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冠冕唐皇 衣冠正伦

番外 诗剑醉长安(1)

    大唐开元三十年秋,陇右沙州驰道,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将众多旅客们都堵在了行途中的馆驿中。

    自开元伊始,大唐对外的商贸活动便日益繁荣。而西域地区诸邦国本就拥有着悠久的经商传统,对此自然是热情迎合。

    时至今日,陇右联通西域的这条商路更成了大唐对外的主要商贸通道之一,更被直接冠以金道的称号。特别随着大唐对西域的控制越趋稳定,行走在这条金道上的唐人商队也逐渐超过了西域的胡商。

    商贸兴盛起来之后,沿途行经的区域自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繁荣。沙州作为这条商路上重要的补给地区之一,便也涌现出众多的公私仓邸馆铺,围绕这些往来东西的商队提供各种服务。

    大雪来得迅猛,让行商旅人们叫苦不迭,不得不就近投诉那些客驿馆堂。这些馆堂客栈则因风雪得利,诸处人满为患,忙碌的接待着来投的旅客。

    馆堂外北风呼啸、大雪漫天飞舞,堂内则人声鼎沸、炉火热腾,不时还有旅人挑帘行入,一边拍打扫落着衣袍上的落雪,一边咒骂这见鬼的天气。

    群众围炉而坐,就炉温酒,炉火上则高架牛羊翻转烤炙,如若没有生计行程的催逼,这场景画面倒是热闹温馨。

    投宿客栈的不唯为了生计奔波的商旅,还有许多只是单纯游历各方、增广见闻的游侠士子。

    唐人性格本就不乏壮阔豪勇,随着帝国疆土越来越雄阔,游学之风也蔚然兴起,不乏壮志儿郎矢志要踏遍大唐帝国的山川领域,而地域广袤的西域自然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此刻在这已经颇为拥挤的客栈大堂内,便不乏腰悬佩剑的游侠士子们不断的游走在诸席群众之间,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便是:“足下是否河中府来?”

    他们问题中所说的河中府,并不是内陆两京之间的河东地区,而是距离中土长安足有万数里之遥的西域昭武诸国。

    开元十三年,西域强国大食东进,攻灭了康国等西域昭武诸国。诸国兵微将寡,无从抵御大食东侵,诸亡国权贵们唯东逃托庇于安西大都护府,并屡屡上书恳请朝廷能够出兵帮助他们赶走侵略者、恢复诸国统治。

    只不过那时大唐扑灭后突厥余孽未久,仍在致力于恢复漠北到西域的秩序、重建统治,因此朝廷并未直接下令大军出动干涉远西局面,只是勒令安西本部人马护送诸邦酋首归国。

    时任安西大都护的郭元振便遣监察御史张孝嵩率三千健儿自安西本镇龟兹出发,奔行数千里,一直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将此诸国王族送归。过程中自是少不了碰撞战斗,这东西两大帝国也算初步了解到对手的实力如何。

    在这将近两年的交战过程中,适逢大食国内王权更迭、内乱滋生,其东部统帅被新任国君诛杀。因此这一轮的交锋以大唐占据优势而暂告段落,大食国的军队悉数退出昭武诸国,双方暂以乌浒河为界。

    这样的局面从开元十五年一直维持到了开元十九年,时逢突骑施首领娑葛新丧,时任安西大都护王晙以突骑施未先奏都护府便拥立娑葛之子为首领故、奏请朝廷延缓一应封赠,并典军出巡突骑施领地。

    其时突骑施新主甫立、正自忧恐,怀疑安西此举正为剪灭其部而来,于是便西逃碎叶川、入寇石国怛逻斯城而走。

    大食国便抓住西域动荡的这一时机,再次跨越乌浒河,连寇安国、康国、拔汗那等诸国,甚至一度兵临四镇之一的疏勒城。

    朝廷因此紧急应变,再度以熟悉边务并已归朝拜相的郭元振为安西大都护、河中道大总管,将兵十万自关内驰援。

    郭元振入镇之后,先以分化剿抚等诸手段平息突骑施的骚乱,继而整合镇兵、逐步收复失土,并最终在乌浒河畔击溃入寇大食军队,杀俘大食国人马巨万。

    乌浒河大捷之后,有鉴于大食国的屡屡入寇、咄咄逼人,而西域诸国皆疲弱难当、贼来即没、力难自保,四镇又兵远难救,于是便在安西大都护府下加置河中都督府,废拔汗那国为宁远州、康国为定西州,两万胜军常驻、因粮于彼,以卫河中。

