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来自未来的神探 跑盘

第607章 恩怨

    程继文神色有些古怪,摸了摸下巴,小声道,“没有,我不会让她上补习班的。”

    韩彬追问,“为什么?你不就是办补习班的吗?”

    “就因为我办半补习班,所以我才知道孩子们上学多辛苦,每个家长的想法不一样,有些家长希望孩子出人头地。有些家长希望孩子能够快乐成长。”程继文笑了笑,

    “我就属于后者。”

    韩彬有些哭笑不得,“这话要是让那些补习班的家长听到了,我估计他们没准会跟您退学费。”

    程继文说道,“还请您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程继文请韩彬坐下,“韩警官,我看您也挺忙的,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韩彬组织了一下语言,“今天上午,我们给林秋云的父母做了笔录,询问过程中他们提到了你的一些情况,我们想过来求证一下。”

    “让我猜猜。”程继文双手握在一起,迟疑了一下,“他们应该没说我什么好话吧。”

    韩彬顺势问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吗?”

    “怎么说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奇妙,很多时候是需要桥梁的。我老婆就是我和岳父岳母之间的桥梁,我老婆去世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跟之前不一样了。”

    “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也想争取自己的利益。同时,我也要守住我和女儿的利益。”

    “我老婆死了之后,我岳父、岳母也想分割遗产。我也懂法,也体量岳父岳母不容易,要养老,所以,我将我和老婆的存款都拿了出来,按照比例分给了我的岳父岳母。”

    “但是,他们并不满足,他们还想要更多。”

    “我和老婆在莱平市买了一套房子,那套房子是我们共同的财产。我老婆虽然不在了,但是我和女儿还住在那,那是我们的家。”

    “我岳父岳母提出要分割房产,我老婆没有写过遗嘱,按照法律来说,他们的确有权利继承一部分产权。但从感情上来讲,那是我和女儿的家。”

    “我当时希望岳父岳母能放弃这部分房产继承权,我也会力所能及的替我老婆尽孝,每个月拿出一千块钱给他们养老,毕竟我还要养女儿。”

    “但是他们不同意,我老婆妹妹也不同意。他们要求按照法律规定分割我老婆的遗产,当时大家弄得挺不开心。”

    “当时,我和女儿就住在那套房子里,我们没有其他的地方,也不可能卖了房子分钱。我就将房子的继承权比例按照市场价格折成现金,支付给了我岳父岳母。”

    “我和我老婆的存款都给了他们依旧不够,我又拿了我父母的养老钱给了他们,这才算完。”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彼此的关系已经生分了,甚至还不如普通人,他们和我女儿也不联系了。基本就算是断了。”

    “其实,这也是我不想再婚的原因。如果我重组家庭,关系只会更复杂,我女儿连自己的外公外婆都无法依靠,就算是重组家庭,她也得不到更多的爱。”

    “我有能力照顾他,我父母也会帮我,只要再过几年女儿上了初中,我也算熬出来了……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韩彬一直在观察对方,没有发现明显撒谎的迹象。

    “据林秋云的父母说,在林秋云死之前,你给她买过一份巨额人身保险,受益人写的是你自己。”

    “是。这有什么问题吗?”程继文应了一声,“保险费是我在交,我没有必要将受益人写别人。而且,林秋云的父母根本靠不住,如果我将受益人写成他们,他们拿到钱,也会被我小姨子忽悠走。”

    “我女儿怎么办?衣食住行上学都需要钱,这些只有我才能给她,别人根本不在乎。”

    韩彬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给林秋云买保险。”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程继文叹了一口气,“人这一辈子挺不容易的。我老婆出事之前,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关系到了她的安危,所以我才想到给她买一份保险。”

    “你指的是那次意外流产?”

    程继文想了想,“流产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主要的事他们公司的车间出过事故,有一个工人被卷进机器里,绞死了。”

    韩彬说道,“林秋云不是在营销部工作吗?应该很少进食品厂车间。按理说这跟她关系不大。”

    程继文摆了摆手,“不不,她是后来才调到营销部的,之前一直是车间生产线的主管。”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你还记得林秋云调到营销部的具体时间吗?”

    程继文摸了摸鼻子,“时间记不清了,不过是在她流产之后。她还询问过我的意见,我当时想着调到营销部也好,朝九晚五还能轻松一些。”

    “她流产之后精神和身体都不是很好,我也不希望她太累。”

    说到这,程继文抬起头,“韩警官,你们不会是因为我给老婆投保的事,就怀疑是我雇人杀了自己老婆吧。”

    韩彬敷衍道,“您不用想太多,例行询问而已。”

    程继文表情有些严肃,“那您可得好好查查,还我一个清白,我可不想背上雇佣杀妻的罪名。这件事要是让我女儿知道肯定会对她造成伤害的。”

    “我会的。”

    程继文试探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我岳父岳母举报的吧,说我是凶手。”

    韩彬沉默不语。

    “您不说我也知道,自从他们知道有保险的是之后,就没少来我家闹事。一开始还是老两口过来,后来我小姨子也来了。就是想让我分给他们一部分钱。”

    程继文露出一抹冷笑,“说实话,我岳父岳母也挺可怜的,我老婆是个孝顺的人,对他们俩还不错。我小姨子却是个好吃懒惰的,以后也未必能照顾他们。”

    “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做的太绝,看在我老婆的面子上,我或许会给他们一笔钱养老。但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一步,我就算给了他们钱,他们也不会念我的好,所以,我一分钱都没给他们。”

    “韩警官,或许在你们看来,我是有动机的。但我是一名老师,为钱杀害自己老婆的事,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我相信你。”韩彬应了一声,随后又有些为难道,“不过,还是需要给你做个例行询问。”

    “可以,你们问吧,我也想尽快证明自己的清白。”

    “六月七号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之间,你在哪?”

    程继文仔细想了想,“我应该在家,我几乎没什么应酬。”

    “有谁可以证明吗?”

    “我女儿可以证明。”

    “除了您女儿呢?”韩彬继续问道,程继文女儿的话没有太大的法律效力。

    程继文答道,“哦,没有其他了,不过,你们可以查监控,我们小区里都有监控。我要是出门的话肯定会被监控拍到。”

    韩彬记录了一下,继续问:“最近一段时间,你有没有去过嘉园小区?”

    “什么小区?”

    “嘉园。”

    程继文语气笃定,“没有,我都没听过这个小区,很陌生。”

    “你认识牛鑫吗?”

    程继文摇头,“不认识。”

    韩彬一直在观察对方,没有看出明显的撒谎迹象,又询问了几个问题,没有发现新的线索,就带人离开了。

    出了程继文家,包星跺了跺有些麻的脚,“组长,您相信程继文的话吗?他给林秋云买了人身保险,没多久林秋云就出事了,这也太巧了。”

    李琴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多的去了,有些时候比电视剧里演的还狗血。”

    包星反问,“李姐,这么说,你相信程继文的话?”

    李琴摊了摊手,“我只相信证据。”

    包星撇撇嘴,“切,没意思了。”

    韩彬笑了笑,“李姐说得对,咱们干刑侦的还是要以证据说话。”

    “包星,你带人去一趟物业,调取六月七日前后的监控视频,看看程继文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包星苦着一张脸,为什么跑腿的总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