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裴屠狗

第945章 当年少年,如今模样

    …………

    讯息浩渺若深渊,无穷无尽,极尽繁复。

    苏杰身处其间,恍恍惚间不知时空岁月,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日,又或许千百年。

    他方才从这无尽的讯息之中回过神来。

    小院重现,苏杰盘膝树下,缓缓睁开双眸,小院四周的黑暗被他的眸光照亮。

    光影交织间,映彻出了外界。

    小溪、草木、鱼虫、大地,乃至于一望无际的天穹,尽映彻在他的眼中。

    “浩渺如海,真正的浩渺如海。”

    苏杰吐息,心有惊叹。

    玄星万载,讯息的载体从石刻到竹简,从纸张到人工智能信息库、芯片,变化不可谓不大。

    然而,相比于这一抹紫光,却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仅仅一缕紫光,其中蕴含的讯息之多,已然超乎了此刻苏杰的想象。

    仅以他此时对于讯息的接受,想要消化这一抹紫光中的讯息,不知要几千几万年了。

    呼!

    苏杰深吸一口气,将诸般思绪压在心底,目光望向外界,他之所以从讯息之海中醒来。

    自然是因为察觉到了有生灵的靠近。

    不是鸟兽鱼虫,而是灵魂中有着讯息的智慧生命。

    “人?”

    看着沿河而来,渐行渐近的一群生灵,苏杰不由挑眉。

    这一群生灵不修边幅,兽皮裹着身子,披散毛发,似猿似猴,但分明有着他记忆中人类的特征。

    这群‘人’似乎是迁徙而来,抱团行走,老少在外,壮年在中间,警惕的看着四周。

    向着河岸而来,似要取水。

    “怎么会?”

    苏杰有些惊疑。

    他当然不会认为人类是玄星的专属,理论上,相近的环境下,就算不是玄星,诞生人类的可能也是不小。

    但是,那只是理论上而已。

    遥隔一界,基础物理法则都未必一样的世界,看到这样一群‘人’,苏杰自然是很惊讶的。

    从水晶球中残存的记忆碎片他可以看出,那个名为‘言’的半神,自称为神的‘匠神’都不是人类模样。

    “有趣,有趣。”

    苏杰心中来了兴趣,心念一动,他栖身的这块大石已散发出蒙蒙青光。

    无论这群生灵是不是人,但却是他来到此界所接触的第一批有智慧的生灵。

    自然不能就这么放过。

    嗡嗡嗡~

    河畔大石陡现青光,这一幕顿时被所有取水的‘人’发现了。

    这不是神通,也不是符道,而是心灵之光!

    无论这群生灵是不是人,只要有着智慧,就必然会被吸引!

    果不其然,青光一起,这群裹着兽皮,似人似兽的生灵就开始‘呜呜哇哇’的大叫起来。

    苏杰本以为他们会惊恐退走,再小心翼翼的尝试接触,但出乎他意料的是。

    这群‘人’在短暂的惶恐之后,竟然不约而同的跪倒在地,喜悦竟然超过了惊恐。

    “这些原始人,有着膜拜神灵的传统?咦?”

    苏杰心思一转,突然发现了异样:

    “这是……”

    随着这群原始人的叩首下拜,他观想出的小院之中突然多了几丝微不可察的散乱精神力。

    “信仰之力?”

    苏杰抬手将这散乱的精神力包裹着拿到手里打量着,‘听到’了阵阵呢喃。

    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当然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好一会,苏杰才理解了这些原始人的语言。

    懂得了他们的意思。

    他们的确是将自己当成了神灵在膜拜,且‘很懂行’的在询问自己的‘神名’!

    想要获得自己的青睐与庇护,以此,在这条小溪之外居住。

    “这个世界的神,貌似很多,很多……”

    将这些散乱精神力驱散,苏杰若有若思。

    眼见外界叩拜的原始人在久久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有些躁动,方才动念。

    嗡~

    大石之上,青光再现,如扇形,将所有的原始人笼罩在内,驱散他们身上的疲惫与寒意。

    同时,声音在一群原始人中看似最为魁梧雄壮的青年耳畔响起:

    吾之神名,神农

    …………

    唰!

    幽暗的房间中,韩方白猛然翻身坐起,心中悸动阵阵,额头之上冷汗渗出。

    “发生了什么?”

    随手打出一道照明符,韩方白翻身坐起,面色隐有苍白。

    自他化出‘匠’字符后到如今,一年多了,他从没做过噩梦,而就在前一瞬,他从梦中惊醒。

    “有人,有人动了我的神格!”