    西域地当东西大陆交汇之处,其诸国游徙之外便以商贸为立身之本,本身的土地物产谈不上丰饶。因此原本安西的驻军给养除了诸胡进贡、就地解决一部分之外,主要还是要依靠陇右的长途输送。

    河中府加置两万边军常驻,原本是更增加了西域的防务负担。但乌浒河流域却不乏水草丰美、耕地绵延,立国于此的康国等政权因此优越的自然环境得以成为昭武诸国最强大的国度。

    河中府开设后,朝廷于此大置边屯,军资给养不只能够满足自身,甚至还能给四镇一定的回哺。

    而在乌浒河西南,便是呼罗珊地区,本就是原波斯帝国统治核心地区之一,如今则作为大食国东部领疆的中心,其地理位置甚至可以比拟黄河河套地区。

    大食国本是政教一体的政权,当其统治转为贵族世袭的王朝时,国内本就存在着极大的纷争与隐患。

    呼罗珊地区作为大食国对外扩张得来的重要领地,已经存在有反对当世倭马亚王族的什叶派教民、波斯遗民、突厥铁勒游徙至此的部落等各种不稳定因素。

    当大唐河中府驻军将西域攻防战线推进到乌浒河一线后,呼罗珊地区就变得更加热闹起来,让大食国统治维稳的成本陡增。

    但对大唐而言,西线的战略开拓前景则就别开生面,往年疆域多有扩张,但基本都是寒荒不毛之地,凡所攻防征战仍然立足于保证中国本土的安全,如河中地区如此肥沃富饶的目标实在是罕见。

    因此在河中府设立之后,大唐对外扩张的空间豁然开朗,而原本的西域地区除了配合漠北的边略经营之外,已经不再是边防西极,取而代之的便是对河中地区的征服与彻底归化!

    这种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的更迭调整,寻常小民自然无从分讲清楚,而眼下旅人群众们之所以对河中府这么感兴趣,则在于今春河中府刀兵再兴、与大食国论战于呼罗珊地。

    今年这一场战事的根源还要追溯到去年,开元二十八年,在西康群众屡屡上表恳求之下,当今圣人终于准许受封藏王的皇四子离国就封,前往西康建制。

    藏王入国后的第二年,便在西康城召集吐蕃诸氏族土王豪酋盟会、以宣达朝廷制命。

    彼时吐蕃王统已经分裂为二,分别是割治山南的大蕃王和留守吉曲河谷逻娑城的小蕃王。藏王强势入国、背后又有大唐作为强硬后盾,气势汹汹的召集盟会自然让这大小蕃王惊恐有加。

    这其中尤以逻娑城的小蕃王反应最为激烈,担心会在盟会上被藏王斩杀,又因所在吉曲河谷地近西康,非但拒绝参加盟会,甚至出逃到泥婆罗。

    适逢大食东进遭阻,非但没能踏足西域,反而还被唐军反制到乌浒河以西。

    为了抵消来自唐军的压力,大食便遣使往见泥婆罗的小蕃王,愿意割许其国已经渗透并侵占的北天竺部分区域为蕃王领地,条件是小蕃王需从象雄出兵,配合大食军队绕开乌浒河防线,入寇吐火罗、大小勃律等地区,从而侧向反制河中府唐军,事成之后所掠诸地尽归小蕃王,大食则只求河中。

    且不说大食是否会遵守约定、这一计划又是否可行,在自觉人身安全都遭到威胁的情况下,小蕃王竟真的被大食国使者说服,要连同大食一起对抗大唐的步步威逼。

    大唐对此自然绝不姑息纵容,先是在吐蕃本土由藏王与大蕃王联合发表声明,以小蕃王弃国远民、勾结外敌、鱼肉宾属之罪,废黜小蕃王王位,两处兴兵讨伐。

    接着便是大唐国中,以太子李彻遥领安西大都护、节制西方军务,信安王李祎为安西副都护、河中府都督、安息道大总管,波斯归义王李普尚为安息道副总管,将兵五万、进据铁关,跨河出击呼罗珊大城木鹿城,要将大食国势力一举逐出呼罗珊地区。

