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祖宗在上 二木七

第四百七十九章 约战

    对于秦国人而言,非常可惜的是,现在几乎所有的灵脉阵法,都不带专门针对神海期修士的突破而设置的手段了。

    一方面,是上古时期大破灭之后,大量的技术遗失、退步,导致的这类技术的失传。而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供需关系。

    没有需求,自然也就没有相应的动力了。

    甭管是重新研发这种手段也好,还是去寻找、还原上古时期类似的技术也罢,那显然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而在当下的世界环境之下,于陆青突破之前,整个世界都没有神海修士,那费那么大劲,搞出那种高级玩意儿来干什么?

    没有收益,自然不会有人去做这种事情。

    但现在,没有这种手段的洛都,就正面临着陆青这位神海层次的顶尖高手的突破。

    在发现洛都大阵,根本阻挡不了陆青的突进之后,谢昶已经完全想不到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对手了。

    他不肯束手待毙,努力的调动灵脉的力量、修士军团的力量、还有他自己的力量,向像防护大阵之内投入,不断的变换着大阵的攻击手段和防御手段。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徒劳。

    他就这样努力着、尝试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但在这段时间里,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青,一路几乎没有受到太多阻碍的向他而来,他所有的努力,做了跟没做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他也就越能够清楚的看到陆青的脸。

    直到最后,二人面对面,谢昶终于放下了一切抵抗。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你是不是已经超越法相了?”

    “是。”

    谢昶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还有别的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

    陆青也不再多说什么,他一拳向前打出。

    先前为了维持防御大阵全力运行,谢昶已经将自己的法相之区呼唤了出来。

    而在陆青这一拳下,法相之躯,当即破灭。

    谢昶比他另外的那四位法相层次的同僚,要强大的多。法相之躯被打碎,还不至于让他就此死去。甚至此刻深受重伤的他,其实还有活动的能力。

    可哀莫大于心死。

    身体虽然还有活力,内心却已经充满绝望,甚至带有一些明悟真理的释然,这种状态下,能活动、还能战斗,又有什么意义呢?谢昶是真的没有什么反抗的意志了。

    至此,洛都被收复已经成了定局。

    陆青出手之后,洛都的防护大阵虽然没有被破坏,但是城内的五位秦国法相,不是死就是被俘虏。而陆青本人,更是身处洛都大阵的里面。他从外面也不太好关闭解除防护阵法,但在里面,可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拦的住他了。

    关闭大阵后,燕国的两艘空中战舰。进入了城内。

    陆朝熙与陆朝和两人,也展开自己的法相之躯,冲了进来。

    城内还剩下的秦国修士,其实数量还是不少的,他们在一些高级修士、军官的带领下,仍然在负隅顽抗。

    但这种抵抗对于燕国军队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麻烦了。

    虽然燕军的数量比较少,然而,两位法相就已经能够顶上一切了。

    更何况,还有陆青。

    在洛都之内,只要任何地方,秦国人能够组织起来反抗,那马上就会被扑灭。

    更何况,还有两艘空中战舰的存在。

    当然了,由于修士数量太过于稀少,完全的控制权称,也有些不太现实。

    但在这件事情上面,燕军也没有太过于强求。

    暂时控制不上洛都,那就先放放,总之,现将秦军大量的杀伤,将其冲溃,才是第一等的要事。

    至于,后续对于洛都的控制,其实也不用太担心。

    只要将秦国人的影响力驱逐出去,后续,燕军的大股部队主力跟上来之后,数万、上十万的数量,自然而然能够比较轻松的将洛都给控制住。

    另外,梁国自然有自己的向心力。虽然,梁军的主力,已经被歼灭,但是梁国皇帝可还没死呢。

    当下,燕军已经跟梁皇接触上了。他后续,也会跟着燕国的军队,一起过来。

    当然,后续梁国会怎么样,那还不好说。

    这件事情,陆青还没有去想过。儿子陆朝熙,应该是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的。

    至于陆青自己,他更关注的一件事情,是那位律神王。

    而那位律神王,也并没有让他多等。

    ……

    一个月后,梁国的沦陷的土地,大体上已经被收复了。

    当然,这收复,也仅仅只是军事名义上的收复。这些地方,想要恢复到战前的那种情况,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搞定的。

    不过,各地的灵脉,重新被控制了回来,那么也就意味着,梁国西部的防线,被夺回了。

    随着秦国主力,在洛都几乎堪称被歼灭,他们在这片地区,几乎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守。

    而同时,随着陆青在洛都一战中的表现传播得越来越远,人们对于他的实力,也自然有了一些猜测。

    尽管官方还没有明确的声明,但是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几乎确定,陆青已经突破到了更高的层次。

    曾经,人们尽管从一些残缺的古籍之中、从一些故事、神话之中,能够看到,在法相之上,还有三个层次,神海、洞虚、真仙……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之中,可信的记载里,都能够明确地看到,法相就是一切的了。

    至少,在九国时代,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真正的神海修士的出现。

    而现在,陆青于洛都的表现传遍天下之后,谁人敢否认,这不是神海期的力量?

    法相,做不到陆青所做到的事情。

    当这个消息,传得越来越广、被越来越多的人确信之后,战争双方之间的气势,就有了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联军的气势极度高涨,秦军士气低落。

    顶尖强者,对于战争的影响,哪怕是最底层的练气修士,都是心里明白的。

    而现在,敌人之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无敌的人,这仗还怎么打?

