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假装是个boss 更从心

第十二章:新的海神·唐闲

    镇海僧是海神的一种执念,拥有着海神所拥有的诸多知识,虽然并非海神本体,但意识层面相差不远。

    即便是镇海僧也没有见过唐很肉这样的生物。

    “这莫非也是某位兽神的传承?”

    人形兵器,能化作铠甲的不知名兽类,这让镇海僧也略感诧异。

    唐闲也没有说话,时间已经耽搁了不少,他该问的也都问清楚了,说道:

    “大师,开始吧。”

    话音方落,唐闲的手段便密密麻麻的开始施展。

    疫源的毒烟以唐闲为中心开始四散开来。这些毒烟唐闲以前很少用到过,似乎对浩劫级生物不大管用。

    但后来随着猎杀矿区野猪,导致唐闲的技能进化了,这些毒烟对浩劫级生物,能够渐渐起到一些负面状态,比如见到幻觉,反应迟钝,身体机能下降,间歇性晕眩。

    这些负面状态随便一个生效,都能极大程度降低战斗难度。

    镇海僧没有冒然进攻,他面带微笑,许久没有接触人类,他也很想看看,这位来寻传承的挑战者,到底有几分功力。

    如果只是唐问的水准

    镇海僧的思绪忽然被打断。

    因为天忽然黑了。

    尽管那些岩浆脉络一样的血管让周遭一片亮堂,但那些光也照不进镇海僧的视野里。

    吞日发动。

    唐闲还是很感谢大天狗的,他很遗憾没有吃到大天狗的肉,但上帝关上了一道门,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大天狗的肉一定很好吃,不然这吞日技能怎么这么香?

    无数次险恶战斗,都是靠着吞日掌握先机,封闭对手感知。

    镇海僧微微惊奇,心道这唐闲施主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只是还来不及多想,他便听到了雷电环绕的声音。

    金色的雷电发出电流跳动的声音,唐闲全身被这种不稳定的金色电流包裹着。整个人仿佛一道闪电,飘忽不定起来。

    进攻现在才真正开始。

    镇海僧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有气流有了变化。

    他伸出二指,虚空点向了某处,但同一时间,却听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三叉戟的下段传来了剧烈的震动感。

    镇海僧一惊,这是什么速度?

    自己能够感觉到对方行动的时候,对方的攻势都已经结束了?

    镇海僧舞动三叉戟,速度奇快,如果吞日消除,便能够看到镇海僧仿佛有三个,三头六臂一般的没有死角的防御着。

    叮叮叮的声音密密麻麻,响动频率极高。

    即便镇海僧看不见,也能够感觉到唐闲再用一种十分恐怖的速度进攻。

    最让镇海僧不解的是,唐闲身上明明没有任何金属器物,可打在三叉戟上那种反馈,仿佛是某种世间最为坚硬的金属。

    唐闲当然不会自报底牌。

    断金兽的技能,崩金碎铁,能够轻易的将触碰到的金属破坏。

    不止是金属,任何能够被断金兽那奇异的臂膀所斩裂的物体,都会被破坏掉。

    这正是断金兽能够发动恐怖斩切的原因。

    与唐景此前的天赋,控制不同,虽然控制金属的能力更为强大,但那只是针对金属。

    唐闲现在的破坏力,已经极为全面,可以说末日级之下的生物,他无法造成伤害的,只有唐很肉一个。

    不仅仅是速度,锋利度。如今的唐闲,在体能,感知等能力上,也有了极高的水平,即便达不到浩劫级标准,也不会低于天灾级。

    他还有比浩劫级生物都还要强大的感知。以及一些强大的被动特性。

    唐闲没有轻敌,对付镇海僧,一开始便用出了全部手段。

    但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实力,在多种能力的组合下,尤其是有了末日级的生命恢复力做支撑后,已然今非昔比。

    镇海僧很长一段时间,竟然被压制住。

    一个男人,攻势凶猛自然重要,但持久也很关键。眼下唐闲就很持久,在森罗之域里的混战,以及后万兽伐唐的一战里,他的体能也得到了怪物式的成长。

    攻势非但没有减弱,甚至越来越猛。

    镇海僧皱起眉头。一只手做出拈花指状,口中开始默默的颂念着什么。

    接下来他似乎放弃了防守,任由唐闲的进攻落在自己身上。

    而镇海僧的皮肤,也慢慢的泛起一层金色。

    唐闲与镇海僧在黑暗中皆不可目视,但唐闲有着变态的嗅觉感知。

    他能够感觉到,镇海僧的身体发生了某种质变。

    “法海七式,龟式。”

