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祖宗在上 二木七

第三百二十八章 古代皇帝

    “陆道友,你这是什么剑法?”

    “陆道友,能跟我聊聊你对剑之一道,是什么看法吗?”

    “陆道友……”

    陆青被搞得不胜其烦。

    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白南天这号人,毕竟人家在整个燕国的名气很大,以前就是非常著名的绝世天才,后来人家也成功的兑现了自己的潜力,轻轻松松进入到了金丹期,然后又踏入了元婴。

    在传闻之中,这是一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帅哥,一剑斩尽天下敌,很飒很酷的那种人。

    但不管是啥传闻,都没有说过,这家伙居然这么话痨啊!

    在杀死了邹子午、白南天见识到了陆青的‘破天’一剑后,就变成了这副德行。

    其实仔细想想,陆青也能够想象得出来,白南天为何如此。

    白南天这人,其实可以算是有点单纯的。他在过去的生涯之中,整个的人生经历,可能最主要的就是两块修炼与战斗。

    在云霄宗这个燕国第一大宗门里成长,从小就是天骄之子,被宗门高层的师父收为徒弟,然后一路成长上来。他不用去跟人勾心斗角,自然而然就是云霄宗那一代的首席;一路天资纵横,有长辈铺路,再加上自身战斗力确实猛,他只需要好好修炼,实力自然而然的就增长了上去,偶尔抽点时间各处游历一番,自然就会有很强的实力和很高的地位。

    从来不需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白南天自己的性格就逐渐养成了那种一心只顾修炼,别的啥也不管的样子。

    面对一般的人,他最多也就表示出一些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感罢了,想要再多些别的,那肯定就不可能。

    然而,当自己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尤其是在剑之一途上,远远超过白南天的想象的时候,他那种一心向道的强烈热情,自然而然就会被激发出来。

    当然,话说回来,陆青能够感受到,白南天心里除却那点仰慕,最大的想法,应该还是希望能够从陆青这里学到这门剑法。

    一心向剑之人,见到陆青展现出来的这破天一剑,想学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教是不可能教的,除非白南天愿意加入陆家,那……

    那也不行。圣白剑典本质上是一种金天灵根才能够修行的功法,在灵根上,白南天跟这门功法并不相符。

    当然,不管怎么样,白南天也是云霄宗当今最具有天赋的一个人,也可以说是整个燕国境内,最年轻的元婴修士,自己又对人家有救命之恩,趁着这个时候,打好一点关系,也总归没什么问题。

    一路上,陆青面对白南天热情、好奇的各种询问,也都耐着性子解答了许多。

    不过,这种时间总归不算漫长。

    很快,他们二人就来到了此行最终的目标地燕国皇宫。

    皇宫一片寂静。

    在宫廷的门口,几个禁军护卫瑟瑟发抖的看着半空之中而来的巨龙,以及站在巨龙头上、漂浮在巨龙身边的两个人。

    之前,他们二人与邹子午在燕都内城的入口处,那激烈的战斗波动,哪怕是感知再怎么迟钝的凡人,都能够清楚的察觉到。更别说,这几个守门的禁军卫士,还都是筑基层次的修士了。

    他们明确的知道,眼前的两人一龙,随便哈口气,他们就要彻底蒸发。让他们能够继续坚持的站在这里,手持武器,守卫宫廷大门的,就只剩下一股尽忠尽责的心态。

    死则死矣,气度总不能失。

    毕竟,他们代表的是皇家的脸面。

    不过,陆青二人,倒是也没有什么对付这些守门禁军士兵的意思。

    没有必要。

    眼下的燕都,在防备力量上来看,近乎于是个空城。羽林禁军的大部队,被调集到了平州前线去。带队的邹子午可以作假,但是那三万羽林禁军也全是假的?那不现实,云霄宗又不是真的傻子。

    在邹子午被陆青解决掉之后,在燕都之内,应该已经没有能够阻拦二人的活人了。

    眼下的皇宫,也没有必要去闯。

    毕竟,燕皇的突破地,是在燕都的上空,那个人工打造出来的云端平台上。

    陆青当然还记得,那个平台的具体位置。

    他招呼了一声,带着白南天一起向上飞去。

    穿过了一层云,白南天有些疑惑的问道:“燕皇的突破地在这里?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有幻术屏障的。”陆青一边说着,一边跺了跺脚。

    他脚下的龙魂,得到指示之后,就随着陆青手指的方向,喷出了一道剧烈的星木剑火。

    龙火所覆盖之处,原本是空无一物的。白南天还觉得有点奇怪,怎么瞎放火?