    韩方白手捂胸口,耳畔就响起了匠神幽冷中难掩震怒的声音:

    “你的动作,太慢了!我的神格,已经被人攻破了……”

    “这……”

    韩方白呼吸一滞,没法反驳。

    得到匠神之助,这一年里他可说如鱼得水,非但运气好的令人发指,修行之顺利更是令人咂舌。

    短短一年里,他已化出千张符,而这,若是寻常符师,至少要十年甚至数十年之功!

    得了如此大的好处,却又没给人办事,饶是韩方白脸皮不薄,也有些说不出话来。

    但自从知道水晶球在特事局手中,他就没了半点为这匠神寻神格的心思。

    食言而肥当然不好,可那是特事局,盗窃特事局的东西,等同于叛国了!

    “晚了,太晚了……”

    匠神低声嘶吼着,语气渐渐变得危险起来:“爬虫,你欺骗了我,你欺骗了神!”

    呼!

    照明符被一下扫灭,房间之中气温陡然下降。

    “等等……”

    韩方白遍体生寒,眼见体内气息越发暴戾,不由的呼吸急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总要让我知道啊!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迟了,一切都迟了!”

    匠神的声音漠然中带着痛苦:“神格气息的暴露,不止是会被我发现,那邪神,也定会发现的……”

    嗡!

    一声嗡鸣,昏暗的房间陡然为之大亮。

    韩方白只觉眼前一花,就见一道道符文自虚无夜幕之中呼啸而来,纵横交织间,将自己的别墅彻底笼罩在内。

    “特事局的动作,能有这么快?”

    韩方白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而起体内,匠神却已然冷笑出声,回荡在整座别墅之中,直震的大地抖动:

    “窥神之蝼蚁,本神,早已等待多时!”

    轰隆!

    石破天惊!

    音波呼啸间,寒流陡至,无尽肃杀之气似要将天地万物都彻底冻结。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

    阴冷的夜幕之中,符光幽幽,一道道人影自符光中走出,分列八方,将这座别墅围在正中。

    “奶,奶奶……”

    韩方白惊呼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突然出现的八人之中,赫然有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奶奶!

    “小白,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姜世黎撤下易容符,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没有看瞠目结舌的韩方白,而是转头看向别墅之前的青龙:

    “队长,小白是无辜的……”

    青龙点点头,前踏一步,望向韩方白的胸口:“阁下,果真要与我们为难吗?”

    “与你们为难?”

    幽沉而宏大的气息如狼烟般自韩方白的身后腾起,于无尽的夜幕里狂舞:

    “还我神格,如若不然,全都要……嗯?!”

    话音戛然而止。

    “什,什么……”

    匠神心中惊疑已极,就在他将要出手的刹那,一股难以形容的大恐怖瞬间将他笼罩了。

    他僵硬的回望远处,此时天色将将亮起,微光之中可见小区居民楼有炊烟升起。

    他的意志落向某处居民楼,透过窗户,一个裹着围裙,拿着菜刀的青年,也正自幽幽冷冷的望向他。

    其眉似剑,其眸若刀,仅仅是隔空遥望,匠神的心头就止不住一寒,只觉好似被神剑抵住了眉心。

    似有无限恐怖,即将爆发!

    匠神彻底僵住,心头寒意一重重的攀升:

    “怎,怎么可能……这样的世界,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

    啵~

    如气泡被轻轻戳破。

    悬空老祖气息消失的刹那,无所不在的白光也穿透了其附着的封天箓。

    嗡~

    细微处,无穷无尽的毒虫蜂拥而来,彼此碰撞,追逐着,将这一张古老画轴。

    也不知过了多久,色彩黯淡至极的画轴飘荡到了白光正自的蛇躯之上。

    一个颤动,似失去了所有动力。

    ‘啪嗒’一声,坠向蛇躯,最后落在蛇躯正自,似无丝毫气息的青年身躯之上。

    紧紧包裹!

    “秦禹……”

    幽沉混洞的涅槃虚无之地,安奇生的意志泛起一抹涟漪,感受着这张封天箓之上残留的讯息。

    恍惚间,诸般光影在他心海中徐徐转动,

    最终,定格。

    一片昏暗的星空之中,群星黯淡,唯有一道赤色光芒,犹如大日,照彻星海。

    那是一方莫大的祭坛。

    千万星辰环绕,无尽天体拱卫,其若传说中的天柱,贯穿宇宙起源与终结。

    祭坛之上,血色深重。

    正中处,是一头大若天星的碧玉蟾蜍,其匍匐在地,却高扬着头颅。

    其头颅之上,一红发青年负手而立,浩渺星海,似再无比起更高者。

    呼!

    宇宙潮汐涌动,掀起披散的红发。

    “老师……”

    青年抬手,将套在头上的银白色铁箍取下,他环顾星海,远眺十方,红发张扬,遮住面容:

    “我的路,由的我自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