    这句话念出之后,唐闲便感觉到自己的进攻打在镇海僧身体上,仿佛打在了那根三叉戟上一样。

    这和尚的身体变得比断金兽的手臂还要坚硬。

    这不是金钟罩么?唐闲心说你还真是个和尚啊,连技能都是这样的。

    不过随着镇海僧开始用另一式反击,唐闲大概明白了这法海七式是个什么鬼名堂。

    “法海七式,龙式。”

    镇海僧开始挥动三叉戟,仿佛在挥动一根禅杖,禅杖所过,风雷涌动。一瞬间如同有苍龙吐息。

    而三叉戟挥舞的轨迹,就像是一条苍龙游动。

    唐闲看出来了,这不就是唐飞机吗?

    元素频出,即便唐闲身法奇快如雷枭,但整个战场上,渐渐的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风雷火雨,这些元素之力都带着毁灭的意味。

    唐闲倒是不怕。

    不过他很好奇,莫非镇海僧的法海七式,就是海神七大奴仆的能力浓缩?

    上一式的龟,其实就是克利夫兰,那只镇海大乌龟?

    这么想着,镇海僧已经用出了下一式,鲨式。

    他的终于不再是原地不动,身体速度一瞬间也快到了极致。

    而三叉戟舞动之下,唐闲发现,海水开始慢慢的灌注这片空间。

    即便在闭气的情况下,他也能够与镇海僧一战,但海水填满这片空间之后,自己的速度就必然会变慢。

    而那只镇海鲨鱼,在海中的速度比唐飞机更快,乃是海中最快的生物。

    且有着同样堪称变态的嗅觉。

    唐闲这一刻,发现形式逆转,自己居然被镇海僧近身了,这一刻,唐闲认为吞日已经起不到作用了,便解除了吞日。

    浓厚的黑暗消除之后,唐闲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月下拈花云淡风轻的雅僧,而是身体泛着金光,肌肉暴涨的怒僧。

    “法海七式,千手式。”

    话音落下,这怒僧的身体又有变化,唐闲看到怒僧的后背,伸出了许多只手,乍一看,仿佛一只大章鱼。

    这必然是镇海章鱼无疑了。

    这些手臂的延伸,也就极大幅度,甚至是数倍的提升了镇海僧的攻击力和攻击频率。

    终于这次连唐闲也守不住了,只能任由那些进攻落在自己身上。

    海水已经将这片空间填的差不多,雷枭陆上最快,镇海鲨鱼水中最快,如今主场变成了水域,唐闲的速度自然也无法逃离。

    全程挨打。

    但他没有焦虑,你打的是唐很肉,跟我唐闲有什么关系?

    虽然脑海里的抗性增加提示一直没有断过。

    这场战斗唐闲是注定能够获胜的。

    他已然舍弃了防守,开始与镇海僧对攻。

    不管龟式的防御力多么恐怖,伊甸之下,众生平等。

    镇海僧起先没有察觉,但渐渐的也感觉到了些微的痛楚。

    他目光中呈现出无奈,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这位伊甸传承者的强大,也知道这场战斗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对自己极为不利。

    最关键的是,目前为止,根本无法伤到唐闲。

    不得已镇海僧一下退出十丈之外,双手合十,那把三叉戟便悬浮在水中,于他身旁站立,仿佛一个活物。

    “即便再施展出后面几式,看来也无法奈何施主,既然如此,一招定胜负吧。”镇海僧说道。

    他没有选择,唐闲可以拖,即便摸不到镇海僧,那些毒雾也早晚会把这片空间填满,毒溶于水,扩散反而更快。

    唐闲心说这光头还有什么招式?难不成还能一拳秒杀我?你能秒杀我唐闲?你要是能直接秒杀我,我当场把这根三叉戟吃下去。

    镇海僧的形态并未再次发生变化,但随着镇海僧一声难辨音节的大喝,唐闲能够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宛若实质性的压力将自己禁锢住。

    法海七式的鲸式,鲸歌。

    一字一出,唐闲仿佛被整个深海压住,动弹不得。

    随后镇海僧的手势不断变动。

    除却那股恐怖的压制,还有一股极为骇人的能量在聚集着。

    糟糕,唐闲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大家都是切磋,怎么有种对方要跟自己玩命的感觉?

