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超脑太监 萧舒

第1218章 强硬(二更)

    这一来招致更强烈的反对。

    朝野上下,大云百姓皆怨声载道,对这位女皇帝越发的不满。

    虽然碍于官府的权威,百姓们只能在私低下报怨,酒楼里到处都是埋怨。

    宋玉筝独自坐在一家酒楼的三楼,脸色阴沉。

    三楼已经被清空,十几个大内侍卫们如临大敌,警惕异常,免得有人刺杀。

    虽然现在没有人刺杀宋玉筝,可现在朝臣与百姓们对她皆敌视非常,难免会有人做傻事。

    身为大内侍卫,绝不能大意,真有个好歹,他们万死莫赎。

    尽管百姓与朝臣们对宋玉筝诸多不满,恨不得她滚蛋,可大内侍卫们对她却绝对忠心耿耿。

    在他们看来,宋玉筝风姿绝世,勤政爱民,且宽和仁慈,在他们眼中是最好不过的皇帝,偏偏因为是女子而受不公对待。

    他们身为大内侍卫,无能为力,能做的只是好好护佑皇帝,不让人伤害到她。

    “皇上。”宋玉筝身前坐了一个老者,须眉皆白,抱抱拳:“不必听蠢民迂妇之言,不足采信。”

    “这是百姓的心声。”宋玉筝冷冷道:“徐老,朕这个皇帝做得太失败。”

    “皇上已经圣明无双。”徐嵘抚银髯叹息道:“可惜百姓听风便是雨,往往受士绅影响太大,没有自己的主见。”

    “呵呵……”宋玉筝发出一声冷笑:“徐老你就不必安慰朕了。”

    “人心皆是肉长的,皇上减免赋税,天下共知之,怎能没有感激?”徐嵘道。

    宋玉筝道:“哼哼,他们感激吗?”

    “臣觉得,还需得一段时日,他们觉得稳妥了,必会感激皇上。”徐嵘道。

    宋玉筝哼一声。

    徐嵘道:“皇上,凡事容缓不容急,还是等一等的好。”

    “不能等!”

    宋玉筝淡淡道。

    “可是……”徐嵘道:“太过操切的话,反而达不到目的,只会激怒天下百姓与群臣。”

    “徐老,你也跟他们是一伙的吧?”

    “皇上!”

    “你也觉得朕行事蛮横霸道,毫无理智可言?”

    “皇上圣明,天纵英才,老臣断无此想!”徐嵘忙摇头道:“只是……”

    “大旱便要来临? 不建好水渠,到时候怎么办?”宋玉筝冷冷道:“难道让百姓吃土?”

    “皇上,历代以来……”

    “别跟我提历代!”宋玉筝哼道:“天下无奇不有? 凡事总有第一次? 从前没有大旱? 并不意味着永远不会大旱。”

    “出现的可能太渺茫。”徐嵘叹道:“为了这么一点儿可能,就如此消耗民力,百官怎能不担心? 百姓怎能没有怨言?”

    “说来说去? 就是不相信朕的判断!”宋玉筝冷笑道。

    “……皇上虽英明,可毕竟钦天监也并没有如此判断。”徐嵘无奈道:“术业有专攻。”

    “所以徐老你也以为朕错了。”

    “人非圣贤……”

    “行了,不必再说!”宋玉筝恼怒的道:“说来说去都是让朕撤了圣旨!”

    “皇上圣明。”

    “朕绝不会答应!”宋玉筝缓缓道:“圣旨已下? 但有抗旨不遵者? 自有朝廷的律法? 莫怪朕无情!”

    “唉”徐嵘苦笑。

    皇上再英明? 也是年轻气盛? 想劝她收回圣旨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文武百官又对这道圣旨极为恼怒? 对抗之念极坚,这么下去,恐怕要出大问题。

    宋玉筝道:“朕已经派御史台下去,看看哪个阳奉阴违,绝不放过!”

    “皇上? 这消息到底如何而来?”徐嵘叹道。

    宋玉筝斜睨他一眼。

    徐嵘道:“老臣听闻? 大月朝也开始兴役? 发动民夫要开始建渠。”

    “嗯。”

    “我们大云与大月同时开始修渠? 想必是与南王殿下有关系吧?”

    “不愧是徐老。”

    “陛下,南王殿下虽武功通神,可毕竟只是武者? 并不是钦天监。”

    “所以说,你信不过李澄空的判断,而且也不让我相信李澄空的判断,是不是?”

    “……正是。”

    “可朕更相信他的判断。”

    “恕老臣无礼。”

    “说罢。”

    “这正是群臣们抗拒皇上之因。”徐嵘缓缓道:“就是觉得李澄空对我大月的影响太大,大云是我大云的大云,而不是李澄空的大云。”

    宋玉筝哼一声:“你以为他稀罕这大月?”

    “皇上,想想看吧,南王府小王爷如果成为大月的皇帝,那么,他会不会想着一统天下呢?”

    “不会。”

    “皇上,人心易变,如果有机会一统天下,哪一个能放弃?”

    “如果真如你所说,李澄空他为何不一统天下?”宋玉筝冷哼。

    “皇上,如今焉能说他没有一统天下?”徐嵘缓缓道:“烛阴司恐怕是一统武林了吧?”

    “徐老,你想得太多。”宋玉筝哼道。

    徐嵘道:“老臣不能不多想,实在不想我大云的安危与命运仅系于一人之念。”

    “如果我不做皇帝,皇兄或者太上皇来做,那大云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能对抗得了他?”宋玉筝没好气的道:“就你们百官个个聪明了得,太上皇糊涂不成?”

    徐嵘一滞。

    他们其实都知道太上皇为何把皇位让给皇上,归根到底就是李澄空。

    是怕李澄空动手吞掉大云,有宋玉筝做皇帝,李澄空下不去手,换了旁人就未必。

    这也是众臣们对宋玉筝反对的原因,骨子里瞧不起宋玉筝,觉得她就是推上来挡住李澄空的,应该乖乖做个傀儡,一切还应该由太上皇说的算。

    更何况她还是女人。

    可偏偏皇上继位之后,并不甘于做傀儡,反而抢过了皇权,把太上皇逼退宫内,并且隔绝宫内外。

    如此一来,群臣听不到太上皇的旨意,只能听皇上的,这让他们很不服。

    而且她脾气虽烈,行事却宽和,且按律法行事,没仗着皇权而横冲直撞不讲道理。

    这让他们更是底气十足,敢于抗争。

    “徐老,你跟他们说,朕虽然宽和,但对于抗旨之人绝不会手软!”宋玉筝一脸不耐烦,冷冷道:“朕的耐心是有限的!”

    “皇上三思。”

    “朕已经五思六思了!”宋玉筝哼道:“不能因为你们而让百姓饿肚子,此事就这么定了,没有再议的余地!”

    “……是。”徐嵘见她如此,缓缓点头:“老臣会安抚群臣。”

    宋玉筝点点头:“让他们清醒清醒,别把朕的容忍与仁慈当成软弱,修渠之事不容有异议,不容推诿脱延,否则,见一个罚一个,不想做朝廷的官那就让出位置,下面有的是人等着!”