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带

第十章 没见过泡妞呀

    一胜再胜,搁中原恐怕认为施展法术了,在这里却无人多想。

    遗落之地的开光武者凤毛麟角,仙师更少。

    他们修炼艰难,施法的效果也因为缺乏天地元气支撑而大打折扣,谁愿意受罪?除非被追杀,在中原呆不下去了。

    仙师驾到,哼一声会有大把领主叫爷爷,塞金子,送美女……太上皇,哪里需要在集市骗几两银子?

    再说众目睽睽,沾不了手,想搞鬼也无计可施。

    远处人看不清,急得嗷嗷乱叫,拼命拍前面的肩膀询问,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了。

    馄饨铺子内,李素把光可鉴人的桌面抹了又抹。被密密麻麻的人头挡住,每次听到欢呼,便嘴角勾出笑意。

    刘全面孔沮丧,一只手伸进袖口久久不抽出。

    信天游哼道:

    “还赌不赌?没钱就散场了。”

    这场赌局是技术活,比不上与千陌对决时的手段神奇,难度却不低。各路兵法全用上了,诱敌深入、激将法、欲擒故纵、瞒天过海……

    “怎,怎么没钱?有,有……”

    刘全闻言急了。

    赌博场中,输家最怕的不是输,是散场。一旦散场,前面输掉的成了板上钉钉,再也拿不回。不散场,终归存在扳本希望。

    “有钱就拿出来呀。哼,瞧你丫是个没钱的相,老子用一十八两银子赌了。”

    信天游料定对方袖子里藏着一个大家伙,是最后根本。打蛇打七寸,必须要打得他嗷嗷叫,心口痛。

    “好,赌就赌!”

    刘全往桌上猛一拍,赫然也是一颗大元宝。

    “十两银子,赌十次。”

    信天游听了撇嘴,冷笑道:

    “你这鸟人,疯了吧!难道我每赢一次,还要切下一块复秤?”

    刘全急道:

    “不用切,让我赌十次就可以了。照你说的,我赢一次,你的银子全部归我。我输十次,这锭银子就归你了。”

    “哈哈哈……”信天游大笑起来,一字一顿道:“你……想,得,美!”

    “那你等等,我把银子换散了。”

    “是吗?按照规矩,人离档就可以散场,你倒是离开试试。”

    “我就在这里换。”

    刘全站起身,团团乱转,想从人群里找出相熟面孔。

    “老子倒要看看,有谁这么不识相!”

    信天游缓缓站起,鹤立鸡群,目光凌厉地扫视了一圈。

    集市里,不少档口同刘全有往来。档主或躲人后,或掩面,或转身,总之没有一个敢上前。

    都不蠢,合计换钱给他又输了,日后必然怪罪。道士凶神恶煞,岂是好惹的?

    刘全急了,破口大骂:

    “……什么东西!平日里百般奉承,求我照顾生意,待要帮忙了又一个个做龟孙……”

    随便他怎么骂,无人理睬。

    信天游故意把银锞子弄得叮当乱响,懒洋洋道:

    “十次行,可以给两次机会。你只要赢一次,就把桌上的银子全部拿走。”

    见刘全如闻魔音,死死盯着桌面不说话,又道:

    “赌不赌?不赌我走了。”

    刘全见对方要把银子往怀里揣,急忙一把拉住,上气不接下气道:

    “赌,赌,怎么不赌了。继续,继续……”

    结局毫无悬念。

    刘某人那锭大银无腿走天下,跑到了道士面前,同小伙伴亲热地挤成一堆。

    对信天游而言,赌博是属于瓮中捉鳖,把对方一步步带入瓮中才费了神。

    以他的目力,看清楚对方盖下铜钱的正反面轻而易举。自己合掌按压铜板时,体会了纹路,哪面朝上是知道的。

    刘全猜错,他不动。猜中,就会在提掌一瞬间翻面,神不知鬼不觉。

    想赢就赢,想输就输,把刘大管家玩弄于股掌。

    现场彻底沸腾。

    十八对十,二十八两一局,乖乖俺滴个天!

    小民哪里见过这样的“惊天豪赌”,一个个七嘴八舌,唾沫星子乱溅。三位帮腔的青壮挺胸腆肚,脸上油光焕发,与有荣焉。

    刘全怔怔的两眼发直,突然前扑抓向银子,嚷道:

    “不能拿走,今日我还要结账!”

    信天游劈面揪住他胸襟扯过来,双手举过头顶,也不管银子叮叮当当碰落一地,朗声喝道:

    “各位乡亲看清楚了,烦劳做个见证,这鸟人要抢我银子。闪开……”

    密不通风的人群此刻腿脚麻利了,迅速闪出一块空地。

    刘全被抛出两丈远,摔得鼻青脸肿,咬牙切齿,道:“直娘贼,敢打你家老爷……”

    信天游轻蔑地哼道:

    “打你又怎的?滚。”

    说完,一脚将他踢得翻滚了六七圈,哎呦哎呦惨叫着爬不起。

    对贱人,让不得,你让一尺他进一丈。一旦凶狠霸道,他反而怕了。

    回到“赌桌”前,发现银子被人拾起,排列得整整齐齐,二十八两赫然全在。三名青壮占据桌子的三方,好像护卫一般。

    信天游笑了,给三人和借铜板那人各两枚银锞子,高高举起两锭大银,冲众人道:

    “今日风生水起,全赖乡亲支持。这二十两银子,拿去喝酒。”

    言毕塞给边上的两位年长者,催促道,去,快去。

    一听说有不花钱的酒吃,众人呼啦啦像平地卷起一片乌云,如飞而去。还有人急急忙忙往家里赶,要把老婆小孩全叫上。

    不一会儿走了个七零八落,街面狼藉,连挺尸一般的刘全也不见了踪影。

    信天游搬桌回铺子,嚷嚷下四碗馄饨带回客栈吃。末世将临,粮食储备多多益善。

    李素抿嘴一笑,忙乎开了。

    盈盈掀开里屋的帘子露出小脑瓜,笑嘻嘻咧开了嘴,信天游上前几步将她抱起。

    闲杂人走了,店家摊主一个个跑到铺子前探头探脑,不饿也要吃碗馄饨。

    不多时,门口又聚集一堆人。一会儿看看道士,一会儿瞅瞅美女。

    馄饨弄好了,信神棍拎起食盒,眼睛一瞪,喝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泡妞呀!”

    众人作鸟兽散。

    信天游大摇大摆走出去,如果不是怕热汤泼洒,歪斜着肩膀小心翼翼拎食盒的样子显得滑稽,颇有几分嚣张味道。

    下一步,准备胖揍地头蛇,控制呼延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