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明海山

第四百六十二章 徽纹

    徐孚越听越奇怪。

    画符纸?难不成他要画符请神,撒豆成兵?

    这怎么可能?

    徐孚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那他这几日……有没有要豆子?”

    “豆子?”兵士想了想道:“豆子是没有,但要了些紫苏酱菜,说是许久未尝了,这滋味想念得紧。”

    徐孚托着额头想了半天。

    还有兴致吃什么紫苏酱菜?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徐孚终于按捺不住寻了个借口,不让帐外兵士通报便踏入苏晓尘的帐中。

    “苏学士,这么晚还没有睡么?”徐孚嘴上说得客气,见苏晓尘正如兵士所说忙着画画,斜眼朝苏晓尘身前的桌几上瞄去。

    “哦,是徐将军啊,你来得正好,我正在画些东西,徐将军且来看一看,画得怎么样?”苏晓尘似是料到他会前来,也瞧破了他的狐疑心思,丝毫不掩饰自己在做什么,反而邀他走近了看。

    徐孚见他这么说,哪里还会客气,立刻靠近灯下。

    只见那桌上放了好几十张画纸,纸上都是些奇怪的图案。那些图案看起来有些繁复无比,犹如上古珍绘,有些却笔画简单,好似顽童涂鸦,总之是风格迥异,各不相同,难怪周围的兵士会看成是道士画符。

    “这究竟是……?”徐孚看得一头雾水,仍是不明白。

    “徐将军不妨仔细瞧一瞧这些图里,有没有瞧着眼熟的。”

    徐孚听了,便依言一幅幅细细瞧过去。

    瞧过七八张后,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其中一副似羊角蛇身般的怪物图上。

    苏晓尘在一旁笑道:“如果我没记错,徐将军昔日应该曾经随太师出征过西南境,那时是苴羊国新君初登王位,不知天高地厚来犯我境,太师只带了三名将军用了六千轻骑就击破了敌军两万兵势,徐将军便是其中一人吧?”

    寥寥数语,将徐孚说得心潮澎湃。

    他并不是什么高阶的将领,称他一声将军都是虚抬了。当年苴羊国来犯,要击退敌军也不是什么费力的事,太师却故意只调动了军中可有可无的六千轻骑兵,外加名不见传的三名牙将,就是想要杀鸡骇猴立威给其他邻邦小国看。

    对太师来说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一战,却成了徐孚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他素日里为人低调,也不敢提及当年的功绩,但与苴羊军一战早已刻骨难忘,深以为傲。眼前的这幅羊角蛇身图正是苴羊国的徽纹,当年便纹在王旗之上,也是他亲手砍断旗杆执回营中,如今只是瞧上一眼,就足以让他心绪难平,更不用说苏晓尘清清楚楚地点出了他生平最得意的功绩。

    “那场大战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你这般年纪如何会知道?”

    “我是右太师的学生,当年承蒙太师教习兵法时,太师曾以此战为例,自然提到了徐将军。”

    “原来太师还记得……原来

    他记得……”徐孚已没了初入帐时的那番气势,被说得眼中一红。

    “太师说了,每一个随他出征过的将军他都记得性命,他还记得你总有睡前亲自巡营一遍的习惯,说你粗中有细,是诸将中少有的沉稳性子……”

    徐孚终于再难忍住,背过身去叹了口气,随即便转过身来正色道:“苏学士,太师美赞,徐某只能愧受。然而今夜徐某前来,并非是来叙旧,而是想问问,这不进不退已过三日,苏学士只是在营中每日作画,究竟是如何打算。”

    “这些画就是我的打算。”

    “徐某愚钝,还请苏学士明言。”

    苏晓尘指着方才那幅画道:“这一幅徐将军已经认出来了,是苴羊国的徽纹。其实其余的每一张图,也都是不同国家的徽纹,譬如这几张。”

    苏晓尘说着抽起另几幅图道:“这是武琼国的徽纹,这是越析国的徽纹,还有这些,分别是:嶝岩、士琅、蒙舍、凤岐、竺理、长云、扶风、陨阳、西骊、浑戎、静邬、芜芝、赤离、赖丘、大沙,共计十八国。这十八国中有些是与我国接壤的属国,有些则是与属国接壤的友邦。”

    徐孚越听越惊奇,越看越瞠目。

    这些国家的名字中他只听说过一部分,另一些却是闻所未闻。可不管是哪一个国家,苏晓尘都如数家珍,言语间毫无滞涩,显然是早已熟烂于胸的。

    “这……苏学士不愧是殿前学士,果然见多识广。可是即便知道这些国家的名字,画出这些徽纹,又能做何用处呢?”

