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谋生任转蓬

第383章 谣言是怎么炼成的(3更求订阅)

    叶天心疑惑道:“小咸山?这是哪儿?”

    她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听起来像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小地方,又或者是某个偏僻的山村。

    虞上戎坦诚道:

    “那是我的家乡……一个已经失去味道的地方,除了冰冷和黑暗,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叶天心更加疑惑。

    不知道二师兄为何会用冰冷和黑暗形容自己的家乡。

    最起码,还有家乡可回。

    白民,却无处可去。

    想到此处,叶天心叹息道:“二师兄,你会怪我吗?”

    “你的事,我听人说了。”虞上戎说道。

    叶天心闻言,心中一喜。

    这意味着,二师兄没有怪他。

    她忽然想起与七师弟司无涯的对话,问道:“二师兄,你相信这世上有人能活两千岁吗?”

    虞上戎微怔。

    这个问题对于君子国人而言,多少显得有些无情。

    千年的修为已经是奢侈,又谈何的两千年?

    “你信?”

    “二师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寻找一样东西。它的名字,叫做乘黄。很多人说,一旦有了乘黄,就可以活到两千岁……可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叶天心说道。

    这个问题换做任何人,都可能会劝她不要再坚持下去。

    但虞上戎不同……

    人活着,不一定非要达到某个目标。

    人活着的最大驱动力,是永远都能心存希望。

    虞上戎微笑道:

    “那便坚定下去,慢慢寻找……”

    “即使希望渺茫?”

    “总比没有希望的好。”

    叶天心一时语塞。

    希望渺茫,总比没有希望的好。

    “多谢二师兄开导……”叶天心躬身。

    虞上戎点了下头:“太阳快落山了……师妹早些回去。”

    “嗯,师兄多保重。”

    叶天心作揖后,转身离开。

    太阳即将落山……峰顶以下,没入黑暗。

    虞上戎没有移动,而是静静地看着太阳落山。

    一切进入黑暗。

    虞上戎抓紧长生剑,杵在地上。

    砰!

    石头裂开一条缝隙。

    长生剑夹在缝隙中。

    他盘腿坐了下去。

    双掌叠放在身前……

    嗡!

    百劫洞冥法身出现……只不过,个头不大,比他自己还要矮上半截。

    虞上戎压制着法身,让它缩得很小。

    单掌抬起,法身悬浮在手掌只上。

    如同金人似的,脚踩金莲,只不过,金莲已经不再是金黄色,而是有了紫色的斑点。

    那些斑点,正在以缓慢的速度蔓延。

    就像是生了虫子的莲叶似的,那些紫色能量,便是虫子。

    虞上戎调动元气……金莲迅速旋转,光芒大盛!

    嗡!

    一番运转治疗,那些紫色能量,也仅仅只是被强大的修为压制了蔓延速度,而没有消失。

    虞上戎微微皱眉。

    这一战,他赢得并不轻松……至少和以往很多战斗相比,都有些艰难。

    哪怕是在云照林地与大师兄切磋,也不至于像今天这般,竭尽全力。

    在他的印象中,张远山不过是个二流门派的掌门……贪生怕死之辈。也是那种一剑了结的目标。

    如今却强到这个地步。

    “楼兰大巫?”

    虞上戎念叨了一句,随即轻声一笑,“你幸亏遇见的是我……”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

    便收起法身,脚尖一点,往北飞去。

    ……

    青玉坛一战结束后。

    幽冥教弟子将此事飞书给了远在益州的教主于正海。

    “通知其他分舵,就说二先生与张远山一战,凶多吉少。”

    最起码按照他们的判断,应该是凶多吉少。

    然而这个凶多吉少的含义就多了

    受伤。

    重伤。

    战败。

    甚至,战死……皆有可能!

    于是,谣言就这么诞生了。

    修行界各大门派,同时松了一口气。

    众口铄金,当越来越多的人传播这个谣言的时候,已经不需要考证事件的真实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

    传言变得越来越夸张,甚至一些说书先生也会过度渲染:

    “青玉坛一战,剑魔虞上戎不敌张远山,深受重伤。”

    “胆小如鼠张远山为何突然发力?”

