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谋生任转蓬

第1608章 魔神再现(下)(大章2-3)

    魔神陨落,世间便再无神?

    陆州以前从不认为自己是魔神,自从了解了魔神的传奇和过往,得到了魔神留下的诸多至宝,进入太虚以后,便决心以魔神的身份重归太虚,解开一切谜团。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所谓的无神论教会信奉之人,居然就是魔神。

    那就好办了。

    陆州目不转睛地看着杜掌教,说道:“无神论教会,信奉魔神,不怕圣殿追究?”

    杜掌教笑道:

    “阁下好歹也是至尊,有些道理应该不用说也明白。魔神陨落,圣殿高枕无忧,无神论教会的存在,反而能衬托圣殿的伟大。”

    他长叹一声,看着远处的云朵,感慨道,“冥心大帝,真是这世上最擅长驾驭万物平衡的人啊。”

    陆州获取的魔神记忆里,几乎没有冥心大帝的信息,对此不好评判,只是声音一沉道:

    “你可知老夫是谁?”

    杜掌教仔细审视陆州,打量了几眼,摇头道:“太虚人才辈出,没想到又多出一位高手。”

    言外之意,谁特么认识你。

    陆州看着杜掌教,负手而立,语气威严道:“老夫,便是魔神。”

    “……”

    其实对于无神论教会大多数的成员而言,信奉魔神,只是一个借口而言。魔神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太多的传奇和神迹,这样的人,必然会有三类人出现:一种是狂热的追随者;一种是敌对者;最后一种便是中立者。

    教会依靠魔神曾经留下的思想,功法,至宝,以及影响力,形成新的势力,也在情理之中,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想法。教会里也有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十万年已经过去了,魔神早已不复存在。

    这一句话,令众人微微一愣。

    杜掌教的表情复杂,疑惑,严肃,惊讶,最后变成了像是看一个傻子似的表情。

    场面一度很安静,气氛很尴尬。

    包括躺在下方,动弹不得的罗修,亦是一脸无语。

    身后的四名灰袍弟子,没能忍住,咳嗽了几下,笑出了声,但很快便止住了笑意,恢复严肃。

    杜掌教拍了下手:“阁下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陆州微微皱眉:“嗯?”

    “咱们长话短说,阁下要怎么样才能放过罗修?”杜掌教指了指罗修说道。

    陆州声音一沉道:“老夫做事,言必行,行必果。”

    “真要兵戎相见?”杜掌教说着,又声音一沉道,“莫说你假冒魔神,就算是真的魔神,也不得在本掌教面前放肆。

    “老夫留他到现在,便是揪出教会幕后黑手。既然你们来了……他也该上路了。”

    本以为这教会信奉的是魔神,趁势可以将他们收拢麾下,实际打交道下来并非像想的那么简单。

    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

    陆州右手一抬,未名剑包裹着狭长的剑罡,指向罗修。

    杜掌教冷哼道:“给你脸,不要脸。”

    杜掌教第一个双掌一合。

    身后四名灰袍男子同时啪的一声,动作极其一致,跟着双掌合十。

    五人的周围出现了描边似的影像,向前一推,五道身影合成一道,朝着陆州飞来。

    陆州眉头微皱,这是什么招?

    从未见过。

    老夫管你是什么招,一力降十会!

    陆州掌心忽然垂直而起,将未名剑拍了出去。

    嗖

    未名剑上出现了一条电弧游龙,围绕未名剑和剑罡旋转,像是电钻似的,仿佛能吞噬空间。

    杜掌教众人的攻击也在这时来到剑罡之前,那影像竟学着杜掌教的模样,双掌一夹。

    啪!

    当那影像刚夹住未名剑时,唰未名剑上的电弧游龙竟将那影像的双掌吞噬,洞穿影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罗修的面前。

    “啊!!“

    罗修吓得魂飞魄散,死命蹬腿后退。

    “杜掌教救我!”

    杜掌教沉声道:“鼠辈,你敢!?”

    一道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编织成圈,形成血轮,荡漾开来!

    光轮分三大类,日轮,月轮,星轮。

    血轮则是一种异类修行。

    通过特殊的手段,使得光轮变异,威力也会大大增加!

