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光影年代 油炸大金

第一百八十五章 哭戏(5/5)

    这个问题提问的很好…

    如果《赤壁》按照《三国演戏》拍摄,票房成绩会不会更好?

    其实,吴羽森是有机会把《赤壁》做成史诗片的,开拍前,请了芦苇先生写剧本,结果吴羽森等不及,没有用芦苇的稿子。

    芦苇还是完成了剧本,收在了《电影编剧的秘密》这本书里。

    后来采访芦苇,他说谁要搞史诗电影,他还能一战。

    颇有点辛酸。

    其实,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吴羽森等不及,而是他俩的基调不一样:吴羽森觉得周瑜刘备打仗是为了天下太平,芦苇觉得是为了保命…

    打从一开始,人家就没想按照正规史诗拍摄!

    这不代表吴对真实情况的理解,拍一部电影出于商业考量,对主角的行为动机在设定上高大上化是无可厚非的。

    至于插科打诨,大概也是娱乐需要…

    张封毅应该是有发言权的,在拍完《赤壁》后,曾经说过:“香港导演比较轻浮,他们不会把还原历史的厚重大气放在第一位,随心所欲的成分更多。本来角色应该为历史服务,演员应该为角色服务。而香港导演颠倒过来,成了历史为角色服务,角色又为演员服务。当初,吴羽森定的是周闰发演周瑜,周闰发54岁,周瑜那时最多30岁左右。当初,如果周闰发演了,那就演了,这就是香港导演。”

    所以,《赤壁》如果做成史诗片,会不会更好,谁也不知道。

    但是,吴羽森的《赤壁》是失败的,因为之后的一系列三国题材的电影没人敢投资了,包括高兮兮导演准备拍摄的《襄阳》、《荆州》,全都中途撤了资…

    “所以,你的意思是古装大片就不应该碰?”

    “…当然不是,但至少得等市场稍微大一点,能支撑得起上亿的大制作…”

    “都像你这样想,那谁还会拍古装片呢?”

    “…那也不能恶搞历史,尤其是你宣传的是史诗大片!”

    “谁知道吴羽森怎么想的…”

    《赤壁》对华语电影的贡献,大概就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几个人敢做史诗级别的大制作了!

    也不是,除了吴羽森自己,耗费4个亿打造了《太平轮》…

    ……

    几个人在那边闲聊,糖糖一边听着,一边翻看剧本…

    待会要拍童佳倩和刘易阳离婚后聚餐的剧情…

    这个是整部戏的泪点。

    其实吕潇然当初挺辅助器说这段就很有感触。

    细节打败爱情!

    其实,打败爱情的不是细节,而是生活。

    真实的生活。

    生活中琐碎的事情占据了身心,磨灭了激情。

    吕潇然其实很怕拍这样的戏,他的哭戏一直很差。

    但他知道一旦进入情感了,他能哭出来!

    糖糖有点担心她怕自己接不住。

    “来吧,拍吧!”

    差不多下午两点,吕潇然拍了拍手,现场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子菜,摆了六瓶雪花雪花给了赞助费。

    糖糖拿起酒瓶,闻了闻,有点诧异:“真喝酒啊?”

    “喝吧,不喝,我怕进不了状态!”

    “行,那咱们先喝着!”

    酒喝得差不多了,摄影机往那一架,直接开始。

    吕潇然靠着椅子,嘴上扯着笑,拿起啤酒,准备给糖糖倒上一杯,她已经拿起啤酒对瓶吹了…

    “你…你干嘛呀?”

    “你别管我,我今天高兴!”

    吕潇然不再看她,眼睛瞄着其它地方,一边给自己倒满酒,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糖糖往后一靠:“你心情怎么样?”

    “高兴啊,我也高兴!”

    “是啊,你高兴,离开我这么一个庸俗又阴险的女人是一件挺值得高兴的事!”

    吕潇然没说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继续一饮而尽…

    “来,给你!”

    糖糖摘下手上的婚戒,递给吕潇然,后者盯着婚戒,眼神飘忽…

    “怎么,你不要?”

    “要,当然要!”

    吕潇然接过婚戒,放在桌子旁边,勉强笑了笑,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连续三杯酒,再加上之前喝了两瓶,他的脑袋有点昏沉沉的…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啊?”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吕潇然往后一靠,思考了好一会,然后回答:“活着,好好活着!”