    征命初春下达,五月信安王抵达河中府,西域此边又是风起云涌。如今已经到了八月中秋,关外业已飘雪,算算时间,河中府这一场大战应该也已决出结果。

    因此陇边道途上这些旅人们,对于河中府方向的讯息也都密切关注,当道访问,希望能够尽早听到唐军壮胜的消息以及更多的战况详情。

    只不过,沙州虽然也属于陇关以西的地区,但距离河中府仍有七千多里的漫长路程,民间的旅人自无官路驿道可供驰行赶路,即便是战后有河中府来客,也很难在这一时刻便抵达沙州,民间有关河中府这一场战争的讯息自然也就无从探知。

    那些游侠士子们在堂中绕行询问一圈、仍是无果,心情不免有些失落。

    正在这时候,又有一人挑帘行入,望着堂内众人不无兴奋道:“左行数里外别处馆堂中,有人是从河中府来,正在宣讲王师壮破大食的事迹……”

    “此话当真?”

    听到这话,堂内围坐的群众们无不惊起急问,对于这一场战事感兴趣的,不唯那些游历诸方的游侠士子,商旅行人们同样的倍感关切。

    那人通知一声后便抽身而走,不再作详细讲述,而此客堂中的群众们便已按捺不住,纷纷披起御寒的裘衣便忙不迭追赶出去。

    “客人们,酒热肉熟……”

    眼见前一刻还拥挤热闹的客堂很快便人去楼空,客栈主人自是欲哭无泪,连忙叫喊着试图留客但却收效甚微,索性吩咐仆员道:“先掩灭几处炉火,捞钱不急一刻,老子也要去听王师壮胜消息!”

    说完这话后,他便也裹紧了衣袍,加入到八卦的人群中去。

    此时在沙州官驿不远处一座规模颇大的客栈中,早已经聚满了各方涌来的旅人,远比别处宏大数倍的馆堂里此际也是人满为患。一些挤入不进的行人索性扒着门窗,昂首踮脚拼命往里探头张望,浑然不觉外间的风雪严寒。

    客堂中央位置处有一座木架高台,原本是用来胡姬登台旋舞愉客的场所,眼下台上却没有什么歌舞伶人,只有一个年近而立的年轻人傲立台上,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尽管木台周围已经被群众们围堵得水泄不通,也并不怯场。

    “河中方五月,我唐家健儿毕集康居,旌旗如林密,胜甲十万余,信安王一声令下、趁运挥节,鼓号如雷,天兵争渡,雄关阔河俱不成阻,杀气冲宵盈野,岂谓此方士气独胜?唯因天命眷我唐家!皇王持符、自得天助,雄甲出国、人莫能敌!”

    眼望着周遭群众盼讯饥渴,年轻人言及河中军事也是慷慨激昂:“铁关上,卧雪饮冰、饲马磨刀,拂晓破霜贼来矣,鼓角齐鸣声如雷,我健儿面不改色、从容整装,弹铗控弦出关去,其势如虹、其阵如龙,宝剑锋芒慑人胆,破甲杀敌如破竹……”

    木台上年轻人半说半唱,木台周围的群众们也听得如痴如醉,更有性情豪爽者捧瓮奉上,大笑道:“真是快意、快意!郎君请胜饮慰渴,再详述盛况!”

    那年轻人也是洒脱豪迈,对此奉送来者不拒,接瓮豪饮一通,襟口未湿、一瓮美酒已尽入喉,他昂首徐徐吐出一股酒气,提手虚压催促人声,继而便大笑道:“日未入中,业已破敌三阵,贼军陈尸逾万数,余寇胆破四方逃,观我本阵,尚有数万未及出,刀刃新磨欲饮血,军势至此能顿否?”

    “不能!不能!”

    群众们听到这问话,纷纷击掌呼喊,年轻人听到这热烈的呼喊声,不由得引吭长啸,复又指向众人大声道:“兴致未已,岂能停顿!于是万马奔腾、万众齐出,兵气掠平野,乘龙亦挟风,黄昏日虽没,再会木鹿城!欲知后文,且续一瓮!”