    “我曾经向圣上借了两百名随军的裁缝匠人,我会将这些图样交给他们,让他们按我吩咐的进行缝制,或缝于战服,或缝于军旗……”

    徐孚似乎有些反应过来了,他皱眉道:“难道苏学士是想用外面的四千兵士穿着外邦的战服举着异族的军旗,然后假装成奉圣上之名来驰援的援军?恕我直言,这条计策有点,有点……”

    他想说“拙劣”二字,然而终究还算是给苏晓尘面子没说出口。

    苏晓尘哈哈大笑起来:“徐将军,穿着战服举着军旗有什么用?一共就是四千兵士,最多也只能躲在树丛里摇晃几下旗子吓唬吓唬人,如果我们是防守的一方尚能有点疑兵之效,可我们这次是攻城的一方,难道靠这么骗就能让叛军开城纳降吗?”

    “那苏学士是想要……?”

    “徐将军,我确实是想要让守城的叛军误认为这十八国援军已兵临城下,但不是象你说的那样做。其实即便是这十八国援军真的到了城下,想要正面攻下这万桦DìDū,也不可能。”

    “那到底是……唉,苏学士这是想要急死我老徐啊!”

    苏晓尘拍了拍徐孚的肩膀道:“老徐啊,咱们行军打仗,最要紧的便是时机。眼下时机还未成熟,你且莫急,我这些画已全部完稿。你放心,不出两日,我便会让你动手,今日请恕我不便多说。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让那些裁缝依次将图样

    缝制好,听清楚了,依次!我会把图样的顺序排好,这个顺序决不能乱!”

    “这……”徐孚心想,这又算什么难事,值得你这样再三叮嘱。他看苏晓尘一脸郑重,当即答应道:“好,此事我亲自督办,定然不叫有错。”更新最快 电脑端::/

    徐孚心想,既然是缝制假的战服军旗,那一定是疑兵之计,不会交战。只要不交战,那就没有损兵的风险,不如暂时看他如何行事。

    然而他刚要领命出帐,终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又转头问道:“苏学士,可是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一点不妥。”

    “徐将军请讲。”

    “这十八国的徽纹便是我这军中之人也认不得一半,拿这样的徽纹去迷惑DìDū的叛军,他们便能认得吗?倘若认都不认得,又如何能惑敌呢?”

    “徐将军不必担心,其实这十八国的徽纹全DìDū能认全的人,两只手都数得过来。不过别的人认不认得我不在乎,只要其中的某个人认得就够了,而巧的是,这人在全DìDū中可以称得上是最精通诸国外邦事宜的第一人了。”  

    “是谁?”

    “苍梧国礼部尚书。”苏晓尘轻叹一声:“也是我的舅舅。”

    ******

    DìDū内的巡城为每日两巡,早晚各一次。

    本来按叶知秋的意思是陈麒和郑崙分别巡一次,较为稳妥。但陈麒则说不如改为一人一日,省得每日出来,麻烦。

    说实话,陈麒虽然对叶知秋的智谋心服口服,但说到营中带兵的事,就有些我行我素。怎么说自己也是带了几十年的兵,难道巡城这种事儿还要连细枝末节都按着一个文官的意思来办么?

    叶知秋能觉察到陈麒的这点小情绪,他想了想,毕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由着陈麒了。

    于是逢初一初三初五这种单数的日子就由陈麒巡城,初二初四初六这种双数的日子便交给了郑崙。

    这一日恰逢是十八,合该郑崙当值。一早才刚出了日头,郑崙已带了一队人马从城南开始巡查。

    城南是DìDū的市集所在,郑崙到达市集附近的时候,早市已快结束,地上还散乱着不少被摘拣下来的烂菜叶,和着稀泥被踩得又乱又脏。

    市集向来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人流出没最频繁的去所。郑崙骑在马上朝四处望去,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行迹。

    忽然,他觉得自己的目光掠过集市街口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什么既熟悉又不寻常的东西。

    他定睛望去,只见一片看似是战衣的部分掩在角落里。

    郑崙拨转马头,到了那角落,一辆运菜的小车停在那里,车上似是装了不少东西,上面还盖了厚厚的一层油布。他看到的战衣正是从油布罩子的一角露了出来,战衣上还残留着一些血迹。

    “去,揭开油布!”

    兵士立刻上前掀开。

    一整车的大白菜,排得整整齐齐,瞧着十分新鲜水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