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带

第四十七章 彼黍离离

    田野一望无垠,翠绿的麦浪随风起伏,再过三个月就该成熟了。

    宽敞的官道被封锁了,停留着一长溜华贵车辆,旌旗招展。

    彪悍武士背对高地一座供行旅歇脚的亭子,执戈肃立。二十米外,周国与华国的官员躬身排列成整齐的大小两堆,安静等待。

    五十米外的南北两端,两名武道仙师手执角弓站立于高车,鹰隼般扫视。

    亭中点燃熏香,由一个太监服侍。石桌擦拭得干干净净,只摆放两杯清茶。一名身材高大者身穿四爪龙袍,烦躁地踱步,赫然是才登基的周王周海。一位身穿蟒服的中年人凭栏眺望,正是华国的一等公董仲。

    两个使团参加完桃都大会,一起返回。官道至此,左拐驶向周国的都城大封,直行则通往华国北部边境。本来简简单单道别就行了,周海非拉着董仲登上了三岔口的长亭,显然有重要事情商议。

    形势严峻。

    入秋时,夏军极可能南下。

    曾国不堪一击,地盘又小,未必顶得住十天。周国不弱,对比夏国却差了一大截。唯有联合华国,把战争拖入持久的泥潭,寄希望于道门调停。

    曾周华三国同为潇水剑派的道场,本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一年前华国冒出了一尊护国金刚,潇水剑派便再也使唤不动它了,大家貌合神离。

    对华国而言,任周国打得稀巴烂,白捡调停的果子,从此彻底摆脱潇水控制,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反正那里的天地元气稀薄,正阳门不感兴趣。

    因此,无论如何,周海也必须把它绑上战车。

    在回程的路上,周国君臣很震憾,甚至把在桃都遭受的冷眼讥嘲也抛诸脑后。

    天人洞侧天机,宣告今明两年将出现旷世大旱。各国的第一要务,是储水储粮。狗日的华国,竟然从去年开始就高价收购物资,撤十万镇北边军跑去栖云郡挖坑。当时看来是一个笑话,现在却成了神话!

    信天游的底蕴深不可测,理应早察觉夏国的狼子野心,提前作了预案。

    撤离边军,把人口朝纵深转移,整饬白沙城,修复神龙大阵……一系列操作表明,他想背靠云梦大泽,以孤城白沙抗击汹涌的大夏铁蹄,不准备援助周国了。

    这么搞,不是弃亲密盟友于不顾吗?

    哼,必须正告华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周国若亡,华国岂能独善其身?

    可是,周海以前压根就瞧不起华人,颐指气使惯了。突然间低声下气去求人家帮忙,话还真不好出口。瞥见董仲望向麦田,嘴角莫名其妙勾起一抹浅笑,更加气恼,不由得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与惶恐的周海不同,董仲心里很踏实。自从信天游秘密祭拜了华王陵,承认了自己的王子身份,华国臣民万众一心,天塌下来也不怕。

    大战当即,董仲神游天外,想到的却是女儿董淑敏。

    “呵呵,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差……谁能够料到,淑敏去云山为母亲采药,竟然‘捡’回了失踪十六年的小王子。正阳门虎视眈眈,潇水剑派一旦介入战争,必定遭遇灭顶之灾。而她还远在潇山修行,太危险了,得赶快修书召回。除了她,所有华国弟子也要召回……”

    听闻周海重重咳嗽,董仲一惊,迅速收敛笑容。宦海生涯几十年,他修炼出的应变工夫杠杠滴。当即手一摆,吟哦道: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这是上古《诗经》中,记载周大夫经过周王朝宗室所在地,见到殿宇荒废,黍子高粱野草疯长,有感而作。

    这首诗挺应景,但感慨繁华衰落,又恰逢周国形势危急,继续吟完就含讽刺之意了,董仲故意弄了个半截。

    “嗯,董公说得对,麦苗儿长势不错。”

    周海是一介粗豪的武夫,哪里听懂了古雅诗文,草草附和。目光掠过董仲的肩膀,瞳孔猛地微缩。

    北边天空上,排成“人”字形的雁群正惊慌拔高。

    仅仅十息后,一个硕大无朋的“人字梯”便诡异竖立于天地间。一只只大雁伸长了颈子,扑扇翅膀,拼命往上方窜。

    什么情况?

