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谋生任转蓬

第1147章 指点(2合1)

    叶天心愣了一下。

    朝着师父看了过去,露出求助似的眼神。她虽然做过衍月宫的主人,也算是一方势力的老大。但和白塔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之前还有很充足的信心,见到消失的蓝羲和,反而没了自信。

    她希望师父来做这个决定……不论师父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毫不怀疑地坚定执行。

    陆州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朝着她点了点头。

    你终究不是孩子,师父能庇护你一时,未必能庇护你一世。有些事,还是得你站起来,挑大梁。

    叶天心会意,目光扫视众人,说道:

    “都起来吧。”

    “多谢叶塔主。”众人纷纷起身。

    长老丁灵迅速对旁边的人吩咐:“将白塔打扫一下,重新归置。另外,再安排两名女侍。”

    “是。”旁边很快便有人下去安排了。

    丁灵来到叶天心的身前,躬身道:“塔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叶天心毕竟是初登白塔塔主之位,让她号令这么多高手,有点难以驾驭,于是道:“一切照旧吧,我想尽快提升实力。”

    宁万顷笑道:

    “塔主身怀太虚气息,如今已经是千界二命格,假以时日,超过蓝塔主不是问题。”

    众人附和点头。

    前任塔主蓝羲和达到十三命格之时,已是数千岁。虽然也有太虚气息,但为时已晚。真正对比起来,叶天心更具潜力和未来。

    一名年长的长老躬身说道:

    “叶塔主身怀气息的事,必须得保密。这件事若有外传者,定不轻饶!”

    众长老点头。

    这关乎着白塔的未来。

    “大冥那边怎么办?今天他们派了很多人,难保以后还会派人来?”

    “公孙远玄临阵脱逃,看到蓝塔主大展神威,又看到陆阁主引导天地之力,只怕是躲在某个角落中懊恼呢,绝不敢再来。大冥的事,不必着急,先看他们的表现。”那名长老说完,又朝着叶天心道,“塔主,您觉得这么处理如何?”

    叶天心点头道:“就依长老的意思。”

    陆州的存在是靠山也是威慑,叶天心听从老人的建议是信任。恩威并施,自然更容易取得人心。

    说完,叶天心朝着师父躬身道:“师父,这样处理可以吗?”

    陆州说道:

    “你现在已经是白塔的塔主,这些事,你自己处理。”

    “是。”

    叶天心说道:“徒儿还有一事相求。”

    “讲。”

    “乘黄对我帮助很大,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也是乘黄救了我……徒儿不能没有乘黄。”叶天心欠身道。

    乘黄?

    众长老和众审判面面相觑,露出惊讶之色。

    丁灵亦是难以置信地道:“乘黄是上古异兽,极通人性……塔主竟能驯服乘黄?”

    陆州说道:

    “区区乘黄,无需大惊小怪。改日为师,会让赵红拂开辟大型符文通道。”

    叶天心惊讶道:“多谢师父。”

    旁边丁灵说道:“乘黄也应该能缩小一些,太大的符文通道,构建的时间也长。两边同时努力,应该不成问题。塔主,能问一下,乘黄有多大吗?”

    叶天心回忆了一下,说道:“初见时有百丈之长……后来抵达魔天阁,缩了一半左右。”

    丁灵、众长老、众审判:“……”

    “如果它没有故意隐藏的话,百丈之长,应该是兽王级的强度。刚成年。乘黄是上古异兽,今后还会更强。”那位年迈的长老说道。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

    “白塔的事,你们自行解决。”

    说完,转身离开。

    小鸢儿朝着叶天心说了句:“六师姐……以后我来找你玩啊。”

    “当然可以。”

    丁灵朝着叶天心躬身,表示要送客,叶天心应了。她便连忙带着陆州等人朝着原本雪山之上的符文圈飞去。

    可能是小鸢儿比较贪玩,忽左忽右,飞来飞去的,落后不少。

    陆州见状呵斥道:“不像话,修行这么久,还未到千界,整天贪玩,成何体统。”

    小鸢儿立马老实了很多,乖乖地追了上来,说道:“徒儿保证,今年就能千界。”

    “你做得到?”陆州说道。

    “我保证!”小鸢儿举手,信誓旦旦道,“今年入千界,明年超过六师姐,五年内超过二师兄……”

