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玉鉴问道 演宁

第十五章 被欺负

    陆演宁很是无语,难道不认识的就是妖法?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修炼到金丹期的。

    他其实真不想惹事,这几天该打听的事已打听到了,该补充的物资也补充了,正准备明天就离去呢,谁成想在今天被堵住了。

    正当他要开口时,心中一惊,莫名的一种危机感,让他身形向前一蹿。

    只可惜,还是晚了。背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夹杂着剧痛,他不是自己冲出去的,而是被人打出去的。

    毫无准备,直接被人打得扑倒在数丈开外,着地时还顺着地面向前滑了一丈多,停下时,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被打得有点蒙,被后出手之人却是轻“咦”了一声:“竟然没死?”

    陆演宁身躯本就强悍,加上经历过纪海棠的事,却是穿上了之前斩杀的蟒蛇之皮所炼制的法衣,这才在中了一刀之后只是经受了冲击而受伤却未破皮。

    爬起来的陆演宁转身看到了一位刀拎着大刀的彪形大汉,似乎像是一个江湖中人。不过,能够不知不觉接近金丹期的陆演宁,直接攻击即将临身才被发现,就凭这个,这人就绝不可能是江湖中人,而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

    陆演宁隐隐觉得气机有些不畅,不要说如今受伤了,哪怕是没受伤,看着对方那如渊似海的气息,只怕也未必是对手。当然了,如果手段尽出,把在场的这些人杀光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样一来就是和整座宁古城为敌了。

    “你们这也太过份了吧?我又没有得罪你们,进个城就想要栽脏陷害于我,如今尽然还偷袭我。我天生就长得欠欺负的样子么?”陆演宁真的有些无奈,人与人怎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呢?

    大汉不屑的道:“死人就不会有这么多废话了!”却是手中大刀连挥,数道磅礴的刀气向着陆演宁就斩了过去。

    心中早有防备的陆演宁身形一退一进,在旁人看来就是一隐一显,闪烁了一下,刀气竟然直接劈空了。其实,他只是进了下随身洞天,然后立马出来,不过这一招可真的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很神奇很厉害的样子。

    然而,对方却并没有就此住手,反而冲了上来,心想:能避过刀气,还能避过我宝刀的实体攻击不成?

    他是怀疑陆演宁有着特殊的法门可以避过能量攻击。

    陆演宁见状,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善了了,心中一发狠,连劈了几道空间斩。

    神奇的是,似乎大汉有特殊的感应,竟然都用手中的大刀给挡了下来,只是减缓了步伐,却是毫发无伤。

    想来,那是一把真正的宝刀!

    陆演宁撇了一眼那边的宁小天,见到这个罪魁祸首,心中来气,直接一个瞬移,移到了他的身后,手中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喝道:“住手!”

    宁小天可真真被吓到了,动都不敢动,连叫:“饶命,饶命!有事好商量,千万别激动!”

    大汉扑了个空,转头看到宁小天那边的情况,思忖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做主,你把这招教我,我们就放了你。”

    陆演宁摇了摇头,道:“我这招没法教别人,是天赋。而且,似乎现在并不是我处在下风?”

    “哦,你说宁小天么?就这个废物,你想杀就杀吧,想拿他来威胁我是不可能的。”大汉无所谓的道:“老是惹事生非,你要想杀就快点,倒是省了我的事。我对你那招很有兴趣,再来试试。”

    大汉无所谓,宁小天却不是这么想的,大叫道:“表哥,你可不能这样子啊,每次我都没少孝敬你的,救救我啊!”

    大汉却是并没有发话,直接一刀劈了过来,这一刀虽说主要是劈向陆演宁,却也将宁小天给囊括了进去。

    “靠!”陆演宁只能向着一侧急闪,至于宁小天,那也不是他所要考虑的。

    刀气临近,大汉就算是想要改变刀气的方向只怕也是无能为力,宁小天急吼一声,身形硬生生移了开去,虽然他水平不怎么样,可怎么说也是金丹期修为。只是刀气来得太快,他躲闪得有些慢了,一条手臂就飞了出去。

    宁小天惨嚎一声,骂道:“宁永迦!我要杀了你!”一时之间,也不叫表哥了,更是忘了两者之间的修为差距。

    原来,大汉叫宁永迦。

    宁永迦瞪了宁小天一眼,直直的追向了快速离去的陆演宁,却是没有再予理会。

    宁小天被这么一瞪,登时想起了什么,连忙闭嘴,却是连断臂伤口的疼痛都给忘了。

    不说宁小天,陆演宁全力施展身法,专往人多的地方蹿去,利用他人来遮挡身形,他不相信那宁永迦可以无视城中其他人在背后出刀。

    宁永迦确实不敢随便出刀,但是却飞跃到空中,传出了命令:“城中守卫听令!封闭城门,捉拿要犯!”

    很快就有相关之人行动起来,甚至帮忙阻截的。

    陆演宁没办法,往一条小巷闪了进去。

    宁永迦就也就是一步之差,追了进去,已然不见陆演宁的人影。不过,他并没有离去,而是守在巷口,等候其他人前来的同时,淡淡的对着巷子喊道:“这是条死路,就算你会隐身也没有用,如果你出来和我一搏说不定还会有生路,否则等我的人一到,你可就藏不住了!”

    他以为陆演宁使用隐身术躲在里边某处,戒备着却又不冲进去,怕被暗算,同时又用言语想把陆演宁给诓出来,毕竟正面比拼,他自己感觉胜算更大。

    只是,他叫了好几遍,却并没有人应他。

    不管方永迦如何叫人来搜寻,如何挖地三尺的寻找,陆演宁蹿回随身洞天就不理了。他很清楚,短时间内怕是别想出去了,索性连看都不看了。

    直接杀出去是不太可能的,只能想想其它方法了。

    但是一时之间却是也没有什么好方法,干脆就先处理好伤势,然后安心的修炼起来,他打算过个一两天再出去,想来那时他们找不到人应该会有所松懈,到时要离去也会容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