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祖宗在上 二木七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入魔(7k)

    陆明恒手中的这八卦仪盘,可以追溯过往很长一段时间的、当地的灵气变化趋势。

    他之前就有过担心,山谷里的灵气很特殊,八卦仪盘到底能不能追溯,这是个问题。

    在进行了尝试之后,他发现,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八卦仪盘是能够追溯的。毕竟,不管在呢么说,虚灵气也是灵气的一种,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

    但,同时他也碰到了另一个问题。

    追溯是能追溯没错,可这种疑似虚灵气的玩意儿,那种侵蚀或者说是湮灭效果可髌骨仅仅只是针对人或者活物之类的东西。这个时间,任何物体,在于虚灵气发生反应的时候,都会碰到湮灭效果。

    实际上,这些漂浮在空中的虚灵气,无时无刻不在湮灭着周边的环境。这里没有任何活物生长,就是因为如此。乃至于构成山谷的岩石、土地,都是因为在漫长的时间里,浸入了大量虚灵气,被同化成了类似属性,才没有被不断的‘融化’。

    在这山谷之内,连空气都是非常稀薄的。

    再这种情况下,八卦仪盘需要追溯过去的灵气变化趋势,势必要跟这些虚灵气有大量的接触和反应,这让八卦仪盘很容易在完成使命之前,就因为虚灵气的湮灭效应,从而遭到损毁。

    陆明恒准备了好几个八卦仪盘,但损坏掉一个,已经追溯出来的进度又不会被下一个继承,那意义不大。

    他只能将自己的灵力,更进一步的输入,保护住八卦仪盘的结构,让虚灵气在损坏八卦仪盘之间,先跟他的灵力产生互相的湮灭。

    这确实是保住了八卦仪盘能够正常工作了,但是他的灵力消耗,也一下子提升到了非常大的程度。

    他只能咬牙撑着。

    不过,他内心之中,还是很冷静的。

    他仔细的在盘算着自己的支撑能力,一旦不行,他也不会傻乎乎的硬要坚持什么的。放弃一手,回头等做好了更完全的准备,再过来就完事了。没必要像是个愣头青一样,在这里死扛着。

    但这一次的情况,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好一些。在身体状况达到他自己设定的底线之前,八卦仪盘就已经完成了针对过去五年时间的灵气变化的追溯情况。

    按理讲,这八卦仪盘最高可以追溯十五年,但是在当下的环境之下,五年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

    他没有犹豫,直接抽身走人。

    迅速离开了山谷范围之后,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的不足巅峰时候的两成了。并且,虚灵气无孔不入的侵蚀,让他的身体和经脉,都出现了一些损伤。

    但他没有急着休息。

    吞服了两颗丹药,分别用来恢复灵力和气血的,这个可以帮他稳固状态。

    随后,他便逐步后退,离开了山谷外围。

    他没有跑太远,而是就近的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

    这小镇应该是琥瀚县下辖的一个普通镇子,并无灵脉,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修饰活动的行迹。

    陆明恒进入其中后,随处寻了一个人家,没有打扰主人,只是在一处空屋子中,略作布置之后,便就取出了灵石,开始打坐。

    他准备在这里休息上一段时间,等到状态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行离开。而他布置在屋子里的障眼法,也能确保凡人们无法发现他,就算是看见了,也只会熟若无睹。

    稍稍休息了一段时间,状态恢复了一些之后,他拿出了那个八卦仪盘,神识探入其中,开始读取上面的内容。

    说实话,他有点忐忑的。八卦仪盘在鬼面神山谷之内,只追溯了过去五年的情况。要是找到了异常变化那还好说,要是没找到,充其量也就只能证明,陈满在最近五年没有在这个山谷进行突破,别的啥也证明不了。

    人家既有可能是更早的时候就完成了突破了,也有可能是没有在鬼面神山谷举行突破仪式。不能因为这一点,做什么判断。

    但是,在神识分析八卦仪盘上刻录下来的讯息过后,陆明恒最终得到了一个令他非常振奋的信息:

