章 手起,刀落

    手术室里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被递到中央的手术刀直直的反射着无影灯的光,显得有些晃眼。

    “主任?”

    张天阳有些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但泌尿外科大主任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

    “小张,你来。”

    “主任!”

    这回大家听清楚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天王。

    只见他喘息加粗,有限的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开始有些变色了,显然是情绪激动。

    “嗯?”

    泌尿外科大主任扭头看向赵天王,双眼一眯。

    “张医生手稳,且有过多次的镜下无视野止血经验,赵医生,你觉得不妥吗?”

    “我”

    赵天王本能的想要使出惊天一吼,可今天以来张天阳的种种操作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犹豫了一下,缓缓低了头。

    “小张,来吧。”

    大主任重新看向了张天阳,脸上的严肃和凌厉瞬间消失,眼睛里带着鼓励和信任。

    “好。”

    张天阳不推辞,收回了手术刀。

    但他没有马上动刀,反而扭头看向了不远处正伸着头看监护仪的潘麻醉。

    “麻醉老师,需要你帮个忙。”

    张天阳指了指手术室门口的治疗台,“那个台子上面有我刚刚从洗手的地方拿过来的干净毛巾,麻烦麻醉老师帮忙拿过来。”

    “嗯?这个毛巾是”

    潘麻醉有些愣神,但听话的把几条毛巾依言拿了过来。

    “这样。”

    张天阳指了指自己的防护面罩。

    “等会万一血喷出来,会影响视野,可能需要麻烦麻醉老师你帮忙给我们擦一下。”

    “哦哦”

    潘麻醉愣愣的点头,心想这臭小子想的还挺周到,张天阳那边又有了新的任务。

    “还有,麻醉老师,我这边需要你拿着毛巾过来,先帮我把面罩上半部分围住。

    这样我还可以用下半部分看视野,等会血喷出来之后,你就把毛巾抽走,我就可以一直保持视野了。”

    潘麻醉又开始发愣了。

    这臭小子,真想夸他一句小机灵鬼!

    潘麻醉乖乖的拎着毛巾,站到了张天阳身后,双手举高,帮他围着毛巾。

    同时半个身子还往旁边扭曲的侧过去,时刻关注着监护仪上患者的生命体征,堪称兢兢业业。

    “台下老师。”

    张天阳又开始喊台下护士了。

    “那边桌子上有我拿的另外几条毛巾,等会需要您帮忙擦一下无影灯上被喷上的血。

    哦对了,无影灯上面我搭的布是叠起来的,等会第一波血喷上去之后您扯一下,别让天花板上的血滴下来污染。”

    “对了,输血科那边的血等会腾出手一定要再催一下。”

    “台上老师,咱们先挑一下等会我要用的器械,放在这里我好拿”

    张天阳很少这么絮絮叨叨,但这时候不得不考虑万全。

    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在现实里遇到这样的病人。

    泌尿外科大主任看着张天阳有条不紊的安排,强行面色沉稳。

    虽然知道这个场合不合时宜,但心里还是忍耐不住的大喊

    这个小张!我一定要他!他是我的!是我的!!!

    赵天王则显得有些不在线了,这时候沉默着看着,眼神复杂,嘴巴无意识的张开。

    “原来这都是早准备好的”

    好一会,他才回神。

    然后默默的平心静气,低头盯着患者的大肚子了。

    一个不学无术的人老是在你面前蹦跶,你会觉得他分不清楚状况,又烦人又碍事。

    可如果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有条不紊的安排工作呢?

    赵天王感觉,他之前或许是先入为主了。

    谁说年轻医生不靠谱呢?

    这个张医生,也许就是值得信赖。

    “大概就是这样了,麻烦各位老师打起精神,咱们等会打个配合。”

    张天阳终于分配好了任务,转回头来,重新看向了患者的肚子。

    他深吸一口气

    “那么我开始了!”

    屏息,提刀。

    无影灯的光芒闪耀。

    一圈全副武装的蓝色身形全神贯注。

    “滴滴滴滴”

    安静的手术室里,只有监护仪在兢兢业业。

    刀,落下。

    轻柔的,且灵活的在皮肤上划过。

    锋利的刀尖闪过几分锋芒,继而快速的被鲜红色浸染。

    “呼”

    一圈人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

    但张天阳保持着很平稳的力道,刀尖只划破了皮肤,并没有探到更下层。

    一条绵长的红线在患者的肚皮上显现,一排血珠缓缓冒出。

    患者的血压不太够了。

    以至于浅层的小血管被划破,出血的速度都很缓慢。

    “滋滋”

    电刀扫过,细小的出血点一一被处理。

    “我要进去了。”

    张天阳知会了一声,再次拎起了手术刀。

    患者疑似出血破裂的是左肾,所以张天阳下刀的地方在左侧的腹直肌前。

    刀尖缓缓下压。

    已经被切开的皮肤因为巨大的张力,缓缓往外张开。

    皮下组织和腹直肌前鞘快速的被切开、清理。

    腹壁的组织本应该柔软而厚实,现在却因为持续的张力被拉扯得菲薄,且水肿。

    张天阳小心的钝性分离腹直肌,速度却一点也不慢。

    半分钟不到,他再次开口。

    “要进腹腔了。”

    两边的大主任和赵天王自觉的充当助手,连忙跟上。

    2次提起法提起腹膜后切开,腹腔便出现在面前。

    轻柔的打开腹膜后部分大网膜及肠管,张天阳把它们拉出了切口范围,同时向着旁边一伸手。

    “温盐水纱布!”

    “来了。”

    大主任早就跟台上器械护士一起备好了,这时候赶紧捏着纱布,将被张天阳扯出来的大网膜和肠管包裹保护住。

    “粘连有点严重。”

    赵天王眉头紧皱,脸色不太好。

    入眼处,大网膜与腹壁多处粘连,挤在了一起。

    张天阳没有说话,但手下不停,很快,大网膜的粘连被松解。

    赵天王抬头,略带迷茫。

    再往下看,一部分肠管呈现出花斑状,显然是因为巨大的张力导致的充血和瘀血。

    张天阳皱着眉,又翻开了一段肠管,脸色微沉。

    那段肠管下,赫然是高高隆起的腹膜后区,血肿和瘀血遍布视野。

    “呼”

    身边是大主任和赵天王粗重的呼吸声。

    “就是应该急诊手术啊……要不然……”

    耳边小小声的呢喃仿佛是来自大主任的,张天阳目不斜视,双手将肠管向右侧推移,然后快速分离粘连带。

    赵天王的眼神里再次闪过了迷茫。

    “要进后腹膜了。”

    张天阳稍微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四周。

    “麻醉老师,台上台下老师,最后一层了,大家打起精神。”

    “毛巾可以围上来了。”

    “头顶的布要记得准备。”

    “补液速度加快一点吧。”

    “吸引器功率开大一点。”

    “呼”

    张天阳再次深呼吸,双眼一凝,

    “走!”

    手起,刀落。

    啦啦啦啦啦啦~

    是勤奋努力安(??????????)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