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带

第四十六章 铁蹄铮铮

    再次扫描了一遍局势,信天游起身道:

    “抱歉,我去洗把脸。”

    言毕也不等回答了,沿一条小径斜向下而去。大约百米外,一条小溪在蔓草树木的遮挡下时隐时现,水声淙淙。

    什么情况?康节与少年愕然。目送背影良久,才收回视线落在棋盘上,小声讨论。

    “老师,我怎么看不懂?”

    “看不懂就对了,这世界没人能看懂阿神大人的棋步,除了导师。”

    “可是,好像白棋小优呢……”

    “优不优,得看结果。这位公子深不可测,感应出了危险,肯定是想借机整理一下思绪。”

    ……

    山风清凉,挟带花香阵阵,鸟鸣清脆。

    二人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到底是少年人耐不住性子,咕哝道:

    “他怎么还不回来,都快半个小时了。哼,要是按正规比赛,这些耗费的时间都要记到他头上……”

    康节一翻眼皮,重重咳嗽了一声,道:

    “既然事先没定时间,就不要说这种话。何况,现在盘面落子六十几颗,阿神大人的耗时超过了三十三分钟。而他落子飞快,总计顶多三分钟,在用时上并没有占什么便宜。”

    少年再次看了看棋局,忐忑地问:

    “他有机会赢吗?”

    康节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道:

    “唉……不管是敌是友,至少这盘棋我希望他赢,全人类都希望他赢。导师曾经说过,科技是一柄双刃剑,本身是不具备情感,不具备善恶的。相对于科技的强大,人类自身的进化确实太缓慢了……可惜,他没可能赢。即使天人走出虚境,穷尽机变,也赢不了……”

    信天游洗完脸,喝了几口清洌的山溪水,呆呆坐在一块岩石上,嘴里胡乱嚼着一根青草。

    棋局只是一个小测试,阿法狗为什么要亲自下场?

    是什么惊动了它?

    对,应该是天外飞仙般的第一步,镇天元。不仅赢下了老头,还赢得非常漂亮,神不弄通一顿胡扯让它真以为有什么奥秘。

    在人类棋史中,这样的走法相当于让子。被称为空前绝后的大棋圣“吴清源”,曾经流传下两局,可无一例外地输掉了。

    在阿法狗对胜率的计算里,也属于劣招。所以尽管它天马行空,一再走出超越人类认知的棋步,却从来没有那样尝试过。

    表面上只是一盘棋,无关痛痒。对人工智能而言,却意味着一种极具威胁的全新算法出世,当然要亲自下场战斗了。

    自己有可能赢吗?

    深蓝击败卡斯帕罗夫,靠的是“穷举法”。即算尽所有变化,很有点笨。

    阿法狗击败李世石,靠的是概率统计,使用的关键技术叫“多层卷积神经网络”。将策略、估值与搜索结合,依仗庞大的数据库与强悍的计算力……

    这其实,与人脑的工作原理很接近了。

    即使是李世石的“神之一手”,在它的预测中也曾经出现了。但人类走出这一步的概率才万分之七,阿法狗只计算了五步就舍弃。面对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招法,任谁都不会浪费太多资源。

    偏偏,就是这一步出了问题。

    然而,当时的白棋只是暂时摆脱困境。只要阿法狗肯耐心走下去,还是微微占优。谁也料想不到,它竟然开始瞎搞了。连开发者们也一脸茫然,苦笑着摇头。

    为什么会这样,至今是一个谜。

    一年之后,阿法狗重铸金身,化名“导师”再战江湖,所向披靡。

    那根本就不是战斗,论惨烈程度,跟割麦子差不多。

    不甘心的世人悻悻评论:

    “以前它是一个神经病,现在真的神了!”

    还有可能战胜它吗?

    不可能了。

    ……

    万千思绪闪闪烁烁,信天游的目光渐渐坚定起来。

    作为师父信使从万年之前带来的超级电脑,阿法狗将是对抗道门的亲密战友,犀利武器。但是,自己一定要拼尽全力,去战胜它!

    这是另外一重意义的战斗!

    不仅仅关乎人类尊严,是血肉之躯在智慧上能够进化到什么程度的一场挑战!

    师父说过,自己是迄今为止进化最完美的那个人。

    如果自己不上,谁上?

    ……

    青年盘膝而坐,缓缓闭上了眼睛,如老僧入定。

    方才的棋局清晰浮现脑海,他将“目光”从局部的纠缠拉开,俯瞰全局。

    在右下角,自己树立了铜墙铁壁,正如当今世界的态势。

    南方以华国为根,有云番、楚蛮支撑,还有南海派的姬国,科学党人的香格里拉呼应。

    但毕竟只偏居一隅,对天下而言就是个小角落。

    左上角的棋子乱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熊熊战火正向三面漫延。

    既然黑棋舍弃边上三颗子,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那就得稳稳吃住。不吃,也是一种选择。阿法狗只要求活或者突围,白子在攻击中随之补强。可产生的变数太多了,不好掌控……