    八卦仪盘清晰的记录到,四年前,在山谷有一次非常剧烈的灵气波动。大量的灵气,云集在山谷中心的某处,然后快速的被消耗。

    这其实仍然不能够完全的说明,陈满进行了法相期的突破,但至少,是个非常有力的佐证。

    他想了想,直接将这则消息,发了一封传信飞剑,射了出去。

    这封传信飞剑,当然不是直接送去燕国的。虽然传信飞剑很快,动静也很小,但仍然在飞行的过程之中,会有被截获的风险。

    他这封飞剑,是往南边发的,那边会有一个锦衣卫的站点,会继续在燕国境内转上几道手,最后才会从其他渠道,发往燕国。

    并且,传信飞剑里的内容,也是加密的。里面用了很特殊的灵力气息,非得是跟他遗留在燕都的秘法气息匹配上,才能够解开传信飞剑里面的信息。

    但尽管有这样的双重保障,仍然不能够确切的让传信飞剑成功的抵达燕都。

    所以,他又多放了几个。

    倒是那个搜集了山谷内的灵气的瓷瓶,此为实物,没法用传信飞剑这样的手段给弄回燕国了,只能后面再想办法,通过某些渠道,把东西转运回国内。

    这些事情搞完了之后,他终于可以好好的恢复自身的状态了。

    从山谷里阿奎的时候,他体内的灵力,充其量也就还剩下一成出头的样子,并且因为虚灵气的侵入,还有些气脉紊乱的情况。

    刚刚一会儿的休整,不过仅仅是将紊乱的气脉给调整了过来。之前小号的灵气,可都还没有补的机会呢。

    就这样上路,不太合适。这里看起来还算安全,那在这里,将消耗的灵力,恢复到一定的水平,再继续行动会比较好一些。

    他到达小镇的时候,差不多是正午。一下午的时间,没什么情况发生,可时间进入午夜之后,他的灵觉忽然一动,在小镇的另一头,察觉到了一股让他感到非常厌恶的气息。

    那是入魔之人。

    入魔,是个专有名词,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乃至于一些兽类,都有可能被魔气侵入并感染,成为魔人或者魔怪。

    入魔者,基本上可以等于已经死了。只是一股邪念,在操控着入魔者的身体。

    到现在为止,整个修行界,对于这所谓的‘魔气’或者‘邪念’是怎么来的,怎么产生的,仍然还没有一个公论。

    但入魔这件事情,对于整个修行界来说,真的是烦不胜烦。一个普通的凡人入魔,一时不察,能毁灭一个村子甚至一个镇子,而且他们在吞吃了大量的血肉之后,实力飞涨的速度,简直让人看不懂。

    当然了,这种刚刚出现的入魔者,还是比较好处理的。

    一般情况下,陆明恒要是碰到了入魔者,那没的说,应该就会出手解决掉的。哪怕是在魏国,也是一样。

    无论是入魔者还是魔修,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此乃修行界之共识。

    当然了,大魏现在是敌国。如果魏国国内,产生了大规模的魔乱,那对于魏国来说,将会是一次打击,至于有多沉重,就要魔乱的程度了。但怎么说,作为燕人,这种事情应该是喜闻乐见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魔乱哪儿那么好发生?

    要仅仅只是一个入魔者的话,那对于偌大一个魏国,连个浪花都打不起来。随手除了就除了,也扯不上什么助敌。

    不过,当下并非寻常时候。

    陆明恒其实本心是不愿见到人间惨剧的。如果他不插手的话,这个寻常的凡人小镇,没有修士光临,那一个入魔者就足以成为灭顶之灾。可当下,他自己有要务在身,是真的不想沾染这些事情。

    犹豫了片刻,他决定不管。

    一个入魔者,要毁灭一个镇子,还得发育一段时间。搞不好,杀掉、吞吃几个人之后被发现,镇子里的当权者要是果决一点,让壮士带起刀兵,也并非不可能扼杀掉这个威胁。

    且看这些凡人的造化吧。他准备再待上两日,然后就走人。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与我无关了。

    然而,事情的变化总是这么出人预料。

    午夜时分,他感知到了第一个入魔者,接着,下半夜的入魔者就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到天亮之前,入魔者的数量,就已经达到了十三个。

    甚至于,他所在的这个人家,都出现了一个入魔者。

    这家的男主人,在距离天亮之前小半个时辰的时候,被魔气入侵了。

    在明恒的感知之中,这个男人,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一小会儿,然后就转向了睡在身边的妻子,一副要将其活活吞吃的样子。