    但当火焰冲进云层之内后,白南天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那处浓密的云,被吹散之后,露出了一个硕大的正方形空洞。

    那空洞,跟周边的环境,保持着一致的模样。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不是遭到了大范围的覆盖性攻击,哪怕一头撞上去,怕也是看不出来这块地方,跟周边的有什么区别的。

    明明现在他们已经距离那突破平台并不遥远的距离了,但在陆青发动攻击之前,白南天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并不是白南天的感知能力太差了,相反,他这方面,在元婴修士之中,甚至算得上优秀了。这只能说是李世文布置在自己的突破平台之外的幻术屏障,水平实在太高。

    当时,陆青能够发现这个被幻术屏障隐藏着的平台,也是纯粹靠自己意识体可以无视地形、无视禁法,自由行动的特性,然后在大燕皇宫上空,一寸一寸的飞过来飞过去,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才一头撞进来。

    不过,龙魂这一发全力而为喷出去的火焰,却让幻术屏障没有办法再继续掩人耳目了。

    幻术屏障仍猛然在尽心尽责的发挥着效果,然而在强大的力量冲击下,却也在没办法毫无破绽的掩藏内里的情景。

    哪怕是通过肉眼,也能够看到那个巨大的正方形区域内,藏着些什么。

    “看来李世文就藏在里面。”白南天兴致勃勃的唤出法剑,说道,“赶紧把这个阵法打破,进去阻止李世文突破。在突破过程中被强行打断,李世文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了,肯定没有办法再拿我们二人怎样,我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他现在满心想的,就是赶紧解决掉燕都的事情,然后他就可以好好的向陆青讨教讨教剑法了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陆青到底愿不愿意教他。

    但陆青却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现在还没到说稳能解决的时候。

    李世文不会将自己的突破是否成功,完全把宝押在邹子午的身上。

    那位大燕丞相,对李世文确实忠心耿耿,而且天分很好。虽然灵根相对比较一般一些,但是在修行上,天赋重要,个人机遇、努力、悟性,却同样也都非常的重要。邹子午就是在后者上,做得比较出色的人。

    但无论如何,他都仅仅只不过是个元婴三层的修士。

    李世文先前搞了那么多的骚操作,最大的目标,是想要牵扯住云霄宗的惟云,这位法相期高手被魏国大将军夏沧拽在前线,动弹不得,就已经是万幸了。

    而其实,魏国的北伐动静,比李世文当年开始谋划的时候,计划中的还要更加猛烈。这证明了魏国在这件事情上也有自身的野心,很难不让人忧心忡忡。

    但话又说回来,这在客观上,是给李世文帮了很大的忙,魏国的北伐,不仅拽住了惟云这个法相期的大高手,另外还超水平发挥,让云霄宗的元婴高手们,绝大多数也都得老老实实的在前线战场上呆着,能出动的,也就只有白南天这一个人了。

    对于外界的情况,正在突破之中的李世文,是完全不知晓的。实际上,在李世文开始正式进行突破之后,在外界主持各种事项的推进的人,就是邹子午。

    在察觉到只有白南天一个人进入到燕都之后,邹子午甚至觉得,陛下突破已成了定局。陛下最后遗留下来的手段,都用不上了。

    但陆青的插手,让一切都没法再说了。

    实际上,在陆青出现、以净化之雨,化解掉了他最大的手段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可能要死。

    虽然,死亡这件事情令人很遗憾,但在临死之际,他也并不觉得慌张。

    自己虽死,但皇帝陛下的突破,是不容被打断的。

    他也相信,陛下留下来的最终手段,可以挡住陆青和白南天。

    ……

    对于李世文的最终手段,陆青也是知道的。

    毕竟,在此之前,他在意识体的状态下,是天天监控着这位大燕皇帝的,对他的布置简直门清儿。

    之前对付邹子午的时候,于陆青而言,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是一场热身活动。

    眼下,这才是李世文最后的保障,也是最大的挑战。

    龙火持续的朝着那处平台喷着,直到包围着整个平台的幻术屏障,彻底在动荡的灵气之下,完全失效,露出了里面的阵容。

    一整个硕大的金属平台,在正方形的光膜保护之下,漂浮在云端。

    这正方形的光膜,显然是一种非常厉害的防御阵法。

    不过,单单靠这防御法阵,是休想挡住两位元婴修士太久的时间的,甭管这个阵法多牛逼。

    阵法厉害,无人主持,那也是一时的。除非层次差得太远,否则能拦住两个元婴修士几天、一两个月,还能拦住一年?一年的时间,狂轰滥炸,无人主持的阵法早晚都得被破掉,哪怕有灵脉在后面顶着都不行。

    现在,这阵法后面确实有人,但也就李世文一个……

    不对,怎么还有一个?