    在修行界任何变异类的光轮,都被称为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当陆州看到那血轮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这帮人信奉魔神。

    陆州冷哼一声:“原来如此,可惜,老夫与尔等不同!!“

    二指并齐。

    未名剑带着电弧游龙破开了那道虚影,来到了罗修的眉心之前,然后停顿了一下。

    “住手!”

    话音刚落,噗的一声,未名剑穿过了罗修的脑袋瓜。

    血莲顿时散开,宣泄元气风暴。

    罗修的身体竟化作一个个碎渣,像是满地红色蚂蚁似的,到处乱爬。

    与此同时,血轮铺面而来。

    陆州左手举起未名盾!

    轰!

    挡住了血轮!

    天道之力贴在未名盾的表面上,使得血轮奈何不了未名盾。

    杜掌教双眼也变得血红,身后四大弟子的灰袍也变成了血袍,然后飞了起来。

    “你杀了罗修,本掌教,便拿让你给他陪葬。”杜掌教看着满地爬行的“红色蚂蚁”,愤怒不已。

    陆州明白了过来,说道:“原来这罗修活在你的操纵之下,只有一条命的傀儡,可悲可叹。”

    杜掌教沉声道:

    “住口!本掌教以血炼之术,助他踏入大道圣巅峰之境。他感激我还来不及,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陆州从容道:“这么说来,真正想要夺取镇天杵的人,是你?”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没什么好伪装的了。

    杜掌教道:“是又如何?”

    “拿老夫的画卷,讹老夫的东西。”陆州摇了摇头,“是谁给了你勇气?”

    听了这话,杜掌教声音冰冷,说道:“你的画卷?本掌教倒要领教一下‘魔神’的手段!”

    唰。

    唰唰。

    四大血袍弟子,凌空飞起。

    手中不断掐动法诀。

    这时,罗修的身体形成的满地红色碎渣,停了下来,诡异地没入了地面里。

    陆州抬手推盾。

    未名盾宣泄出天道之力!

    轰!

    杜掌教凌空后飞,血轮旋转,在天际飞旋。

    血轮没办法判断他的强度,但从战斗中可以判断,这是实打实的至尊高手。

    陆州冲向天际。

    嗡

    神佛现世。

    脚下金莲盛开。

    血轮也在这时冲了过来。

    “结定印!”

    轰!!

    四大血袍弟子在强大的冲击波推到了万米之外。

    杜掌教亦是后飞连连。

    陆州掌心向前,满状态天相之力,道门九字真言大手印,依次飞旋而出。

    杜掌教双臂展开,血轮向后收回,虚影后闪。

    脚下一踩,血轮竟没入了地面。

    轰,轰轰轰……九道巨大的掌印,竟被杜掌教躲开,九道掌印横冲直撞,将路径上的山峰全部拍断。

    杜掌教落了下去。

    其他四大血袍弟子也一同落了下去。

    嗯?

    连续几招过后,陆州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打在了不对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即便是玄黓帝君,也无法做到安然无恙。

    杜掌教双脚踏地,仰天道:“你自诩魔神,难道不知道借大地之力,方可无敌吗?”

    陆州看着地面。

    方圆千米,万米的丛林早已被推平,土壤不知道什么时候翻新了,蒙上了一层厚重的血雾。

    杜掌教双臂展开,四大血袍弟子,虚影一闪,占据四个方位。

    与之勾连成阵,方圆万米亮起鲜血般的红光。

    哗啦!

    一个又一个的骷髅爬出了土壤。

    那些骷髅沾着鲜血,却分明都是骨头架子。

    有凶兽的,有人类的,有身躯极其强大的骷髅……

    “复生吧,我的奴隶们!”杜掌教念起口诀,“十万年来,死去的人类和野兽们,全都起来吧!”

    轰!

    先前没入地下的血轮,掀起大地。

    以杜掌教为中心,四大血袍弟子飞向天空。

    所有的骷髅全都蒙上了红光,没有眼珠子的骷髅们,纷纷转头,看向陆州,就像是看到了“它们”的猎物似的。

    纷纷扑了过来。

    陆州施展天相之力,行云流水,向四面八方拍出掌印。

    掌印如天女散花,不断命中骷髅。

    骷髅大军们,一个又一个地陨落,化为碎渣。

    杜掌教眉头一皱:“竟能毁掉骷髅?!”