    陆明恒睁开双眼,离开浅层修炼的状态。

    他微微叹了口气,现在,就算他再怎么乐观,也知道出大事了。

    当然,这跟自己的安危没什么关系。这全镇子的人,都变成入魔者,也奈何不了他。

    但看这样子,这里是有要爆发魔乱的迹象了。

    一个入魔者,没关系;一群入魔者,就可怕了。不说入魔者会不会再继续增加,就这眼下镇子里出现的十三个,这就不是凡人能够解决的问题。而等到他们一两天的时间里,把整个镇子给屠干净,那恐怕就得出现十三个相当于练气巅峰、乃至于筑基层次的魔人了。

    当然,这仍然算不上啥,可如果数量再多一些、如瘟疫一般的扩散出去,那情况将会变得非常可怕。

    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

    但至少眼下,他随手灭杀掉了这间屋子那已经入魔的男主人。

    “借你屋子一日,救你妻子、儿女、父母五条命……当然,仅限这一次。”

    灭杀那入魔的男主人之后,他就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了。

    说白了,这发生在魏国境内的魔乱,跟他没半点关系,他也不打算过多的插手。

    一日的休息,他的状态恢复了不少,这跟丹药的效果有很大的关系。心里盘算,自己应该已经距离鬼面神山谷挺远了的,可以没有必要再那么小心了。

    飞起来之后,他很快离开了这个小镇,并很快就从另一个小镇的上空越过。

    在这里,他略略降低了一些速度。他惊讶的发现,这里也发生了魔乱。而且,这个小镇的情况,比上一个还要更加严重一些。这里,至少出现了两三百个入魔者,并且整个小镇基本上可以算是被毁灭了,残活的一些人,聚集在小镇中的两个高宅大院,凭墙死守,个别习武之青壮,拿着武器,与外边的入魔者对抗着,但时不时就有人被扑倒杀死。

    在空中,陆明恒摇了摇头,这个小镇算是完了。这些凡人,对抗不了如此之多的入魔者的,更别说他还看到了十好几个到达了练气层次、乃至于有一个已经进了筑基层了。

    入魔者杀死吞吃生灵,实力提升会极快,但是眼下这个,仍然是快到了让陆明恒觉得有些吃惊的地步。

    要是吞吃了不少修士,有这个速度也就罢了;可吞吃的都是镇子里的普通人,而且还是两三百入魔者分着吃的,统共也不到万人的镇子,就能吃出来筑基层次……

    这就是魔乱吗?

    看这样子,不只是一两个小镇的事情。

    而如果是规模比较大的魔乱的话,那还真的有搜集一下相应情报的必要了。

    他又到附近两个小镇转悠了一圈,发现都有魔乱的痕迹,当下的程度各不相同,一些小镇已经毁灭了,只有入魔者在里面狂欢;有些就跟他之前呆的那个小镇一样,才刚刚出现入魔者的踪迹。

    但就此为止,陆明恒已经能够肯定,这魏国南部,有一场魔乱要爆发了,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初级阶段,而且看样子并没有被遏制的趋势。他还看到在一个小镇,有一个像是修真世家的小队,似乎是接到什么消息,来处理问题,结果那镇子里面,有一个筑基层次的魔人,于是整个小队没有悬念的团灭了,反倒成了人家极好的养料,又催生出了一个新的筑基魔人。

    魔乱爆发已成定局,只是看魔乱的程度和规模到底如何了。

    陆明恒隐隐感觉,这恐怕不会太小。

    他想了想,往琥瀚县城靠了过去。

    如果连县城都是沦陷了的情况的话,那这件事情,搞不好有可能会演变成影响到齐魏燕三国的一场事件也说不定。

    到了琥瀚县左近,他感觉到,城内一片死气沉沉的。

    这种县级的行政单位,县城应该起码是有二阶、乃至三阶的人工或者天然灵脉的。而且,一般县城之内,都是有防护阵法在。

    但是,这琥瀚县的防护阵法,好像已经被破坏了的样子。

    思索了一下,陆明恒飞了起来。

    防护阵法既然处于被破除的状态,那就没法禁飞了。那他大可以在高空中,远远的侦查一下县城之内的情况,大概了解现状之后,走人就完事了。

    可这一靠近,情况有点不太对。

    县城里面入魔者很多,但活着的修士也不少,甚至有一个筑基存在。可双方,竟然没有爆发什么战斗,甚至他们都混杂在一起。

    “有点奇怪……”

