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太请自重 刘家长子.CS

第75章 看透

    “咯嘣!”

    一声脆响,多余的脚指甲在指甲钳的作用下与之分离。

    坐在沙发上掰着脚丫的秦若兰聚精会神的修剪着,将刚刚剪掉的指甲捏了起来丢进了脚旁的垃圾桶中。

    拍了拍手,低下头对着沙发一顿狂吹。

    手不停的扫着。

    开门的动静响起,同时传来了姐姐的声音。

    “你先进来吧,我去给你拿条毛巾。”

    “嗯……”

    这句话音刚落,秦若兰的耳边就传了了刘长青的回应声。

    视线向上移动,望着被自家姐姐带回来的男生。

    有过几面之缘的黑皮哥哥。

    门口的二人也将视线投向这边。

    秦若柳的表情有着明显的变化,先是看了看沙发上的妹妹又看了看身旁的刘长青。

    诡异的气氛顿时间在屋内弥漫。

    刘长青不知为何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物一般看着地面。

    瓷砖真白。

    脸色通红,秦若柳急忙冲到妹妹身旁将架靠垫拽了过来,放在了她的腿上,以此呈现出被遮掩的效果。

    秦若兰同样意识到了什么,小小年纪的她同样感到羞愧。

    连忙翻身下了沙发,拿着靠垫遮挡着,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

    “……”

    瞟了一眼沙发旁站着的秦若柳,刘长青沉思片刻,转移话题的说道。

    “你家……装修的不错。”

    “……”

    没有选择去搭刘长青的话,而是去拿了一条新的毛巾交给了他。

    接过毛巾,刘长青将已经滴水的头发简单的擦拭了一番,边擦边回头看向屋外已经漂泊的大雨。

    擦头的动作放慢。

    直至停下。

    视线望向正在收拾客厅的秦若柳,刘长青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刹那间,开口叫了对方。

    “班长。”

    “嗯,怎么了?”

    背对着刘长青,秦若柳回应了一声,但手头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看着对方的背影。

    过了许久后,才开口问道。

    “你如果知道未来和你结婚的人是谁,但你现在还对他不怎么了解,也不喜欢……你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

    这般深奥的问题属实难到了秦若柳,她停下了手头上的活,转身看向身后。

    刚想说些什么,随之被对方打断。

    “假如你知道。”

    “假如……嗯……”

    虽然很诧异为什么刘长青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但看到对方此刻严肃的神情,不太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脑海中浮现出他刚刚假设出的场景。

    如果知道未来的丈夫是谁……

    时间在缓缓流逝,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隔着一段距离面对面站着。

    最终秦若柳微微摇了摇头。

    “应该不会吧,总感觉太假了……怎么可能知道未来的事。”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呢?”

    “那……应该也不愿意,未来是未来,现在是现在,现在的我对他没好感的话……就算未来真的结婚了,我也没什么感觉。”

    说着说着,秦若柳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向刘长青的眼神有些别扭。

    “你……不会想告诉我,你能预知未来吧?”

    “啊?”

    听到秦若柳这番回应,刘长青显然有些愣神。

    这幅样子被对方看在眼中,这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想。

    顿时,脸蛋开始升温。

    刘长青是个很肉麻的人,从当初那份情书上就能看得出来。

    虽然肉麻,但并不让人讨厌。

    而如今问自己这样奇怪的问题……

    难道……

    他喜欢我?

    就算是女生,也会有这样的错觉。

    更不用说刘长青曾经有过像她示好的先例,如果以此为前提去猜想刚刚刘长青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倒也不难理解。

    如果自己点头同意的话,他大概就会说自己能够预知未来。

    然后说出以后两人结婚的这种话……

    一时间,原本平静的心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抿紧嘴巴,秦若柳害羞的将雨伞拿在手中,朝着刘长青所在的位置前进。

    一股脑的将雨伞塞进他的手中。

    拿回毛巾。

    “雨伞借给你了……下周还我就行……”

    “……”

    并不知道在这短短五秒钟的时间,对方的脑子里竟然幻想如此之多。

    以至于当他离开对方家,拿着伞,听着背后门被关上的动静时,都有些小懵圈。

    但这样的懵圈并没有持续太久。

    望着路面已经积攒起的积水,刘长青思考许久后还是将手中的雨伞撑开。

    从对方家离去。

    现在。

    未来……

    “搬家?”

    语气中充斥着不解的情绪。

    李崇明十分不理解父亲这般做法的用意。

    相比较妻子和儿子的不解,李崇明的父亲显然也并不想做出搬家的举动。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离开已经生活几十年的城市。

    可工作上突如其来的调动,使得他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

    母亲显然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城市的生活,听丈夫的解释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所以要从这个城市搬离出去。

    一时间家庭气氛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李崇明沉默着坐在椅子上。

    在上周被揍过之后,他便一直咽不下这口恶气,也下意识的觉得是刘长青与孙凡所做。

    这两天他一直在默默的策划着报复二人的手段。

    可计划刚刚有个气色,父亲便给他带来了即将搬家的消息。

    在他愣神的这段时间,父亲与母亲说了很多,大概是去哪个城市,住的问题如何解决,其次便是自家孩子的转学问题。

    商量个差不多后,看起来很是惆怅的李崇明的父亲对儿子说道。

    “下周一你就不要去学校了,我到时候跟学校说一声,给你转学。”

    “……”

    “崇明?”

    因为在想事情的缘故,李崇明并没有听到父亲的话语。

    在父亲叫了自己一声后才回过神来,察觉到儿子刚刚走神,父亲又说明了一次。

    这一次,李崇明点了点头,并在父母的面前强装镇定。

    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

    事实上,他的意见并不重要。

    屋外下着大雨。

    此刻的天气,似乎与父亲刚刚宣布的消息很是贴切。

    伴随着父母二人起身去收拾行李,商量着要带什么东西时……

    李崇明只是坐在那里。

    看向窗外。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一种感觉。

    一切……都结束的感觉。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