    镇海僧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仿佛凝聚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他再次大喝一声,身后涌现出了一道旋涡。那道旋涡如同门一样,似乎门的另一头,关着某个足以毁灭世界的怪物。

    “法海七式奥义,七式合一。”

    旋涡里果然爬出了一个巨大的怪物,广阔的空间,随着这个怪物的出现,瞬间变得拥挤。

    海魔兽,也就是海神的本体。

    这只是海神身上极小的一部分,但呈现出的巨大,已然比唐闲曾经见到过的镇海巨人还要夸张

    海神到底有多少眼耳口鼻,到底有多少肢体?到底是个什么形状?无从得知。

    就像是古人也不知道世界是个球,因此天圆地方之说,也流行了很久。

    出现在唐闲面前的,是一张深渊巨口。

    唐闲动弹不得,索性眼睛一闭,说道:

    “镇海僧用完这一招,怕是也陷入了虚弱,无力再战,唐很肉,撑住。”

    【好。】

    唐很肉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却是底气十足。

    随着深渊巨口的猛烈吞噬,原本只是一片区域的海水,迅速的扩散开去,这巨大的冲击力,甚至冲击到遥远的另一端,外围那些海怂兽都被波及。

    【好可怕啊,发大水了!】一只海怂兽到处跑动叫嚷着,身后便是汹涌的浪潮。

    【我是一颗海草一颗海草,海水和我是一伙的一伙的。】另一只海怂兽决定继续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自己是一颗海草。

    其余海怂兽也都十分怂的找地方躲起来。

    海怂兽自然是不怕海水的,只是数百年来,这里一直都是干燥的,它们一见到不曾见过的东西,就会犯怂。

    海潮汹涌。在这片海神的心室里喧嚣了许久之后,海潮才慢慢的褪去。

    那些大眼睛的海怂兽被冲刷的眼冒金星,晕眩不止。

    而心室的深处,另一头里,海水开始迅速的褪去,镇海僧端坐在地,双手合十,正在想办法恢复自己的体力。

    召唤出海神的一部分身体,对他来说是极大地消耗,这种恐怖的力量,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只浩劫级生物可以承受。

    即便是施术者,也一样会感觉到极大地负担。

    镇海僧看起来倒是没有太疲累,呼吸也并未变乱,但力量实已挥霍一空,已然是无法再战。

    胜负已分。

    镇海僧虽然面容平静,眼中却有一股悲悯。

    这并非是因为使用出了杀招导致杀死敌人的悲悯。

    因为敌人似乎没有受伤。

    唐闲和唐很肉已然分开。

    最后的那一击,唐很肉脱离了唐闲,借着海流将唐闲推向了远处,虽然依旧是深渊巨口里,但唐闲所在的位置,却是躲开了那恐怖的咬合力。

    唐很肉就很惨了,被咬的破碎不堪,身体也被恐怖的咬合力弄的血肉模糊。

    唐闲粗略的计算了一下,那张深渊巨口,如果再来一口,唐很肉恐怕都恢复不过来……

    好在那一击之后,镇海僧似乎就已经用尽了力气。

    “这还真是往死里下手。”唐闲的语气颇为不悦。

    对自己同伴下死手,按照唐闲的性子,是要加倍奉还的。

    只是镇海僧那一脸悲悯,又让唐闲感觉到,大概已经没有必要做些什么了。

    “这是命令,小僧无法违背,还望施主见谅。另外施主已然通过了考验,这世间罕有生物能够再威胁到施主。这海神大人的传承,施主可以接过了。”

    镇海僧的话音落下后,那三叉戟便缓缓的飞向唐闲这边。

    握住三叉戟的时候,唐闲识海猛烈的一震,随后有些诧异的看着镇海僧。

    镇海僧的身影变得有些黯淡,他双手再次合十,说道:

    “至今日起,您便是新的海神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