    他决定靠近点再看看。

    一个县城,暂时他还没有感觉到有达到启明期以上的入魔者或者修士存在,那以他的实力,就算自己不在万豪状态,应该也不会碰到什么解决不掉的危险才对。

    向下靠近一些距离,陆明恒终于搞清楚,琥瀚县城里的情况了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超过三百名修士,包括那个筑基期在内,呆呆的站在那里。在他们的脚下,有许多的人类内脏、大片大片的鲜血,覆盖了整个广场。

    而周边围绕着的大量入魔者,也没有向这些修士发动攻击,只是默默的看着。

    过了一小会儿,一个入魔者走上前去,将一个人类修士开膛破肚,将内脏全都掏了出来,并摆了一地。

    随之,笼罩在整个广场的那种邪魔力量,就变得更加的强盛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又一个入魔者上去,做了同样的事情,并使得邪魔力量更进一步加强。

    而同时,在场的所有入魔者,实力都有了一股小幅度的上升。

    “这是……活祭?”他脑海里蹦出了这么一个词。

    眼下,这么多的修士,如果全部被活祭掉了,那在场的数百邪魔,强度将会提升到一个很高的水平。

    浑身一冷,眼下这恶心的场面,让已经不算雏鸟的他,也感觉到从心理到生理都有一种不适感。

    魏国这场已经开始在爆发的魔乱,影响力在他的心里又被往上提了几个等级。

    “人间惨剧啊……”陆明恒心里感叹了一声。

    这种事情,对于燕国来说,其实是好事。魔乱爆发的规模越大,就越会牵扯魏国精力。

    但是,作为一个修士,这样的人间惨剧,亲眼见到的时候,仍然会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之前,还想着随手救下那个小镇的人家呢,现在看样子,屁用没有。救得了一时,又岂能救一世?怕不是那家老小,现在其实就已经全都死掉,被入魔者给吞吃了。

    感叹着,陆明恒已经搜集到了足够的情报了。后续,他应该会让他手下的锦衣卫探子们,来重点关注翟州这里的情况,密切追踪魔乱的发展情况。

    正想着之后的工作安排,他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股预警。

    福灵心至,他唤出了星辉镇玉盘,挡在了后背。

    刹那之间,他就感觉到了一股重击的到来。

    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但还好,有镇玉盘挡着,没要他的命。

    半空之中,他调整好了姿势,转过身来,也看到了袭击他的人。

    那是个穿着一身灰色法袍的男人,他戴着个鬼脸面具,浑身上下魔气云绕。

    这装束、形象,陆明恒要是不知道是陈满来了,那可就太枉费自己做锦衣卫的职责了。

    几乎八成确认已经进阶法相的‘鬼面神’陈满,看到这家伙,谁人不胆寒?

    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是陈满的本体来了。

    陈满最为著名的能力,就是他可以分出很多的分身。没人知道他的分身上限到底能有多少个,这些分身,在各处,为陈满做事。而他的本体,就藏在山谷之中或许在山谷里的也是分身掌控着一切。

    刚刚袭击他的,应该是陈满的一个启明分身,不然陆明恒绝无可能抵挡的下来。

    启明层次的分身,也是陈满的分身之中,实力最弱的。

    但是,最让陆明恒注意到的是,这个陈满分身上面,云绕的强烈魔气。

    “陈满……你居然入魔了?”

