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裴屠狗

第921章 谁也打不过我!

    诸天大道宗消失的女神像第921章谁也打不过我!点化一词,出处已不可考究。

    于凡人而言,点化一词,多用于高僧大德,得道高人指点凡人开悟,悟道,明悟道理。

    而在修行界,点化,亦是神通。

    精通此等神通者,可使顽石点头,草木成灵,朽木成材,痴傻懵懂者开窍明悟。

    化腐朽为神奇。

    相传,有大神通者,能以此神通点化万物成仙。

    诸如此等神通,天下间修持者不在少数,此时眺望观战的强者之中,不少更是个中高手。

    然而,哪怕是帝庭之中司职‘教化’大神,看到那踏步间撼动寰宇的巨神,也不由的心神震颤,瞠目不已。

    万物有灵,理论上皆有成道之机,但越是气运鼎盛的灵物,越是难以开悟,难以点化。

    须弥山横亘西极不知多少亿万年,是无穷佛土信众心向往之,信念汇聚之地。

    这样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有点化的可能。

    莫说是他,纵使圣人出手,也绝无可能!

    但此时,这所有人都断定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轰!

    一众强者或震惊,或错愕,或骇然的注视之下,那似有称霸寰宇当下霸力的须弥大手印。

    已然与那一记‘施无畏印’轰然相撞!

    咔嚓!

    这是一场恐怖的大碰撞,虚空在坍塌,在破碎,数之不尽的元气,灵机被狂暴的涟漪碾压,崩灭。

    这两道大手印有着莫大的相似之处,皆是佛门大神通,又皆蕴含着难以磨灭的信念与意志。

    遥遥观战的诸强者只觉虚空变换,似有两尊无上存在在虚空演法。

    一者,是持大慈悲心普渡众生的大无畏。

    一者,是持我自永强,横渡苦海的大自在。

    这已然不似是单纯的神通碰撞,更似是道的交锋碰撞,比之神通碰撞还要恐怖酷烈的多。

    “不愧是无上觉者,竟能与须弥角力!”

    须弥巨神乱发之间,红童大金刚心中忌惮更深。

    他曾无数次的想象过这尊无上觉者的不凡,可眼见此幕,他还是不由的心神震荡。

    须弥从未现世人前,可其却是自家佛爷所点化的万般灵慧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

    其秉承佛门亿万年信仰而存,沐浴诸佛、菩萨之血而生,生而不死,其力更是冠绝寰宇。

    这无上觉悟者纵然有着佛门气运加持,可修持不过千年,竟有如此成就?

    心惊之余,红童毅然下定决心,感应着佛爷留下的那一道‘异宝图录’的气息:

    “天地乾坤日月精,阴阳五行在其中。一朝得悟造化权,点化万类得性灵!”

    “嗯?”

    一击无功,乔达摩的心神又是一跳,嗅到了极端浓烈的危机。

    那是……

    来不及惊叹于这头巨神力量的纯粹强绝,抬起一掌,就要拍向虚无深处那一道气息升腾之处。

    然而不等他再度出手,

    佛音回荡在冥冥之间,就有一道道强绝的气息自虚无深处渐渐复苏。

    呼!

    虚无深处,那两尊无上存在的碰撞,也终于到了最后爆发之时!

    轰隆隆!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虚无深处,那一场惊天碰撞的中心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然无人可以看到,听到。

    而遥隔无穷次元虚空的地仙道,却想起一道超乎了任何人能够聆听,想象上限的碰撞之音。

    轰然响彻!

    “啊!”

    虚无之中,诸宗门圣地的高手首当其冲,迸发而出的神通洪流如同风中烛火一下就被吹灭。

    更在那恐怖的虚空涟漪之中吐血倒飞。

    “如此威能……”

    乔达摩心神动容,不得不垂下双手,于腹下结成一式定印,在菩提古树的加持之下,点向天地之中。

    佛光荡开,随那音波扩散而扩散,犹如一朵遮天蔽日的莲台,将那音波隔绝在外。

    这一式碰撞已然超越了造化的极限,天地的极限,纵然相隔无垠虚空,其音也足以镇杀地仙道一切元神之下的生灵了。

    然而,纵然有着阻挡,这一道音波回荡,仍旧撼动了整个地仙道,群山位移,大地抖动,江海沸腾。

    星空之中,更有不知多少星体被一下震的熄灭,甚至,破碎!

    轰隆隆!

    巨大的碰撞之音在虚无之中不住传荡,不止在地仙道掀起巨大浪潮,更穿透无数虚空。

    回荡在天人道,幽冥道,畜生道的幽暗天穹之中。

    诸界震动,天翻地覆!

    各界之中的无数生灵纷纷抬头,只见恐怖的虚空乱流若一挂挂天河倾泻而下,掀起一道道恐怖的飓风,横吹四极!