    砰砰砰,砰砰砰……漫天飞舞的掌印,准确而犀利,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带走了成千上万的骷髅大军。

    对方也是至尊。

    跟这帮骷髅耗下去,没有意义。

    陆州施展大挪移神通,冲向天际。

    陆州收回法身,嗡的一声,出现在杜掌教前方。

    杜掌教冷笑道:“等得就是你这一招!”

    他在无数次的战斗中总结出的经验,敌人似乎都不愿意与骷髅为敌,而选择擒贼先擒王。

    却不知,五大血袍的范围是最危险的地方。

    嗡嗡嗡

    无数的骷髅悬浮了起来。

    一道巨大的血轮缓缓升起,不少的骷髅成了血轮的一部分。

    血轮绽放出诡异的光华,时间在这时静止了。

    陆州感受到了时间的静止!

    不对!

    陆州领悟的时间也是大规则,能让他感受到静止,这说明对手也掌握了类似的规则。

    他看了一眼地面。

    满地的血雾,诡异而神秘。

    大地的力量?

    无神论教会研究魔神,也找到了汲取深渊力量的方法?

    所以他们才想尽办法,夺取镇天杵?

    一切明了!

    陆州皱眉。

    必须得解开时间禁锢。

    否则恢复时间的那一瞬,很可能已经被人捅了一万刀!

    “天道之力!!”

    陆州催动蓝法身。

    蓝法身嗡鸣颤动的时候,时间禁锢果真被天道之力驱散。

    果不其然

    就在这时,一头遮天蔽日的骷髅撞了过来。

    轰!

    杜掌教眼睛怒睁,震撼道:“这……怎么可能?”

    他看到了一座满身电弧的,十四叶莲座的法身,硬生生抗住了那巨大骷髅。

    那法身奋力向上一拳,爆发出足以震碎虚空的力量。

    轰隆!!

    巨大的骷髅碎裂开来,落了下去。

    陆州向后闪烁。

    他依然在血轮的范围之内。

    就在陆州准备使用时之沙漏的时候,怀中的魔神画卷竟主动飘飞了出来。

    哗啦

    垂落悬浮。

    “魔神画卷?!”杜掌教一惊。

    他立刻操纵血手,试图将画卷夺回。

    但那画卷绽放神秘莫测的力量,将血手击退。

    画卷里飞出一道光华,飞向陆州。

    “嗯?”陆州感受到那光华没有威胁,心生疑惑。

    但是,当那光华命中陆州的时候。

    耳边竟响起声音:“魔神归位。”

    “???”

    金莲莲座主动出现。

    莲座上的四大力量内核,绽放出四种不同色彩的光华。记得在太玄山的时候,它们都是金色之光,现在变成了四种不同于“九莲色彩”的光华。像是混沌的颜色,像是牛奶的颜色,或清澈,或浓烈。

    “力量内核!?”杜掌教声音一颤。

    他疯狂地调动血轮想要阻止陆州。

    奈何血轮竟无法靠近力量内核。

    力量内核实在太强大了。

    无神论教会和圣殿,寻找了十万年,也没找到。

    只有真正懂得力量内核的人,才知道这力量内核有多么可怕!

    “杜掌教!”四大血袍异口同声,如临大敌。

    嗡

    四条光流,从莲座中涌出,包裹陆州。

    陆州微闭着双眼。

    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细血孔都蕴含着足以主宰天地的力量。

    这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他也没想到力量内核竟蕴藏着如此强大力量。

    也终于明白,魔神为何要耗费巨大的代价,将四大内核,分为八份,藏在八座山峰之下,镇压了足足十万年!

    力量在全身游走。

    充斥奇经八脉。

    “这……就是当年魔神纵横天下的感觉吗?”

    陆州猛地睁开双眼。

    蓝瞳绽放,发丝飘扬,天痕长袍上远古龙魂发出一声响天彻地的龙啸。

    嗷

    一道巨大的龙魂虚影,在天地间游走盘旋,又飞回天痕长袍。

    响应着主人的召唤!

    接着莲座变蓝。

    一座气势雄浑,屹立于天地间的蓝法身,出现在五人跟前,自上而下,蓝色力量如溪水般流转于身。

    杜掌教的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颤声道:“魔神?!”

    “真的是魔神?!”