    丁灵:“ヾ(′??`?)ノ”

    陆州点头道:“好。为师信你。”

    丁灵:“……”

    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

    大棠京都,养生殿。

    一回到养生殿,陆州便用太玄之力观察了下端木生,发现还是漆黑一片,便只得放弃。

    接着陆州感受丹田气海的变化,以及蓝法身的成长。

    蓝法身虽然成功晋升八法运通,但等级上还很弱,对太玄之力的加成不大。在它成为千界之前,陆州还是得保持原有的天书神通使用方式。当然,也需要研究蓝法身的特性,以及各种能力。

    回想起蓝羲和的话……老夫需要隐藏吗?这是天书神通,哪里是什么天地之力?

    他们喜欢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好了,不要妨碍老夫装逼就好。

    陆州打开界面看了一下

    【八法运通,消耗3500年寿命,晋升下一级。】

    拉倒吧!

    陆州感觉头疼。

    就这还是有三连跳的情况,否则这点老命,根本不够消耗的。

    也幸亏之前果断没升,不然亏大了。

    他看了下剩余寿命:1364899(3739年,逆转部分600年)。

    还好之前只消耗了一千多年。

    这一级八法运通,陆州没选择升,而是将青蝉玉取了出来。

    感受了下体内的变化……

    盘膝坐正,调动元气,开始汲取青蝉玉中剩余的寿命。

    陆州忽然发现,丹田气海的汲取能力,也提升了一倍。

    青蝉玉的寿命,化作了缕缕青烟,进入了他的身躯当中,不到半个时辰,青蝉玉的生机,便全部被吸收带劲,化为碎渣,坠落在地。

    面板的寿命多了五千年。

    ……

    与此同时在,在一片冒着的药桶中。

    秦陌殇忽然睁开眼睛,道:“我的青蝉玉!我的青蝉玉……“

    他从药桶中直接站了起来,表情愤怒。

    “秦少主。”

    儒雅的男子走了进来,“上次就跟你说过,忍!你怎么又忘了!?”

    “我的青蝉玉毁了!我岂能不气!?”秦陌殇说道。

    “万年青蝉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圣物。这东西没了就没了,以后再找……但是命格再不恢复,你可就真得恢复不了了。”

    此言一出,秦陌殇只得坐了下去。

    儒雅男子继续道:

    “要我说,秦真人对你可真不错,愿意将这玄命草拿给你用。有秦真人给你撑腰,你还怕报不了仇?”

    秦陌殇的怒火渐渐平息,说道:“秦真人出去了?”

    “嗯……圣殿传来消息,有天地异象出现。太虚中有大能归位了。”儒雅男子说道。

    “大能?”

    “不在大琴,应该是对面的。如果……我说如果,你上次去了对面,被人拿走了一命格,恰巧这人便是归位的这位大能。你作何感想?”

    哗

    秦陌殇一下子瘫坐在药桶中,脸色难看至极。

    儒雅男子尴尬道:“我也只是瞎猜,要不是这帮平衡者存在,你以为大琴统一不了他们?”

    秦陌殇有些心堵,说道:“你别说了。夺我命格之人,我永远都记着他的样子!你说的绝无可能!”

    儒雅男子点头道:

    “好,那你可要努力。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直接叫我。”

    男子离开以后,秦陌殇不断回忆着那天寒潭之上,陆州的模样,又想到青蝉玉,不由得握紧拳头。

    ……

    陆州汲取完了青蝉玉的生机以后,又将五大命格之心,依次放在面前。

    这五大命格之心,分别是:幽冥狼王,虎鲛,横公鱼,赤眼猪妖,当扈。

    幽冥狼王的命格之心可提供视力,可以作为选择之一……尤其与蓝羲和去了一趟未知之地以后,这幽冥狼王的夜视能力,或许能发挥一些作用。

    虎鲛和横公鱼都有御水的能力,这个陆州已经有了,不需要。强行用它们开命格,不仅浪费能力,效果还会大大降低,可能开两个命格不如他人一命格强大。赤眼猪妖,则是可以提供更强的防御,这与能力不同,能力重复了不好,防御可以叠加提高,可以留作备用。

    当扈提供的是御火,也被陆州淘汰。

    “这三枚……给谁合适呢?”陆州脑海中不断闪过每个徒弟的名字。

    “徒儿虞上戎,求见师父。”

    养生殿传来声音。

    “进来。”

    虞上戎抱着长生剑,缓缓走了进来。

    陆州想起他在九重殿前,与黑耀五虎之一的战斗,一直没关注,便问道:“受伤了?”