    天穹之上,一道道黑色的裂缝随之生出,碎裂斑驳,好似一方被摔的稀碎的铜镜。

    而在那无垠昏暗的虚无之间,一尊神人犹如黎明初至的启明星一般,冉冉升起。

    他抬手,一株七色交织的稚嫩小树,就划破黑暗,落入了他的指掌之间。

    在其身后,一方肉眼,天目,乃至于神识都无法窥到全貌的巨大世界,渐渐开裂。

    似可见到道道血红粘稠的血河自裂缝渗出,滴落,消失在虚无之中。

    好似天地虚无在淌血。

    呜呜呜~

    如鬼哭神嚎般的风声,在所有观战之人的心头流淌,莫可形容的酸涩悲戚之意在所有人的心头涌动着。

    这,是天哭……

    “胜负已分了吗?如此之快吗……”

    有强者虚空踉跄,几乎站立不住,望着那一幕,眼神之中流漏出深沉的绝望。

    那,可是圣人的化身!

    在古老相传的所有传说之中,都是绝对无法抗衡的存在。

    不是没有人想到这尊被称之为亘古至今最近圣的老佛爷能够胜过大自在魔主的化身。

    可没有人能够想到,会是如此之快……

    “很好,很好!”

    震荡渐裂的魔域大天地似再束缚不住那一挂无边巨大的血海的散逸,猩红可怖的血液流淌在虚无之中。

    “灭生,你很好……”

    大自在天魔主立身于沸腾激荡的血海之中,漠然的面上泛着一抹冰冻天地的寒意:

    “所有人,都小看了你……”

    真正的毁灭,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难的多。

    皇天,如同一个对内完全封闭的圆环,内中万物的转变,天地的更迭与毁灭,只是不同形态的转变。

    寻常意义上的毁灭,对于皇天,对于天地,对于诸圣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然而,此时,他感受到了魔域的消亡,不可逆的消亡。

    而一切的源头,就在于灭生手中那一道看似稚嫩的小小树丫……

    “你听到了吗?”

    灭生立身虚无之中,他的胸口,有着一道赤色剑痕,这一道剑痕在他不破金身之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痕。

    以至于,流血不止。

    但他恍若未觉,只是双手大张,似在环抱整个天地,他的神情首次有了变化:

    “天在笑!”

    诸界天地,乃至虚无之中,皆有‘呜咽’之声回荡。

    在所有人的感应之中,这都好似悲鸣,然而灭生,却似自其中听到了笑声。

    “此纪有你,真个了不起……”

    大自在深深的望着平静而又癫狂的僧人,身形明灭不定,渐渐溃散,消失:

    “本座就看你,如何以一世之功,撼动吾等亿万纪所定下的大势……”

    呼!

    话音回荡之间,这尊自降世就被堵在魔域之中,甚至不曾真正意义现世在此纪万灵之前的魔域之主的化身。

    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唯其因飘忽,于那沸腾激荡的血海加持之下,响彻在诸界天地。

    乃至于冥冥不可知的时空长河之上:

    “魂归来兮!”

    “魂归来兮!”

    “魂归来兮!”

    魔音隆隆,回荡不休,随着时空长河的再度浮现,而在一处处时空之中不住扩散着。

    “祂,要干什么?”

    扫了一眼仍在挥洒‘炁机’的阴阳太极图,杨间心头莫名一沉,望向了那一望无垠的时空长河。

    那涵盖了古今无尽岁月的长河不知多么巨大,以此望去,却又看不到自家老师的痕迹。

    只能看到,随着那音波回荡间,长河之上涟漪泛起,丝丝缕缕的流光,碎片,最终,化作了一道道恐怖的身影。

    踏出长河!

    它们或穿着高古,或面容古朴,或持神兵利刃,或踏灵宝异兽……

    气息不一,却皆透漏出无可比拟的霸道意志。

    “神鬼八阵图?那手持羽扇者,莫非是前朝天师府的那位末代天师,诸葛?”

    “啊!那,那孔雀,莫不是传说之中的诸纪第一妖?!”

    “人身牛头,宛若天星,这头巨魔,莫非就是当年顶翻了须弥山的那头巨魔?!”

    “那,那人影手中所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灵阳棒?!”

    “这,这些存在皆是传说之中伐天的存在!他们,他们怎么会听从魔主的召唤?!”

    眼见着一尊尊传说中的存在踏破古今之障,就要重现世间,诸界天地都是一静。

    随即因为有人认出那诸多人影之中的一些人而彻底哗然。

    一个个皆是难以置信。

    “禹,孔雀,牛魔,诸葛……要以诸纪时空,最为强绝的存在们,来阻拦我吗?”

    望着自长河深处踏步而出的一道道身影,灭生眸光微动,似有回忆涌上心头。

    这些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仅从气息之上就可辨认,这些存在,皆是盖世强者。

    “可惜,打不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