    糖糖忽然笑了笑:“佟瑶有跟你联系吗?”

    “…我跟她没关系!”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跟我说实话!”

    吕潇然翻了翻白眼,他突然不想跟面前的姑娘再聊半句没意思,反正她不会理解自己!

    “你现在连好好的跟我说话,都不会了?”

    吕潇然端起酒杯,又喝了一了一杯,糖糖接着道:“我明白,你不是不会,你只是不想!”

    “我只是不明白,八年的感情,怎么…怎么就走到今天这步了?”

    ……

    吕潇然研究过男女分手后再见面时候的尴尬。

    一般来说,女的会指责,男的就不说话,任凭女方说什么都不还嘴。

    一肚子委屈老子拼死拼活的上班干活养你和孩子,你还埋怨我?

    刘易阳和童佳倩就是这样。

    刘易阳这个人。

    自尊心强,一个人爱扛所有事,他说过认为结婚生子都是一个人的事,不愿意张嘴问父母要钱,一个人死撑。

    在其他事情上还算很成熟了,能抗事,有担当,工作努力,有责任心有原则,对童佳倩特别好。

    但他没完全做好结婚的准备,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结婚生子育子是一件多么麻烦多么费钱的一件事,在自己家庭不富裕的情况下,更应该事前做好一切准备,适时向父母寻求帮助。

    他没有,刘易阳生孩子没钱,他没有找父母,而是找领导借钱,领导说的那句话让人深思: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

    童佳倩…

    其实真的是很正常的女孩,从小就被富养,嫁给了刘易阳…

    刘易阳的原生家庭很有问题,一辈子拮据,他们每个月都是节水冠军…

    双方父母一见面,佳倩妈妈希望他们能买房,易阳爸爸说,我们家是儿子,我们有准备,该我们出的,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少。

    然后呢?

    不提了!

    所以,童佳倩跟这个原生家庭生活了一年,终于决定离婚…

    一句话:摊上刘易阳那奇葩的一家子,正常女人都会跟他离婚。

    但他俩还是彼此爱着的!

    所以,刘易阳说了:“听我说,从小我的生活环境呢告诉我一个道理钱难挣,屎难吃,我刘易阳不是高尚的人,我需要钱!”

    “咱这么说啊,咱不说婚后咱说婚前,打我认识你童佳倩开始,我心里就一个念想一个标准要求自己,我除了我爱你比你爱我多以外,我没有任何条件优越过你,可是这么些年以来啊,我一直觉得说我没有优越过你的条件不是我乐意的,那我刘易阳我一直是在维护自己爱情的尊严,我今天才知道一个道理什么叫失无所失,你,你明白吗?”

    童佳倩哭的稀里哗啦,但还是拒绝了刘易阳递来的纸巾,起身离开:“孩子要喂奶了,我先要走了!”

    然后靠近吕潇然:“刘易阳我告诉你女儿永远姓刘。”

    听到这句话,吕潇然忽然很后悔,他知道童佳倩还爱着自己…

    可惜,爱情死在茶米油盐里…

    演员,是挺单纯的职业。它只需要相信,相信情景,相信故事,相信对手,相信本身,自然能演出好戏。

    吕潇然现在,就信了。

    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他有点分不清跟他告别的是糖糖还是童佳倩…

    所以,他哭了…

    最开始是静态的流泪,后来开始抽搐,鼻涕眼泪流了一把…

    镜头推了一个大特写。

    伴随着还有一直在播放的《说散就散》:说不上爱别说谎就一点喜欢,说不上恨别纠缠别装作感叹,就当作我太麻烦不停让自己受伤,我告诉我自己感情就是这样…

    解释一下,《说散就散》,是哈士奇提供的,他说这首歌特适合《果婚时代》,吕潇然亲自演唱…

    ……

    这段拍完,吕潇然也没了继续往下拍的心情。

    好在他今天的戏份也结束了,擦了擦眼泪,回到休息室,等状态差不多了,换好衣服准备出去。

    “…师兄,你要去哪?”

    “《赛车》要上了,有个采访,我得去撑场子!”

    “《赛车》?”

    “对,《疯狂的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