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第439章 停滞的双手

    “撕”

    刀下,菲薄的组织发出一声几乎不可闻的轻响。

    随即,便是响亮的一声“噗”

    泛着淡淡深褐色的血液喷涌而出,直冲天花板!

    “啊!”

    台上器械护士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身旁主任和赵天王也不由自主的闭了眼。

    喷泉一样的血液瞬间在手术室里炸开。

    “拉帘子!

    抽毛巾!”

    张天阳连吼出声,“就是现在!”

    “哗啦啦啦啦”

    台下护士咬着牙,奋力的拉扯着无影灯上罩着的布条,千钧一发的挡住了天花板滴落下来的淋漓鲜血。

    “啪嗒啪嗒”

    急促的血滴敲打声中,潘麻醉拉开了遮在张天阳半张脸上的毛巾,然后飞速弹开,朝着麻醉操作台冲去。

    那边,监护仪已经尖叫了起来。

    “滴滴滴滴”

    短促而尖利的尖叫声中,张天阳摸到了手边早就准备好了的器械。

    “呼吸”

    沉稳的呼吸中,双手挥动。

    眼前是一片血肉模糊,鲜血虽然没有直冲天花板的气势了,但仍然不要钱一般往外喷。

    张天阳能想象到里面的情形。

    破裂的血管必然是动脉。

    患者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强行带动着已经捉襟见底的循环血,努力的往全身各处泵去。

    但那些珍贵的血液,却在这股压力的推动下,顺着破裂的动脉,奔向自由和消亡。

    在破开最后那层膜之前,聚集在腔内的血液尚且能够形成些许对抗的压力。

    但破开膜流过血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阻力可以阻碍鲜血流逝了!

    从现在开始,每一秒钟,死神的脚步都会更进一步!

    “轰”

    两个加强吸引器发出轰鸣,泛着棕色的血液顺着长长的管子被收集到桶里。

    很快,就满了小半桶。

    “你你在”

    赵天王是最后一个被台下护士拿着毛巾擦出视野的,一睁眼,就看到了张天阳飞舞的双手。

    手下,是鲜血淋漓的组织,是看也看不清的血肉模糊。

    可那个臭小子他在操作什么!

    张天阳没有回应赵天王的惊怒。

    事实上,他现在也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

    眼里,只剩下了面前的腹腔。

    他珍惜着每一个吸引器打败鲜血的瞬间,脑子高速转动,在病房里认真看过的影像学图案在脑海里闪过,然后跟面前的血肉一一对应。

    “是这边。”

    “还要深一点。”

    “不对,位置不对。”

    “那边!”

    眼到,手到。

    手边的器械不断轮换。

    在赵天王目瞪口呆中,面前的血肉虽然依旧淋漓,但已经能看出来,暴露的部位在加深。

    那个臭小子,他真的可以?

    “他怎么做到的”

    赵天王的表情,逐渐呆滞。

    “呼吸”

    突然,持续运动着的双手停滞了下来。

    张天阳整个身子停在了原地。

    眼花缭乱的动作猛然间消失,赵天王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你……”

    大主任也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张天阳,眼睛里带着询问,和一丝期盼。

    但张天阳谁都没理。

    一时间,手术室里再次陷入了诡异的状态。

    很吵。

    因为监护仪在坚持不懈的尖叫,吸引器也在固执的制造着噪音。

    但也很安静。

    因为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不敢大声喘气。

    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张天阳盯着面前那堆鲜血淋漓的组织,愣了几秒。

    “咣当!”

    右手的器械被他扔进了台上护士端着的弯盘里,铁器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正在盯着监护仪的潘麻醉被吓得浑身一抖,手里捏着的注射器差点扎在自己手上。

    而手术台上,捏着吸引器的大主任却眼神一亮。

    血,好像没那么多了?

    他一直捏着两只大功率吸引器吸取血液,这时候反应得最快。

    但赵天王很快也睁大了眼睛。

    面前,淋漓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肌肉,筋膜,血管,终于清晰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

    赵天王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今天晚上他不知道第几次感觉到震惊和不可思议了。

    但是震着震着,好像,有点习惯了……

    这个臭小子,是真的厉害啊……

    “吸引器。”

    张天阳左手稳稳的插在组织里,丝毫不动,右手伸向了大主任手里的吸引器。

    在大主任复杂而又欣慰的目光中,他没有遇到丝毫阻碍。

    “轰……”

    吸引器的噪声中,张天阳右手的速度猛然加快。

    “血管夹。”

    “针。”

    “再来一针。”

    在赵天王恍惚之中,张天阳松开了左手。

    血,没有再喷出。

    “止住了。”

    张天阳松了一口气。

    “辛苦了。”

    大主任在口罩下勾起了嘴角,“要不要休息一会?”

    最可怕的出血已经止住了,那么接下来再处理患者的肾,就没有那么争分夺秒。

    可以缓一缓。

    但张天阳幅度轻微的摇头。

    “一鼓作气吧。”

    对于自己的脸色,他已经认命了。

    拖拖拉拉的,万一再出点幺蛾子呢?

    害怕!

    出血点已经被止住,补液一直没停,再加上输血科加急送来的血袋,患者的生命体征稳定了起来,监护仪的尖叫也没那么凄厉了。

    潘麻醉盯了一会监护仪屏幕,又盯了一会低着头操作的张天阳,若有所思。

    他突然摸出了套在透明袋子里的手机,滑动着什么。

    昏暗的黑渐渐褪去。

    晨光的亮开始滋润大地。

    “啪嗒”

    随着持针器的落下,手术终于完成了。

    大主任也丢下了手里帮张天阳剪线的剪刀,语气感慨。

    这台高难度,高风险的手术,基本上是张天阳一个人拿下来的。

    他不过是帮忙干了点杂活,就连缝皮的时候也不过是拿着剪刀而已。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自己还是实习生的时候。

    但大主任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他脱了手术衣,特意去拍张天阳的肩膀。

    “辛苦了。等会交完班你就回去睡觉吧,好好休息,科里的事情不用操心。”

    他的语气微颤,强行抑制住自己当场把张天阳拐回家的欲望,故作镇定的走了。

    绕过走廊之后,才跺了跺脚。

    手术室里,潘麻醉一边处理着患者身上连着的管子,一边招呼着张天阳。

    “张医生,等会先别走啊……”

    话刚说了一半,潘麻醉就把后半段咽了下去。

    因为赵天王沉默着走了过来。

    他的手里拎着还沾着血迹的面罩,脸色微沉,头顶的帽子上也血迹斑斑。

    来找臭小子麻烦的?

    潘麻醉身子微微后仰,双唇紧闭,眼睛却瞪了老大。

    气氛再次焦灼了起来。

    张天阳偏了头,有些疑惑。

    “怎么了?”

    沉默,是今晚的手术室。

    可沉默了好一会,张天阳已经准备离开的时候,赵天王终于张了嘴。

    “那个……”

    “哪个?”

    “对不起……”

    张天阳有些发愣。

    随即,轻轻笑了起来。

    说更就更,谢谢万赏(*°??°)=3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