    更为恐惧的,则是秦国的法相修士们。

    谢昶的实力,在秦国内部,也是非常受认可的,他几乎堪称是法相层次的顶峰强者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带着另外四个法相同僚,被人一战全灭,而且据说非常轻松……

    连谢昶都如此,更遑论其他人?

    每一个秦国的高级修士,都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是我碰到了陆青,该怎么办?

    所有的结论,就只有两个字:等死。

    在这样的认知之下,想要再有什么强烈的战斗意志,那是痴人说梦了。

    秦军全线,都龟缩了起来。哪怕是面对一些明显不怎么强的对手,他们往往也会选择退却。

    这跟之前,逢战必勇的秦军,简直不像是同一支军队。

    而也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秦国皇帝秦尚,亲笔写就一封信件,给到陆青。

    而与此同时,这封信件的内容,也被全面公开了。一方面,是向秦国内部公开,另一方面,也向整个修行界的敌对方公开。

    信件的内容,很简单。

    “闻君入神海,斩我大将。我亦入神海,请君至霏州城东千里,一战定乾坤,莫使苍生再受难。“

    一个简讯而已,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秦尚作为大秦皇帝,毫无疑问的是秦国的最高领袖。而陆青,虽说不是皇帝,但两个儿子都当了皇帝,并且非常明显的,他才是陆氏、燕国、齐国、乃至于整个修行界东方,最强、最有权势的那个人。

    两人,约战,无论胜负、生死,最终的结果,必然都将是对于这场延绵十数年、波及整个修行界的超大规模战争,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换而言之,过去十数年来,无数修士、凡人,拼死战斗,流血牺牲;无数山岳、湖泊,在修士战争中被夷为平地、填满沟壑,都是在为这一战铺垫。

    这一战,决定了未来修行界,到底谁是主人。

    而面对秦尚的约战,陆青毫无疑问,选择了答应。

    这是没有第二个选项的。

    那秦尚,入神海,必是真的。甚至,陆青认为,现在秦尚这个人,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在那位大秦皇帝的躯壳之内的,是一位无垠神界的真正的神王。神海期的实力,那完全是往少了说的。

    陆青就算是不答应,人家出山,到战场上狂杀乱砍,那效率,恐怕不会比陆青低。他不出手,也同样没有人能够挡得住。

    到时候,还是自己与对方的一场决战。

    那既然如此,何必又付上那么多性命?

    干干脆脆的约个地方,打一场,赢了万事大吉,输了……

    输了的话,陆青也只能跟自己的老前辈陆焕,说声‘我尽力了’。

    ……

    在约战之事发生之后,全线站场,陷入到了一段平静期。

    似乎,大家也明白了,自己打生打死,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就算是拿到了天大的优势,等到一个月后,秦尚、陆青两位的决战分出结果来,如果己方败了,那也是屁用没有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霏州。

    各方的高级修士,在这段其实很短的时间里面,在霏州广大区域里,到处乱窜。

    当然,这所谓的‘乱窜’,还是有目的性的。

    他们主要的目标,是在检查战场。避免在双方的两位顶尖强者,在对抗的时候,旁边还有什么埋伏之类的鬼蜮伎俩。

    当然了,其实对于秦尚和陆青这个级别的实力来说,埋伏这种东西……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就算是埋伏进来了几个法相强者,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也都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但怎么说呢,这也算是下面的人,能够做的唯一的事情了。

    当然了,其实也不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比如,秦尚或者陆青,他们亲自出手,在预定的战场,提前布置下来一些阵法之类,那或许还真的会对战局有所影响。

    不过,两人又不是蠢货。

    陆青虽然没有亲身直接到场,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关注这里。他近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并不太可能会被坑。

    倒是他,有坑对方一手的心思。

    不过,他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这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考虑的。

    一方面是陆青想要去搞这种小手段,还得特地为此兑换一次复活兑换项。

    如果真的有用的话,那么陆青倒是不介意这样搞上一下。如果能够通过付出一些代价,就可以在与律神王的战斗之中,获得一定的优势,那肯定是值得的。

    但那个律神王,陆青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太可能会被这种招数给阴到。

    秦尚给他的信里,是宣称自己是神海层次。这件事情上,陆青将信将疑。这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世界力量的上限摆在这里,他确实有可能只发挥的出来神海层次的实力。

    但哪怕是如此,神王本身的意识摆在这里呢,见识总不会少的,确实非常难以被阴到。

    基于这种考虑,陆青想了想,还是不去做这种无用之功了。

    耐心等待,修身养性,顺便偶尔抽空,通过传送能力,以意识体形态,到长安城外瞄一眼。

    他之前看到的那道金光,已经没了。他之前猜测的确实没有错,那就是率神王降临的象征。

    ……

    约战的时间,是在一个月之后。

    一个月而已,对于修行者们来说,这是一段很短的时间。

    很快,这段时间就过去了。

    整个霏州城,为之一清。

    尽管,战场是被约定在霏州城以东千里之处,然而,法相之间的战斗,波及范围都能够达到上百里、乃至于数百里。两个实力远远超过了法相层次、达到了深海级别的顶尖强者之间的对抗,余波的范围又会有多大?

    以往,战争突发,跑不掉的、在战局边缘被波及到的,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但眼下,既然已经给了一个月的时间,那该跑的,也都差不多跑干净了。

    如此之大的一片地方,就全是留给陆青与秦尚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