    “猜对了,不过你没机会告诉别人了。”陈满如是说着,并继续发动了攻击。

    尽管在力量层次上面,这个人分身只有启明初期的样子,然而陆明恒应对的仍然非常辛苦。

    他的状态,之前仅仅经过了不到一天时间的恢复而已,根本不足以支撑他进行一场强度太大的战斗。

    更何况,陈满分身的力量层次,虽然不高,但这毕竟是法相高人的分身,那丰富的战斗经验、高瞻远瞩的战斗风格,却让陆明恒苦不堪言。

    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落入到了下风。

    这个陈满分身,似乎是个金属性的。锋锐的白色剑刃,带着令人作呕的魔气,被人家随手写意的呼唤出来,一道又一道的朝着陆明恒斩来。

    陆明恒只能靠着星辉镇玉盘进行抵挡。

    “很特别的防御法器,材料有点特殊,等会你死了,我会好好研究一下的。”陈满的语气仍旧是那么淡然。

    陆明恒的心中有些绝望,但整体的情绪还算镇定。

    他的理智告诉他,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活着跑掉,希望很小。但是他并不打算束手待死,战斗还是要继续打下去的。

    他这面盾牌,是临离开家族来魏国的时候,家族特地给他打造出来的一面精品。虽然挂着镇玉盘这种大众的名字,但实际上,此物的防御效果,在三阶法器中应该算是比较顶尖的了。

    若非如此,他恐怕撑不住几招,就要在陈满分身犀利的剑术之下,命丧当场了。

    虽然暂时防御无忧,可他的灵力却在重压之下,消耗得很严重。本来就不完整的状态,如今变得更加差了。

    “不能就这样被动挨打下去……”

    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他拼着反而受伤的风险,尝试进行反击。

    陆明恒是火木双灵根修士,在灵根上,是非常贴合家族老祖宗当年所修炼的‘烬火无量诀’的,他在这门功法上的造诣,也确确实实相当不错。

    烬火无量诀最出众的地方,就是在破坏力上。

    自己不是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的。

    也许大众不知道,但是陆明恒针对陈满进行情报收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对于他的分身,也大概有了一些了解。

    这些分身,实力强度没有问题,就是相当于相应的分身等级的。但是不管是哪个层次的分身,本体在同级别里面,都是非常脆弱的。而且,他的分身,由于神魂不完整,对于法器的使用也非常不顺畅,所以装备水平也会很差。

    凭借法相期高手的意识,他的分身在启明期这个级别里,能够展现出来的进攻压制性,是非常可怕的。陆明恒算是同级里比较能打的了,还有星辉镇玉盘这种非常优质的顶尖三阶防御法器,可还是被揍得几乎还不了手。

    但只要能还手,打到一两下,以烬火无量诀的攻击力,他搞不好还真的有机会反败为胜。

    趁着陈满分身的一串连击的到来,陆明恒全数靠着镇玉盘挡下,然后,他将这件防御法器猛地向外一推,星光骤然璀璨,盾牌刹那间变得比原先大了很多倍。

    陆明恒想要这种方式,尽量先暂时的封锁一下陈满的攻击角度。

    随后,他全力压榨自己身体内仅剩下的灵力,转化为火木属性。

    ‘烬火灭却’!

    这是陆明恒当下所掌握的、几乎是最强力的攻击招数了。他没有家族老祖宗陆青的猩红之眼,所以他没办法直接将‘烬火灭却’在目光所及之处直接点燃,他只能将其凝结成火球,并朝着陈满分身引导而去。

    三颗火球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之前推出去的镇玉盘,就被打飞了。

    缺乏了他全力的支撑,光靠法器本身,当然不可能抵挡得住太久。

    但争取到的时间,也够了。

    陆明恒的双目,紧紧盯住飞射出去的三颗大火球。

    以‘烬火灭却’的威力,只要中上一发,陈满的分身就很有可能扛不住。

    “嚯,敢反击,不错嘛。”陈满的生意传了过来,仍然是平淡的。

    没啥好不平淡的,无非一个启明分身,就算是真死了,难不成还能让他心疼不成?

    更何况,还不一定会死呢。

    几道白色魔剑气,随着他的手挥洒而出,迎面斩向了那几颗大火球。

    轰然的爆炸声,以及满眼的烟火,将陆明恒的视野覆盖。

    三颗火球,都没能直接命中,但是火球被剑气斩爆的时候,分明已经到了距离鬼面神不远的地方了。

    余威的波及,能否将这个分身杀死?

    随着烟火散去,露出了里面有些焦黑痕迹、但并没有到完蛋程度的身影的时候,陆明恒略有期待的眼神也暗淡了下去。

    7.2k,欠账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