    数息之后,天边出现了三个呈“品”字状的白点,离地面约莫二三十米。再过半分钟,终于瞧清楚了,是三只巨大的白鹤。

    麻雀、燕子仿佛箭矢一般乱飞,亡命逃跑。拉车的马匹不安地刨蹄嘶鸣,惊得车夫猛勒缰绳。

    草木偃伏,群兽惶恐。

    怪异的声响遥遥传来,渐渐清晰。

    “大夏南征,降者免杀。雍儿,雍儿……大夏南征,降者免杀。雍儿,雍儿……大夏南征,降者免杀。雍儿,雍儿……”

    守候在北端高车上的仙师霍地张弓搭箭,喝道:

    “有妖禽!”

    呼啦啦,甲士们擎刀举枪,迅速朝长亭靠拢。

    周海面皮铁青,戟指空中,厉声呵斥:

    “妖言惑众,射死它!”

    话音未落,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王不可,那是三只开悟的灵禽。各位保持戒备,不得贸然攻击,先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从两辆车里下来两个老者,从容走入亭中,赫然是化丹上境的仙师。作为周王室的高级供奉,非比普通护卫,陪国君出行享有专车。也只有他们,才敢出言阻止周海的命令。

    妖物怪兽无比凶悍,急眼了敢斗真人。

    灵禽从半空扑下,威势倍增,一击不中又可远遁。况且它们最记仇,会不死不休地纠缠。别看使团浩浩荡荡的,绝大部分却是凡人,不一定搞得赢。即使赢下了,也必将是一场惨胜。

    华国钦天监的侍郎胡礼率领两名老夫子,疾步入亭,紧张地拱卫董仲。均从衣襟内掏出法器,顿时好一片晶光璀璨。

    经过信天游多次外出“化缘”,贫穷的白沙城修士骤然变阔了,连协助华文修复神龙大阵的聚气菜鸟都分得一两件。可惜胡礼等人终究只是通幽境,顶多越阶激发出开光威能。

    周海按住腰间的剑柄,阴沉沉望向逼近的白鹤。

    两名周室供奉见穷嗖嗖的华国法师摇身变成了“多宝童子”,轻蔑冷笑,拖后半步站立于周海的两侧。一个悄无声息在袖中握住剑匣,另外一个则摸出了符纸,背手暗藏于腰后。

    官员们经过短暂骚乱,重新站稳了。

    文官不清楚其中蕴含的凶险,昂然而立,一派大义凛然的模样。武将则面色苍白,腿肚子打颤,暗道苦也。

    直娘贼,这三只口吐人言的怪物扑下,在场的至少要死一半。蚂蚁多,确实能咬死象,可蚂蚁也会死得乌泱乌泱。除非真人出手,才有胜算。

    白鹤翩翩飞来,鸣叫清亮,声震四野。

    “大夏南征,降者免杀……”

    什么意思?

    难道战争已经开始了,怎么边关毫无动静?周国集结重兵于北线,可不是吃素的。即使道兵过境,也要淹没于人山人海中,脱一层皮。

    长风浩荡,树枝摇晃,气氛越来越紧张。

    守卫南北两端的武道仙师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表面依旧呈威武的弯弓射雕之势,好像两尊铜浇铁铸的雕像。却偷偷松懈拉弦的手臂,捏紧尾羽,生怕一不小心走了箭。

    他们明白,只要胆敢射击,不管别人死不死,自家的性命肯定先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