    年轻人话音刚落,周遭围观群众们纷纷捧酒奉上,年轻人形态更显恣意,鲸吸豪饮一番,直将腰际佩剑抽出,于台上挥剑如舞:“白也不才,憾未以身冲阵、益我王土,且以《从军乐》贺我唐威远宣西海!五月河中雪,无花只有寒……”

    正当群众蜂拥入此方客栈时,不远处的官驿正有一队行人抵达,行装上积雪厚掩,就连随身携带的器杖旗帜都看不出原本的形状色彩。

    行人中一名为首者翻身下马,立在官驿门前,一边抖落皮裘大氅上的积雪,一边揭下遮挡风雪的风帽,露出一张略显消瘦、美须垂直、虽有老态但仍精神矍铄的脸庞。

    此时官驿中的官吏们早已经在门前冒着风雪列队迎接,驿丞忙不迭迎上前去接过老人手中诸物,并躬身叉手道:“卑职等前得传讯,驿中早已备置诸事,敬请张相公登堂、驱寒用餐!”

    老人正是当朝宰相张嘉贞,年初以安息道行军长史随军远赴河中府,如今则归朝报捷、行经沙州。

    张嘉贞正待举步行入馆驿,却见左近一座客栈聚众诸多、周遭仍有大量人众向此赶来,不免便有些好奇,站在门前遥指彼处询问道:“那里何以聚众诸多?”

    驿丞闻言后连忙笑语解释道:“此间风雪陡袭,旅人多困于途,正逢客堂有河中来客知晓彼方军情,所以群众相聚来问,都想听一听河中破敌的壮阔事迹!”

    “河中来客?”

    张嘉贞听到这话后便微微皱眉,河中府已经设立十年之久,与中土频有人事商贸往来,道途逢见河中来客并不稀奇。但若说这河中来客居然已经知道了此番与大食国交战的结果,这就不由得令张嘉贞倍感惊奇了。

    他自己就是从河中前线返回,一路上昼夜兼程、换马驰驿,如今才堪堪抵达沙州。民间商旅自无这样的便利,却能先他一步将战胜的消息传递回沙州,这实在有些怪异。

    于是张嘉贞便也不急于入馆休息,招手唤来几名随从亲兵便移步走向客栈,要看一看这客馆中人是何底细。

    在随行武士们的拱卫下,张嘉贞很轻松便挤进了客堂中,正逢木台上年轻人讲到铁关大战,听到年轻人那半说半唱的慷慨说辞,他便忍不住笑起来:“铁关地在康国北境,虽然聚兵于此,但却并非大战前线,若让大食军陈兵关前,那实在是前线将帅无能!这台上小子虽是豪言激烈,但也只是欺诈无知……”

    他这里摇头自语不打紧,却引来旁侧一些观众们不满的眼神:“老丈看来气度不俗,却怎么这般小觑我开边健儿的豪勇!开元以来,几处顽贼能当我皇命征讨?铁关大胜必也不出常情之外……”

    张嘉贞听到这呵斥声,一时间不免也是有些哑然,但见对方只是对王师威武维护心切而非意气斗怨,也只是捻须一笑、不再多说。

    木台上年轻人继续常说,虽然让馆堂内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但在张嘉贞这个真从前线返回的人听来,却只觉得荒谬而不切实。待见年轻人趁势邀酒,更是忍不住微微摇头叹息,心内略生不满。

    此番河中府入攻木鹿城的战事,张嘉贞自是亲身经历,那战斗场景至今思来都感心旌摇曳、不能平静。

    倒不是因为这场战争打得惨烈艰难、又或胜得如何辉煌,而是因为此战完全有别于之前各种战争。

    此战唐军参战五万精众、另有将近十万的诸胡邦部仆从,但人马雄壮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唐军投用了一种战场杀敌的威猛利器,足足三十门的玄元火炮!

    张嘉贞为相多年,自知朝廷一直在秘密研发攻战利器,但也只是知其事而不知其实。此役是大唐第一次在战场上投用玄元火炮,不独将全无防备的大食军杀得人仰马翻,就连唐军将士们也都大受震惊,不敢相信人间竟还有如此威猛重器!

