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裴屠狗

第230章 立身城楼上,太监真有种!

    丰都城前太师被人一枪钉死!

    除却漫天箭雨兀自呼啸之外,城墙之上,城墙之下,尽皆失声。

    看着这一幕,震撼,惊惧,愤怒,杀意,害怕等等情绪不一而足。

    时间好似在这一刻都为之停滞了。

    无数人呆呆的看着那一杆刺穿了赤龙甲胄的长枪,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一朝太师,文武楷模,位极人臣的大人物,便如此惨烈的被人钉死在了城门之外。

    这是何等之震撼?

    “我”

    姬重华七窍之中血水横流,眼神中泛着一丝惨然。

    这一杆长枪洞穿他赤蛟甲的同时,一股无可形容的震荡力已经宛如波纹一般在他体内扩散开来,

    刹那之间,他的筋骨皮膜,器官内脏血液经络,已经彻底被搅成了一锅粥。

    纵使是他,此时也绝无生机了。

    “你死了。”

    安奇生平静回答。

    大龙江上六百里交手,两人皆是全力出手,姬重华的实力比之杨林强上一筹不止,甚至比全盛的红日法王都要强上一线。

    尤其是身披赤蛟甲,甚至能与他以攻对攻。

    可惜,甲胄只是甲胄,真气,心力跌落谷底之后,一件神兵,仅凭一件神兵,又如何能与他的体魄相比?

    姬重华的眸光为之黯淡下来,大口涌出鲜血的口中,终于吐出一句话:

    “无君无父,乱世之贼!”

    “乱世之贼,可不是我”

    安奇生眸光中泛起一丝涟漪,传音炸响在姬重华的心头:

    “而是你那位王上”

    “你!”

    姬重华黯淡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骇然,杀意。

    烂泥一般的独臂还要扬起断刀。

    但下一瞬,生机完全消失,就此怀着无尽的不甘,彻底死去。

    呼!

    话音兀自飘荡在箭雨之中,安奇生已经抽身而起,如龙长枪一下抽爆了姬重华的头颅。

    继而挥舞起漫天气流似龙卷一般荡开了层层叠叠的箭矢。

    只见他脚下朵朵气莲绽放,踏步登天而起!

    “射!射!”

    曹天罡差点咬碎了牙,骇然难言的同时,不由的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命令。

    “太师!”

    刘延长双眼瞬间泛起红色,弓成满月,神意死死的锁定安奇生。

    朝廷诸多神脉之中,他资历最浅,也最为年轻,也是与姬重华相交最好之人。

    眼见亦师亦友的姬重华死在面前,心中杀意一下充斥胸腔,几欲喷薄。

    崩崩崩

    一波波箭雨自城墙落下,黑压压一片覆盖了整片虚空。

    这样密度的箭雨,任由轻功无双,速度绝伦也绝无可能躲得过。

    安奇生自然也躲不过。

    然而,何必躲?

    气流震爆之间,安奇生衣衫翻飞猎猎,似一轮发出光热的太阳升起。

    光芒之中,他的身躯无时无刻的都在震颤,律动着,将那一支支洞穿了他护身罡气的箭矢弹落。

    若有人能近距离观察,便可看见,但凡有箭矢破开罡风触及他的身躯,其皮膜之外那盈盈之光便会如涟漪般荡漾开来。

    纵使是那一支支漆黑如墨的破神箭,在涟漪荡开之后,千分劲力,已然不足一分。

    这一分劲力刺穿铁甲或许可以,却已经不足以刺穿他的体魄了。

    他的精神神而明之,整个战场之中每一个细微的角落都在他心中浮现,全无死角。

    成千上万的箭雨之中,都能够清晰的捕捉到唯一对他有威胁的箭矢,长枪挥舞,将其震碎。

    那是曹天罡与刘延长灌输着雄浑真气的破神箭!

    “怎么可能!”

    城楼之上,刘延长瞳孔一缩。

    漫天箭雨之中,夹杂的可不是只有破气箭,还有天工院研制出的破神箭!

    这破神箭任何一支的造价都极为高昂,不但破横练罡气,真气气墙,在神机弓的加持之下,更是能在百丈之内洞穿十层寒铁甲胄!

    是真正的大杀器。

    这样的箭矢,都竟然不能够刺穿那道人的肉身?

    这是什么横练?

    怎么可能存在这样强横的体魄?

    “数场厮杀,一日奔袭,我就不信,你的体力便无有穷尽!”

    刘延长震惊之中,只听曹天罡一声长啸。

    长弓拉成满月,一道道箭矢追风逐月而去,一人射出绵延箭雨!

    刘延长能够闻到一阵浓烈的血腥气,那是曹天罡真气太过汹涌,以至于伤到了体魄!

    曹天罡心中惊怒交加,同样有些不可置信。

    雪原之上,先是冲击军阵,之后硬抗三人全力围杀,之后奔袭两千里击杀姬重华,兀自能够迎着漫天箭雨冲城!

    这样的体魄,还是人吗?

    传说之中的天人,单纯的肉体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吗?