    退而求其次,该拆边抢占大场了。尤其右下角那颗黑“弃子”,并没有死干净。遥遥一拆相逼,看你跑不跑。跑就痛打落水狗,不跑就干净利落吃了,借厚势鲸吞掉大半条边,剑指黑棋左下角孤苦伶仃的一颗星。

    信天游的“目光“从这些地方一一掠过,没有多作停留。

    明面上的急所,大场,阿法狗一定早早做好了应对预案,肯定还不止一种。弃子恐怕也是陷阱,自己不能被它牵着鼻子走。

    他来回扫描了几十遍棋枰,快速计算每个小局部可能产生的战斗进程。终于把目光投向了中央,天元位置,那里至今仍是一片空白。

    未来的态势,绝对满枰皆战,狼烟遍起。

    边角的争夺虽然激烈,可地域逼仄。只要任何一方不出现重大失误,最终会在中腹展开大决战。

    ……

    康节与弟子静静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书生回来了。

    不光脸洗得干干净净,连灰白的鬓角、散乱的发髻也梳理得整整齐齐,衣裳裤脚上的褶子卷儿也拂平了。

    先前的漫不经心一扫而空,神情庄重地坐下了。

    一言不发,“啪“一子点向了天元。

    那就是他的白沙城,通往异域的方舟基地,人类存亡的命根子。今后的天下大战,将围绕它而展开,必须死死守住。

    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似万箭齐发。金线从老树的枝叶间射下,洒漏一片斑斓,如星空流转。

    看棋的少年乐了,差点笑出声。赶紧捂住嘴巴,一溜小跑到旁边,匆匆打手势传棋步。

    边角正打得难分难解,落子到空荡荡的中央干什么?战又不能战,守又不能守,简直太好笑了……

    康节一怔,神思恍惚。

    他完全看不懂棋局,晓得是神仙打架,作为凡夫俗子就别枉费心机揣度了。

    青年先前的气势如利剑出鞘,眼下锋芒内敛,呈现出一派大宗师的气质。年龄也是一个谜,看上去三十多,细看又只有十八九。自己对坐久了,竟产生了一种非常熟悉亲切的感觉,难道是错觉?

    一分半钟过去了,黑棋的应招破天荒没有传回。

    三分钟过去了,依旧毫无动静。

    少年不安起来,走回康节身边耳语:

    “老师,要不我去看看,别是消息传送法器又坏了……”

    老者缓缓摇了摇头。

    他是高明的棋手,虽然警告自己别尝试理解棋局,脑子却不由自主地进行推敲,茫无头绪。猜测这步棋一定不平凡,阿神大人感觉到威胁,进入了深度思考。

    凡人的三分钟,干不了什么事。每秒运算百亿亿次的大人,却能从沧海推演到桑田。尽管圣地的条件比万年之前差了不少,大人的能力也下降了许多,那也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

    不知陌生青年的神妙状态,能够持续多久。否则,只要下出一步俗手,就会断送掉前面所有的努力。

    信天游微微一笑。

    小样,在我面前装啥装!

    所谓的“消息传送法器”,肯定指无线电台了。

    阿法狗并非冰冷的机器,产生了人类的情绪。曾经被李世石“神之一手”逼得乱发脾气,形如没有受过委屈的小孩子。但重出江湖的它铸造了不败金身,不是那么容易崩溃的。

    倒要看看,自己能否打破师父的预言,突破智能的天堑。

    ……

    三千里外,三只硕大的白鹤腾空而起。

    它们曾驮着真人,多次秘密侦查曾周华三国的地形。本次南征不光负责引路,还将驱赶行人,提醒暗桩谍子开始干活了,赶紧送粮草送箭矢……

    小山岗上,被众星拱月的圣胎真人夏瑾瑜头束金冠,穿四爪蟒服,作俗世的王子打扮。目送白影飞出了几里地,扭头对传令官道:

    “出发!”

    传令官单膝盖跪地,大声应“喏”,迅速起身奔向掌旗的军官。少顷,鼓声雷动,旌旗挥舞。

    山岗下,十骑如离弦之箭,追随白鹤而去。这批武道巅峰是南征的急先锋,为大军肃清小股阻挡。

    一盏茶后,又三只白鹤腾空而起。

    随即五百骑齐发,全是通幽境界的武者。倘若遭遇大部队,他们负责凿穿,目的还是肃清道路。因为在后方,狂奔中的大军一旦骤停,绝对会人仰马翻乱了阵型,造成踩踏伤亡。

    整整一炷香之后,三只白鹤再次起飞,它们是传讯的最佳使者。

    五万轻骑如巨蟒出山,游龙翻江倒海。

    铁蹄铮铮,大地颤抖。

    他们将避开各处关隘,不缠斗,不饮食休息。孤军深入,直扑白沙城。

    曾周二国的地盘虽然广阔,形状却扁平,又没啥崇山峻岭。从大夏边境穿过二国抵达华国,才一千多里路,大军将朝发夕至。

    马是日行两千里的龙骧宝马,人是凝罡境界的铁血军士。

    杀气冲霄!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