    参战五万唐军,除了西域河中本有驻军之外,还有两万精兵从关内出发,这两万军众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运送并保护三十门玄元火炮。

    当火炮投放在战场中时,大食军所组织的几场野战阻敌全都被唐军摧枯拉朽的击溃,而唐军也籍此早早便完成了对木鹿城的包围。

    作为大食国在呼罗珊地区常年重点经营的大镇,木鹿城自是城高池阔、易守难攻,几十万人马聚集城中,诸类物资更是储备丰厚。

    常情以论,大唐远途来攻,势难轻取雄城,此战怕要僵持许久、最终会有极大的几率会是唐军粮尽撤兵。而事实却是在火炮轰鸣之下,城中军众们睹此人力难企的威能,已是惊惧胆寒、全无战意,唯知祈求他们真主安拉垂怜庇护,最终未支旬日、坚城业已告破!

    城破之后,唐军单单俘获的大食国军伍便达近二十万众,再加上此间诸胡族部众以及诸类海量堆储的物资,可以说是一战豪取大食国东境几十年积储的人事精华!

    民间时流自然不知朝廷军机核心,仍以常识故态猜度此战内情,自然就难免偏离事实。

    待知此间只是一个轻妄狂徒妖言惑众、取媚群众而乞取酒食后,张嘉贞便没了再继续听下去的兴致,正待抽身离开并吩咐随员稍后拿问那台上的狂徒,但在听到年轻人舞剑踏歌从军乐时,脸色却变了一变。

    “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如此壮怀慨歌,岂人间俗料才器能作?拥此美才,何处不能沽酒,却当道榨取客旅行囊,真是大才投暗!”

    听到年轻人歌辞壮阔豪迈,却并非往日传世唱诵的时流旧作,想见所言自拟应是不虚,但也因此让张嘉贞更生惜才痛恶之念,望着台上年轻人矫健美观的身影,眼神中既有爱惜、又有惋惜。

    他本待踱步的两脚顿住,召来近旁随员叮嘱道:“待这轻狂小子下台,便将他拘引我处。若是诗辞盗用,我决不轻饶这文贼浪客!若所歌自拟,更不能由此美才荒废,一定要拗入正途!”

    他这里话音方落,木台上年轻人已经收势立定、佩剑归鞘,向着周遭众人环施一揖,继而便说道:“歌罢舞毕,须作实情周告。某虽西域归返,但只行抵碎叶川,其实未入河中,亦不知王师胜战详情……”

    群众们听到这番话,不免嘘声四起,更有失落兼不忿受欺者忍不住便将手边器物向台上砸去。而那年轻人刚刚收起的佩剑再次挥出,竟将那些来势凌乱的抛砸器物一一挑落、无一及身。

    这矫健的身姿、精妙的剑技让人叹为观止,一时间客堂中愤懑的呵斥质问声悉数转为惊叹、大呼过瘾。

    年轻人神态已有微醺,小露精妙剑技后便再次立定身形,不无歉意的垂首说道:“风雪拥途、人不能行,困顿逆旅,难免意气消磨。某作此戏说亦非歹意,料我唐家征士骁勇无敌、必也捷报不远、凯旋不远,借此预信激励群情并预贺大胜!前所厚爱赠酒,领受有愧,此夜凡所受我干扰、入此贺胜者,皆可直向铺家索取酒食,凡所消费,自有蜀人李十二倾囊赠给!”

    前见年轻人精妙剑技已经让人心生敬仰,此时再听对方豪言请客,一时间客堂内群众们心中遭受欺骗的愤懑顿时荡然无存,不乏人击掌高呼:“郎君高义!”

    人群中的张嘉贞看到这里后,对年轻人的感官又生变化,他自然不会留下来蹭吃蹭喝,于是便又吩咐随员道:“还是留此盯紧这小子,不准他狂言之后逃遁躲债!”

    作此吩咐后,他嘴角噙着几丝不无恶趣的笑容,又深深看了一眼正自行下木台的年轻人,然后便在其他几员的引护下离开了客栈、返回馆驿休息用餐。

    堂内群众们欢呼雀跃、拍手跺脚的催促店家赶紧上酒上肉,但人的悲喜并不相通,那年轻人李十二下台之后,旋即便被同行家人们拉到了一边,不无忧苦的叹息道:“郎君怎么能……这馆堂内外,聚众怕不止千人,任由他们恣意花销,多少财货能支定!”

