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爸爸无敌

第二百七十九章 死要钱

    在景局呆了十来天。

    录完口供至于,等景查同志们把案子彻底查清,还把艾尼一伙人全逮捕归案,陈牧、帕孜勒他们才终于出来了。

    “这一次真是无妄之灾啊,十多天不能和外面联系,白白把时间都浪费了。”

    帕孜勒上车后,很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开春这点时间,是销售的旺季,主要是赶在农民们开始劳作之前要把买卖定下来。

    说白了就是让农民在要下订单花钱的时候,想起他帕孜勒。

    可是现在无端端没了十天,这就耽误销售了。

    “唉,艾尼那小子彻底完了,这一趟恐怕他要吃qiang子哩,再也不会和我抢生意了。”

    帕孜勒懒洋洋的说着,语气里并没有多开心。

    艾尼虽然是竞争对手,可他一点也不怕这样的竞争对手,如果不是对方犯傻,他根本不会把时间耽误在景局里。

    陈牧也听说了案情的全过程,主要就是艾尼这小子和人赌博,输了很多钱,为了还债,只能铤而走险想要把这一带的生意全吃下。

    他没自己动手,而是花钱找了一伙子到处流窜的暴徒,让他们出手弄死帕孜勒。

    这些暴徒一共二十多个人,做事一点顾忌都没有,直接拿了砍刀就往宾馆里冲。

    先逼着宾馆的服务员找到帕孜勒的房间,再拿门卡开门偷袭,原本是准备一得手就撤退,可没想到居然被挡住了,耽搁了整个行动的时间。

    最终,因为景查出景及时,他们被一网打尽。

    在景局里,被景查同志稍微一审讯,这伙亡命之徒根本没有替艾尼隐瞒的意思,一下子就全撂了,没有任何隐瞒。

    所以,景查很快行动,直接出景到和田,把艾尼一伙人也抓了,来回就这么十天的事情。

    “你们夏人有句话说得好啊,什么人干什么事儿。艾尼这样的人,嗜赌如命,好勇斗狠,迟早都会走上这条路,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帕孜勒看向陈牧,说道:“我突然觉得你小子能把卖苗这个生意做得很好,将来说不定真会是个五百强”

    “……”

    陈牧无语。

    五百强什么的,就是句玩笑,没想到中年帅叔还当真了。

    人家当真,他可不敢当真。

    反正五不五百强他不在乎,攒生机值才是他最上心的事情。

    这几天呆在景局没事情做,他时不时就会把黑科技地图召唤出来,看看自家林场的情况,还有就是L市那边第一分基地的情况。

    这一段时间,自家林场的树种得越来越多,每日收获的升级也在暴增之中,达到惊人十五万盎。

    而雅喀什村那边的果林地里,枣树和大果沙棘的种植也开始了。

    雅喀什村一部分年老的村民留在村子外种果树,年轻人和壮年人则继续去林场种树和育苗,一切都慢慢走向正轨。

    让陈牧感到惊讶的是,分基地那边,这一段时间贡献出来的生机值居然也不少,每天都有将近五千盎。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阿古达木那一家子虽然只有四个劳动力,可阿古达木这人真是个植树狂人,每天起早贪黑,早早就起床赶到林场种树,晚上就算妻子、小舅子和大儿子累了、回家了,他还独自一人呆在沙地里玩命儿的干,跟疯了似的。

    看着阿古达木的劲儿头,陈牧心里一边庆幸自己找对了人的同时,一边也有点为他的身体担心。

    这么干下去,铁人也会有定不住的一天啊!

    为了能让这么个勤劳优秀的植树人继续干下去,陈牧决定回去一定要给这个蒙各族的汉子打个电话,好好聊聊,让他务必要悠着点来,可不能贪图种树一时爽,把自己的身体给弄坏了。

    出了景局后,三个人打开手机,司机大哥还好点,陈牧和帕孜勒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微信信息就更不用说,多得看不过来。

    陈牧看了看具体有什么人找他,那五个林业公司的老家伙打给他的电话最多。

    其余加油站那边和张涓涓那边也打了几个,还有一些不重要的人,例如李铭、胖子、李少爷……

    陈牧想了想,首先给张涓涓去了个电话,问一下合同的事情。

    “他们基本上同意我们的合同了,就是觉得违约条款太苛刻,希望能够放松一点。”

    张涓涓在电话里汇报着情况,还给出了建议:“我觉得不但不要放松,还要重申条款的意义,让他们更加看重这一次的合作,以及清楚的知道背叛的成本有多高。”

    陈牧觉得真是专业的事情要让专业人士去处理,所以表示同意:“那这事儿我就授权给你了,你来全权处理。”

    张涓涓哼了一声:“你授权给我我全权处理?这话儿说得好听,我告诉你啊,你这几天不在,为了你这事儿我可是那五家废了不知道多少口水,必须得加钱啊,不加钱我就不干了。”

    陈牧想了想,说道:“不带这么中途以撂挑子为由加钱的,这样显得你不专业好不好?嗯,这样好了,等这事儿完了,我们俩坐下来好好谈一谈,适当增加一点年费,你看可以不可以?”

    “本来你和我们律所签订的就是顾问合同,除了法律文书的处理和普通案子的咨询外,其余每个案子都要另算,你这个就应该另算。”

    “我就让你撰写个合同啊,属于法律文书处理,怎么能算是一个案子呢?”

    “这只是撰写合同吗?我都帮你谈判了,你还让我全权处理,不给钱我处理个P啊。”

    “张律师,注意你的措辞啊,你对客户这么不礼貌,要罚钱才对的。”

    陈牧咬紧牙关,死活不能助涨这位死要钱律师临时加钱的要求,又说:“你先帮我把事情处理好,钱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好了,我还有事,要挂了!”

    “陈牧,你不要给我来这套……”

    “嘟……”

    陈牧直接把电话挂了,这事儿不能再聊,先对付过去就好了。

    电话那头,张涓涓气得重重的把电话撂在桌子上,嘴里忍不住哼哼的骂起来:“周扒皮,抠死人不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