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带

第九十七章 下台阶

    啊,神马情况,怎么不是跪拜祖师爷?

    情节出现了意外,急就章的剧本突然卡壳。煞费苦心的信某人傻眼了,只好继续转圈儿玩,以营造神秘氛围。

    庄严的慢镜头效应,转多了便显得轻佻滑稽。可总不能刚冒头,就缩回去吧。

    咋整?

    自报家门,是万万不行的。

    仙人降临,岂能弱了气势,跌了身份。况且老祖宗到了小崽子的门口,难道还啰啰嗦嗦自我介绍一番?

    装腔作势恐吓,更加不行,打不赢。

    场面顿时冷了,鸦雀无声。

    在落针可闻的尴尬静默中,一个弱弱的女子声音响起。

    “弟子罗裳,拜见仙人祖师爷!”

    信天游如释重负,如闻天籁,总算有台阶可下。

    这姑娘的声音,太好听了,简直妙不可言。真聪明,没浪费小爷送出的一盒胭脂。

    罗裳的双手结太极阴阳印,上举齐眉。然后垂首躬腰,左掌贴紧心房右手下探,身子徐徐下蹲。

    待右手触及地面之后,左手覆盖其上交织成十字状。双膝跪下,额头触地。

    这是道门最尊崇隆重的礼节五体投地叩拜大礼。

    女子的动作缓慢而庄重,一丝不苟。

    神态虔诚,目光澄静。如谒至圣,如面祖师。

    旁边,仅仅三步之遥的几个杂役猛听到一声“祖师爷”,心情激荡,没搞明白状况,见她跪下也慌忙跟着下拜。被同伴飞快拉起后,才发觉长老全直挺挺杵着。吓得脸青了又白,忐忑不安。

    云飞大惊失色。

    师姐今日,怎么变了一个人?倔强到这种程度,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抗门派!

    回禀情况时,他把望见海船逃跑沉没一节隐瞒不提,反正一到港口全看得见。就是怕长老们日后询问,师姐一口咬定“五鬼搬运”惹麻烦。至于对方的道袍感觉眼熟,终于想起了好像是玉笥岛的物资,当下还无暇说出来。

    听到罗裳坚定的声音,南望脊背一僵,面庞却不动声色,也不回头。

    珍稀至极的灵气跟不要钱似的汩汩冒出,真叫人肉痛不已。难道海下突然出现一道充沛的灵泉喷溅,或者隐藏威力巨大的法宝?

    那人凌空而立,脚下却遮遮掩掩,像是有物支撑。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诡异。海面光秃秃的,底下能冒出什么东西?

    出神真人的目力敏锐,看得清数三十米水下的鱼游草动。可才觉察异状,海水便翻滚鼎沸,灵气似热浪腾空,把什么都遮盖了。

    南望先后以气场、神识窥探“白玉柱”,接触到类似先祖的气息便不敢寸进。

    越往里去灵气越浓郁,近乎实质。切断了气场,也阻隔了神识。倘若强行穿刺,恐怕激起对方的愤怒。

    没有确凿证据之前,绝不相认,也绝不得罪。是长老们经过简短会商后,形成的集体共识。

    修行秉执古礼,最讲究师道尊严,长幼有序。一旦“祖师爷”回归,全教上下都得恭听差遣,八百年基业可被一言而废。

    场面确实挺尴尬,那就尴尬吧,以静制动。罗裳那个笨丫头把话揭破了,揭破就揭破吧,自己反正是没有听到的。

    一句“拜见仙人祖师爷”传出,全场皆惊。

    随即,一道尖利的斥骂响起。

    “谁叫你跪的,快起来!”

    丁君佩望见长老们还没有表态,罗裳先跪拜了,心中又惊又怕。完了,这一次天大的责罚准逃不了,首当其冲就是自己这个管事。

    她惊恐骂出声后,才醒悟失了礼仪。干脆心一横直奔队伍的后方,期待将功赎罪

    “浪蹄子,明天就滚出罗浮岛!”

    丁君佩低声咒骂,拽住罗裳的胳膊猛往上提,又趁机死命掐。但她没几分力气,境界也不高,硬是奈何不了对方稳稳磕下三个响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世俗修行皆如此。

    厮混江湖有一条铁律,永远不要先于老大表态。尽管罗裳捅了娄子,但丁君佩耍小聪明反着搞,也未必讨喜。

    众长老纹丝不动,似乎不知道背后有一出闹剧正上演。

    丁君佩见姑妈微不可察地偏头一瞥,目光冰冷犹如厉电,吓得哆嗦着松开了手。傻楞楞站立,心头一派茫然。

    怎么办?就这么回去,脸面丢净。不回去,更丢人,仿佛成了浪蹄子的贴身丫鬟

    “哈哈哈……好,小女娃娃挺对俺老人家的胃口。罗裳,你走到前边来说话。”

    苍老威严的笑声如闷雷滚动,牵引海面上的灵气像火焰一般跳跃不已。

    “是。”

    罗裳敛衽低眉,在同门目瞪口呆的注视中款款走向海边。

    丁君佩见她动了,下意识地吊在后头。却越拉越远,脚步凌乱浮华,仿佛踩踏着棉花堆。

    背衬火烧似的晚霞,凌空虚立于海上,信天游瞅着罗裳慢腾腾的步伐,心头那个急呀。

    菇凉,你就不能走快一点吗?

    他好像围草裙打赤脚,在仙师面前跳大神的山野巫师。千万露不得怯,必须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死撑。

    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帮真人正虎视眈眈寻找漏洞。自己一旦露出马脚,必被秒轰成渣。

    被一千多号人瞪着,神识皆汇聚如此。如被一千多条细钢索捆绑,头痛欲裂,连转一个念头都艰涩。幸好,癫老头的神魂气息在外围做了一个乌龟壳,小崽子们不敢冒犯,才勉强撑住。

    反正,打死也不上岸!

    时间拖得越久,危险越大。

    罗裳走到队伍的前列,快与长老平行时却停下,再往前就逾越冒犯了。

    “小娃娃,你只管向前。”

    信天游知道她害怕什么,大声鼓励。

    “是。”

    罗裳豁出去了,目不斜视朝前走。索性连大长老南望也超过,距离海岸仅仅一步。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群情激昂,惊诧哗然。

    一个小小的通幽中品文书弟子,居然敢站立于众长老之前,凭什么?

    不合常理的场面把一干弟子搞懵了,小声唾骂者有之,大声斥责者有之,数息之后均安静下来,惴惴不安。

    长老们冷眼斜睨,不作声,似乎在等待什么。

    冒牌仙人信天游硬着头皮,继续命令。

    “罗裳,手脚和合扣连环,四门紧闭守正中。”

    这是道门标准的打坐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