    那年轻人李十二闻言后则浑不在意的摆手道:“此行碎叶,获利已经颇多,取之于途、用之于途!族中大人早已经有言,此行得利归我使用……”

    “郎主言是如此,但分财是为了让郎君立户成家,可不是……”

    家人还待劝说,那李十二却已经悠哉游哉的转入走入人群里,同人把臂饮酒、不拘贵贱,将家人的劝说完全抛在了脑后。

    酒过三巡,群众们刚才被这李十二激起的贺边豪情渐渐消退,转而便议论起各自行程生计。

    那李十二家境是蜀中豪商,但他本身却并不喜欢这些琐细世务,听人絮叨讲起便觉厌烦,索性便抽身离开。但在行至客堂一角时,却见一名衣衫陈旧的旅人正伏案低哭。

    “某今聚客欢宴,堂内群众皆喜笑无忧,独足下掩面哭泣,是讥我待客简慢?”

    李十二见状自有几分不悦,入席坐定下来后敲案望着对方皱眉问道。

    那人闻言后忙不迭抬起头来,擦掉皲裂脸颊上的泪痕,这才垂首低声道:“有扰郎君兴致,实在抱歉!眼见群众举杯欢饮,越感自身悲哀不幸,身无桑植之能、应举即黜,家人恐我不能自立,举资送我西来行商。囊中五万缗,渐行渐少,唯损无益,困在沙州进退不得。前得乡人传递家书,告老父业已辞世,唯憾我不能归乡再见……不才不孝、实在枉生为人!非得郎君款待,此夜便要自投冰窟……”

    那李十二听到这人自述悲惨,当即便皱起眉来,拍案喝道:“父母恩养经年,在乡不耕、在学不才、在商不富,的确是一事无成的败类!但若在生不寿,那才是真正的无一可取!这一身骨血的承受,难道只是为了让你穷极困极时自残自伤?恩亲在世已经失养,若再客死逆旅、任由先茔生荒,这才是真正的大罪!”

    说话间,他便从囊中捻出一张千缗飞钱推给对方:“相见有缘,赠你归乡行资,速速归乡拜告先人,勿再游荡异乡、苦觅死处!”

    那人听到这话,更加的泪如滂沱,直从席中翻身作拜并悲声道:“得郎君赠言劝励,已经让我死意顿消!活命之恩,铭感五内,岂敢再受厚赠?此夜得飨饱腹,明早便起身归乡,某洛州大平乡下愚林九名远志,来年郎君若行经乡境,请一定入户相见,让我敬奉乡席报答此恩!”

    “绵州昌隆青莲乡李十二白,林九归乡安定后若游志再生,也可入乡访我!”

    李白见这人不再颓丧求死,便也笑着拍拍他的手背自报门户,并着人再取酒肉来,同这旅人林九畅饮起来。

    因为急要归朝报功,张嘉贞自然不能行途久留,在馆驿中休息了几个时辰,尽管风雪仍未停顿下来,黎明时便起床用餐并着员打点行装。

    馆中积雪颇厚,张嘉贞用餐之后行至廊前看了一眼馆外不远处那座已经安静下来的客栈,又想起昨夜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年轻人,召来留守两人询问道:“昨夜那狂徒请客,可是支钱妥当?”

    两人入前答道:“仍然欠钱百二十缗。”

    听到这回答后,张嘉贞便冷哼一声,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又听随员继续说道:“他行囊倒是丰厚,之所以欠缺酒资,是因为赠钱给所遇一客……”

    说话间随员便详细讲述那个李白劝人自强,担心那客归乡后会因囊中空空而受乡人讥讽、不能安在乡中,临别之际竟将五万缗的巨财暗暗塞入那人行囊,以至于自己无钱会账。

    张嘉贞听到这里,眸中异彩连连,但口中却叹道:“如此轻货浪使,可知不是一个经业长持之人,虽有薄才可观,久必落魄人间!”

    言中不乏否定之意,但那年轻人身影却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深刻,终于在临行之前又作吩咐道:“取五百缗入铺消账,余资赠之。他若有回报之心,告他长安来见!”

