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超脑太监 萧舒

第1149章 庆阳(二更)

    “那谁先动的手?”周傲霜问。

    青年迟疑一下。

    周傲霜道:“那就是你卓师兄先动的手,是不是?”

    “……是。”气宇轩昂青年缓缓点头。

    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怎么也不可能瞒得住,只能承认。

    “你卓师兄先动的手。”周傲霜淡淡道:“那谁先停的手?”

    气宇轩昂青年滞了滞。

    周傲霜道:“看来是对方先停的手。”

    青年无奈的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罗寒山。”

    “好吧,罗寒山,”周傲霜叹一口气,摇摇头:“你说说,两边谁占了理?”

    “是他们先挑衅。”罗寒山忙道:“他们先出口无状,才惹怒了卓师兄。”

    周傲霜看向对面。

    四个瘦小青年同时摇头。

    其中一人沉声道:“周司主明断,这话并非我们说的!”

    “明明就是你们!”罗寒山怒哼。

    “真要是我们,让我们不得好死!”

    “难道我们都是聋子?!”

    “哼,你们不是聋子却是傻子!”

    “看来你们巨灵宗不服气,还要再比划比划!”

    “那就来啊!”

    “闭!嘴!”周傲霜淡淡吐出两个字。

    这两个字好像重锤击在军鼓上,闻者莫不血气翻涌,身体随之颤动。

    这是她施展奇功所致。

    周围顿时一静。

    周傲霜看向巨灵宗弟子,又看向天罗山弟子,淡淡道:“既然不是你们说的,那应该就是另有其人。”

    “是他们所说。”一个瘦小青年指向人群。

    人群迅速后退,避开他所指。

    他所指方向一下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那瘦小青年冷笑:“哼,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但没人挺身而出。

    瘦小青年双眼如电,扫向后退的人群,冷冷道:“真以为咱们都是傻子?!”

    他如一条猎豹猛的蹿进人群,探手捉住一人,揪着抛到周傲霜跟前。

    却是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踉跄几步勉强站稳,涨红着脸愤怒瞪向瘦小青年:“你这是干什么?”

    瘦小青年冷冷道:“你说呢?”

    “莫名其妙嘛!”相貌堂堂中年男子肃然道:“你这是想找替罪羊吧,简直侮辱了你们巨灵宗的名声!”

    “你以为自己说话就没别人听到?”瘦小青年不屑的道:“简直在侮辱所有人!”

    有几人摇摇头。

    他们是听到相貌堂堂中年男子说话的,而他们与中年男子与巨象宗的几人相邻而坐。

    所以他的话也容易被远处的人认为是巨灵宗所说,毕竟距离太近了嘛。

    说几句牢骚话也没什么大不了,武林中人没那么多的讲究与规矩。

    没想到惹出大麻烦来,那就是不走运,可惹出麻烦之后竟不敢承认,便有点儿失其风骨了。

    “口出无凭,你有证据吗?!”相貌堂堂中年不服气的道:“别胡说八道!”

    “我以我这颗人头为保!”瘦小青年冷冷道。

    相貌堂堂中年指了指他,张口结舌,最终咬咬牙:“谁想到你们一点儿就着?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你居心叵测!”瘦小青年冷冷道:“为何冒充是我巨灵宗弟子的口气?!”

    “我是站在巨灵宗的立场,我对巨灵宗向来极有好感,为巨灵宗鸣不平!”相貌堂堂中年气愤道:“没想到反被你如此对待,简直是心寒!”

    “心寒个屁!”瘦小青年破口大骂。

    “你这人怎么骂人?”相貌堂堂中年不服气的道:“有理就说理!”

    “说个屁理!”瘦小青年骂道。

    “你……你……”

    “我个屁!”

    相貌堂堂中年索性闭上嘴,一甩袖子:“不可理喻!”

    孟青青抿嘴笑了笑:“看来是一场误会。”

    “嗯,是误会。”周傲霜颔首。

    她们也没办法断定这相貌堂堂中年到底是居心叵测还是无意而为之。

    可不管怎样他只是动动嘴,没动手,被他几句话便挑起怒火甚至动手,怎么说都是不该。

    恰在此时,周傲霜明眸一亮。

    叶秋一袭碧绿罗衫站在人群里,戴白纱帷帽遮住脸庞,却仍被周傲霜认出来。

    白纱帷帽轻飘,隐约浮现她美丽脸庞,她红唇翕动,声音在周傲霜耳朵边响起。

    周傲霜若有所思的看向相貌堂堂中年:“还未请教你尊姓大名。”

    “不敢不敢,小姓安,名安庆阳。”

    “唔,安先生,不知何门何派?”

    “呵呵,无名无派的野狐禅,让周司主见笑了。”

    “无名无派,却能被邀来此做客,看来是有名望之人。”

    “不敢,无名小卒罢了。”

    “庆阳剑客安庆阳。”孟青青笑道:“这位安先生的名号还是不小的。”

    周傲霜点点头。

    她确实没听过这庆阳剑客之名,不过既然孟青青能说出来,说明不是无名之辈。

    众人嗡嗡议论开来。

    周傲霜隐隐听闻,这庆阳剑客确实名气不俗,但见过的人不多。

    此时亲眼见到其人,人们颇多感慨。

    “好罢,此事确实是误会,但也不能怨你太甚。”周傲霜淡淡道:“安先生还是先离开吧。”

    “好。”安庆阳看一眼巨灵宗四个弟子,又看一眼罗寒山等天罗山弟子,抱了抱拳露出歉意神色,然后大步流星而去。

    人们让开一条路让他通过,直接下山离开。

    “唉!”周傲霜摇头:“你们两边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该结束这闹剧了,丢脸!”

    巨灵宗与天罗山都不服气。

    周傲霜看一眼孟青青,孟青青纵身而起,站到了宗主大殿之巅,俯看整个重阳宗。

    片刻后,她轻盈飘下:“确实已经走了。”

    “你们随我来。”周傲霜招招手,转身进了宗主大殿。

    宗主大殿内空空荡荡,没有重阳宗宗主,宗主已经亲自带人在救治两个重伤者。

    大殿内摆了两排高背椅,尽头是一张虎皮大椅,她自然的坐在这虎皮椅中。

    四个巨灵宗弟子与八个天罗山弟子分成两排坐下,皆怒目以视,气势对峙。

    周傲霜道:“这位安庆阳的来历你们谁知道?”

    十二人皆是一怔。

    周傲霜道:“我相信这位庆阳剑客来历不寻常,是特意为之,你们被他玩弄于指掌间,亏你们还是天下顶尖大宗的弟子呢!”

    “司主,不会吧?”罗寒山忙道。

    周傲霜不置可否看他一眼,懒得多说。

    瘦小青年道:“庆阳剑客颇有名气,但确实来历不明,据说是得了一本剑谱自修而成。”

    “你们去查查吧,看能不能查出点儿什么。”周傲霜道:“这一次怨不得别人,只怨你们愚蠢,……你们呐,长点儿脑子吧,有这一次就有下一次!”

    “司主,难道就这么算了?卓师兄的仇就不报了?!”

    “你卓师兄是死了?”

    “……卓师兄伤势极重,恐怕……”

    “他过上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周傲霜摆摆手:“还有巨灵宗的,也差不多,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查出安庆阳的来历,再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