    虞上戎笑着说道:

    “不过是皮肉伤,在九重殿这段时间,伤势已经痊愈。”

    陆州满意点头,说道:“蒲夷的命格之心,你已经汲取了?”

    “已经汲取,提升尚能接受,普通的命格之心,似乎已经没用了。”虞上戎说道。

    这也在预料之中。

    命格数越多,汲取一般的命格之心作用便越小。

    虞上戎十一叶,绝不是一命格所能比。可见,今后要想提升,对命格之心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也难怪萧云和折损五命格以后,表示汲取命格毫无用处。

    “这几颗命格之心,与你大师兄一同分了。”陆州挥袖。

    其中三颗命格之心飞了过去。

    虞上戎剑鞘一横,那三颗命格之心整齐地落在剑鞘上。

    他当即单膝一跪:“师父已经给了太多,这……”

    陆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觉得为师还用得着?”

    虞上戎闻言,点了下头说道:“多谢师父。徒儿还有一事。”

    “讲。”

    “剑南道一战,徒儿于剑道上又有所得。徒儿斗胆,想请师父指点一二。”虞上戎认真地道。

    陆州站了起来。

    虞上戎保持着单膝下跪的姿势,目光落在地上,纹丝不动。

    陆州负手来到他的面前。

    “你随为师修行多少年了?”陆州突然问道。

    虞上戎回答道:“徒儿比大师兄晚五年,回魔天阁时,随师父修行总共二百七十五年。”

    陆州点了点头,回想起虞上戎刚回魔天阁的场景,转眼又是数年过去,长叹道:“的确很久没有切磋过了。”

    切磋?

    虞上戎一怔。

    陆州挥了下衣袖,说道:“剑道无止境,今天为师便看看这些年你精进了多少。你去准备准备,为师稍后便到。”

    虞上戎:“……”

    师父,是指点,不是切磋。

    ……

    “二师兄不愧是我最仰慕的人,居然向师父发起挑战!四师兄,你不去看看?”诸洪共趴在门缝里道。

    “啥?二师兄挑战师父?”

    吱呀,明世因拉开门,回头朝屋里道,“狗子,驮上我,一起去看看。”

    汪汪汪!

    穷奇像是一阵风,朝着养生殿的方向飞奔而去。

    明世因:“?”

    诸洪共连忙上前顺明世因的胸口:“四师兄别气……当康,驮着四师兄!”

    ……

    养生殿外,广场旁。

    于正海来到虞上戎面前,伸出大拇指道:“二师弟,这次,你赢了。”

    虞上戎面色如常,看着养生殿的方向,说道:“大师何必取笑?”

    “并非取笑,而是由衷赞赏。”于正海说道。

    “剑道之路漫漫,刀道亦是如此。与其赞赏他人,不如争当勇者,大师兄何不效仿?”虞上戎淡然一笑。

    于正海:“……”

    “二师兄!”

    小鸢儿和海螺提着东西一路跑来。

    虞上戎笑道:“九师妹,小师妹。”

    “给。”

    “这是?”

    “踏云靴,师父打你的时候,你就能跑得更远了。”小鸢儿将踏云靴取出,放在虞上戎的面前,挠挠头道,“可惜二师兄送我的云裳羽衣不适合男人,不然我一块带来了。”

    虞上戎:“……”

    问题是,踏云靴就适合了吗?

    于正海憋笑,面不改色道:“效果更重要,不用顾及男女之分,九师妹有心了。”

    虞上戎看了于正海一眼,露出笑容,说道:“此物是大师兄送你,我岂能要。一会儿大师兄向师父请教刀法,兴许用得上。”

    于正海:“?”

    正要开口,只听到养生殿的方向传来声音

    “老大也要与为师切磋刀法?”陆州负手缓步走了出来,“难道你们这么好学,为师定倾囊相授。”

    于正海:????

    PS:求月票,2合1了。顺便整理后续大纲,情节捋顺,后续加长。求票。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