    做出这吩咐后,张嘉贞便又扶鞍上马,率众自往前路行去。

    此时的客栈中,昨夜蜂拥而来的旅客们已经多半散去,李白并其家仆几员则被客栈主人指使仆役们围堵在一处独院里。

    “郎君疏财豪迈,小人等也都钦佩不已。但昨夜酒食消耗极多,许多并非铺中自储,要向别家高价拆借,所以……”

    那客栈主人倒也并不失礼,只是不无忧愁的入前说道。

    李白这会儿自有几分尴尬,低头避开家人们略带怨望的眼神,但听到客栈主人的述说后还是微笑道:“我自己兴聚人势,自然没有让铺主为难的道理。欠钱一定奉还,只是要略费波折,请让我先遣仆员访告在境亲友……”

    客栈主人闻言后并不阻止,只是叹息道:“郎君你尚义轻财的确可钦,但情义铺张绝不是这样的作法。道途偶遇的浅交薄识,兴尽则散,也不值得……”

    “值或不值,在我一心。钱是人间有形、俯拾皆是的俗物,今能用来数买一夜的旷达畅快、与众尽欢,又有什么可惜?”

    那客栈主人听到这全无自省懊悔的回答,不免又是咋舌叹息,并不无庆幸眼前这败家子儿幸亏不是自家亲眷,不需要为其长作忧扰。同时他又忍不住想笑问一句,既然钱财俯拾皆是,怎么现在无钱会账,莫非喝大了弯不下腰?

    但这谑问还未及出口,客栈外两骑行入,直接挥钱消账,让这客栈主人平庸的价值观大受挑战。

    李白见有人来解困,却并非自己认识的人,心中自然也是好奇,正待入前询问,那两人却将余钱递了上来,只说道:“我家主人雅赏郎君昨夜令辞,知逢此困,遣命解围。郎君若有意报答,可赴长安胜业坊寻张相公宅。”

    “张相公?可是、可是曾赴河中典军的鸾台张相公?”

    李白随手接过那赠钱随手抛给仆员,又一把拉住对方衣袖疾声发问道:“张相公东归行此,是否归朝报捷?”

    那两军士自然不会随便泄露军情使命,但在李白一番急切追问下还是笑语回答道:“驰驿露布随行在后,郎君当道不久可闻!”

    两人说完这话后便匆匆告辞,自赴前路与同伴汇合。

    李白在听到这话后,顿时也手舞足蹈的大笑起来:“果然、果然河中壮捷!逢此乐事岂可无酒?铺主再取酒来!”

    刚刚收下的赠钱,转手又被抛给客栈主人,幸在家人眼疾手快的夺回数缗,而李白却全不理会这些杂事,已经踏歌高唱着行往前方厅堂。

    李白又在此间盘桓几日,终于河中驰驿报捷的军士们抵达沙州。且不说沙州民众并道途客旅们闻此壮胜的欢欣鼓舞,李白也终于离开沙州继续上路,囊中盘缠却已经不是张嘉贞所赠送的那些,而是当道售卖车马后换来的一些钱财。

    出行时在蜀中载货满满,抵达碎叶后更是获利丰厚,但因在沙州停留几日,一行人已经窘迫得近似逃荒。几名家人并骑瘦驴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中辛苦跋涉,各自脸上不乏忧苦。

    李白的座驾也换成了一匹瘦驴,自然不如策马驰行的舒适恣意,但他仍摇头晃脑的自得其乐。好在前路不远的兰州金城还有他家宗族亲徒经商铺业,到达彼境便可得接济,不至于一路落魄归乡。

    但在行近金城的时候,李白却又将家人们招至近前说道:“此行钱资浪使甚巨,就此归乡一定难免触怒亲长……”

    随行家人们听到这话不免都热泪盈眶,这一路行来大家全都吃不好睡不好还在其次,担心回去遭受责罚才真的让人心慌,你这败家子儿总算知道自己错了?

    “前路金城我就不去了,若被叔父见我,一定会擒捉遣返,届时不知何时才能见谅出游!”

    听到李白这话,家人们不免又是欲哭无泪,忙不迭追问道:“郎君若不归家,又能奔去何处?”

    “去长安!”

    李白抬手一指东向的陇右大道,一脸的壮阔激昂,并挥鞭策驭,胯下那瘦驴便扭扭晃晃的小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