    当当当当~

    枪影如林如山,与铺天盖地的箭雨碰撞之声一时充斥天穹。

    安奇生单臂擎枪,劲力勃发,长枪挥舞之间,赤红流光遍布身前半空,纵横交织之间。

    好似一口炉火熊熊燃烧的丹炉一般,将铺天盖地而来的箭矢统统吞入其中。

    霎时间,虚空之中一片氤氲。

    高高的城楼之上,不计其数的士兵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四周的空气瞬间攀升到了一个极为可怖的程度。

    身上披着的铁甲好似成了烧红的烙铁,只是一下,不计其数的士兵便丢落刀枪弓箭,狼狈退开!

    “不好!又是这一招!”

    眼见‘丹炉’再现,曹天罡心头一震,发出一声尖利惊呼。

    他怎么可能不认得这一招?

    千里雪原之上,安奇生便是以这一招挡住了三人全力围杀,并将三人攻击一并反震回来,他自己就是被这一招抽打的腾空百丈,杨林也是被这一招反杀的!

    此时一见这‘丹炉’形成,他便大叫不好。

    这一下若是迸射开来,千万箭矢加之无数枪影,一下便足以击杀十里城墙上的所有士兵了!

    呼!

    一下丢落长弓,踏步向前,于空中迸发出雄浑如海的真气,一下搅动四周虚空,天地灵气:

    “不败天罡!!!”

    一声怒啸。

    雄浑罡气排开巨浪,汹涌涟漪扩散八方,一时间,宛如一只巨碗扣在了城墙之前。

    轰!

    几乎是同时,随着安奇生长枪一抽。

    数十丈之内的空气一下被其抽爆,似八卦炉倒,倾泻出无数火焰洪流!

    无数枪影裹挟着十倍以上的箭矢,破开重重气流,呼啸间逆冲上天,与那将十里城墙都笼罩在内的雄浑罡气发生了无数次的碰撞!

    轰隆隆!

    群雷震爆,气浪排空!

    霎时间城墙之上人仰马翻,不知多少士兵在这无数次的碰撞之中被震的两眼发黑,口吐鲜血!

    余波扩散之间,丰都城那以天下最为坚硬的岩石开凿打磨而成城墙之上,都是一片狼藉,碎石飞溅如雨‘哗哗’而落。

    “噗!”

    城墙上空,以一己之力抗下千万倒飞而回的箭雨以及那纵横如龙般抽打而来的无数枪影之后。

    曹天罡面上青红变换,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督主!”

    “曹公公!”

    “督主!”

    一片混乱的城墙之上,发出一声声惊呼。

    刘延长一步踏空,雁翎刀横斩而出,匹练一般的森冷刀光划过长空,斩落绵连箭雨。

    “走!”

    刘延长真气勃发,正欲出手,不妨曹天罡突然传音。

    他微微一愣,曹天罡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之上,雄浑罡气化为推力,一下将其震飞数里长空,远远跌落城墙。

    “老杂毛!”

    一掌拍飞了刘延长,曹天罡发出一声长笑,尖锐且豪迈。

    他踏步俯冲,一掌拍击而出,通红的血气已经伴随着罡风排开滚滚气浪,重重的拍向了身在半空之中的安奇生!

    大风呼啸。

    这面白无须的老太监豪迈大笑,气势雄浑如山倾倒而下:

    “接咱家一式地煞天罡掌!”

    “好!”

    安奇生长枪陡然甩后,一臂高抬,晶莹五指弹动间空气荡开涟漪,诸多变换之后。

    同样拍出一掌!

    轰!

    掌力排空,气流碰撞如刀锋四溅。

    一掌散手扬起,如山如岳,如矗立云霄的神圣门户般。

    以南天门,重重迎上了曹天罡的地煞天罡掌。

    砰!

    双掌拍击!

    安奇生身子一震,筋骨发出连珠炮一般的声响,生生吃下了曹天罡从上而下,决死一掌。

    身后,劲力倾泻,气浪涟漪滚滚蔓延数十丈。

    轰!

    同时,大丰城楼一下被曹天罡倒退的身子撞成粉碎,土石木梁尽化齑粉,挥挥洒洒间被狂风吹散在穹天之上。

    城墙之上,一时万籁俱寂。

    诸多士兵看着踏步倒提丈二红枪登上城墙的安奇生,身形颤抖,掌中弓弩绷紧,却如何也不敢发出去。

    呼呼~

    狂风呼啸而过,城楼废墟的灰尘一下被吹散。

    曹天罡踉跄而立,周身一道道血泉喷出,却是已经连自身的气血也拿捏不住了。

    “哈,哈!”

    但纵使惨烈如斯,这老太监还是战力不倒。

    兀自流血的双眼看向长空之中,踏步而来的安奇生:

    “安老杂毛!咱家,咱家可有种?!”

    安奇生倒抓长枪,在一道道震惊,惊悚,恐惧的目光之中踏步登上城墙。

    他环顾四方云流,眸光落在这老太监身上,不由的,微微颔首:

    “有种!”

    “哈!哈!哈哈!”

    曹天罡发出几声大笑,就此没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