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的工业革命 科创板

第四百六十六章 洗煤厂对孙传庭的影响

    今天的这场哗变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一定有人在幕后主导着这一切,不然山海关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惊变。

    如果不是朱舜刚好搞出了一堆可以大量洗煤的洗煤厂,满桂纵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山海关哗变的结局,只会被幕后主使裹挟着前往满清。

    虽说满桂就算是自尽,也不会投降建奴,但这件事带来的后续影响实在太过重大了。

    大明国门大开!

    北直隶又是一马平川的平川地带,建奴的军队大部分都是骑兵,这才是让满桂后背湿透的原因。

    关宁铁骑立即在山海关开展了一场肃清,配合擅长从八旗兵俘虏嘴里撬开谍报的夜不收,大部分没来得及跑的游击参将,全被捉拿了。

    满桂看到这么多的武官暗中想要投靠建奴,脸色更是难看,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真要是到了建奴攻城的时候他们再反叛,后果会更加严重。

    经过这一场清洗,山海关内只剩下忠于大明的游击参将了,山海关不会被建奴从内部攻破了。

    一名关宁铁骑把总禀报道“总兵,广宁总兵孔有德,参将耿仲明,参将尚可喜三人不见了。”

    满桂听到这三人的名字,愣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知道了,今晚把工业派送来的牛羊宰了让兄弟们吃顿好的,安抚军心。”

    关宁铁骑抱拳离开了这里。

    满桂听到孔有德三人的名字,没有出现暴怒,而是叹了一口气,那是因为朱舜早就在信中提到过小心防备孔有德三人,他们三人有可能会投靠建奴。

    孔有德三人中的耿仲明骁勇善战,尚可喜也是战功赫赫,从来没参与过任何争权夺利的事情。

    只要孔有德这人平时喜欢拉拢人马,自立一个小山头,但现在的边关军头林立,祖大寿、左良玉、吴襄哪一个不是自成一个山头,还都是大山头。

    孔有德的小山头在这些大军头面前,根本排不上号,他满桂就是最大的军头。

    他满桂不是牵线木偶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因为朱舜的一句猜测,即便是满桂对朱舜绝对的信任,也不可能把一位总兵和两位参将平白无故的杀了。

    山海关的军心会大乱不说,朝廷也不会同意。

    满桂没想到还真的被朱舜一语成谶了,孔有德三人真的反叛了,还谋划要带走山海关大部分的军士。

    满桂不知道的是,朱舜为何一定要让满桂杀了孔有德三人,因为这三人在历史上带走的军士,成了进攻大明的主力,杀起自己的汉人同胞比建奴还要卖力。

    幸好发明了浮选洗煤法,修筑了大量的洗煤厂,破碎了孔有德三人的谋划,他们本该带走的数万大明军士一个也没带走。

    送往山海关的煤炭,弥补了朱舜又一大遗憾,孔有德三人带走大量大明军士的遗憾。

    送往三边的煤炭,同样是帮新任三边总督孙传庭解决了燃眉之急。

    三边总督的权利之大,饶是孙传庭早有心理准备,却也是不免有些超出预料。

    节制河西巡抚、河东巡抚、甘肃巡抚

    以及甘、凉、肃、西、宁夏、延绥、神道岭、兴安、固原九总兵。

    很多东西知易行难,只有亲自到任了才会知道洪承畴扔下的这个烂摊子,究竟有多棘手。

    孙传庭是在工业派的支持下,火速提拔,没有经过长时间的官场历练,首先人脉的积累就不足。

    用来辅佐他处理各种事物的账房师爷,很是稀缺,就连去掌握九总兵兵马的总兵人选都少的可怜。

    别说总兵了,就连可以信赖的游击参将都很少,这些高层武官不是千总把总只需要听从号令就可以了。

    总兵参将游击将军这些大明高层武官,除了考虑怎么去作战以外,最重要的还要把辎重问题管理好,还要懂得御下,协调好各种脾气武官的关系等等。

    孙传庭到底不是一般人,而是大明最后的柱石,直接把陆军讲武堂一期学员给扣留了。

    这批学员里不仅有曹变蛟朱铁这等在辽东战功赫赫的悍将,还有马吉祥等很多将门虎子级别的少年英雄,只要稍加历练就能成为孙传庭强大的助力。

    不过一期学员们终究只是一群少年,除了曹变蛟和朱铁其他人也没什么能够拿出战绩,孙传庭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的大胆。

    一期学员暂时缓解了羽翼问题,接下来就要面对一个军头林立的三边了,其中一部分还是洪承畴遗留的嫡系,对于新任三边总督很是敌视。

    面对拥兵自重的九大总兵,曹文诏满桂来了也得头大,这两位还是边关首屈一指的名将。

    孙传庭在那些总兵眼里不过是一介书生,好在有数千击败二十万的军功暂时镇得住九大总兵,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九大总兵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孙传庭成为总督以后,没有像九大总兵想象中的那样,召集九大总兵过来拜见总督。

    谁不来就杀了谁当做下马威,那写都是文人在戏文演绎里臆想的罢了。

    杀了总兵?

    每位总兵麾下都有大批同宗连宗担任要职,杀了他们的父亲、伯父、叔父、兄弟,就不是在威慑其他总兵了,而是在找死了。

    那些同宗连同管你是孙传庭,还是太子的,你把我爹杀了,还想让我听你的?豁出这条性命也要报仇。

    其他总兵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会推波助澜,谁知道新任总督哪天抽疯会不会把他们也杀了。

    结果不是威震总兵,很有可能造成三边大批军士的造反,甚至可能动摇国本。

    孙传庭把潼关的防守交给了临时征调的巡检司官兵,没去长安接手洪承畴留下的残兵败将。

    带上陆军讲武堂一期学员,带上秦兵,前往了延绥镇。

    孙传庭准备各个击破,先把延绥镇给拿下,只要拿下了其中的一个宗兵军镇,接下来就更好突破了。

    三边的重要军镇有九个,挑选延绥镇有两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