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爸爸无敌

第二百七十八章 以后我就放心了

    “坏人,坏蛋,气死了,气死人了……”

    巴莱一家五星级宾馆里,陈曦文把手机重重的摔在枕头上,忍不住又抓起另一只枕头气呼呼的对着手机打起来,就像在打某个人一样。

    终于

    打了一会儿后,没力气了,她抱着枕头一头栽在床上,嘴里轻轻的骂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唔,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就在刚刚,看见微信里问她为什么不在选项里加自己的名字,她还一度心跳加速,以为那个铁憨憨终于开窍了,可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的。

    “臭家伙,就知道作弄我……哼,早知道就不给你买礼物了。”

    礼物就放在床头,是一块男装手表。

    而在陈曦文的手腕上,还有另一块女装手表……两块手表正好是一对情侣表。

    这是她昨天特地在巴莱一家很有名的钟表行选的,据说这对手表曾经让一对在二战中失散多年的情侣找到彼此,非常有名。

    不管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陈曦文就是希望自己和戴表的那个人能在感情的世界里找到彼此。

    ……

    陈牧发完“古力娜娜”后,看见微信好久都没动静,便又小心的问了一句:“生气了?”

    微信没反应……

    “别生气,回头给你买好吃的。”

    微信还是没反应……

    陈牧正想再发个讨饶的表情包,可就在这时候

    只见司机大哥从窗台那边走回来,走到了房门口等着。

    陈牧也警觉,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拿起了自己的防暴棍。

    之前从会计大婶那里拿到防暴棍后,他一直带在身边,以防万一。

    “怎么了?”

    陈牧走到司机大哥的后面,轻声问了一句。

    “楼下那些人进宾馆了,希望和我们没关系吧!”

    司机大哥看了一眼陈牧手上的防暴棍,笑了笑,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待会儿真发生了什么,我先顶着,你带老哥先走,你这个……顶不了什么事儿。”

    这可未必……

    陈牧没应声,只是轻轻的拎着防暴棍,非常放松。

    司机大哥的眼光很毒,看了看陈牧握棍的手,讶异道:“你学过短棍?”

    陈牧笑了笑,点头:“学过一点。”

    司机大哥点点头:“那更好了,就按我说的,要真有什么事情,你护着老哥先走,我尽量为你们争取时间。”

    陈牧还是没应声。

    两个人等了一会儿,外面也没动静。

    司机大哥沉吟着说:“应该和我们没关系。”

    陈牧倒是突然皱了皱眉,转身回去拍了拍床上已经睡着的帕孜勒:“帕孜勒大叔,醒醒,赶紧穿衣服。”

    司机大哥怔了一怔,随即眉头一挑,连忙把耳朵趴在门上。

    帕孜勒睡眼惺忪的坐起来:“怎么了?”

    陈牧也不解释,先做了噤声的手势,然后直接说道:“赶紧穿衣服。”

    中年帅叔不敢犹豫,连忙把衣服穿起来,又第一时间拿起手机,问道:“要不要报警。”

    陈牧能听得见响动,不过不敢确定,便转头看向司机大哥:“怎么样?”

    司机大哥没开口,继续趴在门前听着,打了个“稍等”的手势。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三个人都一声不响的一动不动。

    突然

    门口传来门卡开门的声音,随即门就被打开了。

    这时候,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司机大哥率先发制人,直接一把拉开门,然后就是一棍子挥出去,同时脚也跟着踹出去了。

    陈牧一边抓起一个水杯朝门口扔过去,准准的打在门口一个家伙的脑袋上,同时一边对帕孜勒大喝:“报警!”

    帕孜勒已经把报警号码按好了,听见陈牧的话儿后立即就拨打出去……

    司机大哥把人踹出去后,想把门重新关起来,可是外面人很多,同时几把西瓜刀就顶了进来,朝他身上划拉。

    Md,真狠!

    陈牧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儿,尼玛这伙人怎么敢这样,已经能当kong袭处理了。

    司机大哥只能让开大门,用防暴棍对着那几只抓刀的手狂抽。

    “啊”

    好几声惨叫响起,随即就是一通叽里呱啦的维语叫骂。

    人真不少……

    陈牧觉得这样可冲不出去,连忙直接冲上前去,和司机大哥站在一起,抡起棍子对着外面的那些人抽去,不让外面的人冲进来。

    房门的位置空间狭小,两个人顶在那儿,外面的人一时半会很难进来。

    不过司机大哥也看出情势危急,连忙对陈牧说:“我冲出去,你带老哥先走!”

