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来自未来的神探 跑盘

第769章 意外来客

    韩彬跟物业公司要了一份六号楼的业主名单和联系方式,等排查监控的时候用得着。

    至于六号楼的快递柜,每个柜的上方有一个缝隙,专门用来投递信件,留下DNA和指纹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即便有,也未必就是凶手的。

    李琴和包星拷贝完监控,现场基本上算是勘察完毕,韩彬带人返回了玉华分局。

    韩彬返回办公室后,发现李辉已经从华光派出所回来了,“你小子倒是快。”

    李辉道,“跟派出所的同志交接完,我就回来了。”

    韩彬打了个哈欠,坐在椅子上,“他们那边有什么线索?”

    “接到了宋景山的报警后,他们专程去了一趟宋景山居住的小区,还拷贝了小区的监控视频。”李辉将一份资料放到韩彬面前,“这是当时的卷宗,有宋景山的笔录,有他们调查的经过。”

    韩彬翻看了卷宗,宋景山的笔录跟今天的笔录大致相同。

    不过有一条笔录引起了韩彬的注意,根据宋景山交代,他是六月十号早上发现快递柜里多了信件,而他上一次查看快递柜是六月八号早上,也就是说上一次的作案时间是六月八号到六月十号之间。

    之前做笔录,韩彬也询问过第一封恐吓信的情况,也问过他精确的时间,但是宋景山只记得是六月10号报的警,发现的恐吓信,上一次查看快递柜的时间却记不住了。

    除了这一点外,卷宗上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调查的过程也很简单。

    韩彬将卷宗扔到了桌子上,扫视了一言众人,“啥都别说了,查监控吧。”

    “不光要查最近五天的监控,六月8号,六月9号,六月10号的监控也要查,而且要将第一封恐吓信和第二封恐吓信的监控视频进行比对,找出嫌疑人的共同特征。”

    “是。”众人分头行动。

    没多久,杜奇也从通信公司回来了,他负责调查‘赵哥’的通话记录,看看是否能从联系人中查到赵哥的线索。

    杜奇跟韩彬汇报了一番后,韩彬就让他带着麦军一起核查。

    这也是一个繁琐的工作。

    韩彬倒了一杯茶水,站在窗户旁想案子。

    这封恐吓信看似有些突兀,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恐吓信的时间线很可能在宋博晨死之前。

    宋景山是九月6号出差的,也就是说6号、7号、8号、9号这四天,嫌疑人都有可能投递恐吓信,而宋博晨是九月9号下午死的。

    凶手很可能是先发的恐吓信,而后出于报复才杀了宋景山的儿子宋博晨。

    宋博晨的死也正好应征了家破人亡那句话。

    不过,如果凶手已经决定要杀人了,那他发恐吓信的意义又是什么?

    难不成是为了提醒宋景山?这有点说不通。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凶手杀了人之后才投递的恐吓信,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宋景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两个人的仇怨可大了。

    按理说,双方真有这种不死不休的矛盾,宋景山应该知道才对,但是韩彬再三询问,宋景山却说没有跟人结仇。

    韩彬端起杯子喝茶,却发现杯子里的茶水已经见底了。

    韩彬又倒上了一杯茶水。

    韩彬还有一种猜测,这会不会是凶手的障眼法。

    凶手的目标就是宋博晨,也是跟宋博晨结仇了,但是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才会给宋景山发恐吓信,目的就是让警方追查宋景山周边的情况,从而忽略了宋博晨身边的线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说明凶手在三个月以前就开始筹划了,甚至更早……

    中午,韩彬在食堂吃的饭,吃饭的时候跟曾平交流了一下案情,他们还在追踪两辆套牌车,已经锁定了大致的方向和位置,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嫌疑车辆。

    饭后,韩彬照例午休了一会。

    下午两点,洗了把脸,精神了一下。

    监控方面一直没有什么进展,韩彬对他们的效率多少有些不满,下午他也准备投入核查监控的工作中。

    “咚咚……”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鲁文推门走了进来,感慨道,“韩队,每次看到您在办公室,我都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韩彬摇头失笑,“有什么发现吗?”

    “没线索,我也不敢登您的门呀。”鲁文递过去一份文件,“我们已经对两个信封做了检查,第二封恐吓信上只发现了一个人的指纹,经过比对是宋景山的指纹。”

    “第一封恐吓信上发现了四个人的指纹,一个是宋景山的,一个是宋博辉的,还有两个的指纹,暂时没有比对的样本。”

    韩彬摸了摸下巴,他之前询问过宋景山,据宋景山说发现第一封恐吓信的时候,他找来了宋博辉和女儿宋博霞,也就是说除了宋景山之外,宋博辉和宋博霞都看过这封恐吓信。

    宋景山和宋博辉的指纹都比对上了,也侧面应证了宋景山的话,只是不知道剩下的两个指纹中是否有宋博霞的指纹。

    韩彬将情况简单跟鲁文说了一下,让他回去等消息,韩彬要先确定这两枚指纹中是否有宋博霞的指纹,如果有的话,暂时可以排除。

    这样在比对数据库的时候,就会减少一半的工作量,也算是为技术队着想。

    鲁文走了后,韩彬拍了拍巴掌,对着众人说,“刚才的话,你们应该听到了吧。技术科在第一封恐吓信上发现了可疑指纹,很有可能是嫌疑人留下的,只要你们从监控中发现了可疑人员,就可以将指纹进行比对。大家再加把劲。”

    众人稀稀拉拉的应了两声。

    韩彬也没再管他们,给宋景山打了一通电话,让他通知女儿宋博霞来一趟玉华分局。

    然而,宋博霞没等来,韩彬却等来了另外一个客人。

    “叮铃铃……”韩彬的手机响了。

    “哪位?”

    “请问是韩队长吗?”

    “是我,你哪位?”

    “恐吓信的案子是您再查吗?”

    “是的。”韩彬有些纳闷。

    “我有些情况想跟您反应。”

    “什么情况?”

    手机另一头的人有些犹豫,“我……能当面跟您说嘛,这件事一句两句也说不清。”

    “可以,你在哪?”

    “我就在玉华分局门口。”

    韩彬走到窗户旁,看到一个男子站在门卫室旁,“您进院吧,我让人去接您。”

    “好。”

    挂断手机,韩彬对着赵明招呼了一声,让他下楼接打电话的男子。

    不一会,赵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穿着一身灰色T恤,低着头,看起来有些局促。

    “请坐吧,您怎么称呼?”韩彬问道。

    “我姓洪,叫洪建英。”

    “我看您有点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是,我在荣鼎花园小区物业工作。”

    “我想起来了,我在物业看过你的照片,你是负责打扫六号楼卫生的。”

    田丽递来了一杯水,洪建英双手接住杯子,“是,您记性真好。”

    对方是六号楼的清洁工,很可能见过那个投递恐吓信的人,韩彬下意识的问,“您有投恐吓信嫌疑人的线索?”

    “我……”洪建英咽了咽口水,做了个深呼吸,“那封信是……我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