    “一代剑魔,自视甚高,终究陨落。”

    “魔天阁的时代,将要终结……”

    虞上戎没有再次出现,更是坐实了这种传言。

    ……

    夜幕下。

    一片墓地之中。

    一个黑影,凌空悬浮,双脚距离地面只有半尺左右。

    不断地在墓地上方低空飞行。

    身上散发着浓厚的紫色气体……

    沙。

    沙。

    土壤松动了起来。

    那黑影飞了回去,落在了地上。

    他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单手抓起两条绳索……

    绳索的尽头,一个是身着僧衣的空远,一个是身着道袍的张远山。

    “蛊术已经生效……虞上戎将会从这个世上消失。接下来,便是魔天阁了……师妹,我会让整个魔天阁,为你陪葬。”

    ……

    七日后,魔天阁,大殿中。

    陆州参悟了一段时间的天书之后,非凡之力,达到饱和。

    正在他思考着关于九叶的事情之时,明世因拿着飞书走了进来。

    小鸢儿依旧在大殿中练习梵天绫的控制力。

    “四师兄,快看……我已经可以用梵天绫模拟各种形状了呢!师父教的……”

    “厉害厉害。”

    明世因敷衍了一句,快步走向大殿中。

    “师父,江爱剑飞书。”

    说着,便将飞书拆了开来。

    江爱剑这家伙的办事能力,的确出众,刚撵走七天,就回信了。

    老年阁那帮老头,除了吹牛和马屁……都帮不上太大的忙。

    明世因念道:“老前辈,您让打听的事,不需要打听,现在满世界都在传言,剑魔与张远山一战落败,凶多吉少。不过有待考证,我会进一步查实;另外一件事,需要告诉您的是,幽冥教已经拿下益州,魏卓言毕竟是个冒牌货,没那能力平定益州,还有消息,纸不够,请翻过来……“

    念到这里,明世因眉头一皱。

    这货整什么幺蛾子,知道在背面写东西了?刚才拆开的时候就没注意

    明世因清了清嗓子继续念道:“金庭山的屏障消失了,二先生出了事,加上您大限已至,老前辈要小心那帮名门正派联盟;好久没给老前辈飞书,都有点生疏了,要是能再弥补我一把好剑,我就更有动力拉,哈,哈,哈……”

    念完之后,明世因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也就前面说的有点作用,后面就不该念。

    “谣言,都是谣言……以二师兄的修为,张远山怎么可能动得了他?张远山就是个胆小怕事之辈。”明世因说道。

    陆州却不这么认为。

    从功德的奖励上来看,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可以确定的是,张远山已经死了……至于虞上戎有没有出事,无从判断。

    毕竟到目前为止,系统还没给出过徒弟死亡的提示,或者说,徒弟挂了,系统压根不会提示。

    ……

    陆州缓缓起身,抚须踱步,说道:“你二师兄喜欢独来独往,不喜飞书往来。”

    “师父批评的是,多大的人了,跑出去也不知道回个飞书报个平安。”明世因说道。

    “随他去吧。”

    陆州嘴上这么说,还真是不希望他出事。

    毕竟这一大臂膀,要是因为这事折损,他自己也会过意不去。

    “师父……大师兄那边要管管吗?他现在都拿下益州了,明摆着要跟朝廷干。”明世因说话很直白。

    陆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老夫也想管管这个孽徒,问问当初的事情。

    问题是哪有那么容易……幽冥教的分舵那么多,还有很多隐藏的据点。云照林地,与虞上戎一战结束后,也不知道他现在躲在哪里,益州那么大,总不能挨家挨户地找。

    况且,幽冥教短短时间内,由最初的万千教众发展至数十万教众。

    还有四大护法,个个实力超凡,背地里还有个司无涯在帮忙出谋划策,哪那么容易抓。

    老夫,就这么可怕?

    陆州抚须思考。

    穿越至今,他还未见过于正海一面。

    每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儿。

    天下第一大魔教教主,跑得比谁都快。

    “让江爱剑多关注益州的事……如有合适时机,本座自然会前益州拿下孽徒。”

    “徒儿遵命。”

    刚说完这话。

    明世因眼珠子一转,说道:“师父,现在谣言四起,都以为咱们魔天阁好欺负,徒儿请求下山,教训教训他们。”

    就在这时,端木生提着霸王枪走了进来,说道:

    “你是想出去玩吧?”

    “哪有。”明世因正想要进一步跪下表忠心

    结果更响的跪拜声响起。

    “徒儿拜见师父!”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