    陈牧看他要冲出去搏命,当然不肯,一把就将他抓住,说道:“别走,我可以顶得住,你去把房间里的家具都推出来,堵在门口,我们守一阵。”

    “啊?”

    司机大哥怔了一怔。

    陈牧没等他反应过来,直接把他往后拨走:“快啊!”

    司机大哥不敢犹豫,连忙按照陈牧的吩咐,推家具堵门去了。

    司机大哥走开以后,房门前顿时空了,不过这对陈牧来说却更有施展的余地。

    面对同时劈过来的五六把砍刀,他右脚快速趋近,连续点劈,又准又快的打在那些握刀的手上。

    这是短棍的打法,当年学拳的时候,除了拳术,他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最多。

    短棍打法在现今社会上非常实用,随处都能找得到可以用得上的武器,而且什么环境都能施展。

    就像眼前这样的情况,短棍用好了比砍刀威力大多了。

    在他的快速点劈之后,那五六把刀的主人就算废了一半了,陈牧也不贪功,很快又再退了回来,等着对方再来。

    短棍打法注重快和准,不讲求一招制敌,毕竟人家拿刀你拿棍,你就算敲了对手的脑袋,不一定能把人打倒,反倒是被划一刀,分分钟重伤,可就亏大了

    所以,短棍的招数说起来就一个字:“敲”。

    先攻击对方的手腕、手指、或者拳头……这种有攻击能力的地方,让敌人迅速失去战斗力,然后等对方没有了攻击力后,才打要害。

    对方人多,陈牧专选手腕打,让他们握不住刀,同时保留自己的体力,好好守住门口,等待景查的到来。

    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八九个人被他打得叫痛连连,向后退开。

    “小牧,让一让!”

    司机大哥趁着这个空档,很快把桌子推了过来,正正卡在房门前面。

    陈牧回过头,一起帮忙,把茶几也推了过来,堆在门口。

    外面的人想要冲进来,可是被桌子挡住,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刚有人想翻过桌子进来,都还没爬上桌子,就被陈牧几下短棍抽过去,打得他满头包,惨叫着退回去了。

    帕孜勒报完警,和司机大哥一起把房间里的家具都推了过来,一股脑堆在门前……

    最后,他们连床垫都搬了过来,直接搭在一堆杂乱的家具上。

    这时候,对方别说用砍刀劈了,就算有枪也没什么卵用了。

    陈牧听着外面的叫骂声,气喘吁吁的找了个位置坐下。

    虽然只打了很短的一点时间,可是刚才事情来得太凶险,他也没经历过这样的阵势,肾上腺大爆发后终于有了点脱力的疲惫感。

    司机大哥还拿着警棍守在床垫后面,转头看了一眼陈牧,直接顶着大拇指说:“行啊,小子,想不到你这么能打,真牛笔。”

    陈牧不说话,不想说话。

    帕孜勒拿了一瓶水,扭开瓶盖递给陈牧:“以后我就放心了,彻底放心了……你有这样的本事,阿娜尔和你在一起,就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哩。”

    陈牧给自己灌了一口水,没好气的说:“阿娜尔不和我在一起,也不会遇到像这样的危险。”

    “你说得对。”

    帕孜勒看了一眼门外,外面的人好像在撤退了,叫骂声渐渐远去。

    紧接着,楼下的警号声响了起来。

    帕孜勒终于放下了心:“想不到艾尼那小子敢做这样的事情哩,我以前真是小看他了,好,真好!”

    司机大哥说:“看起来这伙人不是艾尼的人……嗯,艾尼大概是找人了。”

    帕孜勒点点头:“那他还不算傻透了……不过他也别想撇清了,这种事情碰了政府的底线,只要沾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陈牧想了想刚才那伙人的疯狂,转头看向帕孜勒:“你以后再出来,得多带几个人才行。”

    帕孜勒听见陈牧关心他,笑眯眯的点头:“知道哩,我一定要活得好好的,看你怎么把你的林业公司做成世界五百强。”

    尼玛,心真大啊……

    刚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还能开玩笑。

    帕孜勒走到窗前,朝楼下打量,心情大好的说:“刚好堵上了,人都被抓住,一个没跑。”

    然后,他又感叹道:“以后这里就没艾尼这一号人哩,生意要好做得多咯。”

    这算不算是生意人的特质?

    中年帅叔也算是劫后余生了,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这些事情,真叫人心服口服。

    陈牧无话可说了。

    过了十多分钟,才有人来了。

    看见是景查,房间里的人把堵门的东西清开,简单说明情况后,一起坐上车子,随着景局录口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