    他们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在颤抖。

    就在这时,左边一头巨大无比的骷髅,十分不识趣地扑了过去。

    陆州看都不看,蓝法身大手一抓,咔

    抓住了那巨大骷髅的脖子。

    轻轻一握。

    咔嚓!

    电弧萦绕骷髅,瞬间化为碎渣,落了下去。

    杜掌教恍然明白了那些骷髅为何没有复生……原来,这是真的魔神?!

    杜掌教,和四大血袍弟子,傻眼了!

    蓝法身左手一探,轰!

    方圆千米的骷髅尽碎,如同暴雨落下。

    右手一挥,轰!

    又是密密麻麻的骷髅全部被砸成了碎渣。

    杜掌教感觉到自己的身字完全僵了,动弹不得,也不知道是无法移动,还是恐惧所致。

    “杜掌教!”一名血袍弟子发出了一声呐喊。

    杜掌教终于有了一丝意识,道:“逃!”

    血轮旋转,迅速变小。

    陆州双眼中的蓝光,扫视前方,抛出时之沙漏:“现在逃,是不是迟了点?”

    时之沙漏在空中翻转的时候。

    杜掌教面如死灰:“时之沙漏……”

    魔神状态下施展的时之沙漏,令方圆万米,数十座山峰的万物,都在一瞬间定格。

    陆州踏空行走,不急不缓,来到了杜掌教的面前。

    那双蓝瞳,令人不寒而栗。

    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真假。

    当陆州的蓝瞳扫过杜掌教的身躯时,看到了他腹部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珠子。

    魔神的大手,朝着那红色珠子抓了过去。

    咔!

    轻而易举地洞穿了他的丹田气海,将红色天魂珠取了出来。如同杀鸡取卵一般!

    杜掌教在时间静止的情况下,甚至连疼痛都感受不到……

    陆州拂了下手臂,时之沙漏飞了回来。

    时间恢复!

    “啊”

    杜掌教惨叫一声,看着手握自己天魂珠,高高在上的魔神,整个人颤抖不已。

    四大血袍见状,当即朝着四个方向飞掠逃窜!

    “没人能逃得出老夫的手掌心。”

    嗡,嗡嗡……

    陆州施展了许久没用过的何罗鱼命格之术,以魔神的状态施展而出。

    在十个不同的方位,皆出现了一身蓝色电弧的身影。

    挡住了四大血袍的去路。

    十大魔神的虚影,威风凛凛地看着四人,一步步逼得他们往后退。

    四人傻眼,颤抖不已。

    陆州淡淡道:“尔等信奉魔神,见了本座,却不下跪,还敢妄图反抗,该当何罪?”

    四大血袍:“……”

    杜掌教失去了天魂珠,就是失去了修为,落在了地上,充满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空中的魔神。

    魔神,竟真的复生了?

    “魔……魔神大人……我,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杜掌教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趴在地上磕起头来,“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求魔神大人庇护您的子民!”

    砰砰砰!

    杜掌教不断磕头。

    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所有疯狂的行为,都是希望能够活命。

    这是他最后的求生本能,像动物一样仅存的求生本能。

    四大血袍,亦是悬空跪拜,同样道:“魔神大人!我们是您最忠诚的信徒!恳求魔神大人恕罪!”

    陆州看向下方的杜掌教,说道:“无神论教会在哪?”

    “在……在,远古废墟里……那里都是您的信徒!都是您的信徒……都是您的信徒……”

    害怕不已的杜掌教,嘴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陆州微微点头说道:“很好。”

    “多谢魔神大人!多谢魔神大人……多谢魔神大人!”杜掌教疯狂地磕头。

    “没人能躲得过本座的法眼,杜掌教……”陆州声音冰冷至极,“领死吧。”

    五指一握。

    蓝色的电弧,就像是闪电似的,在掌心里噼里啪啦。

    咔嚓!

    天魂珠被陆州硬生生当场捏碎!

    魔神纵横天地间,何曾需要看他人脸色行事。

    他不需要血巫的天魂珠!

    也不需要虚伪的信徒!

    死亡才是尔等最好的归宿!

    噗

    杜掌教顿觉丹田气海碎裂开来,仰面吐血。

    元气风暴宣泄了出来。

    杜掌教的身子一僵,笔挺地倒了下去。

    无神论教会,血巫杜纯杜掌教,当场命丧黄泉,且永世不得翻身!

    PS:大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