    幻术屏障消失之后,在半透明的防御光罩后面,陆青和白南天赫然看到,除却盘腿坐在平台正中间,闭着双目正进行突破的皇帝陛下本人之外,在平台的边缘,赫然还有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庄严肃穆的长袍,这长袍底色为黑,其上刺绣着金色的龙纹图案,跟燕朝皇帝的服饰一模一样。冠冕戴在头上,玉珠串成的冕旒,纹丝不动。

    这人的面相上,看上去是个中年男人,五官跟闭眼的李世文,略微有些相似。只是,他的双目之中,并无半点光彩,看上去不类活人。

    “这是谁?怎么还有一个人?”白南天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

    陆青的声音,幽幽响起:“这是咱们大燕朝的第三代皇帝。”

    “还活着?”白南天的瞳孔顿时缩了一下。

    他努力的翻阅了一下自己的记忆,隐约记得,不知道从哪儿看过的记载之中,提到过,这位大燕的第三代皇帝,名叫李云绗,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法相期顶级高手!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燕国国内的形势,还不是现在这样子。当时,云霄宗虽然已经建立了,但却只是武州的一个地方性宗门,甚至在武州之内,都并不算是霸主,远远达不到如今的地位和层次。

    那时候的燕国,朝廷才是最强盛的,统领着燕国七州之地,皇帝的权势,是可以真正的贯彻到国度的每一寸土地上的。

    当然,后来随着宗门势力的强大、再加上后代的皇室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法相期的高手,此消彼长之下,燕国成了眼下这种宗门为主的形势,皇帝的权威被压缩。

    但……李云绗少说也是好几千年前的人物了,哪怕是法相期的修士,也不可能活这么长的时间。

    那现在,他看到的李云绗是啥?

    白南天不由得将探究的目光,望向了在旁边的陆青。

    “他早死了,这是他的遗蜕。”陆青给白南天这个临时队友解释说道,“只不过,李云绗是战死的,并非是寿元耗尽而亡。在死时,他的法相之躯,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力量,被李氏皇族修复后,制成了活尸。”

    看到白南天脸色有点奇怪,陆青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活尸只残留了很细微的神魂,没有思考能力,只有基本的战斗本能。而且,由于没有完整神魂,还死了这么多年,身体活性大为下降,不可能有真正法相期的实力,这个放心吧。”

    白南天听完这话,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要是这样的话,那还好……”

    “但也别太大意了,毕竟生前是法相,不知道打起来会怎么样。要是压力太大,我可没工夫保护你,自己小心点,别死了。”

    元婴一层跟二层的说‘没空保护你’……

    白南天的脸色有些古怪,他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不服气的。但随即,他又想起了先前跟邹子午的那一战,尤其是那破天的一剑,于是也就只能将心里的那点不服气给压下去。

    陆青座下的龙魂,停止了喷吐龙火。而阵法之内,古代皇帝只是用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外面的两人,也暂时并无动静。

    这样的隔空僵持,持续了好一会儿,气氛有些凝固。

    “他干嘛不打出来?”白南天如是问道。

    “法阵的强度降到一半以下,活尸才会启动。”

    “那我们在等什么?”

    “等我的剑。”

    “你的剑?”白南天疑惑了一下,旋即又兴奋了起来。

    确实,他没有见到过陆青的武器。先前,陆青施展出那破天一剑的时候,也是空手而为。

    在他的想法之中,顶级的剑修,都会有一把心爱之剑。只有剑在手时,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陆青的剑会是什么模样了。

    而这一等,就等了近乎一天的时间。

    一天之后,两件器物,白南天的感知中,有两道流光,从很远的地方飞了过来,然后落在了陆青的手上。

    那是一把通体洁白、形制古朴的剑;另一件,是柄顶端固定着深蓝色宝珠的权杖。

    “你不是剑修么?”

    “谁跟你说过我是剑修了?”陆青右手持剑,左手持杖,不再跟白南天废话,“动手吧,阵法无人维持,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把阵法的防御强度削减到一半以下。不过,打的时候留点力气,别太累,还要对付活尸呢。”

    “我明白。”

    两人开始动手。

    无人维持的阵法,在他们二人手下,还是挺坚挺的。毕竟是李世文拿来保护自己突破的东西,强度高是很正常的。如果,里面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元婴修士坐镇,还能勾连六阶灵脉大阵,想要强行打破,怕就不是几天、一两个月能完成的事情了。

    但可惜,并没有。

    哪怕陆白二人是留着手的,以比较养生的方式,消磨阵法的强度,在大约三天之后,法阵的强度持续下降,最终跌落到了一半以下的临界点。

    感知到这一点的二人,一边维持着输出,一边紧紧盯住了李云绗这位古代皇帝。

    活尸李云绗的目光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身体,却忽然动了。

    他在平台的边缘站了起来,然后,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漂浮了起来。

    陆白二人,不约而同的停手,看着这位数千年前的大燕皇帝、法相高手,穿过了防御阵法的光膜,凭空漂浮在他们的面前。

    5k,多写了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